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91章、让我们坦城相对!

第191章、让我们坦城相对!

    第191章、让我们坦城相对!

    林浣溪虽然给人不苟言笑的感觉,但是,她的脸皮是极薄的。

    现在天刚擦黑,林清源和秦铮还在下面喝酒,这两个老头儿原本就是知交好友,现在他们的后代又要走到一起成为一家人,更是喜上加喜。而且他们俩人学得都是中医,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不知不觉的,一瓶白酒就下去了。

    秦洛的奶奶、秦母还有姑姑秦岚都在楼下聊天说笑,贝贝睡了一下午,这一会儿正精神抖擞,又猫在沙发上看猫和老鼠。

    可是,她却被秦洛拉上楼来。虽然他嘴上说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谈,可是,他的哪点儿心思,林浣溪还能不了解吗?其它的几个女人也都是过来人,她们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想起明天起床,她们会有那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林浣溪就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

    可是,她的手却被秦洛死死的拽着。想走都走不了。

    秦洛把门关严实,上了门锁。然后就贼眉鼠目的盯着林浣溪猛看。

    “你不是说有要紧的事情要谈吗?什么事儿?”林浣溪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盯着秦洛问道。

    被她这样的眼神盯着,秦洛有种不知无措的感觉。

    难道要来个霸王硬上弓,上去就把林浣溪给扑倒在床上?

    这样做也不是不可以。自家的媳妇,扑倒就扑倒了,大不了让她甩两耳光。

    可是,万事开头难,秦洛慢慢的向着林浣溪靠近了两步,却还是不好意思动手。

    “你觉得贝贝可爱吗?”秦洛磨蹭到林浣溪身边,一脸笑意的问道。他决定采用迂回政策。

    果然,想起贝贝,林浣溪的眼里就多了一层母性的慈爱光辉。

    “可爱。”林浣溪说道。提起这个名字,她的声音都变得温柔了不少。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样,像是冰雹打在玻璃上时的那么冷硬干脆。

    “你有没有想过要生一个像贝贝那么可爱的孩子?”秦洛说话的时候,右手已经悄无声息的搭在了林浣溪的肩膀上。

    他做的是那么隐蔽,那么含蓄,那么不引人瞩目,那么随意自如——-就像是不小心搭上来的。他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啪!

    林浣溪一巴掌拍在他还要进一步伸进自己领口的咸猪手,瞪了秦洛一眼,说道:“你也是学医的。难道你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不好的吗?”

    “是吗?我没学过啊。西医上有这一条?”秦洛故意装作茫然不知的表情问道。

    做为一名医生,怎么可能不知道饱食后做那种事是一件极其损害身体健康的事情。只是他急着摘掉那顶不光彩的帽子,所以那些小问题都被他忽略了。

    男人的欲望来了,什么东西都顾不得了。这也是那些女人骂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的原因。

    女人们就幸运了。她们奢望的事情全被男人给思考了,而且还给了一个她们攻击的借口。

    林浣溪不搭理秦洛,走到书架上去取了一本医书,靠在椅子上认真的看了起来。

    秦洛无奈,只能慢慢的等待。

    按照科学上的说法,饭后半个钟头以后行房才合适。秦洛又不能像头发情的公牛似的把林浣溪拖到床上胡作非为一番,只能想办法把这半个钟头时间给打发掉。

    他又想起了那本《玉*房神技》上记载的禁尿法,于是跑到洗手间开始练功。

    当你专注的去做一件事情时,时间就过得格外快一些。

    秦洛的手机响起来时,他已经憋尿了半个钟头。这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沙场老手才对。怎么着也不应该那么快就解决了啊?

    他拉开厕所门走出来的时候,林浣溪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专注的去看自己手头上的那本秦洛都会觉得枯燥的《金元四大家方剂考》。她一个学西医的竟然能够拿着一本中医著作一看就是大半个钟头,这一点儿,秦洛很是佩服。

    他怀疑,即便给林浣溪丢一本《黑猫警长》,她也能用这个打发一天时间而不觉得烦躁。她实在是一个安静到极点的女人。

    秦洛走到她面前,把她手里的书抽出来,说道:“天晚上了。快些睡觉吧。”

    “你洗澡了吗?”林浣溪抬头问道。

    “没有。我——-”秦洛这才想起来。如果他不是进卫生间洗澡的话,那么,他如果解释自己在里面呆了大半个钟头的原因?

    便秘?

    “我先去洗澡。”林浣溪说道。

    “好的。”秦洛松了一口气。幸好她没有再追问下去。

    洗澡间里亮着灯,里面响起哗啦啦的水声,秦洛的心思也跟着飞了进去。他的思绪透过那狭窄的门缝钻进去,落在林浣溪圆润光滑的粉肩上、饱满弹嫩的乳*房上,纤细而不失肉骨的肚脐,还有下面那一缕黑色水草遮掩的深谷——-

    秦洛觉得自已家这别墅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儿美中不足的是,洗澡间的门不是透明或者选用毛边玻璃为材料,给人带来朦胧美感的半透明状。

    木门?多老土啊。也不知道是那个混蛋设计师设计的。

    秦洛忘记了,他睡得这个房间当初完全是按照他的构思装修的。

    当然,这个时候,他哪里还记得那种事情?

    咔!

    洗手间的门推开了,林浣溪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她在用吹风筒吹头发的时候,秦洛走了过去,轻轻的从后面环抱着她的腰,然后亲吻她露出来的半截脖颈。

    林浣溪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却没有拒绝秦洛的亲密。仍然在吹着湿淋淋的头发,可是握着吹风筒的手却没有一丝力气。

    林浣溪的敏感地带是耳垂,这个秘密秦洛在燕京时就发现了。

    他发现,每次自己只要一触碰到她的耳垂,她的拒绝一下子就化为乌有,身体如一摊棉絮般的瘫软在他怀里,死死的搂抱着他的身体。

    这一次,也不例外。当秦洛的嘴唇含着她晶莹剔透的耳朵轻轻嗞吸时,林浣溪一下子就倒在了秦洛的怀里。手里的吹风筒也落在了地上,还在呼呼的吹着热风。

    秦洛知道自己的攻势奏效,趁机就解开了林浣溪睡袍上的衣带。

    于是,她的身体便赤裸着呈现在秦洛的面前。

    因为秦洛站在林浣溪的背后,反而能够更加清晰的欣赏眼前的这一幅人间美景。

    她丰腴的身材如嫩藕,白净净的,没有一丝瑕疵。腹部平坦如镜,圆溜溜的肚脐如点缀在上面的珍珠。戴着紫色戴有蕾丝的胸罩,下面是同样颜色的小内裤。这让秦洛怀疑这两样贴身小物品原本就是一套的。

    秦洛吸吮着她耳垂的同时,双手也不安份的在她的身上抚摸着。当他的手握住胸口那两大团粉嘟嘟的肥肉时,林浣溪的身体再次轻颤,然后后背就死死的朝秦洛的怀里挤,即像是为了躲避秦洛的双手侵袭,又像是想要靠的近一些,更近一些。

    即便秦洛这个初级小菜鸟,也知道林姐姐动情了。

    他的手从睡袍下摆摸进去,没有在后背上找到胸罩的钮扣。又在前面那道深邃迷人的沟渠后面一阵摸索,只听‘咔’的一声,胸罩向两边散开,那两团如冬眠了一个冬天,养得白白胖胖的大白兔从洞穴里嘣了出来。

    原本看起来就很大,等到解开它们的束缚,让它们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时,更显得巍峨壮观。

    秦洛体内的血液越来越烫,那股暧流像是一条火龙般的在全身流窜着,仿佛要突围而出。

    他把已经没办法走路的林浣溪抱了起来,放在他们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让我们坦城相对。”秦洛在林浣溪的耳边柔声说道。

    有了上次的失败经历,秦洛这次不敢太急躁。

    努力的想让自己的心境保持平和,然后在林姐姐意乱情迷的配合下,终于再一次进入了那一处温暖湿润的地方。

    ———-

    秦洛沮丧的趴在哪儿,一动也不动。林浣溪伸手搂着秦洛的脑袋,让他的脸埋首在她那柔软的胸部上。

    “是你太紧张了。”林浣溪说道。

    “不是的。”秦洛抬起头来。那儿肉太多又太深,他把胸部埋在那边,非要被林姐姐给捂的喘不过气了。

    林浣溪有些疑惑。之前都是秦洛用这个理由解释的,现在自己主动安慰,他怎么又不愿意承认了?

    “这一次,我不紧张。”秦洛说道。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林浣溪说道。

    “我有病。”秦洛说道。

    “有病?”林浣溪一愣。她听爷爷说过秦洛的身体不好,但是,具体是什么病情,她还真不知道。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对秦洛了解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对这个比自己少好几岁的男人,林浣溪心里突然有了很深很深的愧疚。

    “你是医生。爷爷也是医生。不会有事儿的。”林浣溪从床上坐起来,搂着秦洛说道。任由自己胸前的风光被他窥探。

    “我们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有些事情,我还是要告诉你。”秦洛说道。“这一次,是真正的坦诚相对。”

    (PS:暂时不好剧透。但是,老柳一定不会写让大家郁闷的情节。另外,我们的YY号:60225,今天晚上在搞活动。大家有时间可以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