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98章、反栽赃!
    第198章、反栽赃!

    秦洛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姑丈。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不喜欢他的笑。

    人有喜怒哀乐,每一种情绪都应该随着心情的起伏而在脸上得以表现。在自己的亲人面前,更不必要过于隐藏自己的心事。

    李国宾却不会,只要你把目光转移到他脸上的时候,他都会对着你微笑。在爷爷反对他和姑姑的婚事,把他骂的狗血淋头的时候,他仍然笑的跟朵狗尾巴花似的。

    那个时候,有些早熟的秦洛就觉得这个男人善于伪装和表演。

    也正是这个原因,在几年前姑姑和姑丈离婚后,他并没有觉得特别的伤心。只是为姑姑有些抱不平,觉得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结果还被这坨牛粪所抛弃。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现在再次见面又看到他那幅笑脸,秦洛心里的不舒服就更加深一些。

    笑?有什么好笑的?

    在李国宾眼里,他觉得秦洛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他都是一幅病怏怏的样子。很少说话,只是在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别人。像是什么都不懂,又像是什么都了然的表情。

    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很和气。说话很有水平,不像是一个孩子,更不像现在这般的咄咄逼人。

    “秦洛,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咱们好几年都没见面了,能够再见到你,姑丈自然很高兴啊。哈哈,我还一直在想是谁请我过来呢,原来是你——-中午有没有时间,咱们找个地方吃顿便饭?这位是你的朋友吧?一起去。我来作东。”李国宾指着贺阳问道。他想尽量的拉近自己和秦洛的关系。

    他不是个蠢人,秦洛既然能够让人百里迢迢的把他给截回来,肯定是已经知道自己用合同威胁秦岚的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希望他能够手下留情了。

    “我可没心情和你吃饭。”秦洛笑着说道。“你今天和我姑姑见面了吧?”

    “是啊。我们俩经常见面,一起喝喝茶什么的。”李国宾笑呵呵的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拿出一个信封出来,指着里面的照片,问道:“这里面的患者都在哪儿?”

    “哈哈,这是我们自己造的孽,哪能让你去给我们背黑锅?放心吧,我一定会对他们负责到底。有病的治病,生活困难的,我也会给他们经济上的补助。只要是我能够做的,全都会为他们考虑到。”李国宾打着包票说道。

    他自然不愿意把那些人的地址告诉别人。如果说了,秦家把患者全都转移走了。他还用什么来威胁秦岚?还拿什么去逼迫秦家给出金匣药方?

    啪!

    秦洛一耳光煽过去,李国宾猝不及防,被他一巴掌煽了个正着,脸上火辣辣的生痛。

    李国宾被打懵了,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家伙竟然会突然出手打人。这和他以前的形象有太大的出入,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地址。”秦洛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李国宾的嘴角溢出血,满脸狠毒的说道。

    秦洛又是一耳光煽过去,李国宾这一次早有防备,竟然被他给躲开了。

    “抓住他。”秦洛说道。

    中年男人会意,在后面扣住了李国宾的双肩,任凭他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

    秦洛再次出手,大耳光子跟不要钱似的,拼了命的往李国宾的脸上打过去。

    秦洛的身体表面看起来瘦弱,但是因为有《道家十二段锦》打基和《引体术》来锻炼身体,他的力气还是相当大的。平常三五个大汉也不一定会是他的对手。

    和离学过近身博斗术后,他对用力的技巧和攻击什么部位以给敌人最大的杀伤力更有心得。这几巴掌更是含怒出手,每一次都是使足了力气,一轮下去,李国宾鼻子上的眼镜被打飞了,血花四溅,那张英俊的脸已经肿得不成人样。

    “地址。”秦洛抽出纸巾擦拭了手上不知道是汗渍还是血水一类的东西,再次出声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我的条件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拿金匣药方来换。”李国宾也算是个硬汉,直到这个时候,他还在想着要和秦洛谈条件。

    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了。如果成功了,以后财源滚滚,成为世界级的富翁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失败,他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他现在在深圳的药品公司也有可能被秦家给收回去。

    那个时候,他将一无所有。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秦洛冷笑着说道。“还有,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可能给你金匣药方。”

    “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没有金匣药方,我死也不会给你那些患者的地址。”李国宾吐了口带有淤血的浓痰。“如果我今天回不了深圳,我的下属明天就会带着他们召开新闻发布会。你们秦家——-你们秦家就彻底的完蛋了。”

    “秦家完蛋不了。也不可能完蛋。”秦洛笑着说道。“你知道你错在哪儿吗?”

    李国宾抬起头看着秦洛,他有些看不清这个年轻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有些低估了这个家伙。

    秦洛看到他不说话,接着说道:“你不应该拿这个事情来威胁姑姑,威胁秦家。秦家人从来都没有主动惹事,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愿意接受这种极端恶意的栽脏。”

    “栽脏吗?谁会相信?那些文件上全是你姑姑的签名,难道是我假冒的不成?只要我今天回不去,我的下属就会把那些资料发送到所有的媒体和网络。那个时候,你们秦家就要背负全世界的骂名,你爷爷不是被人称为药王吗?是毒药王吧?”

    “秦洛,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把我杀了,你们秦家也要跟着一起陪葬。我一穷二白的小人物一个,死不足惜。你们身娇肉贵的,何必要和我们那么计较?”

    李国宾也是豁出去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干脆就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吧。

    博一博,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把那些患者的地址告诉他们,可能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秦洛欣赏他的执拗,却并不认为这能够改变任何事情。

    他转过身看着贺阳,问道:“我想,你一定有办法让他开口说话的。”

    贺阳点了点头,对中年男人说道:“沙鹰,交给你了。让他交出名单。死活不论。”

    “是。”中年男人答应着,拖着李国宾就要往外面走去。

    “等等。”李国宾大声喊道。

    “什么事情?”秦洛挥手阻止中年男人的动作,笑着问道。

    “放我一条生路,我把那些患者的名单交给你。”李国宾说道。他知道,这是别人的地盘,如果不赶紧想出对策的话,可能真的没办法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我说过,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秦洛冷笑着说道。“把名单给我。如果我心情好的话,或许会放你一次。”

    “你们放我离开,我把名单和患者地址都给你。”李国宾坚持着说道。

    只要先离开这个地方,他才觉得自己有活命的机会。

    “看来,你没办法理解我说的话。带走吧。”秦洛对着中年男人说道。

    中年男人会意,再次拖着李国宾向外面走去。

    “等等。等等。”李国宾大声吆喝着,可是秦洛和贺阳只是冷眼旁观,却并不喊止沙鹰。

    “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李国宾终于痛哭失声。从肿成一团的眼睛缝隙里溢出血红色的眼泪。“我把名单交给你。我把所有的都给你。我也不要金匣药方了。秦洛,你放我一条生路吧?看在你姑姑的份上,看在贝贝的份上——-秦洛,求求你了。”

    李国宾抓着房门把手不愿意离开,双腿跪在地上想向秦洛磕头。可是因为沙鹰在后面扣着他的肩岬骨,让他没办法把脑袋磕在地板上。

    “名单。”秦洛说道。

    “在我身上。在我身上。”李国宾着急的说道。

    贺阳对着沙鹰打了个眼神,他便松开了他的肩膀。示意他自己掏出名单。

    李国宾脱掉皮鞋,取出鞋垫,在鞋垫的夹层找出一张纸张出来。

    “他倒是个人才,搞得跟007似的。”贺阳笑骂着说道。

    秦洛也不嫌臭,走过去接过那张纸。打开看了上面那一排长长的名单,问道:“只有这些人吗?”

    “是的。全部都在这上面。”李国宾连忙解释着说道。

    “撒谎。”秦洛冷声说道。“把剩余的名单都交出来。”

    “真的没有了。秦洛,姑丈——-我真的没有骗你。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还藏着那半份名单干什么啊?我发誓,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真的没有藏私。而且,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敢招惹你们秦家的人了。我和你们秦家没有任何关系。”李国宾再一次跪倒在地上,一边痛哭着解释,一边对着秦洛磕头。

    “看来你是不愿意交出来了。”秦洛很是遗憾的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的玻璃小瓶丢给沙鹰,说道:“带出去吧。把这个拌在食物里喂他吃了。”

    “是。”沙鹰答应着,拖起死活不肯起来的李国宾,把他给拉了出去。

    “你给沙鹰的是什么东西?”贺阳问道。

    “一种植物提取液。放在食物里一起吃,会让人食物中毒。”秦洛笑着说道。

    “鉴定不出来?”

    “鉴定不出来。”

    “好东西。”贺阳眼里冒光的说道。“真把他做了?我怀疑他说的是实话。估计真没有其它的名单了。”

    “我知道。”秦洛点头说道。“临死之前,让他也尝试一下被人栽赃的滋味。”

    “———”

    贺阳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洛,这还是他们认识的纯情小处男吗?

    去了一趟燕京,咋就这么腹黑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