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二九章、天下第一小派!

第一二九章、天下第一小派!

    一出手就杀害了一条小生命,这哪里是个寻道修仙的道士啊,说是一个躲在密林里用小裤衩蒙着脸,看到有人走过来就跳出去大喊一声‘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欲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土匪才更让人相信一些。

    道士不是不能杀生的吗?老头子这不是破戒了?

    秦洛指着那只小虫子下半截还在哆嗦的两条小腿,说道:“师父,你杀生了。”

    “杀生是因为我有道理。”老头子反手一插,那长剑就‘呛’地一声钻进了剑鞘。

    这个动作让秦洛看的眼热。要是自己也会这招,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突然间来上这么一手,那股潇洒劲儿得吸引多少漂亮小妹妹的眼球啊——-

    “什么道理?”

    “它扰乱了我寻道的心境。所以我杀了它。这就是道理。”道士说道。

    秦洛的脑袋灵光一闪,像是明白了什么东西。可是等到他努力的想把那东西给抓住时,却怎么也寻找不到那灵感的轨迹。

    不过,看到这一目,倒是让秦洛想到了一句话: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他要点拨自己的就是这个?

    这句通行于世俗的谚语,难道也是道士的处事观吗?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道士看着秦洛的眼睛,像是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心事似的,解释着说道:“有人希望平步青云。有人希望财源滚滚。有人希望美人环绕,有人却希望寻仙得道。无论你追求什么,都种下了因,而想要收获那个果,就必然需要朝着目标前进。因太多,果太少。那么就必然遭遇竞争。不是人吃人,就是人踩人,无一例外。”

    “修道也要斗争?”秦洛问道。

    “与天斗,与地斗,与自己的私欲斗。无一刻不斗争。”道士点头。

    “那这修的是什么道?”秦洛苦笑着说道。

    “恋官的在官场成功登顶,那是得道。贪钱的富可敌国,那也是得道。心念不同,所得的道便不同。我们所寻的天机道。窥破天机,便是得道。”

    “师父窥破过天机吗?”秦洛表面上真诚的问道。心里却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天机是什么玩意儿?也就是命运。

    在事情没有发生明日没有降临的前一刻,谁能预测会发生什么?

    这些人秦洛也不是没有接触过,他们学校门口的天桥边就有不少。穿着道袍,戴着冠帽,地上摊着一张画满鬼怪符咒的破布,看过有人路过,就喊道‘嘿,小哥,要不要算算姻缘。铁口直断,不满意不收钱。’。

    有时候秦洛真想走过去对他们说‘你就算算我会不会给你们钱吧’,看看他们会是怎样的一幅表情。

    虽然他很不情愿把自己的救命恩人和那些不入流的江湖骗子混为一体,可是这老头———实实在在就给他这种感觉。

    当然,和那些不入流的江湖骗子比,这老头明显要更高级一些。不仅仅是身上的行头要更昂贵一些,那手剑法也没有三五年功夫拿不下来。

    老头子咧开嘴笑了笑,说道:“所谓的‘道’,无非就是满足内心的欲望而已。所祈求的得到了,那就是得了‘道’。我们天机道遵循历史轨迹,寻找天命真相。这就是我们所追寻的道。”

    秦洛这下子明白了,感情这老头儿也就是个历史学家。只不过不同的是,别人研究的是明朝人吃饭是几菜几汤清朝人是怎么刷牙的之类的很有学问的东西,他研究的是明儿个是出太阳还是下雨,下个月会不会发洪水——-

    都有天气预报了。还要你这个干什么啊?

    “明白了吗?”老道问。

    “明白了。”秦洛点头。

    “相识即是有缘,我帮你算一卦——”

    秦洛打断老头的话,说道:“我不信这个。你是知道的。”

    老头点了点头,说道:“第一次见面时,你就说过了。我还是帮你算一卦吧。算一卦你就信了。”

    “师父,还是不要算了。我喜欢末知。什么都提前知道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秦洛说道。

    老道想了想,说道:“你这想法倒是新鲜。别人都妄图提前知晓天机,你却拒绝早一步知道。”

    “是啊。我和其它人不同。”秦洛说道。他今天被这老头儿这个道那个道的给忽悠晕了,赶紧结束之前的话题,说道:“师父,你现在住在哪儿?不如就跟我回去住吧?”

    “不用了。四海为家,四处为家。”老道说道。

    “无论如何,都请师父让我尽一尽弟子的孝道。”秦洛再三邀请。

    “不用了。孝在心。我感觉的到,这就行了。”老道说道。

    啧啧,你看看人家这是什么境界?比柏拉图恋爱还要高级。

    “那师父有什么需要弟子做的吗?”秦洛问道。

    老道听了这话,眼光灼灼的在秦洛身上扫来扫去。接着,又遗憾的摇了摇头。

    “师父,有什么不对?”秦洛疑惑的问道。

    “可惜。可惜。你身上没有灵根。”老道摇头说道。

    “灵根?”秦洛一愣。要哪东西干什么?自己又没有想过当道士?娶个御姐做老婆才是正经事儿。

    “燕京文化底蕴深厚,多出才能卓越之士。我这次北行,一为游历,二为寻找一有灵根之士继承衣钵。可惜寻不着啊。看来还是缘分末到。”道士解释着说道。

    “唉,看来我是帮不了师父了。”秦洛一脸遗憾的说道。心里却为自己不合格而庆幸。

    “不过,你既然叫我一声师父,我也不好视而不见。况且,你毅力深厚,能够苦修十几年的《道家十二段锦》,也算是和我派有缘。这样吧,我就先收了你做记名弟子吧。”

    秦洛大惊。说道:“师父,你老再考虑考虑吧。我对寻仙问道一窍不通,而且也完全没有兴趣,怕难以继承师父大业。师父还是另寻高徒吧。我称师父为师父,实为报恩。而师父却没必要因为这个把我收为徒弟的。”

    为了摆脱成为一名道士的命运,秦洛差点为儿把‘徒弟恐难有作为,怕会玷污师父一世清名’这样的话给说出来了。

    “谁让你继承大业了?”道士反问道。

    “那师父的意思是?”秦洛奇怪的问。

    “记名弟子而已。继承衣钵,自然会有他人来做的。”道士说道。

    “那—-记名弟子能不能娶媳妇?”

    “记名弟子,也就是外门弟子。自然是可以娶妻生子的。再说,我们天机道和正一道不同,并没有规定不许弟子娶妻。”

    “这样?”秦洛想,那让我继承衣钵也不是不可以。事情都是商量出来的嘛。

    “师父,我们天机道一共有多少人?在江湖中的地位如何?”秦洛想,背靠大树好乘凉。说不定自己和这些侠隐门派结下渊源,以后出了什么事儿,还有人能够站出来替自己出头。

    又不会禁止你娶媳妇,打架的时候还有人站出来帮忙。秦洛倒是不反对加入这天机道了。

    “这——”老道一直温和镇定的脸上竟然出现难为情的表情。

    “是门派机密,不方便说吗?”秦洛了然的说道。当初,爷爷带他出去看病的时候,他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那些人是不愿意把自己门派的事情向外人透露的。除非你能够成为他们内门的核心弟子才成。

    “这倒不是。”道士的脸上也释然了。说道:“只因我一心向道,误了门派发展的事情。所以——现在咱们天机道只有两个人。”

    “两个?”秦洛瞪大了眼睛。

    “两个。”道士说道。

    “除了师父,另外一个人是谁?”

    “就是你。”

    “———”

    秦洛欲哭无泪。这天机道到底是什么门派啊?

    名字取的倒是威风,可加上自己却只有两名帮众。这绝对可以向吉尼斯申请‘天下第一小派’的记录了?

    老道士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边摸口袋,一边对秦洛说道:“为师是玄字辈,号玄机子,你是空子辈,就号空机子吧。这儿有本书,你仔细研读。你有《道家十二锻锦》打底,学习起来应该不难。这紫血珠是天生寒物,能够克制你体内的热毒。你戴在身上,可以防身。好了。师父还有事要做,有缘再见吧。”

    “师父。”秦洛喊道。他没想到这老道说走就走,连个联系方式都不留下。

    无论这老头向他灌输什么样的思想,都不能更改他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事实。自己能够活到今天,实在是因其所踢。

    再说,秦家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家族。如果让爷爷知道自己遇到了救命恩人,却不请他回去坐坐。怕是要把自己给骂的狗血淋头。

    “还有什么事吗?”玄机子看到秦洛眼中的不舍,声音温和的问道。

    “师父。留个电话号码吧。”秦洛说道。

    道士笑了笑,说道:“无根浮萍,心无牵挂。哪里会用那些东西?放心吧。我们还会有缘再见的。”

    等到玄机子的身影在眼前消失,秦洛仍然站在原地,一脸惆怅。

    有些人萍水相逢,可是却给予你的人生莫大帮助。

    第一次见面,这道士给了自己《道家十二段锦》和《引体术》,救活了自己的性命。

    第二次见面,他又收了自己为记名弟子,送了自己一本书和一串入手冰冷的紫色珠子。

    秦洛握着手里颜色古黄的书籍,上面用毛笔字写着《玄功录》的字样。里面的字迹是漂亮的小楷手写体,对秦洛来说并不难以辨认。而且还画有线条图案,看起来倒是图文并茂。

    秦洛之前得到的是那本《道家十二段锦》多为养生之术,这本《玄功录》好像是记载着一些攻击防御的方法,看起来是那本书的增强版。

    “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练习这个吗?”秦洛握着这《玄功录》想道。

    回去拍摄现场,厉倾城满脸急色的迎了过来,说道:“秦洛,你跑哪儿去了?手机也没带。到处让人找你呢。”

    “没事。看到一个朋友。过去说几句话。”秦洛笑着说道。难得看到厉倾城着急的样子,还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什么朋友啊?”厉倾城好奇的问道。

    “一个道士。说要给我算命。”秦洛若有所思的问道:“你信这个吗?”

    “信啊。我都会给人算命呢。”厉倾城咯咯的笑着。“要不要姐姐给你算一个?”

    “好啊。你算算。”秦洛好奇的说道。他还真不相信这女人会懂得那些东西。骗人也是高难度的技术活。

    “你今天晚上会梦*遗。”厉倾城趴在秦洛耳边小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