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6章、我能亲你一下吗?(第一更!)

第146章、我能亲你一下吗?(第一更!)

    第146章、我能亲你一下吗?(第一更!)

    秦洛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今天的屋子格外的明亮。

    在经过瞬间的迷茫,然后就连续两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了起来。没办法,第一次没跃成功。因为床垫太软,差点儿让他从床上滚了下来。

    他光着脚跑到阳台,看到窗户上面雾蒙蒙的一片,遮掩住了外面的风景。有水滴从那平滑的玻璃面上滑落,留下一串串像是数字流的怪异符号。

    哗!

    秦洛一把推开窗户,仿佛一下子就拉开了整个世界舞台的帷幕。

    满世界的白色!

    那种白来的那么突然,那么刺眼,又那么的扑天盖地,仿佛要把人的眼睛也给刺瞎一般。

    整个小区好象变成了一个粉装玉砌,充满了诗情画意的童话世界。远处的房子、对面的亭台假山、车顶——放眼望去,只要是你所见到的景物,全部都被妆扮成了耀眼的白。

    以前显得有些沉闷安静的小区也突然间‘活’了起来,一群包裹的严严实实像是只小熊似的孩子在雪地里嬉笑打闹着,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不亦乐乎。

    秦洛是从南方过来的,很少有机会见到雪景。看到别人在雪中的快乐,他也情不自禁的受到了感染。想近距离的感受一下燕京冬天的第一场雪。

    秦洛穿着运动衣跑下楼的时候,林清源正站在客厅里在伸腰踢腿。外面还沸沸扬扬的下着鹅毛大雪,没办法到院子里去锻炼。

    看到秦洛下楼,林清源笑着说道:“下雪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这样的天气赖在被窝里可是非常舒服的事儿。你看浣溪到现在还没有起床。”

    “睡不着。就起来看看。”秦洛笑着说道。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作息习惯,每天六点钟就会准时醒来。

    “哦。对。你是南方人,应该没机会见到雪吧?燕京每年都要下几场雪,看着都习惯了。今年的第一场雪要比往年来的更早一些,也更大一些。瑞雪兆丰年啊,看着喜庆。”林清源笑呵呵的说道。做为一个老燕京人,他自然为自己家乡的一草一木而感到骄傲。

    “也见过雪。就是没有这么大。”秦洛笑着说道。以前,爷爷带着他四处寻找名医的时候,也在北地见到过雪。只是那个时候的雪很小,如粉碎的塑料泡沫。而且,事隔多年,他几乎忘记了那时的雪景。

    林清源点了点头,看到秦洛还穿着一套单薄的运动装,就说道:“天气寒了。你也该添几件衣服了。今天有没有课?让浣溪带你去买棉衣。燕京不比你们广州,不穿棉衣可是不行的。你那身袍子是不是也要换下来了?”

    秦洛笑着说道:“还是穿棉袍吧。老爷子有规矩。”

    “规矩?什么规矩?这么冷的天,不穿棉衣会把人冻死。不要理那什么破规矩,你爷爷要是责怪,我来和他说。”林清源瞪着眼睛说道。好像秦洛是他亲孙子似的,比秦洛的爷爷还要在乎他的身体。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林爷爷,我会脱下长袍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那要到什么时候,才算是到时候?”林清源问道。

    “等到华夏人学会穿长袍的时候。”秦洛说道:“那个时候,我就换着穿西装。”

    林清源的脸色一僵,然后是一幅沉思的样子。良久,脸上的表情才慢慢地变的柔和。重重地拍了拍秦洛的肩膀,说道:“好啊。好样的。秦老有个好孙子啊。

    林浣溪比以前起的稍微晚了一些,直到吃早餐的时候才起床。看来,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美女,也都有赖床的毛病。

    她穿着一套加厚的白色运动衣,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可以把整只脚都包裹严实的毛绒拖鞋,看起来很有种居家女主人般随意亲和的感觉。

    吃过早餐,秦洛准备上楼换衣服的时候,林浣溪快步追了上来。

    “天气冷。昨天逛街的时候给你买了两套衣服。你过来拿。”林浣溪说道。说话的时候仍然是一幅面无表情的模样,即便秦洛很努力的想在她脸上去寻找一到丝蛛丝马迹,还是以失败告踪。

    “谢谢。”秦洛感激的说道。他才刚刚想到的事情,林浣溪已经帮他做到了。证明这个女人还是很细心的。更重要的是,她把你放在了心上。

    无论多么大大咧咧的女人,假如她爱上了一个男人,都会变得无微不至。

    林浣溪在前面带路,秦洛跟在屁股后面去她的房间拿衣服。

    林浣溪肩窄腰细,臀部肥厚。即便从后面看过去,也仍然是那么的性感迷人。

    ‘胸大屁股圆,长大好卖钱’。无疑,林浣溪属于那种很能‘卖钱’的女人。

    进了林浣溪的房间,林浣溪取出两个木制的盒子出来。那是装长袍特用的,这让秦洛再次对林浣溪刮目相看。

    她给自己买的不是羽绒服,而是棉袍。

    显然,她了解自己是不会轻易改变穿衣风格的。

    林浣溪打开锁子的锁扣,然后从里面取出一件纯黑色的棉袍,说道:“你试试,看看合不合身。”

    秦洛接过衣服,就准备转身走人。

    “在这儿试吧。有镜子。”林浣溪说道。

    在这儿试?那不是要在林浣溪面前宽衣解带?

    好吧。既然人家都不在乎,自己也不能小家子气。你看我,我看你,大家礼尚往来嘛。

    秦洛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运动服,然后把长袍披在自己身上。

    林浣溪向前一步,细心的帮他扣着长袍上的布扣。

    发丝轻撩,香味浓郁。近在咫尺的脸给人惊心动魄的诱惑力。

    在做着这件事的时候,林浣溪的表情是那么专注、那么认真。完美无暇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一丝女性特有的温柔和—-爱意。

    秦洛的心中被这一幕所触动,就像是在拍摄画眉时脑海中所浮现的画面那般。

    自己手执眉笔,一脸深情的为这个般般入画的女子画眉。虽然现在的情况调转了过来,但是仍然轻易的触动了秦洛的心弦。

    中医也是一种艺术。搞艺术的人都是非常多情善感的。秦洛就是典型的例子。

    所以,这一刻秦洛很想紧紧的抱住这个女人。紧紧的,狠不得把她的身体挤进自己的身体里面,或者说,让自己身体的某一部份挤进她的身体里面。

    深爱的人,怎么能够不想着要合二为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秦洛小声说道。

    “什么?”林浣溪答道。仍然埋头在自己的工作上面。这长袍的扣子也实在是太多了一些。

    “我能不能—-”秦洛的脸憋的通红。“亲你一下?”

    天知道,要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对秦洛来说是多么的艰难。

    在燕京今年下第一场雪的清晨,小处男人生的第一次表白就这么诞生了。

    林浣溪的手指一滞,正在系的一颗布扣就从手上滑了出来。

    她终究没有抬起头看秦洛一眼,只是重新拾起那颗布扣,细心的把它塞进扣眼里面。

    秦洛傻眼了。

    这是答应?还是拒绝?

    就算你不同意,好歹你也说句话啊?

    “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秦洛说道。

    然后,秦洛一把搂住了林浣溪的腰肢。低下头吻住了她湿润温暖的唇。

    一秒,两秒,三秒——

    连他自己都忘记,自己所说的‘亲一下’的鬼话。

    **************************************

    劳斯莱斯被人称为移动的城堡,此话一点儿也不夸张。

    在这辆特别定制的劳斯莱斯房车里面,闻人牧月坐在靠近车窗的位置,静默无声的欣赏着外面的雪景以及在雪景中行走的芸芸众生。

    他们有的一脸喜意,有的面带悲伤,更多的人面无表情,行色匆匆。

    有人坐在路边喝着刚刚出炉热气腾腾的麻辣汤,有人捧着煮熟的玉米棒子吃的正香,还有人推着装满糕点的车子叫卖。年轻的情侣脚步欢快的行走在大街上,女孩子撒娇似的蹲在地上,让男孩子拖着她在地上滑着—-

    这种阳春白雪的生活,离她实在是太远太远。

    “这是什么路?”闻人牧月突然间出声问道。

    对小姐脾性了如指掌的马悦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好像任何时候,她都做好了回答问题的准备。

    “这是学府路。因为这条路上都是学校,所以吃的东西也格外多一些。政府对这一块儿管的也不是太严格。”马悦回答道。

    “—-医科大学在这边吗?”闻人牧月问道。

    “在的。前面不远就是。”马悦如实回答道。她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那么——在前面停车吧。”闻人牧月说道。

    “小姐,你上午还有参加一个会议。”

    “我不去,也不会有问题的。对吗?”闻人牧月的视线一直贪恋的放在窗外,都没转过头看过自己的女助手一眼。

    “是的。”马悦回答。企业进入轨道后,真正让一把手做的工作就会相应减少。她只需要给出一个大的方向和提出目标,具体的问题自然会有人来解决。

    什么事情都留给老板,老板聘请那么多员工做什么?

    “那就照我说的做吧。”闻人牧月固执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