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二七章、道士!道士!

第一二七章、道士!道士!

    郭仁怀确实要被调走了,可是这和秦洛却没有太大的关系。

    郭仁怀是因为作风问题被调走的。事情是这样的,中医药学院的学生会干部中,有一个叫做邱少红的女学生。为了能够毕业后留在医科大学附属医学院里工作,一直和郭仁怀保持着极其亲密的关系。

    她以自己的身体为交换条件,而郭仁怀则答应在她毕业后帮她把工作落实。两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

    可是,他们的暧昧短信被邱少红同样在中医药学院学习的男朋友发现了。他的男朋友雷霆大怒,就跑到校长办公室去把郭仁怀给告了。

    因为男生握有郭仁怀发给邱少红的暧昧信息内容,即便郭仁怀极力的否认他和那名叫做邱少红的女学生什么关系也没有,那些信息原本是要发给他老婆的,不小心发错了号码。可是,这件事还是在学生中间传开了。

    为了避免事情扩大化,给学校带来不可估计的损失。学校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将郭仁怀调出学生管理工作的职位,丢到附属一院的后勤部任职。

    虽然上一任的老校长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觉得这是厉永刚的打击报复。可是自己的门生不争气,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他也只能把这口气给憋在心里。

    而郭仁怀的调离又不能说和秦洛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如果上面领导愿意的话,这件事情或许也能够用其它的办法给解决了。譬如给那个男生一个优秀大学毕业生称号或者留校任用的名额等等。

    一顶绿帽子换一顶官帽子,还是有很多男人愿意交换的。

    可是,因为上次秦洛遭遇的不公平待遇,厉永刚确实是对郭仁怀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有机会能够一脚把他踢开,自然不会心慈手软。

    于是,这件事经过一番添油加醋的流传后,就逐渐演变成了秦洛在郭仁怀的不断压迫下终于愤怒出手,一下子把郭仁怀给踢走了的小人物反抗史。

    毕竟,秦洛和郭仁怀的矛盾已经明面化。而且,秦洛当着卫生部副部长的面给郭仁怀穿小鞋的事情也经朱老师的口给传开了。

    大家都以为,郭仁怀被调走,实际上是副部长蔡公民在后面起了作用。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大家对秦洛的身世有了另外一番认识。之前大家都以为秦洛的关系在校长厉永刚哪儿,没想到他能力通天,竟然和卫生部副部长蔡公民也关系密切。

    这也是秦洛刚才走进办公室时,众人对着他又敬又怕的原因。

    他们渴望走近,却又不敢接近。

    小敏也只是一个办公室文员,并不了解这件事更深层次的原因。经过她的一番解释后,秦洛也只能算是一知半解。

    “我确实和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秦洛笑着说道。“不过,我对他的离开持欢迎态度。”

    “你倒是坦白。”小敏捂着嘴哧哧的笑。

    “我要是说我舍不得他离开,怕是也没有人相信啊。”秦洛笑着说道。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办公室主任接了电话后,站起身大声说道:“主任打来电话。让办公室所有人都去会议室开会。”

    会议室里,郭仁怀低垂着脑袋坐哪儿,手里夹着一根已经快要烧到头的香烟。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它的几个副主任也到了,正陪在一个戴着眼镜一脸严肃的中年男人身边说话。显然,这个男人可能就是中医药学院新来的院系主任。

    等到所有的人都到齐后,郭仁怀这才把手里的烟头按进烟灰缸。用很大的力,像是带着满腔的怨气,秦洛甚至能够听到烟体支离破碎的声音。

    他的视线从在座的人脸上一一扫过,不知道是不是太敏感,秦洛感觉在自己的脸上停留的时间要稍微长一些。

    良久,才出声说道:“因为工作需要,我将要调到一院去工作。中医药学院的院长一职由熊主任接任。我很荣幸能够认识大家,也很感谢大家以前对我工作的支持。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和配合好熊志潮主任。”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熊志潮,说道:“现在,我们有请熊志潮主任讲话。”

    说着,他就率先鼓起掌来。大家也跟着鼓掌。很热烈,谁也不愿意在第一次见面就给新主任留下一个不欢迎的印象。

    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没几年。

    从这一刻起,郭仁怀终于退出了中医药学院的舞台。而他和秦洛的恩恩怨怨,也终将被各自遗忘在时间的长河里。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怎么能够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耗费那么多的情感?

    无论是爱,或是恨。都是浪费。

    为了送别老主任,迎接新主任,办公室主任终于在酒店定了餐,中医药院系所有的老师和办公室工作人员都应该要到场的。可是秦洛答应过要去陪厉倾城和陈思璇他们吃午饭,只得把这次的聚餐给推辞了。

    他的独立独行看在其它老师的眼里,又是一阵欷嘘。

    也只有这小子不把村长当干部,不把主任当盘菜。

    郭仁怀看不过眼,和他斗了几场,输了几场,到最后还落了这么个下场。也不知道新主任对这刺头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

    因为下午要继续《一生为你画眉》系列的影视广告拍摄,所以,中午三人随意的吃了些东西后,便开车往格格府赶过去。

    金德瑞现在是干劲十足,为了早日完成拍摄任务,并且快速的把作品推向市场,他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勤奋一些。

    秦洛、厉倾城、陈思璇三人赶到拍摄现场的时候,金德瑞已经带着他的几名助理租下了房间,并且将房间重新布置过了。

    虽然里面的一些物件不允许轻易移动,可是背景墙的构造和一些小装饰品还是需要添置的。

    譬如,经过数百年的岁月,格格的凤床上早就没有了被子枕头一类的东西。这些就需要金德瑞提前准备好的。

    “厉总、陈小姐,秦先生,你们来了。房间基本上已经布置好了。你们再看看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咱们这次力求精益求精。做一个经典作品出来。”金德瑞迎了上来,一脸笑意的说道。

    “金总辛苦了。”厉倾城微笑着道谢。几人进入房间细细的打量着,寻找有可能出现的破绽。

    如果没有一颗谨慎细微的心,就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的。有些公司只追逐商业利益,不考虑作品质量。古装剧里面竟然会出现可口可乐的杯子和电线杆的影子,一下子就让人失去了代入感。

    “有没有问题?”厉倾城转过脸看着秦洛和陈思璇,问道。“这儿就是你们俩调情的地方。你们可要看仔细点儿。”

    “厉妖精,你就损吧。我知道你这是嫉妒。”陈思璇反击着说道。

    “哎哟,竟然被你看穿了。我们家秦洛和你在镜头前卿卿我我的,人家心里可是很不舒服呢。”厉倾城一脸愤恨的说道。

    “那你上来和他拍?”陈思璇笑骂着说道。

    “我这模样哪行啊?”厉倾城摆手说道。

    “为什么不行?厉美人还有对自己的长相没有信心的时候?”

    “我不是没有信心。我是太有信心了。就我这模样,长得跟个二奶似的——-我一上去,哪还有人愿意买我们的产品啊?那些正妻大*奶之类的女人不把我给骂臭了不可。”厉倾城一脸妩媚的笑,见之惊艳。

    金德瑞调好摄影机,然后跑过来对着秦洛和陈思璇说道:“陈小姐,秦先生,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是不是先去上装?趁着现在的光线好,咱们赶紧把事情给办完了。”

    秦洛和陈思璇会意,各自在一名摄影助理的带领下去换衣服化妆。

    “厉总,如果不出什么问题的话,今天下午咱们的《画眉》系列就要拍摄完成了。大红大火是可以预期的。今天晚上在汉海。我请客。”金德瑞一脸兴奋的说道。

    厉倾城笑着说道:“哪好意思再让金总破费。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由我做东。”

    一会儿的功夫,秦洛就装扮完毕,从后面走了出来。仍然穿着和上次同样的衣服,做着同样的造型。陈思璇的装扮稍微麻烦一些,但是也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

    金德瑞把手里的纸张分发给秦洛和陈思璇,说道:“这是我们分解镜头的几个动作。你们俩好好琢磨琢磨。你们俩都没有台词。动作也非常简单。可是,想拍出那出夫妻间深情款款的情意,也不太容易。需要找准感觉才行。”

    秦洛和陈思璇拿着纸张入神,秦洛按照陈思璇上次教他的代入法,努力的把自己代入进去成为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

    十几分钟后,金德瑞问道:“找到感觉了吗?”

    看到秦洛和陈思璇分别点头,金德瑞大喜,说道:“开拍。希望我们一次OK。”

    当秦洛和陈思璇走进摄影机的镜头前面准备开拍的时候,外面再一次响起了喧哗的声音。一个举着小红旗的导游带着浩浩荡荡的一大群游客走了进来。

    金德瑞苦笑着看了厉倾城一眼,厉倾城也无奈摇头。他们虽然租下了格格府的一间房间,可是,却并不能阻止管理处放其它的游客进来参观。

    和上次一样,那群游客看到有人在里面拍戏。再一次围到了窗口来观望。有的人还拿出手机拍照,在摄影助理的劝说下,才阻止了他们的这种动作。

    “大家聚集精神。3—-2—-1,开拍。”金德瑞脸色严肃的下达了开始命令。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射进来,在古色古香却又温馨舒适的房间里,一个男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的爱妻正在铜镜前上妆,男人掀开丝绸薄被坐了起来,走到妻子的身后轻轻抱了抱她,然后接过她手里的眉笔,一脸温柔的为她画眉——-

    秦洛努力的想进入戏里。可是心境却总是难以平静下来。

    他觉得有人在外面看着自己。很温和。却让人心生熟悉的感觉。

    他很想回头去看,却又害怕破坏了此时大家正努力宁造的这种感觉。只得强力的压住这种想法。可是,念头这种东西就像是石缝里的小草,生命力顽强的惊人,无论你怎么压它踩它,它都会探头探脑的冒出来。

    “咔。”金德瑞喊道。然后对秦洛说道:“男主角你的眼神要专注。要深情。我没有从你的眼睛中看到一个丈夫对自己妻子的爱意。”

    “我会尽力。”秦洛苦笑着说道。

    他的视线无意间扫到窗外,立即发现了那道目光的来源处。

    在人群的后面,一个身穿青色长袍,黑色长发挽成一个道髻,身背一口古朴宝剑的干瘦道士站在哪儿,一脸温和的对着他笑。

    这样的风格打扮,倒是有些惊世骇俗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