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52章、过来叫姐夫!

第152章、过来叫姐夫!

    第152章、过来叫姐夫!

    这人说话大大咧咧,行为鲁莽,看似一个有头无脑的人物。

    可是,如果你仔细琢磨的话就会发现,他的每一句话都是若有所指。而且句句戳中别人要害,让你反驳不得。

    更恐怖的是,他说话做事随意自然,竟然丝毫不会让人反感。好像他只有这么做,才会符合他的本性一般。

    要是其它人像他这般冷嘲热讽出言无忌,怕是会招来一堆人的厌恶。

    秦洛曾经听王九九讲过,在这座燕京城里,只有少数人会让秦纵横顾忌。

    而且,刚才秦纵横又叫他‘白兄’。那么,这个男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白破局。和秦纵横相争数年而立于不败之地的传奇人物。

    秦白两家不是有仇吗?他怎么也来了?

    “白破局,你什么意思?”秦纵横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脸色难堪的说道。

    这个时候秦纵横不方便说话,他们却忍不下这口恶气。

    还有什么事儿比‘被人挖墙角’更让人觉得耻辱感?

    白破局抬头扫了那年轻人一眼,不屑的撇撇嘴,说道:“秦越,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我们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泥巴呢。”

    “你放屁。”

    “怎么?我说的不对?”白破局冷笑着说道。

    秦越还要说话,却被秦纵横伸手拦住。笑着说道:“来者是客。怎么能让客人一直在外面站着?快请进去喝茶吧。”

    “学着点儿吧。傻小子。”白破局丢给秦越一句话,便跟着秦纵横朝里面走去。

    “狂妄。”秦越恨恨的说道。“大哥怎么就不反驳他呢?”

    身后一个穿着公主装,长相甜美身材小巧玲珑的女孩子笑着劝道:“二哥,不要生气。大哥做的对。今天是爷爷大喜的日子。你要是在门口和白破局吵闹起来,不是让客人看咱们秦家的笑话吗?”

    “他白破局是疯子,燕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做些疯颠的事儿是理所当然。你要是跟着他一起疯,不是正好遂了他的愿吗?”

    “唉,难怪爷爷说咱们秦家有两宝。男有秦纵横,女有秦轻巧。咱们秦家除了大哥,就是你了。”秦越感叹地说道。

    秦轻巧是秦越的妹妹,秦纵横的堂妹。秦家三代中比较耀眼出采的一个女性。

    “那是爷爷为了押韵顺口,才把我给摆在哪儿的。我哪能和大哥比啊?”秦轻巧嫣然笑道。

    在秦纵横的带领下,秦洛和闻人牧月以及气场颇足的白破局一起向宴会大厅走去。

    一路走来,秦洛有种奥斯卡走红毯的感觉。

    秦纵横和白破局是燕京城最负盛名的一时瑜亮,而闻人牧月又是极少出现在公众场合的绝世美女。无论任何一个单独走出去,都是人群中的焦点。现在他们三个人走在一起,自然容易吸引别人的眼球。

    走在三人身边,紧挨着闻人牧月的秦洛无疑被他们的明星效应给推向镜头下面。每个人在用眼神和微笑给其它三人打招呼的时候,也自然会注意到秦洛这张陌生面孔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他是第一次出现在人前,而且是和白家、秦家、闻人家第三代最杰出的人物走在一起,所以,他反而成了最引人瞩目的一方。

    大家都是有素质的成功人士,在这种场合都非常的注意分寸。即便心中有什么疑问,也不会当众问出来以显示自己的无知或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从他们探究的眼神注视中,秦洛还是能够猜测到他们心中在想些什么。

    连秦洛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白破局会对他这么有兴趣。

    他靠近秦洛,笑呵呵的说道:“紧张吧?别把他们当回事儿。反正你也不认识他们,也不用怕在他们面前失礼。今天晚上一过,谁还能记得你?或者说,你还能记得谁?”

    这句话说的不算悦耳,可是秦洛听了之后,那一点点紧张的情绪还真是消失不见了。

    “是啊。我又不认识他吗?理会他们的感受做什么?既然他们愿意看,就让他们看吧。只不过当他们辛苦的打探到自己的身份只是一名中医院的教师时,一定会非常失望吧。”秦洛暗地在心里想道。

    “谢谢。”秦洛对着白破局笑笑,说道。

    “客气。”白破局笑着说道。“我不喜欢那姓秦的。只要是能够让他不爽的事情,我都非常的支持。他喜欢牧月好多年,没戏。你小子出手惊人啊。我都怀疑医科大那场谋杀是你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我没那么大的能量。”秦洛笑着说道。

    “哈哈。开个玩笑。不要当真。我这人嘴臭。但是还算实诚。看不顺眼的人我就骂,骂了不过瘾我就踩。譬如,我敢骂秦纵横傻逼,他就不好意思骂我是傻逼。为什么?因为他要保持形象啊。”白破局笑呵呵的说道。

    秦洛真是一头汗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白破局竟然是这么一个极品人物。

    御人之道,千奇百怪。难道他就是靠自已另类的人格魅力来征服那群小弟的?

    秦纵横的养气功夫惊人。白破局说话的声音不小,也没有特意要避开秦纵横的意思。秦洛听到了,走在旁边的秦纵横自然也听到了。

    可是,他脸上的微笑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像是一张假皮蒙在上面似的。温和而亲近,让人生不出半点儿反感。

    这一正一邪,都不是可以小觑的人物。

    秦洛想起来,王九九说如果自己出身燕京名门,可以取个外号叫‘香帅’。可是自己这香帅如果碰上这‘智公子’和‘狂人’,又能有多少胜算呢?

    秦老爷子已经入住酒店,住在里院的一间豪华套房里。

    一身合体的西装,没有系领带。皮鞋锃亮,脸上带着热情爽朗的笑容。头发乌黑发亮,不知道是染的还是天然养护而成。眼睛明亮有神,脸色红润健康。一幅精力充沛的模样。

    听是看到这个老头子的面相,秦洛就知道,秦家的成功绝非偶然。

    秦纵横先和屋子里其它的几个老人打过招呼,然后对着秦老爷子说道:“爷爷,牧月和破局给你拜寿来了。”

    白破局快走一步,扑通一声跪在了秦老爷子面前,大声说道:“祝秦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秦老爷子赶紧从沙发上跳起来,把白破局从地上拉起来,笑着说道:“你这孩子,有这份心就成了。哪里用得着行这么大的礼?”

    “跪天跪地跪父母长辈。理所当然。小的时候给人拜年,也都是这么跪过来的。”白破局笑着说道。

    “好小子。”秦老爷子像是非常欣赏白破局似的,拉着他的手说道:“听说前些日子你跑到云滇老林猎了头熊瞎子?”

    “秦老也听说了?那熊可是有些岁数了。它突然从林子里跳出来,一人多高,还真是吓了我一跳。”白破局满脸得意的讲解道。

    “听说你是用弓把它射死的?为什么不带枪啊?太危险了。”秦老爷子提醒着说道。

    “嘿。用枪没劲儿。对那只熊来说,这游戏不公平。大老远的,一枪就干掉了。还有什么好玩的?干脆到路边打气球得了。它有牙和爪子。我用弓箭。虽然还是不公平,可我毕竟给了它机会。”白破局笑着说道。

    “好一个不公平啊。你小子就是做些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这一点儿,我很喜欢。”秦老爷子拍着白破局的手背说道。

    这一老一少亲亲热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白破局是秦老爷子的亲孙子呢。

    闻人牧月也走上前去,说道:“牧月祝秦爷爷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说话的时候,也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一块品质极佳的玉佛。

    “好一个身体健康。年纪大了,也就图个身体健康,儿孙幸福。牧月啊,好久没来看你秦爷爷喽。”秦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闻人牧月。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秦洛感觉的到,秦老爷子在和闻人牧月说话的时候,其实是在用眼角的余光在打量自己。

    据说他很是喜欢闻人牧月,也力挺秦纵横能够把闻人牧月娶回来做媳妇。现在自己这个陌生人站在闻人牧月身边,自然会引起他的怀疑。

    “对不起。秦爷爷。”闻人牧月说道。她没有扯些工作繁忙的借口。实际上,她也并不忙。

    没来,只是不想来而已。

    秦老知道闻人牧月的心思,也非常欣赏这个女孩子独立独行的行事风格。笑着说道:“对不起什么啊?你和纵横一样,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们老了,以后的世界是你们的了。看着你们在商场纵横,我也老怀欣慰啊。”

    他的视线转移到了秦洛脸上,笑着问道:“这位年轻人是?”

    “他是秦洛。我的朋友。”闻人牧月答道。

    “晚辈秦洛。祝秦老生日快乐,越活越年轻。”秦洛笑着祝福,却没有送出什么礼物。

    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东西好送的。太贵了吧,舍不得,太便宜了吧。拿不出手。

    总不能包一千块钱的红包送过去吧?

    秦老爷子看了眼秦洛,又看看闻人牧月,笑着说道:“谢谢秦洛的祝福。很高兴能够认识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

    他对秦纵横说道:“你带客人去后院玩吧。年轻人都在那边。和我们这些老人家在一起,怕把你们给憋坏了。”

    “是。爷爷。”秦纵横答应着,带着一行人朝外外走去。

    秦洛感觉的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灼灼的注视着自己。

    后院是一处大院落,摆着不少张桌子。桌子上铺着红布,放着酒品和瓜果糕点。一些年轻人正三五成群的坐在哪儿喝酒聊天,场面非常热闹。

    闻人照看到闻人牧月,满脸笑意的跑过来,说道:“姐姐,你来啦。”

    “嗯。”闻人牧月淡淡的点头。

    闻人照这才看到跟在人群后面的秦洛,跟见了鬼似的,脸上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然后转身就想闪人。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他越是这样,反而激起了秦洛的戏谑之心。秦洛对着他喊道:“闻人照,过来叫姐夫。”

    正在说话聊天耳朵却在注意着这边动静的一群少爷公主们一下子目瞪口呆,像是瞬间石化了似的,场面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PS:呼,今天只能两更了。大家煽脸吧。昨天睡的太晚,今天一整天都困啊困啊困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