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13章、仁心即民心!

第213章、仁心即民心!

    第213章、仁心即民心!

    这么一群人嚷嚷,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被惊动了。

    大家的视线全都转移到了门外,连摄影机的镜头也都转向了事故发生地。

    “让他们进来。我们要听患者说话。”那些原本对秦家不感冒,特意跑来做见证的民众以及一些不怀好意的‘阴谋者’出声喊道。

    “就是。你们秦家人自己说的再好听也没用。我们要听病患家属说话。”

    “打倒无良企业。血债需要血偿。”

    ———

    “秦洛先生,请问能够让患者和他们的家属进来说几句话吗?大家都很关心他们。我觉得,他们才是这场事故中的主角。他们的话也更能够引起公众的信任和共鸣。”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女记者站起来问道。

    秦洛转过头看着冲在最前面的李明强那张略微有些挣拧的脸,说道:“其实,原本我们在后面就有这样一项安排,在发布会结束后,你们可以走进病房自由采访患者。但是现在看来,这一流程要稍微提前了。”

    秦洛对着门口的保安喊道:“请患者和他们的家属进来吧。”

    保安们早就知道了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男人就是院长的儿子,自然是得令行事。会议室的玻璃门打开,患者们在家属的搀扶下一窝蜂似的涌了进来。

    李明强第一个冲进来,大步跳上讲台,怒指着那些记者骂道:“应该报的时候你们不报,不应该报的时候你们就瞎报。秦家是我们的恩人,秦洛救了我女儿好几次命。没有他,我女儿早就死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你们要是想带走秦洛,就先从我这老头子的尸体上踩过去吧。”年过六十的张大爷把这些记者的职业等同于警察了,以为他们也可以把秦洛带走。

    “秦洛哥哥是好人。你们不能抓他。”光着脑袋的李姗姗被母亲陈萍给背了进来,声音嘶哑的对着那些记者喊道。一脸敌意的看着他们。

    “就是。谁敢动秦洛。我们就和他拼了。反正我老太婆也死过一回了,就不在乎再死一回。”

    ——-

    ——-

    那些记者面面相觑,觉得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怪异了。

    以前,他们采访的时候,爱害者把那些无良企业骂得是狗血淋头,巴不得冲上去咬下几块肉饱饮几大碗血才能觉得心头痛快。

    像今天这样,患者主动跑出来维护‘危害’他们的人,实在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秦洛站起来,把李姗姗从陈萍的背上接过来放在椅子上,又让人搬来一些单椅过来给那些身体虚弱的病患,这才对着台下的众多记者说道:“这些都是这次亲心食品中毒案的患者,大家可以自行采访。为了避嫌,我们就暂时退开。”

    说着,他走在最前面,秦家的人一个不留的全部跟在他的身后离场。

    也就是说,他们完全把发布会的自主权交给了这些记者和病患。

    记者想问什么就问什么,病患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

    他们没有一点儿要遮掩的意思,更没有像其它的企业那般,在记者采访的时候,一定要找个人在旁边盯着。这个不能问,那个不能答,答非所问,避重就轻——-

    难道秦家当真就坦荡到如此地步?

    徐影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既然别人这么信任我们,我们就不能辜负他人的一番心意。大家有什么疑问的,都上去询问吧。如果药王世家当真在食品中毒案中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我们必当口诛笔伐,为受害者鸣怨。如果秦家行事光明,是被人故意抹黑的,我们也应当向民众公布事情真相,给秦家正民。”

    众记者觉得正是此理,一个个的捧着自己吃饭的家伙围了上去。那些病患和患者的家属被他们各自包围分散,准备能够以自己的独门绝技询问出一些外人不为所知的事情。

    因为秦家表现的太‘大度’,所以让不少记者觉得这其中‘很有问题’。不是没有人想在中间找出一些他们医患勾结演戏的证据的。

    于是,在会议室的各个角落里,记者和病患正在斗智斗勇。

    “老奶奶,你今年多大岁数了?”

    “你自己看不到?”

    “这——呵呵,那我就不问这个问题了。老奶奶,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有什么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吗?”

    “不舒服我跑来和你说话?”

    “——老奶奶,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坏人。我是记者。我们是来帮你们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的。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你少蒙我了。我们家老头子说了,不能乱说话害了小秦。再说,记者就都是好人了?你拿什么证明你是好人?”

    “———”

    最引人瞩目的是小患者李姗姗,她脸色苍白、身体孱弱、脑袋光溜溜的,看起来是食物中毒最严重的一个。她的面前围拢的记者也最多一些,大家都想从她的嘴里挖到一些猛料。

    “小姑娘,你的头发呢?是剪掉了,还是自己脱落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自己掉的。”李姗姗回答道。

    “是吃了亲心保健品才开始脱发的吗?”记者们激动了,紧追着不放。

    “嗯。”李姗姗再次点头。

    “那么,你恨那些制造有毒食品的商家吗?”有记者问道。

    李姗姗点了点头,说道:“我们都恨他们。”

    “那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还替他们说话呢?”

    李姗姗怒了,说道:“我是替秦洛哥哥说话。秦洛哥哥又不是坏人。”

    李明强在旁边补充道:“我知道你们想听到些什么。但是,如果我们说一句秦家的不好,我们就不是人。”

    ———

    采访的结果是惊人的相似,每一个患者都表达了对生产垃圾食品企业的痛恨和厌恶。但是,每当记者想把话题引到秦家身上的时候,他们表现出来的对秦家的维护之意简直像是宗教信仰一般。

    有一个记者故意说秦家不好,想引起患者的共鸣,从患者口中淘到一些内幕消息,差点儿和他采访的那个患者打起架来。

    这样,所有的记者心中就留下了一个疑问。

    秦家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这些病患这么维护他们?

    威逼?恐吓?利诱?

    李明强之前当过多年的语文老师,朋友中也有人从事记者这个行业。他知道这些记者在疑惑些什么。

    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他就自己坐到了主席台上,打开了话筒,对着台下的记者说道:“我的亲人病成这样,我们能不生气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我们很生气。我们每天都祈祷——祈祷那些无良企业把牢底坐穿。”

    “你们一定奇怪,我们这些患者家属为什么这么维护秦家,维护秦洛。我现在把秦家对我们的种种好处都讲出来,你们听了,就会理解我们此时的心情。”

    “我是在腊月二十七见到秦洛的,我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屋子里来了一群陌生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给我女儿看病。”

    “然后,他就坦白的告诉我,我女儿的情况很糟糕。需要赶紧做一些治疗手术。还问我是现在就跟他走,还是留在家里过完春节他再派车来接。”

    “我心痛女儿的病,那还有心思过年?于是,我们当天就坐他们派来的面包车来到了爱康医院。爱康医院也早有准备,每一家病患都有一间单人病房。里面的条件很好,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还给我们这些家属也准备了睡觉的地方—-听说以前都是给那些有钱人住的。”

    “然后,医院里的专家立即就赶过来给我女儿做各种检测。一整个下午,我们就做了十几项检查。那些医生和护士对我们的态度也非常好,不像以前李国宾带我们去的那家黑心医院。”

    “他们一直在努力的救治我们的亲人,医院组成的专家组大年三十还趴在实验室搞研究。我为什么知道?因为那些医生和我们一起吃的年夜饭。”

    “他们对我们这些病家属也非常照顾,只要是我们需要的。他们都给我们想到了。说句实话,就算是我对我亲妈,都没有想得这么周全过。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李明强的话引起了其它患者家属的共鸣,有人吆喝着说道:“小秦是大年三十赶到我家的。那个时候,别人家都在贴春联放鞭炮欢天喜地的过年,我们家还冷炊冷饭的——那么冷的天,跑了好几百里地。是他把我们接到爱康医院和大家一起过年的。”

    “小秦还给我们准备了酒席,大年三十的晚上还跑来陪我们过春节。”

    “给我们每人都买了新衣服新鞋子——”

    “让我们打电话给家里双亲拜年——以前的李国宾不允许我们打电话回去。我已经几年没有听到父母双亲的声音了。”

    “秦洛哥哥喜欢笑。我最喜欢看到他笑的样子了。”

    ———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一件件的数落着秦洛的种种好处。越说越是起劲儿,好像一辈子都讲不完似的。

    李明强站起来,对着台下的那些记者说道:“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二个秦洛,但是,我们都很庆幸能够碰到这样的一个秦洛。我们人轻言微,说再多的谢谢也没有用处。请台下的记者先生们、小姐们——请你们用你们的笔帮我们向秦洛说声谢谢。我给你们鞠躬了。”

    说完,他对着台下的记者们一个九十度的深鞠躬。

    “我也给你们鞠躬了。”

    “我给你们磕头了。”

    “求你们了。帮我们说句话吧。我们真不知道咋样才能感激小秦啊。。”

    ———-

    ———-

    “秦洛,你是我的偶像。”贺月月眼里满是小星星,一脸崇拜的看着秦洛说道。

    贺阳叹了口气,说道:“仁心即民心。难怪我们家老爷子总说我不如你。以前心里还有点儿不服气,现在我找到原因了。”

    通过保安室的电脑监视系统看着这一幕的秦洛,久久的没有说话。

    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有心酸、有怜惜、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责任感。

    他只是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他们,对他来说,这是微不足道的,并不会让他有丝毫的为难。可是,却没想到能够引起别人如此发自肺腑的感激。

    谁给谁枫叶?谁又给谁枫林?

    这一刻,你能分得清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