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165章、你凭什么拯救中医?

165章、你凭什么拯救中医?

    165章、你凭什么能够拯救中医?

    天空放睛,阳光明媚。

    下了一个星期的大雪总算是停了,秦洛拿着铁锹在院子里铲雪。如果不把这些积雪清理到外面的排水沟里,等到它们自然融化,小院子里可能就水流成河。

    林浣溪躺在廊檐下看书,是张爱玲的《小团圆》。这个被称为‘小资教父’的女人,她的受众实在是太广范了。知识女性几乎被她一网打尽。

    林浣溪的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衣,脚上是带着绒毛的棉布拖鞋。身体慵懒舒适的斜靠在藤椅上,温暖的光线照射在她专注美好的脸上,仿如泼了金粉的油画。

    林浣溪是一个极其安静的女人,因为患了几年的‘厌男症’,几乎把身边的朋友给丢光了。这个浮澡的年代,还有多少份友谊能够耗的过时间的摧残?

    所以,在辞职的这几天里,她就一直宅在家里。看书、做操、帮忙收拾房间和做些家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型女人。

    当然,假如你不会嫌弃她太沉默的话。

    林浣溪辞职的原因一直没说,秦洛也没有追问。不过,秦洛尊重她所做的决定。既然这份工作她做的不开心,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以秦洛现在的身家,也完全没有必要去做一名每月拿几千块钱薪水的教师。可是,他喜欢自己的职业。而且,他放不下那么多可爱的学生——-还有王九九。

    提起王九九,秦洛就有些头痛。他已经没办法分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

    师生关系?有几个老师能够把女学生看光光的?

    恋人关系?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儿。

    “只能顺其自然吧。”秦洛无奈的想道。

    林浣溪合上书籍,抬头看着在院子中忙活的秦洛,脸上有幸福甜美的微笑。但是,像是害怕被人发现似的。这微笑很快就在脸上消散了。

    “累了的话,就停下来歇歇吧。”林浣溪对着秦洛喊道。

    “就完事了。”秦洛说道。加快动作把最后几大块残雪给铲进排水沟里,然后提着铁铲走到了廊檐。

    秦洛一屁股坐在藤椅的椅帮上,抓起林浣溪帮他准备好的茶水灌了一口,说道:“给你介绍一份工作怎么样?”

    “嗯?”林浣溪疑惑的问。那双温柔秀美的眸子看着秦洛,让秦洛有种酥麻的感觉。

    都二三十岁的剩女了,竟然还能流露出这种天真无邪的表情。真是太极品了。

    “是这样的——”秦洛迟疑着,考虑怎么样用词才不会让她怀疑自己和厉倾城的关系。

    “是倾城国际?还是中医公会?”林浣溪出声问道。

    “你都知道了?”秦洛大惊。

    林浣溪点了点头,说道:“媒体一直在报道,爷爷也很关注这些事情。”

    其实,不仅仅是林清源关注。林浣溪也对这些事情非常上心。毕竟,这是由秦洛牵头搞起来的中医组织,而且他还是第一任的公会会长。如果这次公会计划失败了,一定会让他很受打击。

    还好的是,开端是非常完美的。就等着这个组织开始造血并且产生利润。

    等到组织有利润之后,公会就能够正常运转,而不用倾城国际一个劲儿的朝里面砸钱了。

    “那你怎么猜到我和倾城国际有关系?”秦洛问道。

    林浣溪抬头看着秦洛,说道:“虽然我和厉倾城没有接触,但是我对她的能力还是有一些了解。如果她之前有这样的药方,倾城国际早就被她做大做强了。”

    “你和爷爷也在饭桌上谈过金蛹养肌粉的药方问题。证明这药方是你提供出来的。至少你们是怎么样的合作方式,我就不清楚了。还有,从你参与金蛹养肌粉的广告拍摄中也能够得到一些信息。”

    “你猜得不错。倾城国际确实有我的股份。”秦洛笑着说道。还真是不能小看任何女人。林浣溪平时对任何事情都不关注的冷漠模样,但是一些事情还真是瞒不过她的法眼。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去做什么工作?”林浣溪问道。

    秦洛笑着说道:“这要看你的选择了。无论是中医公会,还是倾城国际,都行。”

    “那我去中医公会吧。”林浣溪说道。

    “为什么?”秦洛好奇的问道。

    其实,他更希望林浣溪帮他把倾城国际这一摊子的事情给负责起来。中医公会是一个新组织,工作实在是太多太繁琐,而且还要和方方面面打交道,丢给厉倾城这交际手腕颇为强悍的女人最是合适。

    “我不喜欢倾城国际这个名字。”林浣溪说道。

    “———-”

    秦洛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儿。

    他把林浣溪和厉倾城拉在一起工作,这‘冰火二重天’当真能够水火相融吗?

    但愿,以后不会出现两女人拿着刀子对砍的事情。

    秦洛正想赖在林浣溪怀里玩亲亲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林浣溪帮他把手机拿过来,然后从椅子上跳起来,把整张藤椅都让给他来坐了。

    来电显示是王养心的号码,因为最近事务繁忙,秦洛还真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和他联络了。

    “养心,有什么事吗?”秦洛接通电话问道。

    “师兄,你在哪儿?有空吗?”王养心笑着问道。

    “在家里。今天恰好没什么事儿。”秦洛说道。他不是没有事儿,而是把所有的事儿都丢给厉倾城了。

    当然,看着厉倾城像是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似的不断发布各种各样的号令,他也实在帮不上什么忙。索性就不留在那边打扰她工作。

    潜意识里,秦洛也不敢和她接触的太多。

    食髓知味。自从上次秦洛解开了厉倾城的衬衣后,现在总是情不自禁的偷瞄她的胸口。蠢蠢欲动的事情时常发生。

    “那你来神针王一趟吧。有人要见你。找到我们这儿了。”王养心苦笑着说道。

    “什么人?”秦洛问道。

    “来头不小。你来了就知道了。爷爷正在陪他们呢。”王养心说道。

    挂断电话,秦洛说道:“我要出去一趟。”

    林浣溪像是预料到这种结果似的,已经取来了秦洛的长袍帮他穿上。

    秦洛很是享受的感受着一个绝色御姐的服侍,然后又很是享受的强搂着她亲吻了几口才出门而去。

    当他站在小区门口等了十几分钟,才招手拦截到一辆出租车后,秦洛不得不再次想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要考个驾照了?”

    可惜的是,他是个路痴。在燕京这座庞大的城市里,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不知道这样的水平能不能顺利拿到驾照。

    秦洛赶到神针王的时候,王养心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了。之前还是仇敌的两人现在成了同门师兄弟,命运还真是喜欢和人开玩笑。

    “师兄,你来了。”王养心笑着说道。

    “嗯。谁要见我?”秦洛问道。虽然王养心称呼他为‘师兄’让他觉得颇为怪异,但是却并没有去纠正。

    自古以来医武不分家,学医的人和学武的人一样,都非常的喜欢排辈份守规矩。这不是保守,而是表示对那些前辈的尊敬。

    按照规矩,王养心确实应该叫秦洛师兄。

    “好像也是学医的。爷爷一直在陪着他们,我也没机会打听。好像辈份非常高。爷爷对他们挺客气的。”王养心说道。

    “我去看看。”秦洛好奇心大起。王修身是中医泰斗,在中医界的辈份已是高得吓人。还有什么人比他更厉害的?

    “在贵宾室。我带你过去。”王养心说道。

    在王养心的引领下,秦洛来到了神针王专门用来招待贵宾的房间。

    王养心站在门口敲了敲门,说道:“爷爷,秦洛来了。”

    里面没有人应声,一会儿后,王修身亲自过来打开房间门,说道:“秦洛进来吧。”

    王养心郁闷的让开身子,他还以为可以跟着秦洛进去探探消息呢。

    秦洛进去后,就被坐在沙发上的两位客人所吸引。

    和他一样,这两个人同样都穿着长袍。只不过他们穿的都是同样款式的黑色长袍,胸口还绣有一个类似于骷髅头的图腾。而在骷髅头的下方,又用两把刀交叉着做成一个支撑的架子。这让秦洛不明白他们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这两人一个年龄稍大,有四十多岁的年纪。黑面长须。长须修剪的很精致,像是个很会保养的男人。另外一个就很年轻,看起来和秦洛差不多。模样长得也不错,但是他眼里的骄傲却比秦洛要盛上不少。

    “你就是秦洛?”首先开口说话的,竟然是那个年轻的家伙。

    “是我。”秦洛说道。“你们是?”

    秦洛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已经转过脸看向王修身。他看得出来那两个人的骄傲,自己问出来的问题,十有八九他们是不会回答的。

    王修身还没来得及回答秦洛的问题,那个年轻男人已经说道:“听说你要拯救中医?”

    “正是如此。”秦洛说道。他越发得对这小子反感了。

    “凭什么?”那个年轻家伙问道。“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拯救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