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16章、劝人和救人!(第一更!)

第216章、劝人和救人!(第一更!)

    第216章、劝人和救人!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倘若她不主动道出,旁人是难以得知的。

    仇烟媚就属于这种类型,她的容貌靓丽妖娆,身体饱满曲线玲珑。那股自然散发出来的知性美和举手投足间的成熟韵味像是已为人妇的母亲。

    可是,看其肌肤、眼角纹理以及说话声音的珠脆动人,又和十八岁刚刚怀春的少女无二。

    秦洛和林浣溪赶回来后,立即就被秦铭引到爷爷和仇烟媚正在谈话的院外偏厅。

    那儿属于后院,旁边有假山亭榭,一棵老藤攀爬蔓延,像是一道天然绿帘般将人的眼界给隔开。假山下是一池锦鲤,几尾红背鲤鱼正在里面嬉闹追逐。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秦洛自幼多病,秦铮对他管教甚严。以他们家的经济条件,他也有机会和其它的富二代一样,过着每天泡泡会所、飚飚车、调戏调戏小明星的幸福生活。

    一念之间,人生际遇也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名潜在的纨侉少年走上了拯救中医的艰辛道路,是福?是祸?

    “仇小姐。欢迎光临。”秦洛笑着走过去和仇烟媚打招呼。

    仇烟媚站起来,柔美的笑着,说道:“秦洛,你又和我客气了。当时都在燕京说好了,你叫我烟媚就行了。”

    秦洛笑笑,却不知道如何接话才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烟媚,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仇烟媚却是个自来熟,看着站在秦洛身后冷艳漂亮的林浣溪,笑着说道:“这位漂亮的小姐是?”

    “我女朋友。林浣溪。”秦洛笑着帮她们解释。

    又指着仇烟媚对林浣溪说道:“这位是燕京名媛会所的老板仇烟媚。”

    “你好。”林浣溪对着仇烟媚点了点头,却暗自惊讶这个女人强大的背景。

    虽然她不擅长交际,也从来没有去过名媛会所,可是,这家会所的大名可是如雷灌耳。那是名媛聚会的殿堂,燕京的女人无不以能够进入这个会所而光荣自豪。

    当初林浣溪还在学校上班的时候,她的同事陈晓雪因为和一个凯子去了一趟名媛会所,回来后在办公室吹嘘了好几天,引得所有女同事的羡慕加嫉妒。

    没想到,名媛会所的老板今天却主动登门拜访。

    “能够让我们秦大少带回家的女人,一定非同寻常。我是仇烟媚,很荣幸认识你。”仇烟媚一脸真诚的微笑。

    虽然她已经知道了秦洛带女友回家过年的消息,但是,当她看到面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心里还是有些感叹。

    他的桃花运也着实旺盛了一些吧?

    他们之间总共见过三回面,可是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美女陪伴在左右。

    第一回是在名媛会所见面,陪伴在他身边的是王九九,那个性格强悍敢于维护自己爱情的小姑娘,她对秦洛的爱意,即便是个傻子也能看得真切。

    第二回更不可思议,竟然是被人誉为京城第一美人的闻人牧月。虽然闻人牧月并没有对秦洛表现出什么亲近之意,可是——-她什么时候带一个男人出席过宴会?就连智公子秦纵横都在她面前无数次的碰壁,他又是如何能够让那个眼高于顶的女人刮目相看的呢?

    第三次见面,他已经把女朋友带回家过年了。同样的美貌、同样的智慧、同等级的极品红颜。好像全天下的美女都应该和他有一腿似的。

    想到这儿,仇烟媚不由得多留意了一番秦洛的面相。

    眼睛明亮清澈、眉毛细长。鼻尖不算高、棱角也不算过于分明。算不得那种眼睛眨一眨就能放电的万人迷类型,和其它男人相比,最多也就是稍微清秀一些。

    这样的一张脸,让人实在没办法和那种换女友如换衣服的花中禽兽联系在一起。可事实上——他的女性朋友确实不少。

    他没长一张花花公子的脸,却长了一颗花花公子的心。

    “仇小姐来拜访的原因是?”秦洛疑惑的问道。

    “恰好来羊城看望一位老前辈,所以就过来看看。大家在燕京也是朋友,同处南方,怎么能过门不入?要是让你知道了,你肯定骂我不把你当朋友了。”仇烟媚笑着说道。

    秦洛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这套鬼话,笑着说道:“应该是我先去拜访仇老才对。只是这几天事务实在繁忙。都没办法脱身。”

    “我看到了。你最近几天大出风头,无数媒体争先报道,称你为信守承诺的楷模。我看到了也很替你高兴呢。”

    仇烟媚可能也觉得自己说得套话够多了,这才转过身对着秦铮说道:“秦老,我有些话想和秦洛单单聊聊,不知道方不方便?”

    “没关系。你们年轻人好好说话。我这老头子就不掺和了。”秦铮站起身说道。

    “林小姐,能否借你的男友一会儿时间?”仇烟媚又转过身看向林浣溪。

    “你们聊吧。我上楼休息。”林浣溪点了点头,也转身离开了。

    现在,偏厅里只剩下秦洛和仇烟媚了。秦洛坐在藤椅上,捧着杯子安心品茗。

    他倒是想知道这个女人把爷爷和浣溪支走,到底想要和自己谈些什么。

    仇烟媚看了一眼这个悠然自得的喝茶,准备和自己比拼定力的小男人,心里觉得很有些意思。

    判断一个男人成不成熟,不是要看他是不是说了太多的话。而是看他懂不懂得在什么时候应该说话。

    “我这次来,其实有两件事要请你帮忙。”仇烟媚出声说道。

    “那两件事?”

    “第一件是请你帮忙劝人。”

    “劝谁?”

    “厉倾城。”仇烟媚说道。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抱歉。虽然我和倾城的关系不错,但是,我不掺合别人的家务事。”

    仇烟媚也并不觉得意外,说道:“我知道你会拒绝,但还是忍不住想要试试。仇家和她之间,或许你就是唯一的沟通桥梁了。”

    秦洛心里如万蚁噬心,很想知道厉倾城和他们仇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如果问了,那不是介入了人家的家务事了吗?

    “我觉得,如果有什么问题,你还是亲自去找她沟通的好。她不是一个不讲情理的人。”秦洛说道。

    仇烟媚苦笑,却没有当场反驳。

    心想,你看到的只是她热情似火的一面,自然可以这么说。要是你看到她冷酷绝情的一面,怕是这样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第二件事情嘛,就是请你救人。”仇烟媚说道。

    “救人?救的又是谁?”秦洛问道。

    “我爷爷。”仇烟媚表情犹豫,语调有些低沉。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仇老爷子怎么了?”秦洛问道。

    仇烟媚叹了口气,说道:“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我对你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不然,也不会跑来请你帮忙了。”

    秦洛很是奇怪,治病而已,怎么又扯到什么‘家丑’上面去了?

    看到秦洛疑惑,仇烟媚解释着说道:“仇家有一不可为外人知道的特殊病例。”

    “什么病例?”

    “遗传性精神病。”仇烟媚说道。“而且,只在男性族人身上遗传。女性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遗传性精神病?”秦洛很是吃惊的问道。

    他倒是听爷爷讲起过这一病例,据说宋朝时的宋真宗赵恒这个家族就有精神病遗传史。他的叔叔赵延美,即宋太宗的亲弟弟也有此病例。再由真宗向下追查,发现在其后代帝王中,也有两位可确诊为患有精神病的皇帝,分别是宋英宗赵曙和宋哲宗赵煦。宋徽宗赵佶虽然离精神病状态尚有距离,但从其行事举止来看,至少心理不够健康,有比较明显的心理障碍。

    而且,这个家族也多是在男性身上遗传。

    “是的。年轻时还要好些,越到老时表现越是明显。”仇烟媚说道。“最近一段时间爷爷总是幻听幻觉、胡言乱语、乱摔东西。现在,都没办法正常出来待客了。”

    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听到有一种自己没有见识过的病情,总是想一试身手。实践方能出真知,如果能够治疗好一个病例,再次遇到其它同样的病患时,也可以有迹可寻,对症下药。

    秦洛说道:“我倒是乐意一试。可是,有一点儿我要明确的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治疗精神病的经验。”

    “没关系。我也只是想请你过去试试。”仇烟媚说道。“即便真的不能治疗,也算是到我们家认个门。以后过来也方便。”

    “什么时候过去?”秦洛问道。那些中毒患者服用了药剂后,现在身体恢复情况很是不错。那一块儿也不用他操心。他这两天倒是闲下来了。准备多陪爷爷几天,然后就返回燕京呢。那边,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自己呢。

    “你什么时间方便?”仇烟媚问道。

    “要不就今天吧。再等下去,可能我要回燕京了。那个时候更加不方便。”秦洛说道。

    “那就麻烦了。”仇烟媚高兴的说道。

    秦洛答应下来后,先去给林浣溪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去给爷爷辞行。

    秦铮皱了皱眉头,说道:“此病不可医。”

    “不可医?”秦洛一愣。难道爷爷也知道这一病情?

    “三十年前我便治过。”秦铮说道。“不过,既然你已经答应别人,就去尝试一次吧。或许,三十年前我做不到的事情,我的孙子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