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百零四章、认真的偏执狂!

第一百零四章、认真的偏执狂!

    郭仁怀被秦洛那目中无人的眼神和说出来的话给激怒了,他知道,如果不能阻止他这种疯狂的行为,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

    到时候上面追究下来,他只能吃不了兜着走。据说蔡公民的秘书明浩把自己阻止秦洛去参加那个中医研讨会的事情和教育部一些领导做过汇报,有些人已经对自己怀有成见了。

    昨天晚上老校长还因为这事儿特别给自己打过电话,这个时候,他不能再出任何纰漏。

    郭仁怀满脸怒色,盯着秦洛说道:“当众赌博,你知道这会给我们学校带来多么严重的负面影响吗?到时候责任由谁来承担?”

    “我们这不是赌博。是赌注。关于中医崛起的赌注。”秦洛毫不退让地说道。

    郭仁怀一把从他手里扯过信用卡,说道:“一百万华夏币都掏出来了。还说这不是赌博?而且,赌博的对象还是到我们学校参观的外国友人。如果被媒体报道出去,会在国际上引起多么恶劣的影响?你是医科大的教师,你不仅仅代表的是你自己,你代表的还是我们整个学校——”

    “我代表不了整个学校。我只能代表自己。我代表自己和别人打一次赌。”秦洛打断他的话,说道。

    两人唇枪舌剑,矛盾越来越激化。

    “就是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吗?用得着拿这么多钱去做赌注?”郭仁怀不可思议地说道。

    年轻人的思想太幼稚了。人家愿意说,就让他们说说就好了。

    能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秦洛的脸色一下子黯然下来,心里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悲哀。体内的力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抽空了似的,双腿连身体都没办法支撑起来。

    是啊,这才是国人的真实想法。

    反正已经是这样了,人家说说又有什么关系?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他们淡漠、冷血、若无其事。反正这些又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能赚的钱,不会少赚一分。

    至于背负些骂名——反正人家骂的是中医而已,又不是指名道姓的骂自己本人不行。有必要和他们争个脸红脖子粗吗?

    再说,他骂的是整个中医行业。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别的人都不站出来反驳,自己干吗要做这个出头鸟?

    他们不当真,是因为他们不爱。

    举个例子。如果你当真爱一个女人,你能够容忍别人侮辱她吗?

    可是,秦洛不同。

    他生于中医世家,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泡的是药草澡。然后,他的生活、他的成长、他的学习都是和中医息息相关。

    可以说,他所有的一切都和中医有着密切的关系。

    他的祖辈是中医、他的爷爷是中医、他的母亲是中医、父亲是中医商人—-他自己也是个中医。

    他的尊严和骄傲,也来源于中医。

    中医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谋生的手段,更像是一个谆谆教导他成长的长者,一个和他朝夕相伴的朋友。一个一直默默地照顾他关怀他的亲人。

    他不允许别人侮辱他。

    郭仁怀之流知道,自己和国外访问团打赌被媒体报道会让学校丢面子。

    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知道,如果国外访问团成员侮辱中医却没有一个华夏人站出来反驳,那才是真正的丢面子。

    有些东西,是需要用生命坚守的。

    “我觉得,很有这个必要。”秦洛声音低沉地说道。他的语速不快,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崩出来。可是,却给人力道千多的感觉。

    “你们可以不在乎。我在乎。你们可以不用认真,但总要有人认真。三年,中医风靡美国。这是我的目标,我也会朝着这个目标而努力。如果三年之内我做不到,这一生我将不再使用中医。也不配使用。”

    “你这是胡闹。”郭仁怀冷笑着说道。

    “胡闹又怎么了?我们就需要这样有血性的老师。”

    “就是。秦老师,我支持你。秦老师,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这是胡闹吗?郭主任,如果你能像秦老师这样胡闹一次,我们也发自内心的支持你。”

    “秦老师,我们都为学中医感到自豪。我们自豪的原因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中医教师。秦老师,是你给了我们努力的目标和希望。”

    “秦老师,赌得好。如果缺钱的话,我可以找爸爸要——”

    ———-

    班里的学生一个个地站起来发言,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对秦洛表示支持。

    年轻人都是有血性的。这不是冲动,而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

    如果一个国家的年轻人整体被阉割了,那么,这个国家的未来也就完蛋了。

    这就像是足球。如果一个国家的球队缺少了冲劲儿和抢劲儿,那么,这个国家的球队就永远焉巴巴的,给人不了激情,也永远登不上世界性的竞技舞台。

    郭仁怀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指着那帮子学生说道:“他胡闹。你们也跟着胡闹。”

    “是的。我们就愿意跟着秦老师胡闹。”有学生接口说道。

    “好。好。”郭仁怀语无伦次,对那个陪同而来的厅长说道:“张厅长,你也看到了。这样的老师我没办法管理。”

    “看到了。”张厅长也是脸色难堪地点头。

    等到这节课结束,他要好好地找学校领导谈谈这个老师的工作问题了。

    杰克一直在观察着秦洛和郭仁怀的对话,以及那群学生的反应。还时不时地在手里的本本上记录着什么。

    见到学生们吵吵嚷嚷的,对他们这个代表团表示不满。杰克博士合上本子,对秦洛说道:“老师,我想和你们的学生讲几句话。可以吗?”

    “没问题。”秦洛点头。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外国人会讲些什么,但是既然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自然应该允诺。

    任何事情都是堵不如疏。如果他当真要当着全班学生的面来偏低中医或者诋毁自己——那也是他的自由。

    他对自己的学生有信心。他相信,他们会有着自己的思维辨别能力。

    杰克博士大步走向讲台,扫视了一眼教室中的学生,用华夏语说道:“很荣幸,能和这么多年轻的同行相聚在燕京。”

    接着,便是长久的沉默。

    等了一会儿,杰克博士说道:“按照惯例,这个时候,你们不是应该鼓掌吗?”

    哄!

    大家都被这老头的冷幽默逗笑了,在秦洛的带领下,教室里响起哗啦啦的掌声。

    也因为这个笑话,教室里面的气氛才变得融洽起来。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燕京。因为这座城市太干燥,空气实在是太恶劣了。而且,我一下飞机,身体就很不舒服。感谢老师,是他用那神奇的——”

    杰克博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记录本,说道:“用那神奇的太乙神针把我的病治好。我很感激他。他是一个神奇的医生。改变了我对中医的印象。”

    “我喜爱中医,也一直在努力的研究。可是,总是不能进入里面去。是的,就像是有一道门一样把我拒之门外。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以为,中医只是夸夸而谈。直到刚才老师向我展示他神奇的针灸技术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之前只是不懂得如何使用而已。这一点,我必须要向我的同行们道歉。”

    “刚才,你们的老师和我的同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汉默不是个坏人,但是,他的想法和很多人一样。都不能真正的认可中医。而中医现在的成绩,也确实没有办法获得别人的尊敬。”

    “但是,我知道,汉默肯定要把他的裤子给输掉了。虽然他是我的同伴,我仍然没办法把胜利压在他的身上。”

    “我很羡慕你们。你们有一个医术精湛,品德高尚的老师。他高明的医术征服了我,他对中医的爱却赢得了我的尊重。”

    “我一直认为,无论从事任何行业。如果不能做到认真和偏执的话,就很难取得成功。我们这些做研究的更是如此。你们可以相信,如果爱迪生不是个偏执狂,他能在失败一千次以后,会再去尝试第一千一百次,直到把电灯发明出来吗?”

    “不能。”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喊道。这老外的讲话很对他们的口味。而且,他对秦洛的欣赏也是赤裸裸的,完全没有任何遮掩。

    郭仁怀脸色阴睛不定。他没想到经过一番闹剧后,这个代表团的团长不仅对秦洛没有任何意见,反而对他大加褒奖。

    ——这群不长脑子的外国佬。真是犯贱。人家不把他当人,他还反而乐呵呵的跑上去赞美别人。

    杰克博士如此称赞秦洛,让郭仁怀心里很是不舒服。

    汉默听不到华夏语,但是,看到台下的学生反应这么热烈,他就知道,他们的团长肯定说了些鼓励的话。

    “我相信,在秦老师的带领下。三年之内,中医必当风靡美国。我也相信。在你们这些认真的偏执狂同行共同努力下,中医一定能够风靡世界。”

    “你们的秦老师,能够给人带来信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