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三三章、请神医为我把脉!

第一三三章、请神医为我把脉!

    秦洛原本以为病人就在这幢小楼里,实际情况却根本不是这样。

    黑衣少女在前面带路,乔木走在中间,秦洛跟在最后面。三人乘着专用电梯下楼,然后穿过一片树林,绕过几处假山,沿着一条山涧溪流一路向前,终于来到另外一处紧挨小溪而建的别院门前。

    芳草深深,紫藤缠绕。

    院落很小,完全的古华夏风格建筑。朱漆木门,高墙红瓦,看起来非常的别致。在这依山傍水的地方,出现这么一处农舍,给人眼前一亮的舒适感。

    门口有一个躺在竹椅上晒太阳的老头子,用一本颜色古黄的书籍盖着半边脸,好像是睡的正熟,客人的脚步声也没能把他惊醒。

    黑衣少女转过身看了秦洛一眼,说道:“不许乱说话。”

    “我是医生。”秦洛说道:“不让医生说话,你带我来干什么?”

    “不让你说话你就不许说话。信不信我杀了你?”女人没想到秦洛会反驳,有些气愤的说道。

    “随你吧。”秦洛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他怕再吵下去,这女人又拿出刀子乱甩。

    这什么女人啊?脾气这么暴躁。看她以后怎么嫁人。

    黑衣少女这才满意,推开颜色有些剥落的木门,小心翼翼的向里面走进去。

    刚刚走进院子里,耳朵边突然间传来一声苍老的怒喝声音:“离。我说过不许带医生过来。你怎么不听话?”

    黑衣少女再次回头瞪了秦洛一眼,在秦洛费尽心思的猜测她这眼神的含意时,离已经快步走进屋子里。

    很快的,屋子里就传来离的声音:“义父,我只是带个中医进来给你按摩按摩。”

    “按摩?按摩用得着他们?”老人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让他走吧。我不想见任何人。”

    “义父,那你也不想见我啦?”离委屈的说道。

    听到屋子里传出来的对话声音,秦洛差点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这就是那个说话暴力,动不动就要拔刀子甩人的野蛮女人吗?

    原来,每个女人都是有另外一面的。

    秦洛突然间想道,要是林浣溪也这样对他撒一次娇,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或者说,闻人牧月抓着自己的手臂摇晃着,这么娇滴滴的来上一次———

    只是想想,秦洛的骨头就酥了。

    “呆会儿进去说话小心点儿。龙王的脾气不太好。”乔木在秦洛耳朵边小声说道。

    龙王?什么龙王?

    秦洛的脑海里突然间就浮现出《西游记》里面那个在天上腾云驾雾,长着长长龙须的东海龙王。只需要张嘴一喷,地上就要下一场大雨。

    感情咱们赖以生存的雨水,竟然是龙王的口水——

    “知道我脾气不好还敢违抗我的命令。乔木,你也想忤逆我吗?”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乔木的说话声音那么小,几乎是在秦洛耳朵边说话,都不知道那老头是怎么听到的。

    乔木脸色苍白,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

    看着眼前的情景,秦洛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义父,你让他进来试试嘛。他按摩技术很好的。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以后再也不让他来了。好不好?”黑衣少女还在里面做着倔强老头的思想工作。

    “不用了。让他走吧。”老头说道。“离,我知道你和乔木在外面搞什么鬼。别看我现在脚不能动,手不能抬,你们在做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我。把人都遣散了吧。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无药可救。就别浪费国家的资源了。”

    “义父,我们知道瞒不过你。可是,你的那么多龙子龙孙在关心你,周爷爷也特别打来电话交代,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治好你的身体。你不治,我们怎么向他们交代?”离说道。

    “交代?交代什么?我做出的决定,用得着给谁交代?”老人愤怒的说道。可是秦洛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已经软了许多。

    “义父,你就不要让我们为难了好不好。让医生进来给你看看。如果医生说没法治,我们也不再带人过来。也好给其它人一个交代。这样好不好?”离声音里满是期待地说道。

    长久的沉默,老人显然是在思考。

    良久,才发出重重地叹息,说道:“我这幅模样,实在是不想见人。唉。也罢。让他进来看看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的。谢谢义父。我这就让他进来。”离高兴的说道。快步跑了出来。

    “跟我进去。不许乱说话。要说你能治好义父的病。”离在秦洛耳朵边小声交代着。

    “我不会撒谎。”秦洛摇头说道。

    唰!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那把原本藏在腰间的匕首就到了离的手里。

    她把匕首抵在秦洛脖子上,说道:“你必须会。”

    “好吧。我尽力。估计这东西也不会太难学。”秦洛赶紧示弱。

    他也就是嘴硬。可人家是刀子硬啊。而且,他看到这女人腰上还别着把小巧精致的银色手枪——

    当然,枪的大小不重要。问题是射击出来的子弹都能够杀人啊。

    嗖!

    那匕首在离的手上挽了一个刀花,又神奇般的插进了她腰间的皮槽里。速度简直快的不可思议。

    “看什么看?跟我进来。”黑衣女人拉了秦洛一把,就朝里屋走进去。

    秦洛终于见到龙王了。一个躺在竹椅上的老人。

    龙王的身躯非常高大,即便躺在哪儿,也给人带来强大的压迫感。竹椅是特制的,大的跟一张床似的。这样才能容纳龙王的庞大身躯。

    他的五官非常的粗狂,浓眉大眼,厚唇肥鼻,留着茂密的大胡子,银白色的头发披散在椅头上,看起来很多年没有理过一般。

    他的手和脚都不能动,只有脑袋可以移动。当他的视线盯在秦洛身上时,秦洛和外面的乔木一样,差点儿一膝盖跪倒在地上。

    不是他主动想跪,而是有一股强大的压力感迎面扑来。像是高山大河似的,让人的膝盖摇摇欲坠,几欲跌倒。

    秦洛终于明白,为何他进入这里感觉每一处东西都普普通通,却又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威严感。

    因为,他们有一个这样的主人。是这样的主人赋予了他们强烈的尊严和生命。

    这老头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被他们叫做龙王呢?

    幸好秦洛体内的《道家十二段锦》内息及时运转,把这压力给化解开来,这才使他没有当众丢丑。

    “嗯?”老人的眼睛突然间明亮起来。“《道家十二段锦》?小子,玄机子是你什么人?”

    玄机子?那是谁?

    秦洛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觉得这名字挺陌生的。等到他想明白那玄机子就是自己刚认不久的师父,自己有个更悲剧的道号叫空机子后,秦洛心里实在是大吃一惊。

    连龙王这样的猛人都知道他的名头,看来自己那师父还真不是普通的江湖术士。应该是有好几把刷子的正牌道士,回头得好好打听打听。

    “玄机子是我师父。”秦洛如实答道。

    “嗯。天下第一道的徒弟,理应不凡。你修道厉害,难道还会治病救人?”龙王看着秦洛问道。

    “我不修道。我只治病救人。”秦洛说道。

    看来,他们把自己的职业给搞混了。

    自己首先是一名医生,然后才是道士。医生是主业,道士——-那只是兼职随便玩玩。

    “好。看在多年老友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来为我把脉。”龙王说道。

    秦洛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笑眯眯的看着龙王。

    “让你上来把脉,你没听见?”离瞪着秦洛说道。

    “其实,你不用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给我机会的。”秦洛看着龙王说道。

    “首先,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可救可不救。你却不能可医可不医。”

    “其次。我的医术是我自己学来的,和师父没有关系。”

    “第三,能治的病人,我会尽力而为。不能救的病人,我只能说声抱歉。从来没有因为面子去为别人治病一说。”

    “你是在表现自己的骨气吗?”离阴沉着脸说道。

    这家伙竟然敢在龙王面前谈论可笑的面子问题,真是不知死活。

    “我是在维持做为一名医生的尊严。我是在救人,是在救命。我是施予的一方,而不是受赠者。”秦洛固执的说道。

    秦洛在别的方面都很好说话。可是,如果涉及到医术这一块儿,他的骄傲和固执会让人觉得难以接受。

    离眼神一凛,拔刀就朝秦洛冲了过去。

    秦洛在女人身上吃过太多的亏,知道女人是不能轻易相信的,所以早就在暗中提防着这女人的突然袭击。

    在感觉到她的眼神不对劲儿的时候,秦洛就自动后退了一步。

    果然,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一道银光闪过。那是离的刀子划过的痕迹。

    离没想到秦洛能够料敌于先,自己志在必得的一记杀招竟然落空。脸上的愕然一闪而逝,再次持刀冲了上去。

    “离。住手。”龙王终于开口说话了。

    离的身形猛地顿住。狠狠地瞪了秦洛一眼,这才收刀站回原位。

    “不错。难得见到这么傲气的年轻人。”龙王说道。“比那群到我面前就站不稳的家伙强多了。像极了当年的我啊。”

    “———-”这老头语言技术真高。表面上听是在夸奖别人,实际上是在赞美自己。

    “痴之,才能专之。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医生。我为刚才的话道歉。”龙王明亮甚至有些灼人的眼睛盯着秦洛,说道:“请神医为我把脉。”

    (PS:经常有朋友问我手机阅读的网址,只有wap.cmread.com.这个网址可以看,在上面搜老柳的名字和书名可以找到。另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http://book.zongheng.com/book/39813.html),其它站点均为盗贴。大家伙儿到这边给老柳涨涨人气。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