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06章、偷拍!
    第206章、偷拍!

    如果说之前这些医生对秦洛的亲热态度缘于他爱康医院院长儿子的身份,那么,等到他再次出来时,他们对秦洛的态度就是发自内心的钦佩和尊敬。

    “秦洛,怎么样了?”甘芸迎上来说道。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细心的帮儿子擦拭额头细密的汗珠。

    无论一个女人处于何种地位,但是她的第一身份永远都是儿子的母亲丈夫的妻子。看到儿子出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心痛的帮他擦汗。这个时候,她早已经忘记旁边有一群她的下属,也早已经忘记自己爱康医院院长的身份。

    林浣溪的动作忙了一拍,看到未来的婆婆在帮秦洛擦汗,她又把抽出来的湿巾握在了手心。

    甘芸若有所觉的回过了头,对着她笑道:“以后,这种事情就要由你来做了。我不能常在他身边,就把儿子交给你来照顾。”

    林浣溪笑笑,没有说话。

    “秦医生,姗姗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儿?”李明强夫妻也跑了过来,一脸担忧的问道。

    秦洛笑着说道:“没事儿了。把中午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可能现在身体有些虚弱。你们先不要去打扰她,我让护士给她输些营养液。”

    “好的好的。我们都听你的。再也不敢随便给她吃东西了。”李明强连连点头。

    “那我们先走了。”秦洛对甘芸说道。

    甘芸知道秦洛动了太乙神针,这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一件事情。宠爱的说道:“你和浣溪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让司机送你们。”

    “不用了。我们自己打车回去。”秦洛拒绝着说道。

    等到秦洛离开,这些医生纷纷出言称赞。

    “都说虎父无犬子,咱们甘院长的儿子也不得了啊。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医术。假以时日,必然是国之圣手。”

    “对啊。咱们这么多人围着姗姗研究了大半天,怎么他进去一趟,就看出来是误食食物的问题?我们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

    “用针高手啊。你们看到他刚才用针的气度了没?快、准、稳。一派大家风范。”

    ———-

    甘芸微笑着道谢。虽然嘴上在谦虚着,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做父母的,哪有不喜欢自己的儿子被人夸奖的?

    秦洛和林浣溪走到楼梯口,按了电梯准备下楼的时候,看到有两个年轻人站在病房门口,鬼鬼祟祟的往病房里瞄着。

    一个人想要推门进去,被后面的一个人给拉住。两个人小声的在谈些什么,距离太远,秦洛也听不清楚。

    当他看到那个站在前面的人拿着相机朝里面拍摄的时候,秦洛才心里猛地一惊。

    他快步的走过去,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明显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动作被人看在眼里。

    他们对视一眼,故作镇定的说道:“我们来看望朋友。怎么了?”

    “谁是你们朋友?”秦洛问道。难道因为对治疗失去信心,有人把自己的情况透露给亲戚,好让他们来收集证据准备起诉?

    “你是谁?”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一脸狐疑的盯着秦洛,反问着说道。秦洛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很警惕,也很专业,不像是普通民众。

    “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秦洛说道。

    “医生?看你也不像。再说,医生又怎么了?难道医院有规定,不许人来看望朋友?”黑框眼睛冷笑着说道。

    身后另外一个穿着黑色NIKE的年轻人担心自己的同伴和人发生冲突,引起有人心的注意。赶紧拉了拉他的手臂,示意他少说几句话。

    “我们走吧。和他多说些什么?”NIKE男说道。

    黑框眼镜扫了秦洛一眼,两人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秦洛喊道。

    “你想干什么?”两人后退一步,一脸警惕的盯着秦洛。

    “把你们拍的照给删除掉。”秦洛说道。

    “照片?什么照片?”两人假装不知情的说道。他们已经把相机藏在了内衣口袋里。只是这些小动作都被秦洛看在了眼里。

    “把你们往病房里拍的照片删了。”秦洛说道。他没时间和这些人在哪儿转圈圈。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赵刚,我们走。”NIKE男说着,拉了还要反击的黑框眼镜就要离开。

    秦洛向前一步,挡在了他们的前面,伸手说道:“把相机交出来。”

    黑框男终于忍不住了,怒声说道:“你凭什么让我们交出相机?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新闻N+1》的记者。我们得到消息,说这边收留了一群重病病人。我们有权对事情的真相进行深度挖掘。你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删掉照片。”

    怎么会有记者?难道这件事情已经暴露了?

    是谁透露给记者的?不然,怎么会有记者过来调查?

    “事情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两位如果有时间的话,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能够完完全全的把事情的真相讲述给你们。”秦洛笑呵呵的说道。如果这件事情被媒体错误的误解,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想的是,理性的和这些记者沟通。请他们明确事情的真相,按照事实报道。

    “真相?你说的就是真相了?我凭什么相信你?”黑框眼镜不悦的说道。“什么是真相,我们自然会调查。用不着你操心。怎么,你难道还想把我们给扣下来?”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请你们到办公室坐坐。你们有什么疑惑尽可以发问,我们一定能够给你提供最翔实可靠的答案。”秦洛耐心的说道。

    “对不起。我们没时间。”黑框眼镜说道。“如果不敢扣人的话,就赶紧闪一边去。别站在中间挡道。”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我想请你们在将事情的真相了解清楚后再进行报道,笔能杀人,舆论的影响力你们很清楚。”

    听到秦洛这么称赞他们的行业,两个记者的脸上满是骄傲,两人对视一眼,看着秦洛问道:“你是谁?”

    “我是秦洛。也算是这次事件的负责人之一。你们有什么问题,尽可以向我提问。”秦洛说道。

    “我们知道了。你留个电话给我们吧。我们有时间会找你的。”NIKE男说道。

    秦洛哪敢让他们离开。有些无良的新闻媒体为了销量,一味的追求眼球经济,什么样的标题吓人,就用什么样的标题去报道。

    而且,为了能够搞一个连载或者专题,让自己所报道的事件引起社会巨大的反响,他们有时候甚至会故意歪曲报道,断章取义。一次好端端的名人采访,他们只截前半句话,后面半句话被他们‘无心’忽略掉。然后,那个名人被公众骂的跟狗一般,还有苦说不出。无论怎么解释,很多认死理的公众只相信媒体的第一次报道。

    真相?谁还在乎真相?

    大家都沉溺在打口水仗的痛快当中,具体当事人是什么想法,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秦洛知道,他们今天离开,秦家和爱康医院明天就有可能上报纸头条。

    “你们开个条件吧,怎么样才能把照片删掉?”秦洛笑着问道。

    虽然他从来都不赞成收买媒体喉舌的方法,但是,他更不希望秦家被媒体泼污心。

    秦家不是秦洛的秦家,也不是秦铮的秦家,而是所有秦家人的秦家。无数的秦家人四处奔波,悬壶济世,救病患于病痛之间。无数人辛苦努力,才积累起秦家这点儿薄名,又岂能毁了一些宵小之手?

    黑框眼镜一愣,看着秦洛问道:“你能开什么价?”

    想了想,又说道:“算了,和你这种人没谈不出个什么事儿。我们想谈的话,也不会找你谈。让开。让我们走。不然的话,别怪我笔下无情,把你们爱康医院的粗暴作风给写出来。那个时候,你后悔可就晚了。白痴还到你们医院看病?”

    粗暴作风?秦洛明显的被这句话给刺伤了。

    他一直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好言相劝,想着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大家理智的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不要和记者朋友发生什么矛盾冲突。

    没想到他上来就扣了一顶‘粗暴作风’的帽子,难道他们当真以为,以笔杀人是不用承担责任的吗?

    “话不能这么说,我的态度一直都很温和。”秦洛看着黑框眼镜说道:“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能够让你们体会什么叫做真正的粗暴作风。”

    秦洛闪电般的窜出,一把扣住黑框眼镜的脖子。然后伸手从他的怀里摸出一个微缩型的相机,猛地对着墙壁砸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相机摔的粉碎。

    秦洛转过身,对着匆忙赶过来的医院保安人员,说道:“带他们俩个去院长办公室。我来告诉他们,什么叫做真相。”

    “你是谁啊?”保安一脸迷惑的问道。甘芸向医生们解释秦洛身份的时候,他们可没有在场。

    现在,出来一个人就来命令他们,让他们的面子往哪儿摘?这两个保安也表现出来自己应有的气节。

    “他是我儿子。”甘芸急忙走了过来,厉声说道。

    看到老板亲临,这两个保安不敢再有任何质疑,一人抓住一个,就把那两个记者给扣了起来。

    安全通道的阴影里,站着一个沉默的男人。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探出头来。

    直到外面走廊里的声音渐远,脚步声完全消失,他才通过安全门缝往外看了一眼。然后便匆匆而去,来无影,去无踪,不留任何踪迹。

    (PS:给朋友们个建议,你们可以骂我写的是一堆屎,但是请不要拿两个原本是朋友的作者比来比去的。每个人都有几个铁杆,双方这么一吵一闹,就容易发生矛盾。我是个安静的人,只想安静码字,安心写书,不喜欢太过复杂的环境。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到处可见挑拨离间之辈,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是那种人着实可恶。

    另外,谢谢那些在我有事时不能及时更新的日子仍然坚持给票的朋友。也感谢那些没有离开的朋友。我在努力的把故事写的好看一些。真的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