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百零六章、不够格!

第一百零六章、不够格!

    春暖花开,整个世界都姹紫嫣红、生机勃勃。殊不知在这美好的春光里,却隐藏着一个美丽的杀手——花粉过敏症!

    花粉在空气中飘散时,极易被人吸进呼吸道内,对花粉过敏的人吸入后会产生过敏反应,这就是花粉过敏症。

    一般来说,花粉过敏症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部位:鼻子特别痒,突然间连续不断地打喷嚏,喷出大量鼻涕,鼻子堵塞,这是‘花粉性鼻炎’。喉咙突然阵发性咳嗽,呼吸困难,有白色泡沫样的粘痰,甚至喉中喘鸣,这是‘花粉性哮喘’。眼睛发痒,眼睑肿起来,有水样或粘液脓性分泌物,这是‘花粉性结膜炎’

    可是,现在是燕京的冬天,怎么会患有这种病吗?

    原来,汉默小时候就有花粉过敏症病史,只是一直不为外人所知而已。他本人也是医生,平时就注重这方面的保养,让自己很少有机会接触花粉。

    可是,今天他却对饭桌上那种桃花花粉制的糕点特别感兴趣。在没有人的提醒下,他一口气就吃掉好几块。里面包含的花粉剂量过大,终于再次诱发了他的病情。

    既然秦洛已经通过他的哮喘和口腔中的痰液把病情给诊断出来了,剩下的就只是如何治疗的问题了。

    包厢内没有抗过敏的药物,汉默的病情又是那么的突然急促,送医院去肯定是很耽搁时间的。更甚者,秦洛连银针都没有带在身上。

    那么,只有一种办法了:指压。

    所谓的指压,就是用手指沿着经络压迫穴位的治疗方法。属于中医治疗中的一种,如果手法得当,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在预防以及保健方面,指压法更是有独到之处。

    在一群人的注视以及围观下,秦洛走到了汉默的身后,然后两手放在一起用力地搓了搓,直到双手燥热后,才开始在汉默额部的印堂、神庭、攒竹、鱼腰、丝竹空、太阳、阳白等部位轻揉起来。

    从小就熟背人体经胳,秦洛认穴找穴的功夫是极其高明的。再配合他们秦家家传的‘一字指压法’的神奇疗效,效果非常显著。

    第一个五分钟过去,汉默刚才还哮喘如牛,难以成言的病症已经消失。

    众人交口称赞,连呼神奇。

    秦洛笑笑,又按了五分钟后,汉默脸上的痛苦之色完全消失,脸上的红晕也早已消退干净,整个人和普通人无异。

    这一次,众人看向秦洛的眼神更是异样。那些美国代表团的成员没想到不用打针,不用吃药,仅仅是两根手指按摩一阵子就能够治疗这种突发性的急症,如见神迹。

    “上帝。上帝啊。神奇的秦,你又让我大吃一顿—-”杰克一脸诧异的说道。外国人都不能用好华夏词语,把大吃一惊都说成了‘大吃一顿’。

    秦洛笑着点了点头,松开按摩的双手,走到汉默的正面,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汉默脸色难堪,用英语说了句什么。可惜,秦洛听不懂。

    “神奇的秦,他说,他现在感觉非常好。他很后悔和你做那样的赌注。”杰克博士走上来搂着秦洛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

    “没有人愿意做那样的赌注。只是,我没办法做到在自己爱惜的东西受到侮辱时而无动于衷。”秦洛看着汉默说道。

    杰克把秦洛的话给翻译给汉默听,汉默听了之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向秦洛深深鞠躬。

    “他说,是他太自大了。不了解中医的神奇妙用。以后,他一定会是中医最忠诚的追随者。他请求获得你的原谅。并且,恳求收回你们的赌注。”杰克看着秦洛,笑着说道。

    “我不会收回赌注的。”秦洛说道。

    杰克一脸愕然。按规律来说,这个时候,他应该说‘没问题’的啊。

    这家伙,难道不是华夏人吗?他的骨子里,根本就不像华夏人。

    因为华夏人处事圆滑,如滑不溜手的泥鳅。他却棱角分明,攻击性强,像是一只横行霸道的螃蟹。

    “秦洛——”虽然厉永刚根本就不知道中午秦洛和汉默打赌的事,但是,他还是想提醒秦洛照顾一下客人的颜面。

    郭仁怀在一边冷笑。年轻人,还真是锋亡毕露不知道收敛。

    以后,有他的苦果子吃。

    “我没有收回赌注的习惯。”秦洛说道。

    汉默听了杰克的翻译后,又用英语叽哩呱啦地说了一通。

    秦洛开始有些想念王九九了,有她在的话,就能够给自己做现场翻译了。

    “他说,他能够理解老师的态度。他再次对自己的无礼道歉。他认输,并会按照赌注来赔偿。”林浣溪突然间在秦洛耳朵边出声说道。

    秦洛脸色一喜,转过头看着林浣溪的时候,却见她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不过,能够主动站出来做自己的翻译,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秦洛想,看来她的心门没有完全合上。自己还是有机会治疗好她的。

    “你告诉他。我并不是因为要贪图这笔赌金而不愿意撤销赌注。做为一个男人,应该时刻为自己的言语负责。我可以不要他的赌金,他也不用放弃做为一名尊贵的医学研究人员的身份。但是,我仍然要在三年之内,让中医风靡美国甚至世界。这是我的赌注。不仅仅是和他赌。我还在和自己赌。”秦洛看着林浣溪眉目如画的俏脸,嗅闻着她身体上的淡淡香味,笑着说道。

    汉默听了之后脸色动容,再次出声对着秦洛说着什么。

    围观群众听到汉默的话,都瞪大了眼睛一脸诧异的样子。

    “他说什么?”秦洛问道。因为这一次林浣溪也没有立即为他翻译,脸上也是一幅惊讶的表情。所以他才主动出声问道。

    “他说。他只崇拜两个华夏人。一个是你们的周总理。另外一个就是你。你们的品行征服了我。”林浣溪看着秦洛有些苍白的脸,不带任何表情地翻译道。

    把一个普通的医生和一国之总理相提并论,看来这个汉默是对秦洛彻底的信服了。

    “谢谢用英语怎么说?”秦洛笑呵呵地问道。即便身为太乙神针传人的秦洛,也扛不住这种高水准马屁的轰炸啊。

    “THANKYOU!”

    “哦。原来就是它啊。这个我也会。”秦洛上去拍拍汉默的肩膀,说道:“THANKYOU!”

    汉默的身体危机被解除,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舒畅。

    厉永刚再次对秦洛刮目相看,表现得也越发亲热了。

    因为下午没课,所以,在酒宴散场后,秦洛就准备直接回林家别墅。

    “秦洛。”王子豪快步追了上来。

    “有事吗?”秦洛转过身看着他。上次这家伙就在林浣溪的办公室门口提出挑战。不过被他拒绝了。不知道这一次又跑过来做什么。

    “看来,你确实很厉害。”王子豪笑着说道。

    “这一点儿我很清楚。”秦洛说道。说英文我不如人,但是,比中医医术的话,他还真不会轻易服人。

    “不过,我们的比赛还没有开始呢。”王子豪受不了秦洛的狂妄,脸色不善地说道。

    “什么比赛?”秦洛佯装不知的问道。

    “中西医的对抗。我有信心赢过你。”王子豪说道。

    秦洛的脚步横移一步,转过脸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地打量着王子豪。

    良久,突然开口问道:“我为什么要和你比?”

    “难道你不想知道谁比谁强吗?谁胜了,谁才是医科大第一名师。”王子豪说道。秦洛的审视眼神让他很不自在。

    “我出身中医世家,又是太乙神针的传人。还深受王修身顾百贤几位中医泰斗的赏识——-最近的医学报纸和杂志正在对我进行轰炸式报道。我很有名气的。而且,每过一天,我的名气都会增涨一大截。”

    “如果我答应和你比。你赢了我,就名声大震。即便输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我就不同了。我赢了,无关紧要。你又没什么名气,对我的声誉没有任何程度的增涨。我输了,也只是给你做了嫁衣而已。”

    “你——-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鹾。”王子豪怒视着秦洛,气地说不出话来。

    他把自己想成什么人了?

    “做为一个名人,我不得不时刻保持警惕。我们无怨无仇,我又没招你惹你。你三番两次的跑来找我挑战——-也不由得让人朝这方面去想一想了。”秦洛笑着说道。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王子豪怒喝道。

    秦洛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无论君子也好,小人也罢。我都不会和你比的。”

    说完。他就要转身离开。

    “你怕了?”王子豪在后面冷笑。

    “不是怕。而是——当你站在和我相等的位置上时,我再和你比。”秦洛出言犀利地说道。和为一个高手,一定要懂得矜持。是个人都要跑来和他比拼一番,他哪还有时间吃饭睡觉工作上网和妹妹聊天?

    那一刻,王子豪热血上涌,差点儿忍不住要和秦洛大战三百回合。

    他这是什么态度?竟然说自己不够格和他比吗?

    看着秦洛远去的背景,王子豪面露凶光。

    秦洛刚刚走出酒店旋转大门,就看到林浣溪的香槟色宝马要驶出停车场。

    秦洛快步追了上去,出声喊道:“等等我。等等我。”

    (PS:第一更。想要三更的话,大家伙儿要努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