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二八章、这就是道理!

第一二八章、这就是道理!

    在一群都市时尚男女中间,站着这么一个又老又瘦的道士应该会给人鸡立鹤群的感觉才对。可是,外人看在眼里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怪异。

    好像这道士的身形犹如鬼魅,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或者说,他存在。可是,他和那红墙、老树、假山、池鱼一样只是一道背景,或者说是一道风景。不张扬、不耀眼。和谐入境,融于自然。

    那道士像是认识秦洛,一脸慈爱的看着他笑。那笑容仿佛在水泥地上镌刻的花朵,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却极少被人观注欣赏。

    秦洛像是被人施了固定魔法似的,想动,动不了。有很多话想说,却哽在喉间发不出任何声音。

    “各位游客,各位游客。我们要前往下一个景点——格格的演武场。”导游看到她带的游客都围在那儿看人拍戏不愿意离开,举着喇叭声音嘶哑的吆喝着。

    再这么耽搁下去,剩余的景点就没办法游完了。

    人群一阵骚乱。一大部份人跟着导游朝里面走去,另外还有一小部份顽固份子对这边的拍戏更感兴趣,趴在窗口不愿意走。

    等到大部队离开后,秦洛才突然发现失去了那道士的身影。

    他心里一急,抓着眉笔就朝外面跑过去。

    “秦洛。秦洛。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厉倾城看到秦洛的表情异样,出声喊道。

    “秦洛,你没事吧?”陈思璇跑到窗口问道。

    “我没事儿。一会儿就回来。”秦洛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刚才人群离开的地方追过去。

    怎么才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

    秦洛没有在人群中找到老道士,只能脱离这个旅游团向左侧的曲廊跑去。哪儿是一片石亭,格格观花赏月时用的。

    突地,秦洛见到在一处临水的亭子里,看到那如仙风道骨般卓然而立的道士。那把无穗宝剑斜背在身后,又给这清逸之气增添了些杀伐之气。

    秦洛大步走了过去,强制压抑着心头的激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力的磕了三个响头。

    活命之恩,如同再造。别说是区区几个响头,即便让秦洛跪在这儿磕上三天三夜,他也毫无怨言。

    天生阳脉,人之绝症。一代医学奇才,被人誉为‘药王’的秦铮也束手无策。

    为了治疗孙儿的身体怪疾,秦铮带着小秦洛四处游历,遍访名医。可是那些人只要一搭上秦洛的脉博,便唯有摇头叹息。

    “天之阳脉,天要绝脉。不是人力可以挽回的。”一个老的看不出年龄的老头子这么对秦铮说道。

    秦洛看到,自己那从不服输的爷爷仰着张脸,老泪纵横。在院子里的枯井前站了一夜,第二天秦洛起床时,看到爷爷的头发和眉毛都被山上的露水给打湿了。凝结成珠。

    那是秦洛第一次那么清晰的体会到心在痛的感觉。那是心疼。

    也是在那座无名山上,独自外出的秦洛遇到了这个无名无姓的道士。

    他见到秦洛的第一眼,便也和那些世隐神医一样扣起了他的脉博,然后连连称奇,又摇头叹息。

    “我知道我要死了。”秦洛当时虽小,却并不害怕生人。一张小脸上满是哀怨的说道。

    “你怕死吗?”道士没想到这小孩儿竟然主动和他讲话,而且和他谈的还是生死无常这种玄妙的话题。

    “不怕。可是我不想死。”秦洛说道。

    他怎么愿意死呢?他有那么幸福的家庭,有那么疼爱他的亲人。他死了,不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吗?

    “你倒是坦白。”道士笑着说道。

    “我都是快要死了的人了,还有什么不敢坦白的?”秦洛气愤的说道。他觉得这老家伙笑起来的样子非常的可恶。

    人家都是快要死的人了,他还在哪儿对着人傻笑。真想用小耳瓜子狠狠地抽他的脸——-假如能抽得着的话。

    老道士满脸诧异的看着秦洛,这小孩儿的心智简直是异于常人。

    老道士想了想,说道:“我可以不让你死。”

    “你骗人。”秦洛小嘴一撅,说道。

    “还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骗人?”老道盯着秦洛说道。

    “爷爷和那些神医爷爷都医不好我。你怎么可能医好我?”你看,我们的男主角小小年纪就懂得使用激将法。

    “道法无常,千般奥妙,万般法门。又岂是寻常医术可比?”老道士满脸微笑的解释着说道。好像从来都不会生气一般。

    “神神鬼鬼的,我才不信呢。爷爷说了,不能迷信。”秦洛很欠揍的说道。

    听了秦洛的话,老道士很想拍屁股走人。

    可是犹豫了一番后,还是说道:“相识即是有缘。送你两卷书籍吧。如若每天勤奋练习,必能保你一命。”

    然后,这老头子丢下两本薄薄的小册子就落荒而逃。

    这两卷书籍也就是秦洛后来从不间断练习的《道家十二锻锦》和《引体术》。前者筑基调理,后者强健体魄。两者相辅相成,让秦洛的生命一直存活到现在。

    后来,秦家也曾经花大力气寻找这个修道之士。可是苦寻无果。秦洛心记这道士的大恩,十几年过去,再也没有机会见面。

    “感谢师父救命之恩。弟子永生难忘。”秦洛抬起头看着老道说道。

    老道士转过身,一脸笑意的看着秦洛。十几年过去了,秦洛从一个病怏怏的小顽童长成了清秀少年,而他的容貌却丝毫不见有任何改变。

    也正是没有改变,所以秦洛才能够一眼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师父?我可记得,我们并没有记下师徒名份?”老道士笑着说道。

    “传道之情,救命之恩。理应为师。”秦洛说道。

    老道士笑着说道:“救你,只是为了积善修行而已。当不得如此大礼。”

    “无论如何,至少我现在还活着。”秦洛笑着说道。

    老道士点了点头,说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十三年前,我见到即将夭折的你。十三年后,我们再次碰面。我们缘分实在不浅。”

    老道士跨前一步,把秦洛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手指熟练的扣在了秦洛的手腕经脉上。

    稍微触碰,便松开了。说道:“天阳绝脉果然霸道。十几年的《道家十二锻锦》冲和,竟然还没有把那纯阳之魄给化掉。看来,真像是传说中的那样,要寻找到纯阴之体才行。”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听天由命吧。师父不是说冥冥中自有定数吗?”

    “机缘机缘。时机到了,缘分就来了。不需着急。”老道士劝慰着说道。

    “我没有着急。好不容易能够见到师父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请师父多留燕京几日,也好让徒弟尽尽孝道。”秦洛一脸恭敬的说道。这可都是他的真心话。

    欠别人的恩情,就如借别人的债。就算不能一次性的还清,也要先给人一点儿利息才好。

    秦洛的命是这老道士给救回来的,倒是真的想把这老道士留下,让他颐养天年。

    老道士看出秦洛的诚心,声音温和的说道:“寻道之人,怎能安居一处?道是寻来的,不寻,怎么能得道?”

    秦洛对这佛啊道啊很是头疼。以前爷爷让他练字时,就是抄《道德经》、《金刚经》这些底蕴深厚的法诀。可是每次一篇经文抄下来,都让他头痛欲裂,死去活来。时间久了,才逐渐适应了这种折磨。

    现在,这老道士又和他讲道啊天意啊之类的东西,他又一次的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师父寻的是什么道?”秦洛硬着头皮问道。

    “天机道。”

    “天机道?这是什么道?”秦洛觉得自己是在和人玩捉文字游戏。

    “天机是道,也是派。我所在的道派就是天机派。天机派供唐朝贞观年间的修道之士李淳风为师祖,以寻找因果,窥探天机为道基。”

    虽然秦洛不懂道法,但是,他却听爷爷说起李淳风这个人。李淳风是唐朝太宗皇帝时期著名的天相家,《推背图》的作者。

    《推背图》以推算大唐国运。因李淳风某日观天象,得知武后将夺权之事,于是一时兴起,开始推算起来,谁知推上了瘾,一发不可收,竟推算到唐以后华夏2000多年的命运,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道‘天机不可再泄,还是回去休息吧’,即第60像所述,所以《推背图》由此得名。

    “那师父怎么会到了燕京?而且——还跟着那么多人一起寻道?”秦洛笑着问道。他刚才看到这道士和旅游团的人站在一起,感情这老头儿的思想还很开通,是跟团旅游来着。

    “道法无处不在。”老道士不以为然的说道。“这山这水这亭台楼阁无一处不无道理。如果有机会的话,听一听别人讲的道理也无不可。”

    “道就是道理?”

    “就是道理。”

    “什么是道理?”

    老道士笑了笑,突然间反手拔剑。

    呛!

    一声龙吟,银光闪烁。

    只见老道士斜劈一剑,然后指着地上被他砍成两半的一只飞虫,对秦洛说道:“这就是道理。”

    (PS:第二更送到。你们是天,你们是地,你们是疯狂的恶魔。兄弟们的票火太猛烈了。召唤本月的第三万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