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7章、突然袭击!(第二更!)

第147章、突然袭击!(第二更!)

    第147章、突然袭击!

    雪花沸沸扬扬的在空中飘荡着,像是一只快乐的精灵。

    秦洛的心情就像这飞扬的雪花,见谁都是一脸的傻笑,同样快乐的像是一只——人型精灵。

    “知道吗?就在今天早晨,我亲了林浣溪——哦,不是亲,是吻。亲只是‘啵’一下,吻是——连续啵很多下——”他的喜悦表现在脸上,见到谁都想告诉他们这么一个事实。

    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是,这一次却格外的让秦洛有感觉。

    当然,这感觉不是感应。指的是情感上的,而不是身体上的。

    你想啊,窗外银装素裹,整个世界梦幻如境。室内,一个俊美无匹的少年搂抱着一个绝色性感的御姐,轻轻的俯下身子,亲吻她美丽的樱唇——

    当然,这样的画面可能在秦洛脑海中经过一些艺术加工。

    譬如,他算不得‘俊美无匹’,搂抱林浣溪的时候很用力,亲吻人家的时候,人家刚开始还是反抗的,最后被他用蛮力给征服——

    可是,这仍然带给秦洛无与伦比的美妙感觉。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强吻完后,林浣溪的反应不是大力的一巴掌煽过来,而是帮他整理好折皱的衣角,然后把他推向门外。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她喜欢自己。还代表着,他以后可以任意亲吻她的小嘴了。

    只要爷愿意,想亲就亲,还不花钱。

    “秦老师,有什么开心的事吗?也和我们分享一下。”看到秦洛的表情,终于有学生出声问道。

    因为秦洛年轻,和这些学生的年龄很相近,所以,这些学生虽然尊敬秦洛,却仍然愿意和他接近,也时常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就是。秦老师,你都傻笑两节课了。”小花笑嘻嘻的说道。

    “秦老师不会是恋爱了吧?也只有恋爱中的男女才会出现这种状似痴呆的表情。”

    “不能告诉你们。”秦洛笑着说道。“下一次上课,大家都带好针盒。我们要开始做扎针的基础练习了。”

    秦洛虽然教授的是《中医诊断学》,但是,他并不仅仅是教授一些案例的诊断。他上课时不看课本,更没有讲义,随机的举一个病例,然后就说出这种病案有多少种治疗方法。每一种治疗方法的施展和注意事项有哪些。

    把理论和实践很紧密的联系起来,既生动形象,又能够加深学生对这种病例的印象。

    最神奇的一点儿就是,譬如他讲到人体内火症,然后随机在教室中找到一名同学,然后说这名同学就是体内内火旺盛,应该如何治疗。等到讲解完后,又开始现场表演。

    于是,那名脸上长痘痘或者嘴唇上起着小泡泡的同学很快就被他治好了,堪称神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很多学生病了不愿意去医院,而是直接跑到教室来听他的课。

    这也导致秦洛的学生越来越多,已经向系里申请换过一次教室。估计再用不了多长的时候,这个中型的阶梯教室也需要换掉了。

    他讲的东西又多又杂,这也就要求他的学生懂得的知识面越来越宽越来越广。原本《中医诊断学》是没有针灸这门课的,针灸课应该是针灸专业的学生才会学习到。可是,秦洛仍然决定开始传授他们系统的针灸知识。

    “耶。能学到针灸了。”学生们大喜。

    秦洛是太乙神针传人的事儿,他们都从报纸上看到了。即便不看医疗杂志和报纸的,也能够从其它的学生口中听说过这回事儿。

    所以,听到秦洛愿意传授他们针灸,他们都欣喜若狂。

    哗!

    突然间,教室再一次燥动起来。每个人的视线都投向窗外。

    很快的,这燥动就平息了。每个人都张大着嘴巴,瞪大着眼睛看向外面的女人。却再也没有人说话。他们都忘记了说话的能力。

    刚才还吵闹喧哗的教室,安静的有些诡异。

    窗房外面,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美女。

    你觉得她每一处都美,可是,当你想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她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任何词语能够用来形容她的美。

    她下身是一条款式典雅高贵的宫黑色廷裙,添加了一些时尚元素,裙摆直接下垂到小腿末端。上身是一件样式繁琐的白色衬衫,衬衫的下摆扎在长裙里。外面罩着一件昵子面料的黑色大衣,头上戴着一顶不合时宜的黑色小礼帽。礼帽上别着两根白色的羽毛,不知道是从什么动物身上拔下来的。

    一种强烈的贵族气息迎面扑来,让人觉得有种压抑的感觉。她站在这儿有些怪异,应该出现在欧洲那种遍布公主和王子之类的贵族学校才对。

    她不说话,宁静缥缈,如烟如梦。

    亦不笑,冷艳而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身穿黑装,仿若踏雪而来。稍一眨眼,便杳无踪迹。

    这样的美,颇有些惊世骇俗。

    秦洛看到外面站立的人影,表情僵硬,心里开始为难起来。

    这女人,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这是她应该来的地方吗?

    “下课。”秦洛说道。其实还有两分钟才下课,可是,他现在不得不违反一次规定。

    没办法。有这女人站在窗外,就算他接着讲下去,怕是也没有人愿意继续听下去。

    和其它女人,他还能拼一拼魅力。

    和这个女人拼,没戏。

    秦洛丢下粉笔,拍了拍手从讲台上跳下来,跑到闻人牧月面前,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发现,马悦在不远处站着。几名保镖各自守护在周围。这也让他稍微放心。

    闻人牧月没有回答秦洛的问题,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能陪我走走吗?”

    这样的女人提出这样的要求,秦洛如何拒绝?只得带着他向学校的后园走去。

    她站在这儿,就是一枚小太阳。她散发出来的光线和热度实在太过惊人。赶紧把她拉走才是正事儿。

    两人刚走,一直保持安静的教室才‘轰’地一下子炸开了锅。

    “天啊。女神。我的女神出现了。”

    “好漂亮。真是太漂亮了。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算是是哪个明星?我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

    “完蛋了。我沦陷了。”

    “咱们秦老师太牛*逼了。不但医术厉害,连泡妹妹的功夫也这么厉害。”

    “九九姐,那个女人是谁啊?好臭屁哦。”小花看着王九九看着窗外出神,担忧的问道。

    王九九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不知道。不过——-我不会认输的。”

    就算她真的是一国之公主,也要和她争一争。

    “九九姐,我相信你。你是最厉害的。”小花握着拳头说道。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整个世界,都被白色所遮掩。

    在这一瞬间,让你的心境如此空灵纯净。仿佛那些丑恶的人性和腐烂的心灵都得到了净化,连平时碍眼的人都看的顺眼了一些。

    小径两边的常青树上,挂满了沉甸甸的雪球儿。像是一串白色的棒冰似的,压的枝条沉沉欲坠。

    秦洛和闻人牧月并肩而行,没有说话,只听到脚底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是鞋子踩在雪的身体上,它发出痛苦的呻吟。

    雪花落在他们的肩头,两人也像是没有注意一般。只是安静的走着,悠闲随意,踏雪寻梅。任凭雪花汲取身体的温度融化成水,再凝结成冰。完成一次美丽的涅磐。

    “经过门口。突然就想进来看看。”闻人牧月终于开口说话了。像是在向秦洛解释她突然来到学校的原因。

    “哈哈。”秦洛尴尬的笑。他不能说‘欢迎光临’,又不能说‘以后别来’。

    “我知道,这或许会打扰到你。我只是想来看看——看看在这样下雪的日子里,在温暖的教室里,老师和学生都在做些什么。他们的脸上,会带着什么样的表情。”闻人牧月停住脚步,仰起那张完美无暇的小脸,伸出双手,等待着,那在空中旋转着,有着最优美舞姿的花朵落在手心。

    她满脸虔诚,如获至宝。

    看到她孩子气般的样子,秦洛的心突然间被触动了。这是一个内心寂寞的开了花的女人。在她女强人的背后,是不是同样也掩饰着别人无法感知的故事?

    “我在给他们讲针灸的穴位妙用。他们对这一块儿很感兴趣。原本他们是学不到的,因为我教的《中医诊断学》里面并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可是,他们是我的学生,我恨不得一股脑儿的把自己所会的东西全部都传授给他们。”秦洛笑着说道,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话家常。

    “他们很幸福。”闻人牧月说道。捧着那朵雪花放在鼻端,仿佛能够嗅闻到她的芬芳香气。

    “同样是花,却消逝的这么快捷,不带任何香味,它们一定不甘心。”闻人牧月说道。那朵雪花已经化为一滩冰水,像是谁遗落下来的眼泪。

    “但是,她们也美丽过。而且,在这一刻,她们是世界唯一的主角。谁也遮掩不住她们的光辉。”秦洛笑着说道。他从闻人牧月的话里感觉到一丝自哀自叹的情绪。

    她哪里像是雪花啊?是最高贵的君子兰或者花中之王牡丹才对。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捧着书本从对面跑过来,低垂着脑袋,像是为了躲避这漫天的风雪,一幅很是着急的样子。

    这是一条情侣小道,两个人走正好合适。三个人走就有些拥挤。

    闻人牧月的身体稍微向秦洛靠近,想让开一些空好让那个男生过去。

    男生抬头看了一眼闻人牧月,脸上的诧异一闪而逝。

    在他们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手里的书本突然间掉落,一把锋利的刀片直刺闻人牧月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