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10章、海燕的反击!

第210章、海燕的反击!

    第210章、海燕的反击!

    召开新闻发布会,势必会把这件事情炒成社会热点话题。到时候会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

    最让人担心的问题是我以诚挚之心待人,人却以阴谋之心看我。到时候,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民众却并不相信这一事实——-没办法,民众被忽悠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警惕心越来越高,防范之心越来越强。

    他们会相信一个人能够坏到某种程度,但是,他们一定没办法相信一家企业能够好到某种程度。

    甘芸看到儿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轻声说道:“你有没有想到这种后果?”

    “想到了。”秦洛点头。后遗症是很明显的。但是,他知道,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贺阳能够找人给羊城的几家媒体打招呼,请他们慎重写稿,不要帮编乱造。但是,他能够给全国的媒体打招呼吗?

    而且,现在传播速度最广泛最快速的媒体就是网络。如果一件事情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那么这件事情想遮掩也是遮掩不住的。

    秦洛也不希望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但是,两者相比较,这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秦洛,我觉得这样不好。”贺阳说道。“你先等等。我现在给爷爷打个电话。”

    说着,他就走到了大办公室的阳台。然后在那边和人小声说着什么。

    几分钟后,贺阳挂断了电话,走过来对秦洛说道:“我把事情向爷爷解释了,他让我转告你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如果你需要,他愿意豁出去这张老脸给燕京一些朋友打电话。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他都是能够帮你压下来的。二、他尊重你的选择。”

    秦洛心里感激,说道:“贺阳,替我谢谢爷爷。我仍然觉得这件事情堵不如疏。毕竟,事情已经传播开了。如果我们秦家这个时候不站出来发表一份申明,别人就以为我们秦家默认了这一事实。那个暗地里抹黑秦家的人会更加的来劲儿,或许他们还真的有照片也不一定。如果等到他们把照片也发出来了,那个时候,我们再站出来反驳不是太晚了吗?”

    “秦洛,我支持你。”贺月月在旁边说道。

    “去去。玩你的斗地主去。你一个小孩子懂得些什么?”贺阳不耐烦的说道。

    “我当然不懂。不过我记得爷爷说过的话。爷爷说,如果秦洛认真起来做事的时候,你和人妖都不如他。”贺月月反驳哥哥的话说道。

    贺阳瞪了妹妹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唉。我终究是说不过你。反正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需要的。尽管开口。”

    秦洛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谢’这个字眼。

    他不说,是因为不用。有些东西,不是一个谢字就能够代表或者等于的。

    “秦洛,我也赞成你的决定。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你爷爷一定会知道的。我们想瞒也瞒不住。”甘芸说道。

    “所以,我现在就准备回去和爷爷商量。”秦洛笑着点头。

    秦铮听了秦洛的阐述后,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大骂道:“孽障。李国宾这个孽障啊。”

    秦岚坐在沙发的角落,一脸沉默的坐在哪儿。低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贝贝趴在秦岚的怀里,黑眼珠乌溜溜的转着,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在座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

    在她的记忆海,根本就不知道李国宾是什么人。李国宾与她而言代表着怎样的意义。

    “秦老哥,不要动怒。免得伤了身体。和那种人生气,值吗?”林清源出声劝道。“眼下要紧的事儿,就是先度过面前的危机。别人把秦家往火上烤,我们也得想点儿对策才是。”

    “是啊父亲。”秦枫也出声说道。“和李国宾那种人生气还有什么用处?反正我们秦家已经和他没有任何联系了。我觉得秦洛的建议不错,你是什么看法?”

    秦铮这才喘了口气,揉了揉当年受伤过的小腿,说道:“我三番五次的告诫你们,我说,我们秦家不主动招事儿,但是也绝不能怕事儿。惹事儿容易骄纵,怕事儿容易被人欺辱。现在,别人都指名道姓的骂我秦家,我们还能怎么样?”

    秦铮看着秦洛,说道:“这件事儿,就给秦洛全权处理吧。”

    “爷爷,我一定会做好的。”秦洛点头说道。

    “好。我只有一句话的要求。”秦铮说道。“就是把天给捅破,也要还我秦家清白之身。”

    “我明白。”秦洛坚定的说道。

    既然事情的基调已经决定下来,大家开始各司其职。

    秦洛负责总体事宜,并且由他担任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人。甘芸负责继续带领研究队伍攻克病毒,并且寻找有效解药。秦铭居中调解联系。

    至于媒体方面,秦洛完全不担心。只需要让贺阳给各方媒体打一个电话,他们一定会热情捧场的。

    媒体发布会定于第二天的下午三点准时开始。

    因为那个‘是百年中医世家,还是百年毒药世家’的贴子最先出现在同城秀,所以,秦洛可以断定,那个幕后黑手一定是羊城人或者说是身在南方。

    秦洛让甘芸的秘书蔡琳写了份通知挂在论坛,说定于明天下午三点,秦家就‘食物中毒案’召开新闻发布会,欢迎热心人士现场见证。但是,不排斥以法律手段起诉刻意攻击诬陷别人的竞争对手,拒绝低级恶意的竞争方式。

    这样一来,一下子就把对方的行为定位为商业上的不良竞争。

    这个通知发布出去后,论坛上的会员立即变成了两派。

    “原来是商业竞争,这种方式太恶劣了。卑鄙。”

    “华夏之大,无奇不有。用这种方式来抹黑对手,真是下作的手段。可是,有多少企业热衷于此道?”

    “相关部门应该介入,调查事情真相。”

    “楼上的,相关部门是什么部门?据说这个部门很神秘,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找到。”

    ————

    ————

    之前的一面倒情况大有改观,现在那个贴子后面也出现了一些力挺秦家,希望‘有关部门’查明真相的言论了。

    而秦家愿意站出来就此事举行新闻发布会,更是让一些人心中疑心渐消。

    人家敢站出来接受媒体和公众的垂询监督,证明人家确实是问心无愧的。

    秦洛的一个通知就能够扭转局面,让大家对秦家顺利试过此次危机的信心更加增强了不少。

    当然,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交由贺强的那个保镖沙鹰来解决。

    通过论坛显示的IP,沙鹰带人带到了羊城下沙经济开发区的一家网吧。结果发现,这家网吧是家黑网吧,只要交钱就能够上网。到底坐在那‘16号’机子的机主是什么人,网吧老板自己也不清楚。

    如何能够找到发贴人,只能等待他的第二次上线了。只要他再次登陆‘冒死爆料’这个马甲,沙鹰他们就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他所在的区域将其控制。

    现在,沙鹰他们已经进入同城秀论坛的办公室。只要论坛管理发现可疑情况,他们就能够立即行动。

    ************************************

    公司放假,直到正月初八才会正式上班,所以,这几天管旭一直在忙着拜访亲友。

    管家当年的情况也不差,只是因为他父亲犯了些事儿,于是家境立即就快速衰落下来。以前父亲的朋友下属全都换了一幅面孔,像是从来都没认识过姓管的人似的。

    管绪想要在燕京重新开始,只能自己去努力,去低头,去讨好。好在有一群朋友的帮忙,最近他的收获还是不错的。

    管绪正在沙发上喝茶,看着今天财经类的节目。凌笑和宁碎碎坐在一边说笑,时不时的朝着他这边看过来一眼,然后两个女孩儿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管父还有几年才能够从秦城监狱里出来,管母出国去了新加坡。凌笑担心管绪一个人在家里冷清,春节的这些日子,整天拉着自己的死党宁碎碎一起过来陪管绪。

    正在这时,管家的别墅门口再次响起了汽车喇叭声音。

    管绪还没放下手里的茶杯,凌笑已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说道:“我去开门。肯定是哥哥来了。”

    看着青春美丽的女孩子欢快的跑了出去,管绪的心中也不是没有感动。

    可是。可是啊———

    来的不是凌陨,而是李令西。

    过年的这几天,李令西的脸上长了不少肉。看来,他的日子是越来越滋润了。

    他来到客厅,先和宁碎碎打了招呼。见到对方一幅敷衍的应酬,也有些心中无奈。

    他走到管绪身边,笑眯眯的说道:“管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那一定是好消息了?”管绪看着李令西的笑脸,说道。

    “对咱们来说是好消息,对别人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李令西笑着说道。“来,你先看看这份资料。”

    说着,就从口袋里取出一份打印纸出来。

    管绪看到标题的题目时,眉头不由得一皱。等到他把全文看完,问道:“这个秦家指的是?”

    “秦洛在的秦家。”李令西一脸兴灾乐祸的表情。“这下子,他们估计是要完蛋了。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能存活的企业能够有几家?”

    “他们有没有应对方法?”管绪面无表情的问道。

    “说是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李令西看了一眼从管绪手中接过那份打印纸阅读的凌笑和宁碎碎一眼,问道:“管少,咱们在燕京不动一动?落井下石的事情咱们干不出来,但是,这个关键时刻,咱们总是要给自己的老朋友送一点儿小礼物过去吧?”

    管绪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去安排。”

    凌笑读完全文,瞪大眼睛说道:“太恐怖了。没想到秦洛竟然是那种人。真是缺德。”

    “我觉得他不是这种人。”宁笑笑摇头说道。“可能是被人冤枉的。你看这消息的来源——同城秀。网上的消息大多都不可信。”

    凌笑有些不乐意了,说道:“碎碎,你不要这么天真好不好?你才认识他几天?和他说了几句话?你就这么了解他了?”

    宁碎碎看着凌笑,轻笑着说道:“笑笑,你不能带着有声眼镜看人。有些人,就算看一眼,你也能够知道他是什么人。有些人,也只需要一眼,你也知道他不是那种人。我觉得,他挺正义的。这种品质现在很少能够在年轻人身上看到。”

    “天啊,碎碎,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混蛋了吧?”凌笑惊讶的问道。

    “笑笑,你说到哪儿去了?我只是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而已。不能因为所有的人都骂他,我就一定也要跟着骂他。不对吗?”

    “唉,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还是太天真了。”凌笑说道。不过,想起那天在凯旋餐厅门口秦洛对自己的一番臭骂,凌笑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怀疑。

    这样的男人,当真能够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吗?

    (PS:昨天和小漂耶稣在杭州见面,喝了两杯啤酒,大醉。明天回海口,那个时候,更新就能够稳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