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171章、自古红颜多薄命!(第一更!)

171章、自古红颜多薄命!(第一更!)

    171章、自古红颜多薄命!

    值班经理走到仇烟媚面前,一脸歉意的说道:“真的很抱歉。厉总刚刚出去了,可能要晚些时候才回来。”

    她总不能说‘厉总说她不在’的话吧?领导可以这么随意说话,但是,她们这些做下属的却要想办法帮领导圆谎。

    “哦。是吗?”仇烟媚笑着问道:“难道你们倾城国际还有另外一个出口?没关系,我的时间很宽裕。就坐在这儿等她回来吧。”

    说着,还真的走到接待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对了。麻烦帮我倒杯水。”仇烟媚说道。然后又从身后的报刊架上取了几本杂志放在面前,一幅准备打持久战的架势。

    值班经理帮她倒了水后,只得再次跑过去向厉倾城汇报。

    “厉总,她不愿意离开。坐在接待大厅,说是要等你回来。”值班经理说道。

    “那就让她等着好了。”厉倾城头也不抬的说道。她正在忙着军工企业的投资策划书。大老板不管事儿,这些大框架的制定只能由她来完成了。

    “是。”值班经理不再打扰,带上门悄无声息的出去。

    等到办公室的门再次关严,正在敲击着键盘的厉倾城手突然间停顿下来。

    烦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开窗帘看着这个沉隐在雾气里面的城市,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一直在试图操控和影响着你的一言一行。

    那些高楼已经耸入天际,可是,它们又何曾能够逃脱这浓雾的笼罩?

    “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吗?”厉倾城沮丧的想道。

    他们,为什么就不放过自己呢?

    仇烟媚翻阅着这个月新出的几本杂志,一幅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她的仪态很优雅、表情很恬静。端坐在倾城国际的接待大厅,就像是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那么的随意自然。

    来来往往的客人都将视线投向她这边,她以丝毫不以为意。有人见到她品貌出众,过来寒暄搭讪。她也得体的应对着。不疏远,也不亲近。

    她很有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自己想要的结果到来。

    开车送秦洛回去的保镖早就返回,候在门外等待着。他知道主人的性格,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进来催促过。

    当大厅墙上的钟摆转到九点钟的方向,仇烟媚已经足足等了三个钟头四十五分钟,那个值班经理终于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说道:“你好,厉总请你去她的办公室。”

    “谢谢。”仇烟媚诚挚的道谢。却没有向值班经理说些诸如‘怎么?你们的厉总总算回来了?’或者‘她肯接见我了吗?’之类嘲讽的话语。

    她们这样的女人修养是极好的,而且,她们知道为难这些下人其实一点儿用都没有,只能给人一种仗势欺人的低劣感。

    而那些真正喜欢仗势欺人四处作威作福的,其实是一些官场爆发户的儿子或者没什么权势的瘪三。

    在值班经理的带领下,仇烟媚来到了厉倾城位于三楼的办公室。

    值班经理在门口停了下来,说道:“厉总说了,你可以直接进去。”

    “谢谢。”仇烟媚再次说道。

    等到经理转身离开,她才伸手拧动门把,轻轻的推开了办公室门。

    厉倾城仍然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没有站起来迎接的意思,脸色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来到燕京。我也知道你成了名媛会所的女主人。我不明白的是,我们有见面的必要吗?”

    仇烟媚走到厉倾城的面前,拉开她对面的一张椅子坐下来,眼睛认真而带有一丝溺爱的打量着她,说道:“在我看来,我有一万个理由来见你。但是,其实根本就用不了那么多。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厉倾城简洁干脆的说道。

    仇烟媚轻笑,说道:“我知道你近来事业很顺利。倾城国际又得到了军方的一大笔订单,你入股的中医公会也开始走向正轨——-可是,这些还并不能打动我。”

    “我还以为你是受人之托,来找我要这些产业的呢。”厉倾城轻笑着说道。一脸的妩媚。

    如果有个外人在场的话,会发现这两个同样有着惊世美艳的女人在眉眼之间其实有几分相似。

    “你想多了。”仇烟媚摇头。看着厉倾城那灿烂的微笑而轻轻叹息。

    什么时候,她学会了这样的微笑?

    那笑只是一种假像,表面开心,内心苦的肝肠寸断死去活来。

    “那么,给我你来的理由吧。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想我要下班了。”厉倾城说道。

    “他们希望你回去。”仇烟媚说道。

    “回去?回哪儿?”厉倾城一愣,然后脸上笑得更加开心了。

    这一次,是讥讽的笑。

    “仇家。”仇烟媚说道。

    “哦?为什么呢?当年有个傻女人跪地求情,他们也不愿意接受。现在,怎么又会对另外一个女人开恩了呢?”厉倾城眼神犀利的如一把绣花针,每一根都能扎进人的心脏里面。这种眼神,能够让人感觉的到疼痛。

    “当年的事儿,确实是他的错。可是你也知道——-大家大户都有自己的规矩。老爷子不同意,他怎么敢领人进门?”

    啪!

    厉倾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喝道:“这算是理由吗?这就是你来为他说情的理由?做为一个男人,如果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就管好自己的鸡*巴不要犯错。他缩头缩脑的算个什么东西?还是个男人吗?”

    “倾城,你知道,当时他已经结婚。还有一个七岁的女儿。如果那个时候让你妈进门,这会影响仇家的声誉。”仇烟媚不恼不怒,也丝毫的没有动气,像是没有听到厉倾城那彪悍的脏字似的,温和耐心的劝解道。

    她没有刻意的去避开什么。这些东西原本就是事实。她是聪明人,她知道厉倾城也是。所以,每一句话她都实话实说。即使这样会伤害到别人。

    她知道,她一旦虚伪的尽说此好听的,百般的为家族或者那个男人开脱,那么,今天的谈话就到此结束了。

    “是啊。所以你姓仇,我姓厉。你是仇家的大小姐,受人奉承和尊敬,执掌燕京最有实力的名媛会所。而我要依靠自己的努力去打拼,说尽好话,赔尽笑脸,偶尔还得让人占占小便宜——-既然这些已经一开始就注定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呢?”厉倾城平静的声音下面,压抑着等待爆发出来的悲怆。

    仇烟媚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说道:“你受的苦,我都知道。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我也想努力的帮你分担一些。在你的美容院刚刚开张时,你拒绝了联邦乐美的收购。他们老板想要暗中报复,我找人把联邦乐美给买了下来。你拒绝了杜局长深夜谈心的要求,他想要查封你的店铺,我让人送了他一百万,然后再让人举报了他贪污的事情,把他丢进了监狱———你只要愿意回到仇家,那样的事情就再也不会发生。你以前所受的苦,家里一定会给你补偿。”

    “给我补偿?我现在用得着他们补偿?我不缺钱,不缺男人,有自己的事业。他们能补偿我什么?那些死去的人,他们又用什么补偿?”

    仇烟媚脸色黯然,说道:“倾城,有些东西,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厉倾城冷笑,说道:“让它过去?什么事情都能这么容易过去,世界上哪还会有仇恨这种东西?”

    “倾城,你是个聪明人。为何在这件事情上那么固执?如果你愿意回去,以后你的世界就会完全不同。”仇烟媚说道。“老爷子老了,他的身体也大不如前。如果你能回去的话,他们一定会很高兴。”

    厉倾城大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过了好一会儿,才逐渐的平静下来,说道:“如果你说我回去他们一定会气死,我明天就可以出现在他们面前。”

    “————”

    “你不用再劝我了。我不会回去的。至少,现在不会。”厉倾城说道。“我的世界已经不同了,那是因为我自己在努力。我不需要依靠别人什么。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那秦洛呢?你没有在依靠他吗?”仇烟媚笑着问道。

    “他啊?是我的小男人。我依靠他是理所当然的。”厉倾城说道。

    “看来,我没办法说服你。”仇烟媚说道。

    “在你决定过来的时候,你就应该已经想到这一点儿。”

    “是的。我想到了。可我还是想试试。你不觉得吗?我们的性格有些相似。”

    “但是所走的路却没有一条是相同的。”

    仇烟媚站了起来,说道:“你再好好想想吧。如果同意的话,我们就一起回去。今年过年就能够一家团聚。”

    “团聚不了了。”等到她关门离开,厉倾城喃喃说道。

    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木制的相框。相框中间是一张黑白的照片。那是一个盘着头发,穿着裁剪合身的旗袍,打着油纸伞,倚靠在荷花池边的栏杆,笑靥如花一般甜美的女孩子。

    “他们让我回去。可是被我拒绝了。这是你想要的,却不是我想要的。”厉倾城对着照片说道。

    “他们可以让你回去,也同样可以把你赶出去。我们的命运,仍然掌握在他们手里。”

    “我会回去的。那个时候,我要做仇家的主人。”厉倾城眼神坚毅的说道。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就再也没人能够赶我们出去了。再也没有。”

    厉倾城声音凝噎,两行清泪顺着泪颊滴落。泪水滑落在手里的镜框上,像是照片中那个妩媚动人的女人也在无声的哭泣。

    自古红颜多薄命!

    (PS:刷分很累,辛苦兄弟们了。哦,还有美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