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3章、那一抹动人的嫣红!

第143章、那一抹动人的嫣红!

    第143章、那一抹动人的嫣红!

    秦洛出身医学世家,从小经历华夏国传统的家庭教育方式,有着良好的思想素养和道德观念。

    他是一个很内敛的男人。不然的话,以他一品人才堪比偶像派明星的脸蛋以及家境殷实从不缺钱的硬性条件,他的手臂上怎么还可能保留着那根可耻的处男线?

    是的,如同处女的守宫砂一样,男人也是有处男线的。

    有医学书证明,在男孩子的手臂关节内侧,往手掌方向大约一寸左右的地方,有一道类似于刀痕或手指甲划痕的线,一般都很明显,这就是所谓的处男线了。如果有过性*生活,这条线就会消失。

    当然,有些人的手臂上有好几十根呢。不要惊喜,那不是处男线,那只是因为你最近长胖了一些。

    秦洛传统。还是个处男。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当有女孩子在他面前脱衣服时,他就有权力一耳光煽过去,说你怎么能耍流氓呢?

    当然,秦洛也舍不得煽。

    男人的心理很奇怪。他们都希望自己家的老婆穿的越多越好,别人家的女人穿的越少越好。

    有一个别人家的女人或者说还没有成家的女人这么大方的在你面前脱衣服,你下得了手?

    离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女人。她不愿意给你看的时候,你跪下来求她都没用。

    可是,当她决定让你看的时候,你闭上眼睛都没用。

    她‘呼啦’一下子就把皮衣的拉链给解开了,然后把皮衣从身上脱了下来,丢在了沙发上。

    除了一条黑色的肩带上用白色的丝线绣着骷髅头的内衣外,她的上半身已经别无他物。

    说实话,离的身材有些偏瘦,没有林浣溪的丰腴饱满,没有厉倾城的性感火辣。可是,她却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魅力。

    瘦,但是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打了腊似的,闪发着动人的麦芽色。

    骨骼匀称,腰肢纤细。得到充分运动的胸部不算大,却很挺拔浑实,和她干瘦身材形成鲜明的对比。

    最重要的是,她那宛若蝴蝶般的锁骨——-

    “喂,你看哪儿呢?”离的刀子又神奇般的出现在手里,比划着要去挖秦洛的眼睛。

    秦洛依依不舍的把视线从她胸口移开,问道:“你让我治哪儿?虽然经胳推拿可以丰胸,可是你的胸部也不算小。没必要那么做吧?”

    “谁让你给人丰胸了?”离一生气,就想甩刀子。

    “那你要让我治哪儿?”秦洛好奇的问道。

    离狠狠地瞪了秦洛一眼,然后转过身去,用自己的后背对着秦洛。

    皎好的光纤通过透明的玻璃窗户铺泄进来,像是舞台上的探射灯,也在离的后背上打上了耀眼的光辉。

    在看清离后背的那一瞬间,秦洛的眼神不由得一凛。

    说实话,在秦洛看到离的身体前面时,无论是身体和心灵都充满了情*欲。那是男人对美丽性感的女人最自然的反应。

    更何况秦洛现在还是个处男,更是经受不住这种程度的撩拨。

    可是,当他看到离的后背后,这火热的激情和高*胀的情绪一下子消失于无形。他的整个人先是一下子踏入了真空似的,给人高速下坠然后跌入谷底的感觉。

    伤口缝补的黯红色旧线,子弹取出来后留下来的圆形凹洞,那细微的或者深刻的痕迹——-

    最恐怖的,是一条从肩胛骨斜劈下来的伤口。这一条伤口又长又深,几乎到达腰线。伤疤的颜色还是黑红的,看来是近一年之内被人所伤。

    仅仅是看到这条伤疤,秦洛都能感受到当时战斗的凶险和激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要对一个还如此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下此毒手?

    离后背上的伤口并不及龙王身上的那么挣拧,可是,这些伤口出现在一个双十年华的青春少女身上,就更加的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能治吗?”离问道。

    特种部队出身的女人,对男女性别观念是比较漠视的。我们经常在影视剧中可以看到,美国的一些军队是男女士兵浑浴在一起的。

    在生死酣战的时候,你的战友是你最可靠的伙伴。背靠背的掩护或者用身体做掩体,都是要紧紧的依靠在一起。而这些,无关情*欲。

    可是,离这么站在秦洛的面前,还是觉得有一丝不自然。

    她见到秦洛久久的不说话,还以为是被自己的伤口给吓倒了呢。

    秦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触摸她背上的那条伤疤,一脸怜惜的问道:“痛吗?”

    “不痛。”离的身体轻轻的哆嗦着,回答道。

    按道理讲,这个时候她应该一刀子砍掉他的手指才对。

    这个混蛋,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占自己的便宜。

    可是,她的脑海里竟然没有想起这样的事情。连一丝念头都没有。

    想了想,离又脸色黯然的回答道:“痛。”

    又不是尸人和基因战士,刀砍在肉上,子弹卡在骨头缝隙里,怎么会感觉不到痛疼?

    可是,痛又怎么样?

    他们穿着厚实的迷彩在密林里穿梭,他们跳进几乎淹到嘴巴的臭水沟里默默潜行,他们吃着难咽的饼干和压缩成像石头一样坚硬的牛肉———能不痛吗?

    他们是军人。他们为了守护这块生养无数同胞的土地而战斗。他们的上司告诉他们‘军人流血不流泪’。只要没死,就要继续爬起来战斗。

    痛了又怎么样?

    她是个孤儿。是被龙王养大的。没有朋友,只有战友。

    她不能在身上因为穿迷彩服蒙出痱子时跑去找朋友诉苦,说自己的皮肤越来越差了,脸上长小痘痘了,怎么办?

    她不能在中枪后或者挨刀后跑回去扑进母亲的怀里哭诉,说自己再也不要去了。再也不要去了。

    她不能!!!

    她们是一群孤狼,在受伤时彼此安慰和守护。即便痛的想哭,也要咬牙挺住。

    当你身边的人全部和你一样,你也就会觉得自己所承受的苦难没有什么了。

    这就是离先说不痛,又改口说痛的原因。

    痛。但是她麻木了。或者说,习惯了。

    秦洛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似的,让他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泪腺并不发达的他竟然有种眼眶湿润的感觉。

    在他为能够拯救华夏中医而沾沾自喜自得骄傲的时候,他怎么就没有想到,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用自己的青春、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命在拯救这个国家?

    自己所做的一切和他们比,又算得了什么?

    深呼吸,平息了一下心中的各种情绪。秦洛笑着说道:“可以治。”

    他随意的推开一间房间,然后扯了张床单过来铺在沙发上,对离说道:“你趴在上面。”

    离疑惑的看了秦洛一眼,然后听话的趴在沙发上。

    秦洛弯腰下去,伸手去解离的内衣扣。

    “嗖。”

    一把匕首抵在了秦洛的脖子上,离怒道:“你想干什么?”

    “帮你治病。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秦洛笑着说道。眼神是无比的真诚。

    要是以前离这么用刀威胁他,他会很生气。可是,现在他心里却一点儿也生不起气来。

    他就像是宠溺着自己家的小妹妹一般,任她刁蛮和发脾气。

    离认真的注视着秦洛的眼睛,见到并没有什么邪恶的意图后,才冷哼一声,说道:“想你也做不了什么。”

    这句话就有些伤人了。她的意思是说,就算秦洛想动手动脚,也根本不可能成事。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我也没想过做什么。”秦洛笑着说道。拍了拍离的肩膀,说道:“趴下来吧。我帮你治疗。”

    离这才收刀,又一次趴倒在沙发上。

    有些东西,男人总是能够无师自通的。

    虽然是第一次帮女人解内衣,可是秦洛还是很快的就完成了。

    内衣带子松开,离那前面的两团乳*肉也一下子释放开来。好在她是趴在沙发上,将大部春光给遮掩住了。

    不过,那被她的身体重量和沙发夹在中间,并且挤压出来的粉肉还是让他大饱眼福。

    秦洛用酒精棉擦拭离的身体,帮离的后背消毒,然后把刚才用过的刀片也同样消毒过,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的挑开离那原本已经结茄的疤痕———

    “你可以在别的人面前表现坚强。但是,在我面前——-你可以柔弱一些。如果痛的话,你可以喊出来。”秦洛善意的提醒道。其实,按照医学上的理论,把快感和伤痛硬憋着不释放下来是不健康的行为。

    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人在遭遇磨难的时候,大哭一场心情就会好很多的原因。

    没有麻醉,没有催眠。这种程度的切割,也和当年关云长刮骨疗伤的痛楚少不了多少。

    “我为什么要在你面前柔弱?”离闷声说道。一是因为她把脑袋蒙住了沙发上,努力的硬扛着后背上的痛楚。

    “因为我是你哥。”秦洛笑着说道。

    离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由始至终,她也没有呻吟出声。

    可是,在她埋首的位置,那洁白的床单上,却有被打湿的痕迹。不知道是疼痛的汗水或者感动的泪水。

    秦洛扫了一眼站在茶几上的金蛹养肌粉的瓷器瓶子,心想,这一次怕是要耗费干净了吧。

    可是,秦洛一点儿也不觉得心疼。

    今日一掷万金,为博红颜一笑。咱也享受一回做败家公子哥的感觉。

    (PS:针对烽火戏诸侯、方想、无罪、柳下挥、赵子曰、低手寂寞、更俗的作品章节更新放下面的内容:纵横搞了一个升级VIP返利200纵横币的活动,还有一个消费冲贺卡的活动,其中有我写的贺卡哟,想要拿的话,就要消费后看暴气指了,详细的可以去看看http://news.zongheng.com/zhuanti/scdl/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