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89章、疑心!(第二更!)

第189章、疑心!(第二更!)

    第189章、疑心!

    既然孙仁耀要插手,秦洛便也不再过问此事。

    以这家伙的疯狗本性,没事儿都能咬下别人一块肉来。现在有了借口,怕是他更不会善罢甘休了。

    秦洛都有些可怜那个光头了,落在孙仁耀手里的对手没有一个日子好过的。每一个都惨不忍睹。

    不过,以他做为一个公务员的身份,竟然能够让那么多小混混俯首听命。这本身就证明他很有些问题。而且说话做事肆无忌惮,无论是拉人到这羊城人流量最大的地方打架,还是当众猥亵小女孩儿,都证明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这种人,也就没有同情的必要了。

    孙仁耀看着趴在秦洛怀里把玩那块玉佛的贝贝,说道:“现在你们一家三口正在享受天伦之乐,如果这个时候提出给你和嫂子接风,显然有些不合时宜。这样吧,我明天派车去接你们。那个时候我们再好好叙旧。你还没学会开车吧?如果学会了,我车库的车你挑一辆过去用。你们家那车,我都看不上眼。”

    秦洛笑着说道:“好吧。明天也没什么事情,我和浣溪就在家里等你吧。至于车子——暂时就不用了。我还没有拿到驾照。”

    “唉,汽车又不比手机电脑,这东西也没什么辐射。有时间就学学吧,出门也方便。要不我亲自去教你?精英式教学,三个钟头就能够让你上路。”孙仁耀笑呵呵的说道。

    “等等吧。”秦洛说道。“到年关了,你的事情也多。等到去燕京再学。”

    “还要去燕京?”孙仁耀眉毛一挑,问道。

    “是啊。”秦洛点了点头。

    “唉,我说你是找虐还是怎么着?燕京那潭子水多深啊?要不是每年都得去看望外公,我根本就不跨那块地。留在羊城,谁敢动你一根*毛?”孙仁耀很不理解的说道。

    他在羊城跟土皇帝一般,生活的顺风顺水的,自然不愿意离开这块土地。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的朋友只有两个,仇人却数不胜数,离开了羊城,我会很没有安全感。

    “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秦洛说道。

    “在羊城就不能做?不就是搞中医吗?你说吧,要钱要人,我都包了。”孙仁耀打包票说道。

    秦洛摆了摆手,说道:“这些事情你不懂。不要掺和。”

    “行吧。随你。咱们俩性子太像,决定了的事情就没得更改了。”孙仁耀说道。“记得明天的事儿。我们先去喝酒了。”

    说完,和林浣溪打了个招呼,又摸了摸贝贝的脑袋,然后带着他那一帮子酒肉朋友离开了。

    有人说,交情是喝出来的。秦洛从来没有陪孙仁耀喝酒。但是,孙仁耀最信服的人却是秦洛。

    有些感情来的很是莫名其妙,比命运还要让人匪荑所思。

    等到他们离开,秦洛看着怀里的贝贝,问道:“贝贝,现在还想玩什么啊?”

    贝贝摇了摇头,说道:“爸爸,我不想玩了。我觉得有点儿累,想回家。”

    秦洛一脸苦笑,说道:“贝贝,我是你哥哥。不能叫爸爸。”

    “为什么呀?”贝贝很是不解。

    “——-因为我是你哥哥啊。”秦洛对这种问题也很是头痛。看来,小孩子确实是不那么好带的。她们的逻辑思维天马行空,一般人根本就跟不上。“你想啊。你叫我爸爸,就得叫浣溪姐姐妈妈。那样的话,你秦岚妈妈怎么办?你不是就要有两个妈妈了吗?”

    林浣溪脸颊微红,避开贝贝看过来的天真眼神。

    贝贝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为什么不能有两个妈妈啊?我有大爷爷,还有二爷爷啊?”

    秦洛被这妮子的天才思维给击败了,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她的问题了。

    “让她叫吧。小孩子高兴就好。”林浣溪在旁边帮着贝贝说话。

    “二妈最好了。”贝贝甜甜的笑着。

    二妈?还二*奶呢?

    秦洛原本想纠正她的称呼错误。她是看到林浣溪毫不在意的样子,还伸手溺爱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也就不再小心的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了。

    秦家虽然有几辆车,但是秦洛没有驾照,林浣溪又对羊城不熟悉,所以他们出门都是打车。

    三人坐在出租车的后座,秦洛和林浣溪并肩靠在一起,贝贝已经趴在林浣溪的怀里睡着了。小孩子玩了一天,又发生那样不愉快的事情,终于疲惫而睡。

    贝贝醒着的时候,一直黏着秦洛,不让其它人抱。贝贝睡着了,没有了发言权,林浣溪才能接过去过过当妈的瘾。

    一个女人遇到一个可爱之极的孩子,不让她伸手摸摸,对她来说实在是一件很受折磨的事情。

    林浣溪突然间转过头,眼神灼灼的看着秦洛的侧脸。脸上有淡淡的红晕,鼻子里呼出来的气体都带有淡淡的香味。

    “你没有考虑要留在羊城?他说的对,也许,羊城更适合你发展。”林浣溪说道。她没有想到,秦洛会在南方有这么广泛的人脉。

    在这样的基础上,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极易成功的。总要比在北方,他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上攀爬要容易的多。

    秦洛伸手握着她的手背,在她想要挣扎的时候,他强制性的死死握住。林浣溪怕惊醒怀里的贝贝,也只得任他轻薄。

    “之所以去燕京,是因为我要去办一件事情。最快三天,最多一个星期,我以为我就可以回来了。”秦洛说道。“但是,我没想到会留在哪儿那么长时间。”

    秦洛轻轻的抚摸着林浣溪温润嫩滑的手背,说道:“既然我已经把燕京做为我事业的起始点,就要做到有始有终。那么多人在和我一起努力,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抛弃他们。”

    因为林浣溪的美艳,所以对后面两位乘客格外留心,一直在偷听两人说话的出租车司机瘪了瘪嘴。还事业呢?有钱你就不会坐出租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为了泡妞什么话都敢说。就差没在脖子上挂块牌子,上面写着华夏主席是我干爹了。

    林浣溪点了点头。她知道秦洛的答案。但是听到他亲口讲出来,她还是觉得心头欢喜。

    这是一个有始有终的男人。一直以来,他都不会让别人失望。

    “如果我留在羊城,你会不会陪在我身边?”秦洛笑眯眯的问道。

    林浣溪愣了愣,说道:“我还要留在燕京照顾爷爷。”

    “可是,我是你老公啊?人家都说,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难道你为了爷爷,连老公都不要了?”秦洛打趣着说道。

    和林浣溪谈论这样的话题,让他心里有一种恶作剧般的快感。平时冰若冰霜的美女姐姐在遇到这样的问题时那惊慌躲闪的美态,也是秦洛所乐意看到的。

    林浣溪眼眸含水,脸颊凤娇水媚,一幅风流尔雅的诱人模样。她把视线转向窗外,像是被沿途经过的风景所吸引。说道:“再有两年,爷爷就退休了。”

    意思就是说,等到爷爷退休了,就可以带着爷爷嫁到南方来了。省得他老人家孤苦伶仃的,一个人生活在燕京。

    秦洛看着林浣溪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贝贝突然伸手揉了揉眼睛,一幅要醒来的架势,秦洛赶紧闭上了嘴巴,林浣溪也忙着把她抱得更舒服一些,然后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甚至,为了辅助贝贝睡眠,她的嘴里还小声的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调。这让秦洛都有些嫉妒这小孩儿了,他和林浣溪认识了大半年,可是从来没有听她开口唱歌啊。

    等到贝贝再次甜甜的酣睡起来,两个人才同时松了一口气。

    “以后咱们有了孩子,是不是也是这样?”秦洛看着林浣溪说道。

    林浣溪的手指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担心再次把贝贝吵醒,她都不让让秦洛说话了。

    回到秦家后,林清源和秦铮都不在,不知道这两老头儿是去拜访朋友还是去茶楼喝茶了。秦母是个中医,在金融区有家大型的私人医院。即便现在快要过年了,仍然每天都要过去处理公务。秦洛的奶奶身体弱,老太太又怕冷,所以在房间里都不愿意出来。

    秦洛问佣人秦岚在不在,佣人说在楼上休息。于是,林浣溪便抱着贝贝去找秦岚。

    林浣溪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后,房间记很快就被拉开。没想到站在面前的竟然是秦铭。

    “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对羊城的感觉怎么样?”秦铭笑呵呵的问道。看着林浣溪怀里的贝贝,说道:“贝贝睡着了?来,给我吧。姑姑病了,刚才给她吃过药。”

    “严重吗?”林浣溪担忧的问道。做为女人,她对秦岚也非常的同情。而且,秦岚是秦洛的亲姑姑,也是她的亲姑姑。

    林浣溪虽然表面冷漠,但是却极其注重亲情。她也希望自己的亲人们能够过得更好一些。

    “重感冒。估计睡一觉就没事儿了。”秦铭回头看了一眼,说道。

    林浣溪点了点头,把贝贝放在秦铭手里。

    回到房间,秦洛正在换衣服。

    林浣溪想了想,问道:“秦铭是什么人?”

    “我哥啊。”秦洛笑着说道。

    “亲哥?”

    “不是。”秦洛说道。他抬起头看着林浣溪,见到她一脸认真的样子,笑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以前林浣溪话都不愿意多说,问一句才应一句。今天竟然会主动问起其它人的情况。让秦洛很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