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88章、羊城三秀!(第一更!)

第188章、羊城三秀!(第一更!)

    第188章、羊城三秀!(第一更!)

    在林浣溪眼里,这群人鲜衣怒马,衣着品凡不凡。无论是身上的服装还是男人手腕上的金表女人脖子上系的丝巾,都是国际一线品牌的奢侈品。

    他们走路的姿势昂扬挺拔,脚跟和地面咬的很重,给人自信有力的感觉。这种自信是由内而发自然散发出来的,给人的印象就是,只要他们脚踩着羊城这块土地,那么,就没有事情是他们办不成的。

    为首的是一个很瘦弱的男人,因为他太瘦,所以就给人很‘弱’的感觉。他的五官长得很精致,像是偶像剧里面的花样美男似的。眉眼细长,身材苗条,肤色白净,甚至连走路的姿势都有些扭捏。

    用一个很流行的字眼来形容就是,这个男人有点儿‘娘’。

    可是,他怀里却搂着一个女人。一个妖娆性感的女人,走路的姿势像是水蛇一般的游动。那丰满的胸部和翘挺的臀部就摆成了S型。

    “人妖。你怎么有空跑来逛天河城?这儿可不是你会来的地方吧?”秦洛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

    听到秦洛的话,那个水蛇腰女人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她可是知道,搂着她的这个男人是怎样变态的一个男人。

    她也亲眼看到,在一次同城聚会的时候,有个新晋企业家的儿子骂他是人妖,被他用红酒瓶给砸破了脑袋。鲜血淋淋的还不肯罢手,如果不是被人给拉住,他会活活把人给打死。

    ‘这个男人,难道不想活了吗?’

    好好的一个帅哥,马上就要血溅当场了。水蛇腰还真是有些惋惜。

    出乎意料的是,人妖并没有生气,反而很是妩媚的瞪了秦洛一眼,哀怨的说道:“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敢这么叫我。就是我亲爹叫这个名字,我都要和他拼命。”

    “这不就是你的名字吗?”秦洛笑呵呵的说道。

    人妖姓孙,名字叫做孙仁耀。因为小时候体弱多病,和秦洛一样也是药罐子。所以,孙家就请秦洛的爷爷秦铮去给他诊治。秦洛每次都随着爷爷前去孙家,一来二去的,就和孙仁耀成了很好的朋友。

    孙仁耀的样貌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可是却实实在在的是一个疯狗。无论是谁,只要招惹到他,都是一幅不死不休的架势。

    有一回他的一个堂兄和他吵架,骂了他一声‘变性人’,他提着菜刀追了半条街。甚至因为这事,导致了孙家兄弟俩反目了好长一段时间。

    那一天,秦洛恰好随着秦铮去孙家治病。看到癫狂的孙仁耀后,跑过去把他劝了回来。不然,天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说来也是奇怪,天不怕地不怕的孙仁耀谁都不服气,却对秦洛的话言听计从。后来,孙家家长有什么事情需要劝说孙仁耀的,都会先给秦洛打声招呼,请他帮忙。

    孙家是羊城的老牌家族,有不少人身居要位,能人辈出。而孙仁耀的外公在燕京又很有些能量。借着这样强势的后台,孙仁耀做起生意来无往不利。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已经是羊城另一个层面的超级富豪。

    也正是因为他在商业上取得的卓越成绩,所以被人称为‘羊城第一秀’。

    羊城第二秀是来自于羊城大军区的贺阳,这家伙的背景也同样深厚,没有接他老头子班当个军人的想法,自己跑出去搞了个科技公司。借着近几来国内国际科技概念股大火的趋势,竟然把他的科技公司给包装上市,一下子就跃为商界财富新贵。

    这羊城第三秀嘛,自然就是秦洛了。

    有时候秦洛自己也都会奇怪,没有像孙家贺家那么强悍的背景,家里也就是做点儿小本生意而已。他本人也没有做出什么让人惊讶震惊的成绩,因为病情的缘故,甚至都很少出门和人接触。在羊城,真正认识秦洛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怎么一不小心就成为第三秀了呢?

    要知道,羊城这座沿海发达城市,优秀的青年俊杰如过江之鲫,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秦洛的医术了。他十三岁即开始独立行医,十八岁时在羊城已经是小有名气。当然,这个名气只是在一个特定的圈子里。以他的身体,秦老爷子是不可能让他出去行医布善的。

    因为他治好的多是羊城显贵,那些被他治好的人也对他的人品和医术推崇有加。所以,他的名气在圈子里广为流传。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秦洛和羊城第一秀孙仁耀和第二秀贺阳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且那两人对他还颇为信服。

    只要是混在羊城上层圈子里的人都会听说过‘羊城三秀’的名号。所谓的羊城三秀,其实是半褒半贬的说法。

    好的一方面,是说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做出了非凡的成绩。才能非常的优秀。

    不好的一方面就是———这是形容他们三人都是‘小白脸’。无论是孙仁耀、军区大院里面出来的贺阳,还是从小体弱多病的秦洛,都是属于清秀文弱性,看起来很有些小受的气质。

    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叫他们羊城三杰,羊城三雄,羊城三虎,羊城三豹,羊城三精——-不对,是羊城三英,偏偏取了个羊城三‘秀’呢?

    “名字也就是一个代号而已。用不着那么认真。”秦洛说道。

    孙仁耀不置可否,看着抱在秦洛怀里的贝贝,笑着说道:“听说你带嫂子回来见家长了?跑了趟燕京,就找了个媳妇回来?呀,这是你女儿?”

    孙仁耀没见过贝贝,一脸震惊的问道。这哥们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儿吧?

    “不是,是我姑姑的女儿。”秦洛解释着说道。

    “是啊。我是秦洛的女儿。”贝贝从秦洛怀里爬起来说道。“我刚刚换爸爸了。”

    “——-”孙仁耀聪明过人,但被这小孩子的一句话给说的蒙头蒙脑,傻站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他从怀里摸出一块卖相极好的玉佛塞到贝贝小手里,说道:“男戴观音女戴佛。就当是见面礼吧。”

    “谢谢叔叔。”贝贝甜甜的笑道。小孩子对那些送他们礼物的大人格外的亲热。

    “不客气。”孙仁耀笑呵呵的说道。他也挺喜欢这小女孩儿。“嫂子呢?你也不介绍一下?”

    “林浣溪。”秦洛指着身后的林浣溪说道。

    “嫂子的到来给羊城增色啊。欢迎。”孙仁耀笑呵呵的说道,和林浣溪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懂礼节的,没有太张狂。

    “他是孙仁耀。”秦洛介绍道。

    “很高兴认识你。”林浣溪对着他点点头。

    “我也很高兴。”孙仁耀说道。然后搂着怀里的水蛇腰,说道:“她是小蛇。”

    秦洛笑着点头。孙仁耀有一个特点。他虽然长相女性化,但是却非常喜欢这种性感火辣,腰肢像蛇一样灵活的女人。

    而且,他不管那个女人的真正名字叫什么。只要成了他的女人,一律把她们改名叫小蛇。

    秦洛问过他原因,他说是方便记忆。不然一年换那么多女人,怎么可能所有人的名字都记得住?

    做那种事情正高*潮的时候,却喊错了人家的名字,那是对人不尊重的表现。

    秦洛不信,觉得应该还有深层次的因素。只是他不说,秦洛也没问。

    叫秦哥和嫂子。”孙仁耀拍了拍小蛇的屁股,说道。

    “秦哥你好。”小蛇妖滴滴的叫道。又转过脸看向林浣溪,说道:“嫂子,你真漂亮。北方女孩儿的皮肤真好。好羡慕哦。”

    “你也是。”林浣溪简洁的回答道。她不擅长这种场面的应酬。

    孙仁耀又给秦洛和林浣溪介绍了身后的那群男女,有些秦洛已经认识,有些只是听说过名字,但是没有见过面。还有一些是刚刚来到羊城和陈仁耀厮混到一块儿的新面孔。

    这家伙的性格虽然有些变态,但是出手阔绰大方,为人又讲义气。还是有不少人愿意跟在他身边摇旗呐喊的。

    他们都不是傻子,看到孙仁耀对秦洛的那股亲热劲儿,自然知道这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一个个的悉心讨好秦洛,甚至连林浣溪和贝贝也大是占光。

    “对了,听说你在这边和人打架?我们急急忙忙的从红秀赶过来给你撑场子呢?人呢?”孙仁耀笑呵呵的问道。

    “事情解决了。”秦洛笑着说道。

    “是谁?听说对方有点儿来头?”孙仁耀伸出手指点了点贝贝可爱的鼻头,继续追问道。

    “可能在海事局有些背景吧。”秦洛说道。

    “冯勤。”孙仁耀突然间出声喊道。

    “耀哥。有事?”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跑了过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孙仁耀。

    跟了孙仁耀这么久,他们自然都知道,孙仁耀在生气。

    “海事局那一块儿是你老头子在管吧?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要是不给我兄弟一个交代,我他妈把你用麻袋装着填海。”孙仁耀一脸阴沉的说道,那张细皮嫩肉的面孔涨的通红,面部肌肉有些扭曲。

    “人妖。算了。没事儿了。”秦洛摆手说道。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把孙仁耀再扯进来。

    “你在燕京怎么着被人欺负,我不管。可是在羊城,谁他妈欺负我兄弟,就是不行。”孙仁耀瞳孔充血的说道。

    这家伙,疯狗的本性又被激发出来了。

    (PS:胃炎。昨天输液很晚才回来。抱歉。大家多多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