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9章、是不是太轻敌了!

第149章、是不是太轻敌了!

    第149章、是不是太轻敌了!

    别的男人对你好,巴不得让你知道。他对你好,巴不得你不知道。

    “怎么好意思让你受伤?”

    虽然秦洛说的轻描淡写,但是闻人牧月还是感觉到了他话语中关怀的意味。

    是什么东西让他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挡刀子?难道仅仅是他所说‘不好意思让女人受伤’的所谓男人的绅士礼仪?

    这个理由不足以让人相信。更不足以让闻人牧月这种心思玲珑剔透的女人相信。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总是会考虑各方面的利弊。

    即便考虑的时间很仓促,在那一瞬间,自己的内心也会帮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也不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有没有传出去。”秦洛想道。

    双手撑着床板想坐起来,还是感觉脑袋有点儿昏眩。看来是失血过多引起的。

    这让秦洛又是一阵气闷。这婆娘,要是早点儿让人把刀子给拔了,及时上了那止血药,自己也不至于流那么多血。

    人生真是奇妙,欢乐和痛苦都是相互交替着出现。

    可是,我他妈就亲了人家一下小嘴,你就让我被人捅一刀子?

    这买卖太不划算了吧?

    “先躺着休息。在给你输营养液。”闻人牧月说道。伸手想去按住秦洛,却不知道往哪儿触手。她在商场上是个女强人,但是和男人交往暧昧的经验却是少之又少。

    “是什么人想害你?”秦洛又平稳的躺下去问道。这女人的仇人也太多了点儿。连来趟学校都能碰到杀手。太不可思议了。

    “不知道。”闻人牧月说道。

    “杀手跑了?”秦洛遗憾的说道。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东西,还准备找机会把人家的刀子还了呢。

    “没有。”

    “那怎么会不知道凶手是谁?”秦洛奇怪的问道。严型拷打啊。难道连这个都不会?

    “他死了。”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说道。从她嘴里说起一条人命的消逝,是那么的无足轻重。

    秦洛想起在被人刺杀的那一刻,这个女人那一幅稳定自若冷漠淡然的脸,心里又是一阵叹息。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心志竟然能够坚定到这种程度?

    秦洛知道,就算是自己突然间遇到这种事儿,怕是也会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吧。

    “可能,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时刻被人觊觎的生活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秦洛又对她多了一点儿怜惜。

    “唉。”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以后出门要注意些。多带保镖。反正你又不缺钱。尽量少去人多的地方,也不要再来学校——这些人太危险了。”

    “我明白。”闻人牧月点头说道。“这是最危险的一次。杀手一直在跟踪,知道我们要走的路径后,就提前抄近道跑到我们前面去。然后再假扮成学生,想在我们的防备降低时出手——-幸好你挡住了他这一击。不然,我可能就没有机会坐在这儿陪你说话了。”

    秦洛苦笑着说道:“幸好他捅的是刀子。要是开枪的话,我肯定拦不住。”

    “在那样的情况下,刀子比用枪更有利一些。”闻人牧月耐心的解释着说道:“从他出现的那一秒前,保镖就一直在防备着他。如果他远距离开枪的话,可能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已经被保镖发现了。近距离开枪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书本里面不可能夹着一把手枪而不被人发现——-如果在那个时候,再从怀里掏枪的话,只会更耽搁时间。这些,都在杀手的计算范围之内。如果是我,也会选择用刀子。”

    “你也适合当杀手。”秦洛笑着说道。这女人把当时的情况和杀手的心理分析的头头是道,让人不得不佩服。

    闻人牧月摇了摇头,说道:“他杀人,是为了赚钱。我帮助人,也能够赚钱。所以,我没必要去做杀手。”

    “让闻人家族的大小姐去当杀手,不是脑袋进水了吗?我只是开玩笑。不要当真。”秦洛说道。“你这女人,就是太缺乏幽默感。”

    “机器人会有幽默感吗?”

    “这———那个也是开玩笑。”秦洛尴尬的说道。

    “我记住了。”

    “———”

    女人都是很记仇的。无一例外。

    “对了。我受伤的事没有在学校传开吧?”秦洛问道。

    “没有。当时正在下雪,在外面活动的学生非常少。”闻人牧月说道。

    “那就好。我再睡一会儿。”秦洛说道。醒来说了这么多的话,他又有些犯困了。

    “好好休息吧。一切都不用担心。”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又是好一阵郁结。这台词,好像是男人应该说的吧?怎么全都被她给说了?

    闻人牧月等到秦洛闭上了眼睛,这才轻轻的走了出去。走廊外面,马悦安静的候在哪儿。

    “小姐,杀手的身份我们已经查清楚了。外号叫变色龙,擅长伪装和逃逸。不隶属于任何杀手组织。但是具体的雇佣人身份我们还没有查实。我初步怀疑是白家的人。”马悦向前一步,在闻人牧月面前汇报道。

    这家医院是闻人家族的私立医院,这第九层是闻人家族嫡亲的人才能够有资格入住的。因为秦洛救了闻人牧月,所以才有机会躺在这儿休养。

    现在,除了最忠诚的保镖,这一层楼几乎全部清空。所以,马悦也不担心自己的话被别人听到。

    “为什么是白家的人?”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问道。

    “因为,明天就是秦老太爷的八十寿诞。不知道是谁放出去的风声,小姐将要和秦纵横共同出席宴会的消息已经在京城传开。白破局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肯定会想办法阻止这种局面的产生。”马悦分析着说道。

    “我要证据。”闻人牧月冷冰冰的说道。

    “是。”马悦答应着。

    撇了一眼对面密封的房间,马悦说道:“鉴于秦洛在危急差点救了小姐一回。我们智脑一组一致决定,在其综合得分上加二十分的成绩。”

    闻人牧月扫了马悦一眼,问道:“秦洛的资料呢?”

    马悦赶紧打开文件夹,把秦洛的资料找到递了过去。

    闻人牧月接过那张薄薄的纸张,然后两手各执一端向两边拉扯。

    嘶!

    纸张一分为二。再变成四份。直到那张纸变成碎沫。

    “有些东西,是不能用数据来衡量的。”闻人牧月说道。

    马悦看着那张支离破碎的纸张,心里轻轻的叹息。

    看来,他们智脑一组的工作任务要减少一项了。

    马悦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接通说了几句后,对闻人牧月说道:“小姐,秦纵横在楼下。想要见你。”

    闻人牧月的眉头轻皱,说道:“请他到两楼办公室。”

    “是。”马悦快步向电梯走去。

    秦纵横见到闻人牧月时,她正坐在沙发上翻阅杂志。看她视线焦点的涣散,显示她此时的心情并不像表面上看来那么平情。

    “牧月,你没事吧?”秦纵横担忧的说道,脸上一直挂着的儒雅笑意也消失不见了。“我刚刚得到消息,说你被人袭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凶手抓到了吗?”

    “我没事。凶手死了。”闻人牧月淡漠的说道。

    一生一死。这就是结果。

    “没事儿就好。听说你是在学校被狙击的,怎么去了哪儿?以后要尽量少去人多的地方,那样容易给杀手制造机会。”秦纵横说道。

    “我知道哪些事情应该做,哪些事情不应该做。”闻人牧月说道。

    “你啊,也不能由着性子乱来。”秦纵横劝道。“幸好这次秦洛救了你,他伤的重不重?”

    “没有大碍。”闻人牧月说道。

    “那就好。”秦纵横点了点头。“我就是来看看你。知道你很忙,就不打扰你了。”

    “谢谢。”闻人牧月说道。

    不得不承认,秦纵横对人性实在是太有研究了。

    在得知自己喜欢的女人受到袭击,肯定会要亲自跑来看看的。如果在这个时候都不赶过来,还有资格谈什么爱不爱?

    可是,他也知道闻人牧月经历这样的事件后,肯定会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处理。如果他一味的赖在这儿不走,只能引起别人的反感。

    既表达了我的诚意,又不让人厌烦。这个度把握的是恰到好处。

    秦纵横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间再次转身,说道:“希望这件事情没有影响你明天参加爷爷寿诞的心情。老爷子一直念叨着你,你能够过去,他一定很高兴。”

    “我会去的。”闻人牧月说道。

    秦纵横笑着点了点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下了楼,田螺扔掉手里的烟头就迎了上来,露出一嘴的大黄牙,笑着说道:“大少,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

    “难道要留在哪儿自讨没趣?”秦纵横笑着说道。

    “见到秦洛了吗?听说闻人牧月把原本属于她自己的疗养病房都让给他了。”田螺说道。

    秦纵横仰起脸看向九层的某一间房间的窗户,他知道,那一间就是属于闻人牧月的专用病房。可是,现在哪儿躺着的是一个男人。

    “田螺,你说我这次是不是太轻敌了?”秦纵横若有所思的问道。

    “嘿,这算什么?只是让那小子捡了个便宜而已。要不,咱也安排一出苦肉计,给大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放心,保证比今天这场要精彩感人。”田螺一脸猥琐的笑。

    “白痴。”秦纵横扫了他一眼,向他们的车子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