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168章、头发乱了!(第一更!)

168章、头发乱了!(第一更!)

    是啊,确实是‘太’字型。

    因为秦洛在和离的身体厮磨拉扯在一起的时候,难免会产生一些正常男人都会有的臆想。

    而且,皮衣皮裤身材火辣性格蛮横的离像是从动漫中走出来的原型人物一般,很是能够勾起男人骨子里的征服欲望。

    当然,秦洛自身也有一定的原因。自从和厉倾城的那场激情戏中途停止后,秦洛的脑海里就从来没有停止对那方面的幻想和追求。有好几次他搂着林浣溪亲吻时,都差点儿擦枪走火。

    “难道说,我情窦初开?”秦洛在心里想道。

    他不知道的是,他是情*欲初开。这个小处男的身体开始觉醒了。

    秦洛的慷慨大方,一幅视死如归的模样还真是把离给为难住了。

    摸吧?是自己占他便宜,还是他占自己便宜?

    不摸吧?好像又有点儿吃亏。

    在离恍神的时候,秦洛突然一把抱住她的大腿根部,然后就势一滚,就把离给压在他的身体下面,而他的整个身体都扑在了离的身上,避免她挣扎反抗。

    按照两人的实力对比,秦洛原本是没有这么容易成功的。

    离是龙息的高手,即便是在走神中也能够做出自然的反抗动作。

    可是,秦洛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已经一把按在了她大腿根部的酥麻穴上面,那样的话,她的身体会有短暂的麻木失灵。

    于是,秦洛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把两人的位置调换过来。

    在离的身体恢复正常,想要出手反击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抵在她的脸上。

    那是离的匕首。秦洛在把她按倒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空手夺刃。他实在是怕及了这个女人拿刀子时的样子。

    “这一招练的不错吧?是你教我的。”秦洛笑着说道。

    “不错。放开我。”离凶狠的说道。

    “如果你敢动,我就把你的脸割花。”秦洛笑着说道。“我的药粉可是用完了。再没办法给你治疗了。”

    “放开我。”离不再暴躁的挣扎,平静的躺在地上。他们所受到的训练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定要静下心来去寻找对策。

    “咱们约法三章。”秦洛说道。“第一、以后不许再打我的脸。”

    “我答应你。放开我。”离说道。混蛋,等我起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会不会数数啊?”秦洛说道。“我说的是约法三章。这才第一章呢。第二,你不许再拿着刀子在我面前甩啊甩的。你要是不小心甩到我身上来了怎么办?谁没有个失手的时候?”

    “好。我答应你。”离说道。

    “第三,以后要乖乖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许对我黑着张脸,要笑。我最喜欢看别人对我傻笑了。”

    “好。我答应。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离说道。

    秦洛没敢松手。他趴在离柔软的身体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离的眼睛,好一阵子,才说道:“你怎么答应得那么快?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离快哭了。都被你压在身体下面用刀指着了,我能不答应吗?

    “你是不是想着等我赶紧把你松开,然后你好报复我?”秦洛问道。

    “没有。”离否认。这小子还不算太傻嘛。

    “不行。我们还得再约法几章。”秦洛说道。“第四,等我把你松开,你不许报复我。”

    “好。我答应。”离屈辱的接受了这一条件。

    “你发誓。”

    “我以我父母的名誉发誓。绝对不报复秦洛。”离说道。

    “很好。”秦洛满意的点了点头。“第五,你以后不许再强迫我干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第六,你以后去接我的时候不许开快车。最多不能超过七十码。第七,你要想办法给我一块那种带有龙字的牌子。第八、在我有危险的时候可以打你电话,你要在十分钟之内赶来。”

    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痛宰这女人的机会,秦洛不想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想把她扑倒在床上一次——不是,扑倒在地上一次,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你当我是孙悟空呢?一个跟头就是十万八千里?”离翻了翻白眼,鄙夷的说道。

    这男人唠叨个没完,她躺在哪儿都快要睡着了。

    “行。最多二十分钟。”秦洛说道。“第九——”

    “第九。如果你再不把离放开。我就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突兀的,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而毫外意外的是,秦洛的后脑勺上顶着一支冷冰冰的物体。

    “有话好好说。”秦洛把手里的刀子丢了。笑着说道:“我只是和离开个玩笑。我是她哥呢。”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无声无息的就跑到别人身后了呢?

    “我数三个数,如果你还没有爬起来。我仍然会打爆你的脑袋。三——-”

    嗖!

    秦洛跟点着的火箭似的,一下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

    起来之后才想起来,他有三个数的反应时间呢。自己这么急着跳起来,是不是太没有风度了?

    这王八糕子,怎么从‘三’开始数啊?

    没文化!

    离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并且在跃起的时候还顺势捡起了秦洛丢的匕首。姿势跟电视里面演的一样,实在是潇洒利落极了。

    “火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离笑着问道。

    “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火药说道。声音冷冰冰的,但是却能够听到他对离的关怀。

    “她没有遇到危险,我们只是——-”秦洛想转身解释一番。他还没看到那家伙长什么样子呢。

    “如果你敢转身的话,我就打爆你的脑袋。”那个男人说道。

    秦洛郁闷的吐血。怎么每句话都是要‘打爆你的脑袋’?

    秦洛真想勇敢的跳起来,骂道‘大爷就要这么干,有本事你就开枪’吧。

    ——-他不敢。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

    “我哪里有遇到危险了?”离说道。

    “任何时候,都不要让别人拿匕首和枪对着你的脑袋。你忘记了吗?”男人声音严厉的说道。

    “我们是开玩笑。”

    “开玩笑也不例外。”

    “好吧。是我错了。”离说道。“火药,你先把枪收起来吧。他是龙王的徒弟。”

    “那又怎么样?”

    “——-他在帮龙王治病。”离看了秦洛一眼,说道。

    身后的人一阵沉默,然后,秦洛就感觉到那支冷硬的家伙离开了自己的脑袋。

    “你们久别重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秦洛说道。转身就想闪人。

    离冷笑。说道:“你想去哪儿?”

    “我先回去。”秦洛笑呵呵的说道。“天晚了。我自己出门打车就行。就不用劳烦你送我了。”

    秦洛这才看到那个用枪指着自己脑袋的家伙,一个身体消瘦,眼窝深陷眼神却灼灼有神的男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纪,光头,面相普通。

    这让秦洛稍微放下心来。这年头,帅哥多如狗,美女满街走,还真是给人莫大的压力。

    他的手里没有枪,不知道已经把枪收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也正在打量秦洛,然后皱着眉头问离:“龙王为什么要收他做徒弟?”

    “他马屁拍得好。”离说道。

    “———-”秦洛快要吐血了。我是那种喜欢拍别人马屁的人吗?

    那男人就盯着秦洛,说道:“你在为龙王治病?”

    “不错。”秦洛挺起胸膛答道。在这个领域,你们可不如我了吧?

    再说,龙王的病还要依靠我来治。想你们你不能对我怎么样。

    “如果你能治好龙王,我就欠你一条命。”男人说道。

    “客气。他是我师父,我理应竭尽全力。”秦洛说道。

    想了想,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如果治不好呢?”

    只见那男人闪电般的出手,然后一支黑漆漆的手枪就到了他的手里。没有任何停顿,对着秦洛的脑袋就按动了扳机。

    啪!

    子弹呼啸而来,快得让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要死了吗?

    这次真是要死了。

    秦洛晕乎乎的站在哪儿,想道。

    这些人太不讲道理了。就是问问而已,又没说真的治不好。怎么就开枪杀人呢?

    “真他妈怨!”秦洛骂道。

    爷爷,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你振兴中医的愿望。

    爸,妈,对不起,儿子不孝。

    浣溪,今生遗憾,我们相约来世吧。那时,我定不负你。

    倾城——-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每月把钱打到我帐户上去。

    ————

    “奇怪?我怎么还不倒啊?”秦洛想道。他已经和所有认识的人都道别,甚至连家里养的那只小狗都有两句台词。可是,自己怎么还能站着?还能感觉到阳光和风?

    “喂。你傻了?”离站在旁边疑惑的问。秦洛跟个痴呆症患者似的,一会儿满脸哭相一会儿又一脸幸福的陶醉样,都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没死?”

    “你想死?”

    秦洛想用摸摸脑袋。完好无事。

    秦洛大乐,看到那个开枪男已经走远了,笑呵呵地说道:“这么烂的枪法,也好意思出来丢人。我还以为我死了呢,原来是他打偏了。”

    离捻起他衣服上的一缕头发,说道:“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头发。”秦洛答道。

    然后一脸震惊,说道:“是他打掉的?”

    “是啊。他叫火药,龙息的枪神。不然的话,你以为你能躲得过他的子弹?”离骄傲的说道。

    却看到秦洛一边用手机屏幕对着脑袋照啊照的,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混蛋。他凭什么打掉别人的头发?发型都乱了。”

    (PS:今天小爆发一下。兄弟们丢几张红票吧。要爆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