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二一章、两个骄傲的男人!

第一二一章、两个骄傲的男人!

    蹲在角落里抽落的田螺一直在偷听着两人的谈话,听到秦洛的问题后,不由得一愣,然后转过头对着他坚了坚大拇指。

    据他所知,敢在大少面前这么说话的人,这家伙还是头一个。

    难怪闻人家那女人连大少都看不上眼,感情她喜欢的是这种另类男人。

    “可是,我也很另类啊。为什么那群娘们都不愿意和我约会?”

    秦纵横捧着茶杯的手也顿了顿,很快的,又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什么似的,把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秦洛。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秦纵横对秦洛说道。

    “你的问题也很有意思。”秦洛反驳道。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那天你可能会出现在宴会上了?在我忘记给你送去请柬的情况下?”秦纵横直截了当地问道。

    是敌是友,一言定之。

    秦洛的视线和秦纵横对视着,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他笑着说道:“三天后?谁知道呢?也许那天我真的很忙,也许我那天什么事情也没有。我是一个懒散的人,不喜欢想太长远的事情。能够过好即将到来的每一天,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我也没想过要去参加什么寿宴。就在刚才,我还在担心你会对我做出邀请。那样的话,我就不得不为一个问题而发愁。至少,我得送出去一个看起来不会很寒酸又不会让我觉得很心疼的红包。”

    “但是,我的时间,只有我自己能够支配。连我爷爷都没有权力来干涉,其它人就更不行了。三天后有没有空,只有我知道。或许,我很忙,但是也能抽出一些时间过去呢?”

    如果这家伙要是好好的和自己说,我喜欢闻人牧月,我准备在宴会的时候追求他。兄弟,你帮帮忙,给我制造一个机会。

    或许秦洛心情大好,还真就答应了。毕竟,他已经和闻人牧月退婚。而且,也拒绝过她交易的请求。

    可是,这家伙高高在上的对自己说‘我想,那一天你肯定会很忙’,直接就帮自己把事情给定下来了。这就让他心里很不爽了。

    我的事,凭什么由你来决定?

    虽然秦纵横待人温和,笑起来也给人平易近人的感觉。

    可是,秦洛知道,他知道里是极端骄傲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骄傲,他才能够这么坦然的去面对任何人。在他的眼里,也许他并没有把你当做和他平等的角色,甚至没有把你当做人。只是一张椅子一个杯子——或者其它。

    他的骄傲戳痛了秦洛的骄傲,于是,秦洛也不得不挺起脊梁来了。

    “那么,如果我说,就是威胁呢?”秦纵横笑了笑,说道。这个男人,还有些意思。

    或者说,牧月喜欢的就是这点儿小性子?

    秦纵横摇了摇头。牧月那样的女人,只会考虑的更全面一些。不会因为对方有那么一丁点儿亮点就喜欢上。她的那个分数系统就说明了一切。

    秦洛撇了撇嘴,说道:“你又能威胁我什么呢?”

    “那些话说出来就实在太卑劣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在燕京突然间消失呢?会不会很多人因此伤心?”秦纵横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膝盖上轻轻地敲打着。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思考问题的时候,手指敲打的频率也会随着加快。

    “尽管试试。”秦洛一脸无畏的说道。

    秦纵横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因为仁慈。这种事我可以做得出来。但是,我不会在你身上使用。”

    “我还真是与众不同。”秦洛笑了起来。

    “我不喜欢你。但是我不会伤害你。”秦纵横笑着说道。“这样的竞争太低级了。只会适得其反。”

    “我知道,只有愚蠢的人才暴露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在我牵着牧月的手走进教堂时,我需要一个见证人。你是最合适的。”

    “还真是巧。我也恰好不喜欢你。”秦洛笑着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会去为你们做见证。”

    “谢谢。”秦纵横点了点头。他再次伸手倒茶,但是,只给自己倒了一杯。却没有帮秦洛的杯子添满水。

    意思是说,我们的谈话结束了。你可以离开。

    于是,田螺就知道自己又要工作了。

    他掐掉手里的烟头,走过来对着秦洛做了个邀请的守势。

    秦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着田螺向外面走去。

    “你真有种。”田螺笑呵呵地打量着秦洛。“比我想象的有种。”

    “我只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而已。”秦洛淡淡地说道。

    “这也是勇气。”田螺笑着说道。“别人就不敢。”

    “已经这样了。还能差到什么程度?”秦洛笑着反问。“你敢吗?”

    “我敢。”田螺说道。“但是,这是基于我对他忠诚的前提下。因为他清楚,无论他要求我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的执行。所以,他给我的报答是畅所欲言。”

    “包括让我在燕京消失之类的事情?”

    “是的。”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你也是。”田螺重重地拍了拍秦洛的肩膀。

    刚刚走出这座外面看上去不显山露水的私人豪宅,秦洛就看到外面停着一辆军车。王九九站在车外走来走去的,时不时的探头朝里面张望。

    看到秦洛走出来,王九九满脸惊喜,快步向秦洛这边跑过来。

    “秦老师,你出来了?”王九九关切的问道。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洛,见到秦洛毫发无损,这才放下心来。

    刚才她真是担心坏了,硬是克制住了强闯进去的冲动。

    “你怎么在这儿?”秦洛惊讶的问道。他并不知道王九九在教室门口看到他们一起离开的事情,更不知道王九九因为记起田螺的身份所以担心他会出事儿,也慌慌张张的赶了过来。

    “我——我看到你和他走出来。就跟过来看看。”王九九只得实话实说。她总不能说恰好路过吧?

    “你的朋友好像很着急的样子。看来我不用送你回去了。”田螺笑着对秦洛说道。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秦洛说道。

    秦洛深深的看了王九九一眼,说道:“我们回去吧。”

    “嗯。”王九九乖巧的点头。转过视线看向田螺的时候,对方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她礼貌的点头回应,然后挽着秦洛的手臂向军车走去。

    高深从驾驶室跳出来,高兴的说道:“我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的时间,又被这姑奶奶给拉了出来。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这位姑奶奶非要逼我带人把这地方给平了不可。这是什么地方,我哪有这个胆子啊?”

    “这地方很出名?”秦洛问道。

    “是啊。天波府一号啊。智公子秦纵横的私人俱乐部。能够进来的人可都不简单。”高深解释着说道。

    “怎么连个名字都没有?”秦洛转身看着那没有牌匾的大门,疑惑的问道。

    “要牌子有什么用?知道的人,不用牌子也能知道。不知道的人,就算挂张牌子,也没办法进去。——据说之前是有名字的,但是秦纵横觉得门口挂张牌子影响美观。就让人把它拆了。现在大家都以这地方所在的地址来称呼。”高深一脸骄傲的向秦洛解释着。好像这儿出名他脸上也很有光彩似的。

    秦洛看得出来,高深对这地方非常的推崇和畏惧。那么,更深层次的来讲,这个智公子在燕京的影响力是惊人的。

    连高深这个层次的公子哥都如此拥戴他,其它的人更不用说了。

    为了一个女人去得罪这么一个恐怖的对手,到底值不值?

    “红颜祸水啊。”秦洛暗地在心里感叹着。

    当然,这样的话他可不敢讲出来。王九九还在旁边一脸深情的看着他呢。

    “秦老师,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王九九问道。

    “过来和人谈些事情。”秦洛含糊的回答道。自己牵扯进来了,不能再把王九九也拉进来。她已经帮了自己太多太多。

    “是秦纵横找你吗?”王九九问道。他怕秦洛小心得罪了秦纵横,秦纵横会找机会报复。

    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会忽视秦纵横的能力和恐怖。

    “是啊。你也知道他?”秦洛苦笑着问道。看来,王九九还是要卷进来了。

    “知道。秦老师,他为什么要找你过来?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矛盾吗?如果有的话,或许,我能够在中间帮一些小忙。”王九九觉得自己必须要把问题给搞清楚,不然的话,她怎么也没办法安心。了解了秦洛和秦纵横的冲突后,她就想办法从中周旋,让他们化干戈为玉帛。

    在她的心里,秦洛是那么的文弱、那么的需要别人的呵护。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没事的。我能解决。”秦洛拍拍她的脑袋说道。这个女孩子一脸担忧的看着你的样子,真是很惹人疼爱。

    “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王九九点头说道。既然秦洛不愿意说,她也不好再追问了。

    “好的。”秦洛答应道。

    “我们现在去做什么?”王九九问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先吃饭。然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秦洛原本就准备在今天去探访一下华夏名医堂,看看他们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或者说双方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王九九一脸雀跃,转过脸对着高深问道:“高深。你饿不饿?”

    “有点吧。”高深笑着说道。心想,这大小姐总算想到这一茬了。他今天休假,还在睡觉呢,被这姑奶奶一个电话给招呼来了。

    早饭没吃,现在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哦。饿了的话,赶紧回去吃午饭吧。”王九九说道。

    “——-”

    (PS:抱歉,更晚了些。在YY上听大家唱歌呢。真没想到,老柳的读者中英才辈出啊。哈哈。第一次举办这样的活动,有许多不敬人意的地方,请大家多多谅解。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另外,感谢几位管理员辛勤的组织。人太多,场面有些乱。真是忙坏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