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二五章、为激情埋单!(第二更!)

第一二五章、为激情埋单!(第二更!)

    对女人来说,什么样的男人最可恶?

    就是那种把你撩拨的欲仙欲死,等到你身体燥热、下身湿润、那种空虚难耐的感觉快要让你折磨疯了的时候,他突然从你身上爬起来,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咱们明天再继续吧。’

    对林浣溪来说,秦洛就属于这样的男人。

    当然。这指的是感情上。而不是身体欲望上。

    林浣溪在感情上受过伤害,所以,她对感情格外的敏感。在她从美国逃回来后,便已经对感情彻底的死心。

    又没有得到及时的安慰和疏导,以致于内郁成疾,发展成为‘厌男症’。在她的意识里,所有的男人都是虚伪的骗子。看到男人便会情不自禁的疏远,对他们的态度冷淡甚至厌恶。

    特别是对于那些追求者,更是给她别有用心的感觉。越是企图靠近她的人,她的敏锐也越是惊人,反击也就越是激烈。

    她知道自己病了。她身边的人也知道她病了。可是,大家都束手无策。

    秦洛是个例外。他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来接近林浣溪的。

    在第一次见面时,林浣溪对秦洛也充满了敌意。可是,秦洛稍微霸道的攻势,以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服终于打开了她的心菲。她也愿意配合接受秦洛的治疗。

    其实,对于精神上的疾病来说,只要她们愿意接受治疗,病情也差不多算是好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就要靠医师的高明手法和时间的忘却了。

    在秦洛的治疗下,林浣溪康复的极快。她能够和身边的人讲话,甚至能够对秦洛微笑——-虽然还不愿意和同事的关系走的太近,那也是因为她这几年的生活方式已经定格,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改变过来。

    在治病的过程中,两人的摸摸碰碰在所难免。要是对于其它的女人,或许这不值一提。可是对于林浣溪这个二三十岁的老处女来说,却让她心里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渏。

    治疗厌男症有一个弊端。如果情感发泄渠道不通,很有可能,患者会将自己压抑很久的感情转移到主治医师的身上。

    那样的感情来得既突然,又凶猛,根本防不胜防。

    如果秦洛和林浣溪能够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并且能够相亲相爱的走到一起。林浣溪的病情会顺势痊愈,甚至能够恢复到病前的状态。

    可是,偏偏在两人的关系最微妙的时候,管绪突然间回国,并且在西餐厅发生那样的误会。

    秦洛的离开给林浣溪带来了致命的伤害。她拼命压抑在心底还没来得表现出来的第二次情感无端夭折,让她一下子进入了一种情感真空的状态中。

    就像是人一下子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只能感觉到自己一直在下坠,可是却无处着力无处宣泄无人倾听。

    这种状态,也就是情感闭合症的前期。

    因为性格使然,林浣溪遇事总是喜欢独自藏在心里。

    在她遭遇第一次情感背叛的时候,她选择了沉默。在她爱上了秦洛时,也选择了沉默。在秦洛离开时,她仍然选择了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因为她体内积蓄的情感太多太多,终于使她不堪重负。情感之堤处于崩溃的状态。

    在这个时候,秦洛却又去而复返。他又开始招惹林浣溪,骚扰、袭胸、无意间表现出来的好感及暧昧——-这都让林浣溪的心境起起伏伏,没办法做到真正的平静下来。

    若即若离。时有时无。让人抓不住,握不紧。

    人总是喜欢追逐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因为自己的感情无处安放,所以,林浣溪很是喜欢阅读别人的情感。

    《当你老了》是她最喜欢的一首诗。她羡慕那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能够得到叶芝一生的眷恋,即便洗尽铅华,红颜逝去,成了一个干瘦银发的老太太也不离不弃的感情。

    秦洛朗诵这首对她有特殊意义的诗歌,像是压跨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让一向冰冷淡漠的林浣溪崩溃了,发出质问的怒吼。

    你怎么总是这样?你怎么总是这样?

    我爱你的时候,你弃我而去。

    我遗忘的时候,你又辗转出现。

    秦洛懵了。他被林浣溪反常的态度莫名其妙的话语给震懵了。

    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哪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只是念首诗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女人那神鬼莫测的心思,又岂是秦洛这只情场小菜鸟所能明白的?

    直到林浣溪的脸上布满泪水,蹲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的时候,秦洛才反应过来。他心疼不已,跑过去搂着林浣溪还在颤抖的身体,说道:“林姐,你怎么了?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秦洛,我要怎么办?我应该要怎么办?”林浣溪泪眼婆姿地问道。

    “怎么办?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要告诉我,我们才能想出解决的办法啊。”秦洛说道。

    如果能够说出来,林浣溪又怎么会这么痛苦?

    我爱你只有三个字。可是要说出这三个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力量?

    “算了。你不用告诉我怎么办了。”秦洛说道。“让我告诉你应该怎么办吧。”

    他双手扶着林浣溪的两侧脸颊,任由泪滴打湿了手指。这个让人心疼的女人,头一回见到她露出这种茫然不知所措的神态。

    你说你一好好的女人,要那么坚强干什么?想哭的时候就哭,想闹的时候就闹,没事撒撒娇,让男人为你跑跑腿。多好?

    做什么女强人?累不累啊?

    对男人来说,有些事情是无师自通的。

    秦洛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甚至连电视上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境头。可是,心生怜惜的情绪作崇下,他亲吻着林浣溪的额头、眉梢,以及那晶莹如珠的泪水。

    林浣溪的身体猛地一僵,泪水仍然在流着,她却忘记了哭泣。

    当秦洛亲吻到她同样咸涩的嘴唇时,她猛地伸出双手,搂住了秦洛的脖子。

    紧紧的。用尽全身的力气。

    仿佛害怕再次失去一般。珍若生命。

    ******************************

    闹钟再次把他吵醒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六点钟。秦洛每天的锻炼时间到了。

    洗漱一番,穿着运动装跑下楼的时候,林清源已经在院子里锻炼身体了。他的脸色有些疲惫,看来昨天晚上并没有休息好。

    “林爷爷,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秦洛一边摆出《道家十二锻锦》的起手式,一边问道。

    林清源正在打太极,听到秦洛的问话后,笑着说道:“年纪大了就是这样。一到了这个钟头,想睡就睡不着了。在床上躺着也难受。还不如起来打上一手太极。”

    “林爷爷昨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晚?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吗?”秦洛问道。

    林清源感叹一声,说道:“有一个病人的情况很危险。昨天晚上开会研究治疗方法。因为病人的身份特殊,现在大家都没办法确定是用中医治疗还是西医治疗。”

    秦洛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林清源笑着说道:“我自然是想把你请过去帮忙。可是,这次的事情带有保密性质。我也没办法自作主张。”

    既然林清源为难不能多说,秦洛也不愿意强求。他虽然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但是,他也要替林清源考虑才是。

    这年头,不是你做得越多就越好。

    如果出现一个棘手的病人,林清源就把自己叫过去治疗,那样的话,怕是医院的医生们都有意见了。什么事儿都让你干了,他们做什么?

    “林爷爷。来,你跟着我做两个动作。能够快速缓解疲劳。”秦洛说道。

    《道家二十锻锦》是养生法宝,其中的吸纳之法更是得天独厚。那个‘吸字诀’和‘呼字诀’如果能够掌握得当,五分钟之内,仅仅凭呼吸就能够把身体的疲劳一扫而光。

    “好。我也学学你这个。”林清源笑着说道。然后在秦洛的指导下,跟着他呼吸提气,一会儿的功夫,就觉得神清气爽,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这是什么法子?太神奇了。”林清源高兴的说道。

    “这也是养生法门中的一招。人的一呼一吸之间学问很大,如果能够掌握好了规律,就具备养生功效。”秦洛笑着解释。

    “你小子啊。全身都是宝。”林清源赞赏的说道。

    林浣溪走出来,看着在院子里锻炼的一老一少,心里无端的变得甜蜜起来。

    自己喜欢的男人能够得到家人的喜爱,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爷爷。吃早餐了。”林浣溪出声喊道。

    “好。秦洛,我们去吃早餐了。”林老爷子说道。

    “好的。”秦洛答应着。收了架势,跟着林清源进屋。

    餐桌上,林清源看看秦洛,又看看林浣溪,说道:“秦洛啊,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

    “什么?”秦洛问道。

    “我最近正好要出差去一趟南方,准备去秦家看看你爷爷。我在想,要不要顺便把你们俩的事情也给办了?”林清源说道。他哪里是出差去南方啊,他是为了这件事特意的跑一趟。

    “什么事?”秦洛一边往嘴里塞油条,一边问道。

    “喜事啊。怎么?还没准备好娶我们家浣溪?”林清源笑呵呵地说道。

    秦洛目瞪口呆,嘴里的油条都忘记吞咽。这也太快了吧?

    昨天晚上才得到机会摸了下胸部,今天就得为这次激情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