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203章、我喜欢这样的你!

第203章、我喜欢这样的你!

    第203章、我喜欢这样的你!

    看到秦洛双手递过来的饱满利市包,神医的心情立即就好了起来。

    他放下手里那本颜色泛黄的《扁雀医理评注》,不动声色的把桌子上的红包收进抽屉里面,对着秦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示意他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说道:“今天是大年初一,原本我是不打算出来医人的。可是你既然是万女士介绍过来的,我也不能做得太过绝情。说说吧,哪儿不舒服?”

    秦洛回头看了中年女人一眼,说道:“这位大姐不是说你很神奇吗?只要让你把把脉,病人有什么问题你都能立即就诊断出来。你也帮我把把脉?”

    神医就有些不乐意了,说道:“她说的也没错。可是,你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吗?医生的职责是看病救人,病人的职责是辅助医生的工作,把自己不舒服的地方给讲出来。这样的话,再经过我的个人判断,就能够更加全面的给你开方抓。”

    “我自己讲出来,怎么能够显出神医的高明?难道她说的不是真的?”秦洛笑着说道。

    “你什么意思?”神医用手拍着桌子说道。“你要明白一点儿。是你来求我看病的,不是我主动请你来的。如果你的态度不端正,不能给医生应有的尊重。像你这样的患者,我是拒绝治疗的。你走吧。”

    秦洛站了起来,说道:“我走也行。把我的红包还给我。”

    “红包?什么红包?”神医一脸茫然的问道。

    “你刚才放进抽屉里的红包。里面包着八百块钱。”秦洛提醒着说道。

    “那是你送给我的。现在钱已经是我的了。如果没有红包,你就慢慢的等着吧。”神医冷笑着说道。

    “你这是要耍无赖了?”秦洛眯着眼睛打量着他。“看来,我应该给卫生局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查查你这个小诊所是不是有照经营了。”

    “你打着试试。我在那边有熟人。他们会理你才怪。再说,这大过年的,谁还愿意跑来管这种事儿?”神医丝毫不惧的说道。看来他也是个老油条了。

    “既然这样,那就再找几个记者朋友帮忙好了。你这种敲诈患者的行为如果被媒体爆光,你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神医气得脸红脖子粗,想要再说几句狠话,那个中年女人瞪了他一眼,笑呵呵的在中间打圆场,说道:“你看看。大过年的,何必闹的这么不愉快?这个小兄弟呢,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想请神医帮忙治病。神医也不要和小兄弟一般见识,年轻人嘛,难免会冲动一些——-咱们先治病,先把病治好。身上带着病,总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情。对不对?”

    神医很是不满的扫了中年女人一眼,对待秦洛的态度倒是和善了一些,对秦洛说道:“坐下吧。把手伸过来。”

    秦洛像是听进了中年女人的劝慰,对着她笑笑,再次坐回刚才的位置。

    神医扣住秦洛的手腕,闭着眼睛细细的感受着他的脉博。

    一秒,两秒,三秒——

    在秦洛怀疑这家伙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眼睛,说道:“脉博沉涩,内火旺盛。汗出不止,五液注下。又积在中,久不愈。于是就导致了心口疼痛。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任其自然发展——-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给你开几服中药,你照着我说的方法煎服。一周之后过来复检,如果没有问题,那就更好了。如果还没有痊愈的话,我再给你检查检查。”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开一个疗程的中药吧。”

    神医抽出笔筒里的钢笔,开始在面前的白纸上龙飞凤舞的书写着药方。

    “拿到楼上去取药。”神医把药方递给秦洛,说道。

    秦洛接过药方,仔细的辨认着。

    “你看不懂这些。快拿上去取药吧。”神医不耐烦的说道。他写的这些药方字,有时候自己都得认半天。更何况是现在的年轻人。哪能认得这个?

    “我觉得有些不对。”秦洛放下药方,对神医说道。

    “有什么不对?你懂中医吗?你知道这药方有什么作用吗?不懂就不要乱说话。”

    秦洛冷笑着说道:“第一,我的心口并不痛。我只是随口说出的病情,你就把结果朝着这个病上推。我的身体是属于火属性,但是脉博并不沉,也不涩,相反,和普通人相比较,还更加活跃一些。”

    “第二,你切脉的姿势不对。切脉时要静心静气,你虽然表面上装的很像,可是你扣住脉博的手指却时常无故和脉博断裂开。这样的切脉结果也能当做参考吗?”

    “第三,你的药方有问题。”秦洛指着药方上的几味药剂说道:“既然你说我的内火旺盛,为何还开人参当归这类猛药来补?还有,从你开的这个药方来看,这就是一方十全大补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价格可不便宜吧?”

    “———-”

    神医一脸诧异的看着秦洛,脸上的骄傲和自得跑得无影无踪,喉咙里不断的在蠕动,想说什么来掩饰一番,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中年女人更是不济,双眼圆睁,嘴巴张开成O型,可以往里面塞进去一个鸡蛋。跟见了鬼似的。

    自己这次拉回来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林浣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满脸宠爱的看着秦洛。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了秦洛的计划。做为一个女人,心里由衷的为自己男人的优秀感到骄傲。

    “你——你是?”神医盯着秦洛,结结巴巴的说道。身上的神医风范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和你一样,也是个中医。”秦洛说道。

    神医的脸色先是大怒,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你自己都是医生,还跑来找我看什么病?

    但是想到事情的后果,脸上又扮上了讨好的笑容。拉开抽屉取出秦洛刚才送过来的红包,说道:“哈哈,相识是缘。没想到大过年的能够遇到同行。这个红包,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收的。现在物归原主,还请你收回去。”

    “这个红包,你确实没资格收。”秦洛接过红包,重新装进自己的口袋。“而且,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名医生。”

    神医脸上的怒意一闪而逝,满脸讨好的看着秦洛,说道:“你也知道,现在的市场不景气。我们这些学中医的,也只能想其它的办法赚点儿小钱养家糊口。哈哈,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这件事儿你就假装没有看到,好吧?”

    神医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大把利市封递给秦洛,说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

    秦洛看着他手里的红包,心里想道,看来这大过年的,这冒牌神医的生意还不错嘛。这一大把红包,大概全都是被‘介绍’到这儿的患者赠送的。

    他忙活一天,现在却要转送给自己,怕是心里正在恶毒的诅咒自己吧?

    “这钱我不会收。”秦洛说道。“这事儿我也确实看见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神医摸了把脑袋上的长发,不耐烦的说道。

    “第一、关门停业。把欺骗患者的钱全都如数退回去。第二、主动去向公安部门自首。承认自己的罪行。第三、永远都不要再说自己是个中医。抹黑我们这些真正的中医。”

    “你以为你是谁?我把你的钱都退回给你了,我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这么多?”

    “中医不振,主要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一群内部的蛀虫在搞破坏。我在做的事情,不希望别人拖我的后腿。你可以自己打电话报警,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很乐意代劳。”秦洛对‘神医’说道。

    “开玩笑。我凭什么听你的?”神医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听女人说道:“我们走。”

    秦洛那敢让这两个骗子离开,他快速起身,用身体堵在了门口。

    “让开。”神医喊道。

    “退回去。”秦洛说道。

    神医确实退了回去,不过他是退回去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很快的,楼梯上就传来砰砰砰的脚步声,有人正快速的向这边赶来。

    刚才神医还让秦洛拿着方子去楼上开药,说明他们在楼上还有帮手。

    下来的是两个同样身穿长袍的年轻男人,二十多岁的年纪,一个微胖,一个稍瘦。瘦子跑过来就问道:“师父,发生了什么事儿?”

    “咋的了?哪个不开眼的来闹事儿?”胖子说话的时候,已经挽起了袖子准备向秦洛动手。

    “就是他。把他给我拖开。”神医指着秦洛说道。

    秦洛没有给他们出手的机会,他反手一击,一拳头打在了胖子的鼻子上。

    喀嚓!

    一声脆响,胖子的鼻粱就断了。

    瘦子没想到秦洛一出手就伤人,还没从眼前的变故中反应过来,他的眼睛就已经挨了一拳,捂着眼睛蹲在地上痛呼出声。

    这样的两个对手,根本就不用秦洛费什么功夫。

    “打电话。报警。”秦洛阴沉着脸。对神医说道。

    “兄弟,咱们有话好说。你开个条件,咱们——-”

    “报警。”秦洛厉声说道。

    神医面如死灰,恶狠狠的瞪了中年女人一眼,伸手摸向桌子上的那台乳白色电话机。

    看着被警车带走的神医师徒和中年女人,秦洛叹了口气,对林浣溪说道:“我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林浣溪上前一步,拉着秦洛的手,说道:“你不管,别人也不管。上当的人会越来越多,患者雪上加霜,骗子大发其财。这对很多人是不公平的。”

    林浣溪正视着秦洛的眼睛,说道:“在人民需要英雄的时候,你恰好就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我不奢望我的男人能够拯救宇宙维护世界和平,但是,我希望他能够在遇到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时,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我喜欢这样的你。也一直为你的所作所为感到骄傲。”

    秦洛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说道:“其实,很多时候,我也为自己感到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