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百零二章、斗医!

第一百零二章、斗医!

    秦洛的意思很明显了。这些天森大学的医生代表团可以来听教室听自己讲课,但是,他们必须站着听。

    他不会为了照顾这些国际友人的面子或者说为了自己国家‘礼仪之邦’的牌子,而把自己的学生赶起来站着听课,而把座位让给他们。

    这些学生学好了能够发扬和继承中医,他们学好了又能怎么样?秦洛不喜欢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更不会做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事情。

    郭仁怀像是听到什么难以相信的事情似的,极力地压抑着心中的怒气,说道:“秦老师,天森大学的代表团来我们学校参观访问,是我们学校的荣幸。怎么可以让我们的客人站着听讲?哪儿有这样的道理?传出去我们会被人笑话的。”

    “我的学生可以站着听,他们为什么不可以?我欢迎他们来学校参观,因为这样可以让他们更加清晰直接地了解中医。取长初短,中西医总会有融会贯通的一天。”

    “但是,我尊重他们在西医上的专业,也请他们尊重我在课堂上的教师身份。如果他们想要听我讲课的话,就要遵守我的课堂规矩。在这个教室里,他们的身份只能是学生。”秦洛一脸无惧地说道。

    “秦洛,你——-”

    “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的话,我的课程会到此结束。”秦洛打断他的话,说道。

    郭仁怀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恨不得当场就和秦洛翻脸。

    他有心想要立即带着访问团去其它的教室,可是,其它的教师也完全没有准备。讲一些言之无物的东西,可能会把访问给搞砸了。

    再说,他要是这么把人带走了。他不仅仅是在这一班学生面前丢丑,甚至连访问团那边都没办法交代。

    “郭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儿?”代表团中的一个中年男人脸色阴沉地问道。

    因为天森大学在大学界和医学界的双重地位,以及他们这次代表团的规格,所以教育部也派了一个厅长来陪同。没想到却在这儿吃了一个闭门羹。

    “因为学生太多,我们可能没有座位。”郭仁怀一脸难堪地说道。

    被上面的领导训斥,郭仁怀心里更是把秦洛给恨地死地活来。可是对这样的牛皮糖又实在没有办法。上次把他解雇后闹出来的一系列事件,差点儿就让他承担很大的风险。

    除非他主动提出辞职或者犯什么大错,不然,他还真没办法来惩罚他。

    “你提前没有安排好吗?”中年男人凶狠地瞪着郭仁怀,低声喝道。在代表团的成员面前,他们也要顾忌些颜面,不好当众发飚。

    “没有关系。我们就站着听课好了。我们应该尊重老师的决定。”一个脸颊瘦长,头发有些稀疏的男人说道。

    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套合体的西装,戴着深度近视眼镜。不苟言笑,看起来颇为严肃。

    他的华夏话说的不错,就是在发卷舌音的时候,舌头有些不太灵光。

    不过,他说的话大家都能够听懂。

    接着,他又用英语把自己的决定给他的那些同伴讲了。

    那些人都一脸诧异,还有的人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以前,他们去华夏其它的医学院参观访问时,都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他们的教师不仅仅提前把教室第一排的位置给空出来留给他们,还会提前在桌子上摆好饮用水以及用来记录的笔纸——

    他们的招待无微不至,非常的令人满意。可是,今天竟然会有人让他们站着听课。

    这个华夏人——不够哥们。太不够哥们了。

    可是,既然代表团的团长都这么决定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一个个站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等待着台上那个年轻的有些过份的老师讲那虚无缥缈的中医。

    秦洛对着天森大学的代表团团长杰克博士点了点头,感谢他对自己的理解。

    真正有素养的人,会懂得尊师重道的重要意义。如果级别和权利凌架在知识和道理之上,那么,这个国家是非常危险的。

    虽然多了一群外国朋友,但是,秦洛也没有准备因为他的到来就立即改变自己的授课思路和教程。他不会把自己已经讲过的课程拿出来再重讲一遍,以此博得学生们的‘热烈互动’。也不会把自己最拿手的课程给丢出来,那样的话,可能会给学生造成学习上的端层。除非再用一节课的时候把这次的课接上,不然,学生是没办法跟上的。

    因为教的是《中医诊断学》,所以,秦洛总是喜欢理论联系实践来传授学生知识。有理有据,才能更容易让学生记忆深刻。

    “如四肢懒动,饮食减少,胸中满闷。这很有可能是大气下陷之症——”

    “老师,我有问题请教。”那个杰克博士举手说道。

    “请讲。”秦洛笑着点头。这老外还挺好学的嘛。

    “什么叫做大气下陷?大气是指什么?是指大口喘气吗?还是刮很大的大风?”杰克博士一脸认真地问道。

    教室里的学生都哈哈大笑起来,虽然有很多学生也不知道这个‘大气下陷’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知道,肯定不是这个外国老头问的那样。

    秦洛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保持安静。看着杰克博士说道:“我们可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的身体中,是什么东西支撑着五脏六腑的运行?又是什么东西把这些脏器固定在胸腔里面,不致使他们脱落呢?”

    “我们的《金匮要略》里面有这么一句话:五脏六腑,大经小络,昼夜循环不息,必赖胸中大气,斡旋其间。人体中,有股气在胸中,主管肺的呼吸,支撑全身,振作精神。这就是大气。也叫做精气。精、气、神,三者缺一不可。”

    “可是,我们如何感受这股气呢?”杰克博士淡黄色的眉毛皱成了S型。一脸不解地问道。

    “脉搏的跳动。心脏的博起。都可以感受到这股气的存在。”秦洛说道。

    “可是,那属于人体的自然反应。为什么说是那股大气呢?老师,你还有其它的方法可以证明吗?”

    秦洛笑着说道:“当然可以。”

    他扫了眼教室里面的学生,问道:“谁带了针盒?”

    “我带了。”依然坐在第一排的王九九说道。

    “借我用用。”秦洛对着她笑笑。

    王九九拉开包包拉链,取出一个精致的针盒递了过去。

    她的包包像是个百宝厢似的,手机、钱包、MP3、茶水、针盒——只要是你所需要的,她都能掏出来一般。

    接针盒时,两人的指尖轻轻地触碰。王九九像是触了电般的,快速的缩手,小脸也不自觉的爬上一抹红润。

    昨天晚上那暧昧的拥抱还索绕心头,今天再次见面,还是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又觉得芳心一阵阵甜蜜。

    在她的努力下,她和秦洛的关系终于更进一步。

    秦洛打开针盒,取了根一寸六分的员针,用酒精棉消毒后,下了讲台向杰克博士走去。

    “博士有没有口干舌躁,胸闷气短,说话非常费力的感觉?”秦洛笑着问道。

    杰克表情一愣,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他刚刚来到燕京,对这儿干燥温热的天气很不适应。所以,刚刚落地就患了上火症。

    只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这就是他们中医四诊中的‘望’诊了。可是,自己的什么部位露出了这样的病症呢?

    “在我们的中医中,把人的体质分为阴、阳。又分为热症和寒症。杰克博士就患了热症。”秦洛解释着说道:“如果杰克博士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诊治一番。从这个诊治的过程中,你也可以体会到这股气的存在。”

    “这就是你们华夏中的针灸吗?听说非常神奇。我很乐意品尝。”杰克博士很有为医学献身的精神,丝毫不惧地说道。

    甚至用上了‘品尝’这个字眼,看来,他把针灸当做一盘美味的华夏菜了。

    “脱掉你的西装外套。然后把你的手给我。”秦洛说道。

    杰克博士把手里的记录本交给身边的同伴,然后把西装外套也脱了下来,把自己的手臂递给秦洛。

    “请解开你的袖子钮扣。”秦洛说道。

    杰克很是配合,很快就把衬衣袖口的钮扣给解开。

    秦洛把他的袖衣向上挽去,露出他毛茸茸的胳膊。

    秦洛用手按了按,然后手持银针,闪电般的扎了下去。

    一个天森大学的女老师看到秦洛拿根细长的银针扎进杰克博士的手臂上,吓地尖吓出声。不断地喊着‘MYGOD’。

    可是,当她睁开眼睛,看到杰克博士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只是专注地看着在自己手臂上活动上的银针时,又觉得神奇无比。

    那么锋利的东西刺进肉身,怎么会没有疼痛感呢?

    如果找不准穴位,自然会非常的疼痛。可是,如果能够找准穴位的话,不仅仅不会痛,还会有非常舒适的感觉。秦洛自然不会犯下扎错位置的低级错误。

    秦洛的两根手指捏针,轻轻地揉*搓着。针尖继续在向肉体深处没进。

    “感觉到了吗?”秦洛笑着问道。

    “感觉到什么?”

    “气。一股冰凉的气体在手臂上流窜。”秦洛提醒道。

    杰克博士仔细地感受了一番,然后一脸惊喜地叫道:“啊。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它的存在了。像一条凉嗖嗖的小蛇在手臂里窜来窜去。天啊,太神奇了。这就是大气吗?”

    (PS:第二更。有红票的同学帮老柳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