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183章、这是个意外!(第三更!)

183章、这是个意外!(第三更!)

    183章、这是个意外!

    别人是‘近乡情更怯’,秦洛是‘进门情更怯’。他站在卧室门口已经好几分钟了,面对着这扇他曾经推开过无数次的房门,此时竟然有种忐忑不知所措的感觉。

    当真要进去吗?把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的交给她?

    如果不进去的话?那去秦铭哪儿挤一晚上?

    秦洛正站在哪儿犹豫不绝的时候,听到廊道口传来人的脚步声音,于是他一狠心,就拧开了门把推门进去。

    怎么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等在门口不敢进去呢?他丢不起这脸。

    万事开头难。人就是这样,只要走了第一步,后面的路就顺理成章了。

    秦洛进来后,心境反而一下子就平和了起来。

    就像是——觉得自己原本就应该进来一般。这是自己的房间,林浣溪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不睡在这边,应该睡哪儿呢?

    大半年没有回来,房间依然没有变化。收拾的干净利落,每一样东西的摆放都和以前一模一样。

    如果说有变化的话,就是他离开的时候,床上垫的是凉席,盖的是薄毯。现在换上了温暖舒适的毛毯和厚实的鹅绒被。

    林浣溪的箱子放在衣柜旁边靠着,靴子脱在鞋架上,外套丢在床上,可是秦洛却没有看到林浣溪的影子。

    里间的洗漱间里有灯光,还能够听到哗哗的流水声音。看来,林浣溪正在里面洗澡。

    洗澡?

    仿佛这两个字有着无穷的魔力似的,一下子就让秦洛的精神无限高涨起来。

    洗澡的话就要脱衣服,脱了衣服的林浣溪是一幅怎样性感动人的模样呢?

    秦洛的幻想思维开始自由发挥,在他的脑海里面,林浣溪的衣服一件件剥落,然后是黑色———不,应该是紫色,因为厉倾城也喜欢戴紫色的胸罩。

    紫色的内衣也被她解开,一对圆弹嫩滑的乳*肉随着她的运动而上下颤动着。水滴滴落在上面,犹如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

    它们顺着那嫣红色的小点滑落,然后一路向下蔓延,直到小腿的根部。

    胸部饱满、臀部浑圆,肩窄腰细,肤如凝脂——她一脸妩媚的对着秦洛微笑,然后勾了勾手指头—-

    秦洛晃了晃脑袋,又把林浣溪和厉倾城给搞混了。只有厉倾城那个妖精才会做这样放*荡的表情和手势。林浣溪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怎么总是想起她呢?”秦洛奇怪的想道。难道是因为上次在办公室两人的亲密接触?

    嘎吱!

    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林浣溪穿着拖鞋走了出来。

    她的身上穿着一条蓝色格子条纹的浴袍,这是她从家里带过来的。头发湿淋淋的披散在肩膀上,不着粉黛,却自有一股出水芙蓉的清艳感。

    她低垂着脑袋,像是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似的,却突然开口说话:“你晚上不洗澡吗?”

    “啊?”秦洛愣了半天。才说道:“洗。我这就去洗。”

    “睡衣我帮你找出来了。放在洗漱间的架子上。”林浣溪说道。

    “哦。”秦洛迷迷糊糊的走进洗澡间,关上门之后,才发现自己心里竟然长松了一口气。

    她这是什么态度?

    她怎么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呢?难道说,她已经知道自己要过来睡觉?

    秦洛看到墙上架子上的睡衣,这才突然醒悟过来。她已经帮自己准备好了睡衣。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已经进入了成为别人女友的这种身份角色。

    秦洛心头狂喜。

    把手机钱夹以及玉镯等贵重物品放在洗漱台,然后快速的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开始狠狠的洗涮自己的身体。

    特别是跨间的重要物体,他更是用婴儿沐浴露清洗了好几遍。

    “英雄,你很快就要有用武之地了。”秦洛笑呵呵的对它说道。

    擦干净身子,秦洛换上干净的睡衣走了出去。

    林浣溪正站在桌子边吹头发,看到秦洛出来,说道:“过来。”

    过去?

    来吧。在桌子上也行。就是难度大了点儿。自己没什么经验,可能会耗费的时间多一些。

    林浣溪把秦洛按在椅子上坐下来,然后把吹风筒对准他的脑袋,说道:“晚上洗完头,一定要把头发吹干。不然老了以后会得头痛病。”

    “———”

    林浣溪的动作很温柔,一边用吹风筒吹着湿淋淋的头发,一边用手在他头顶上轻轻的拨弄着。好把头发给拨散,让暧风更容易把它们给吹干。

    她的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比兰花浓郁,比玫瑰蛊惑人心。他知道这属于女人的体香。他在厉倾城的身体上也闻到了香味,但是两人的味道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虽然她腰间的睡衣带子扎得很严实,胸口也没有什么风光乍泄出来。可是,那胸口圆鼓鼓的一大片更是让秦洛有着无穷的幻想,诱发着他体内最原始的欲望。

    “你知道我要过来?”秦洛问道。

    “知道。”林浣溪低声回答道。

    “你不怕?”

    “怕什么?”

    “怕我啊。”

    “为什么怕你?”

    秦洛突然一把抱住林浣溪的腰,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寻找到她娇艳欲滴的小嘴后,就把自己的嘴巴凑了上去,用力的亲吻和吸吮着。

    林浣溪向后退了一步,想要挣扎。可是秦洛却猛得用力,把她的整个人都给抵在了桌子边沿,让她的身体再丝毫动弹不得。

    秦洛那只不安份的右手又旧病复发,先是在她的腰部摸索着。等到觉得这远远不够后,便伸手抚摸向林浣溪高耸的酥胸。

    林浣溪的手也挤了进来,想把秦洛的手给按在哪儿不许乱动。

    这下子正如了秦洛的意,秦洛的手就按在林浣溪的胸口,抓着林浣溪的胸部,任意的蹂躏和揉捻着。

    鲜鲜黃蕊是花妖,点点胭脂唇樱桃。

    半启欲抿最煽情,袅娜风流羞亦娇。

    虽然年近三十,可是,还仍为处子之身的林浣溪哪堪秦洛的这番挑逗和玩弄?

    一会儿的功夫,就娇*喘吁吁。情难自禁。

    她按住秦洛右手的手松开,把胸口大片美丽的风景交给了秦洛。她的脸颊发烫,身体发软。如果不是秦洛搂抱着,怕是她的身子早就瘫软在桌子上了。

    秦洛经过一阵‘盲摸’,总算是找到了睡衣的带子。然后用力一拉,那打的活结就解开了。

    秦洛的身体微微向后仰,然后,那睡衣的双襟就自动的往两边分开——-

    于是,林浣溪的上半身就赤裸着呈现在秦洛面前。

    林浣溪脸若朝霞,眼眸含水,人也羞涩的不行了。她双手抱胸,就要朝被窝里钻进去。

    秦洛也不阻拦,只是跟在她的身后钻进了被子里。

    他爬在林浣溪的身体上面,从额头开始,一路向下,亲吻她的全身——-

    对于男人来说,有些东西是无师自通的。

    当秦洛分开林浣溪的大腿,准备持枪而入的时候,林浣溪突然紧张的按住他,不让他轻举枉动。

    “怎么了?”秦洛粗重的喘息,出声问道。

    林浣溪一阵沉默,眼眸微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我下来。”秦洛以为林浣溪不愿意,就准备从她身上爬起来。

    这种事儿,总是得你情我愿才行。

    林浣溪拉住秦洛,说道:“要轻一些。”

    声如蚊蚁,细不可闻。

    “我会的。”秦洛说道。

    然后,用力一挺,便进入了另外一处秘境。

    林浣溪用力的抓着床单,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除了‘嘤’的一声,便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

    “我觉得这是个意外。”秦洛说道。

    林浣溪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没有说话。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秦洛继续解释着说道。

    林浣溪用力的抱紧他,仍然没有说话。

    “要不,我们重来一次吧?”秦洛的眼睛晶光闪烁。“第一次没有什么经验。第二次一定会比第一次做的好。”

    林浣溪抬眼看着秦洛,见到他一脸着急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是那么明媚,那么的清脆。这是一种彻底敞开心怀的微笑,能够融化世间所有的东西。

    在秦洛的记忆里,这样的笑容从来都不曾出现在她的脸上。

    秦洛更是羞愧难当,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进去。

    实践出真知,感情,这玩意儿还是个技术活。不是空有热情和力气就能够做好的。

    秦洛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来得那么突然,让他根本就没有享受到书中所形容的飘飘欲仙死去活来的美妙感觉。

    上帝,让我死了吧!

    (PS:第三更送到。这个,大家不丢点儿红票庆祝一下么?至少,也得给秦洛同学一点儿鼓励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