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169章、‘厌男症’的病因!(第二更!)

169章、‘厌男症’的病因!(第二更!)

    秦洛和离来到龙王住的小院辞行时,那个开枪恐吓自己的家伙也侍立在龙王身边,面容肃穆,但是看起来对龙王很是恭敬。

    龙王看到秦洛回来,笑着说道:“火药,他就是我和你提起的秦洛。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了。有什么事要多多照应。”

    “我们见过。”火药看着秦洛说道。

    “哦?见过?”龙王不知道刚才在外面发生的事情。

    “我刚才对他拔枪”火药坦白的说道。

    他大步走到秦洛面前,双脚立定。然后‘唰’地敬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我代表龙息小队全体成员对你表示感谢。”

    刚才龙王已经向他讲过自己的身体现状,并且说了在秦洛的治疗下,病情已经停止恶化,有康复的可能性。这样的消息对数万龙子龙孙来说,实在是再惊喜不过了。

    如果龙王能够再次站起来,这对他们来说代表着什么?外面的人,是不会明白龙王对他们所代表的意义的。

    他是师父。是长辈。是战神。也是他们的精神信仰。

    他向秦洛敬礼,也正是表达自己对秦洛的感激之情最好的方式。

    军人的军礼,是世界上最沉重的感恩之一。

    秦洛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对着他敬礼。而且,敬礼的这个人还是看起来不可一世的龙息队员。

    秦洛笑着摆手,说道:“我说过了。龙王是我师父。我本就应该竭尽全力。我不是你的长官,不用行此大视。”

    “如果龙王痊愈,你就是我们龙息的恩人。”火药声音冷硬的说道:“我也同样欠你一条命。”

    “哈哈,客气客气。我要你们的命也没用。”秦洛谦虚的说道。

    这家伙虽然刚才对自己动粗,而且说话的表情也那么僵硬死板。可是,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让人听着还真是很舒服。

    秦洛知道,他们说‘欠你一条命’,就真的是‘欠你一条命’,绝不打折和敷衍。

    和龙王告别后,仍然由离来送他回去。

    一路走来,秦洛都是软软的靠在坐椅上发呆,没有说话的兴致。

    离也不打扰。只是专心的开车。把车子开得飞快。

    “他是龙息里面最强的吗?”秦洛突然出声问道。

    “不是。”离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军师才是最强的。火药只能排第三。”

    “军师是谁?”

    “她在外面执行任务。你以后会有机会看到的。”离说道。

    “一群变态。”秦洛痛苦的呻吟一声。对他来说,离已经那么强大,那个火药的枪法更是恐怖之极。可是,他们还不是最强的。

    “是啊。他们是一群变态。”离竟然点头说道。

    “你也是。”秦洛说道。

    “我要是的话,早就一刀杀掉你了。”离说道。

    “你说过不报复的。”秦洛警惕的看着这个女人,说道。“你还答应过我不能开快车。”

    “我说过了吗?”

    “你还发了誓。”

    “我用什么发誓的?”

    “你的父母。”

    “是啊。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离冷笑着说道。“还有。我有说过,如果违反,我就会怎么样吗?”

    “——-你是个军人,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你是个男人,怎么还欺负女人?”离说话的时候,再次猛踩油门。

    于是,秦洛就不能说话了。双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把身体倦缩在座椅角落里。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时,秦洛终于忍受不住,跳下车,对着垃圾桶狂吐。

    离伸出脑袋,对秦洛喊道:“记住,以后不要轻易相信女人的话。”

    车子再次发动,然后轰隆隆的离开。

    秦洛摇摇晃晃的走回去,林清源正坐在院子里看书。

    看到秦洛回来,笑呵呵的说道:“秦洛,我刚才和你爷爷通过电话。”

    “是吗?说了些什么?”秦洛强打起精神应付。不想让林老爷子看出自己的异常。

    “好长时间没有和他联系,也就是和他聊了聊你的近况。我说你在这儿挺好的,让他们不要担心。”林清源说道。

    “没说别的?”秦洛问道。

    “说了。他问你过年回不回家。”林清源说道。

    秦洛算了算日子,还真是到了年尾了。不知不觉的,小半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看来,还真是要回去看看了。”秦洛笑着说道。“都离家大半年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说。”林清源笑着说道。

    “如果我走了。那你和浣溪单独过年的话,不是太孤独了?”

    “算你小子有良心,总算是想起浣溪了。”林清源打趣着说道。“放心。你爷爷也邀请我和浣溪去南方过年。到时候,咱们一起出发。”

    “———”

    “怎么?不愿意?”林清源今天的心情是异常的开心,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停过。“不愿意让浣溪去见你们家的家长?”

    “没有。愿意。”秦洛赶紧答应。

    “那就是嫌我这个老头子碍眼?”

    “林爷爷见外了。我在燕京都是你在照顾,你就算留在秦家养老也是应该的。”秦洛说道。

    “那就好。今年咱们就在你们家过年。我还很多年没在南方过年了。看看那边的年味有没有北方的浓。”林清源拍拍秦洛的肩膀,对他的话很是受用。

    “那浣溪的父母呢?他们过年不回来吗?”秦洛问道。

    “浣溪的父母?浣溪从来都没有和你说过?”林清源拧着眉头,说道。

    “没有。”秦洛摇头。看林清源的表情,好像出了什么事儿啊。

    “唉,都是我那儿子不争气啊。”林清源叹息着说道。“要不是因为他,浣溪后来也不会病成那样。”

    “怎么了?”秦洛的八卦之心在熊熊燃烧。

    “唉,原本家丑不可外扬。不过你也不是外人,现在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在浣溪上中学的时候,浣溪他爸在外面找了个女人。浣溪她妈发现了,两人整天吵整天闹。后来小琼一气之下,就独自跑出国了。”

    “一个好好的家庭被他闹成这样,我也不愿意待见这个儿子。把他臭骂了一顿,说如果不把小琼找回来,以后就不要跨进我的大门。”

    “浣溪的性格之前是挺好的,爸妈整天吵吵闹闹的,她也仍然保持着开朗活泼的性格。对我也孝顺——-可惜啊,我不应该送她出去留学。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变成这样。”林清源想起以前的事情,眼眶就有些泛红,一脸自责的说道。

    “林爷爷,这和你送她出国没有关系。”秦洛劝导着说道。

    或许,确实如林清源所说的那样,林浣溪之前的性格是很外向活泼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心中也是这样。

    每个人都有双重性格,或者多重性格。有得人表面大大咧咧,但是内地里却敏感细腻。有的人外面愁闷,内心却热情澎湃。

    中学时的林浣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正是心智开始发育成熟的关键时刻。父母的感情生活出现裂痕直至一方离家出走,不可能对她一点儿影响也没有。

    通过和林浣溪的接触,秦洛对她算是有了一些了解。她是一个喜欢把自己的真实感情憋在心里的人,所有的事情都喜欢自己承担。

    譬如,直到现在,秦洛都没搞清楚她为什么好端端的从学校辞职。

    也正是因为她这种‘内积’式的性格,当她体内的郁闷、惆怅、失落、寂寞、仇恨、情感等等各种负面情绪达到一定程度,让她的身体无法承受时,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

    秦洛终于明白林浣溪会得‘厌男症’的原因了。其实,她最先讨厌的男人是她的父亲。她的亲身父亲。

    可是,华夏人的传统观念又让她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是忤逆的。女儿怎么能厌恶自己的父亲呢?于是,她只能躲闪,只能逃避这种厌恶。

    可是,当她的第一次恋爱遭遇重大挫折时。于是,她之前压抑在心底的负面情绪一下子就汹涌而出。而她对父亲的厌恶却都转移到了管绪的身上。

    厌恶父亲,厌恶管绪,近一步发展为厌恶所有的男人。

    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的磨难。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另结新寻,她原本的家庭是如此的幸福和睦。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的丢弃远离,她也不会在她人生最重要的一道坎时没有人扶持和疏导。

    而原本视为依靠和幸福的男人,却背着她露出了挣拧恐怖的面目。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值得她相信的?

    “秦洛啊,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待浣溪。她太苦了。”林清源抓着秦洛的手,一脸认真的嘱咐道。

    “我明白。我会的。”秦洛也同样认真的说道。

    这一老一少正手握着手真情流露的时候,林浣溪的香槟色宝马就驶了回来。

    林浣溪把车子停在门口,看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我在和秦洛商量去南方过年的事情。浣溪,你怎么说啊?”林清源笑眯眯的问道。他知道自己的孙女现在病情几乎痊愈,也敢和她开一些小玩笑了。

    林浣溪看了秦洛一眼,说道:“随便。”

    “那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秦洛看到她想逃跑,一把拉着她的小手问道。

    “过年不是还早吗?”林浣溪的脸红了,想逃避这个问题。

    “可是要先订机票啊。晚了,就订不到票了。”秦洛说道。

    林浣溪打开钱夹,把她的身份证丢到秦洛手上,然后落慌而逃。

    (PS:悲剧了。红票竟然不涨了。以前一天涨两千多张红票的气势没有了。这样不好,咱们一起风骚起来吧。大家可以期待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