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一百章、不能做朋友,那就做对手!

第一百章、不能做朋友,那就做对手!

    秦洛转过头看向王九九,她微微对自己点头。意思是说,这件事完全由你做主。是战是和,都由你来决定。

    秦洛心中暗自感激,看着一出场便成为众人焦点的仇烟媚,笑着说道:“今天是仇小姐新上任举办的庆祝酒宴,我也不好意思过度打扰。”

    仇烟媚点了点头,对秦洛的善意表示感谢。

    “但是,他还欠我一个道歉。”秦洛的视线转移到管绪脸上,一本正经地说道。

    管绪脸上的笑容一僵,脸色再次变得难堪起来。

    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家伙这么咄咄逼人。抓住人的痛处就不愿意放手,跟条疯狗一样。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这种人啊,更像是个逆来顺受的小白脸。看来,以前自己还真是被他的外表给蒙蔽了。

    仇烟媚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敛去,漂亮的凤眼灼灼有神地盯着秦洛,说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是的。”秦洛肯定地点头。既然不能成为朋友,那就做对手吧。

    做为一个合格的对手,应该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倒对方。

    “现在?”

    “现在。”

    仇烟媚点了点头,转过身看着管绪,脸色不善地说道:“管公子,还请你先解决好你们之间的恩怨吧。如果是你这方理亏的话,他也仅仅是需要一个道歉,你就给他吧。”

    管绪一脸错愕。他没想到仇烟媚翻脸就不认人。刚才还说要敬自己一杯酒,转眼间就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仅仅是需要一个道歉而已。都是在圈里混的人,难道不知道道歉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吗?

    代表着自己和秦洛的争斗错误的一方是自己。代表着争斗的结果是自己彻底认输。

    还代表着,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颜面扫地。

    这样的结果怎么能够让人接受?

    “怎么?很为难?”仇烟媚面无表情地看着管绪,说道。

    “仇小姐,我并不是不愿意道歉。如果是我错了的话,我道歉是理所当然。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是我的错误。”管绪耐着性子解释着说道。没办法,他得罪不起这个权势滔天的女人。

    “可是,他觉得是你错了。”

    “只是一面之辞。”

    “那你可以解释一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仇烟媚问道。

    管绪为之语塞。不用问他也知道,肯定是凌笑跑过来找人麻烦的。

    凌笑不忍看到管绪为难,站出来说道:“和管绪大哥没有关系。是我的错。道歉的人应该是我。”

    “笑笑。”宁碎碎抓着凌笑的手说道。

    “没事儿。道歉而已。”凌笑强笑着说道。

    她如此的作贱自己,只是为了保全她爱的男人尊严。

    管绪拍拍凌笑的脑袋,笑着说道:“好吧。看来确实是我妹妹的错误。我代她向秦洛道歉。”

    果然,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取得的效果是非常完美的。

    凌陨看着管绪,一幅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感激模样。而凌笑,却幸福的捂脸哭泣起来——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那些随着他们过来的人,也为管绪愿意担当事情的人品所征服。

    他向秦洛一个人低头,却赢得了一个圈子的死心塌地。

    有些人就是这么的危险,他总是能够在遇到危机时寻找反击的机会。

    管绪看着秦洛,再次说道:“我为我妹妹的无礼向你道歉。请原谅。”

    说完,他对着仇烟媚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感谢仇小姐的盛情款待,管绪铭记在心。”

    然后,在全场人的注视下,管绪领着他的那个小圈子的人转身离开。

    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再呆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而且,他也没办法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宁碎碎走在最后面,欲言又止,想和秦洛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快步向外面走去。

    “他很危险。”王九九看着管绪离开的背景,轻声提醒道。

    “我知道。”秦洛点头。

    太刚硬的对手容易折断,太柔软的对手没有杀气。这种能屈能伸的对手,才是最能给人致命一击的恐怖存在。

    王九九再不多言。男人间的战斗,女人最好少做主张。

    王九九给秦洛介绍她的朋友们,同样出身军区大院的丫头、狗熊、子弹头,还有工兵。

    丫头就是那个戴着眼镜的清秀女生,老爹是上将级的人物。狗熊是一个大块头,是军区副参谋长的儿子。子弹头和工兵是兄弟俩,也同样出身军官世家。

    当然,没有点儿身份,也没机会进入这个圈子。

    因为王九九对秦洛的态度,所以,他们和秦洛说话时就格外的亲热。

    一群人正要找个角落里说话聊天时,仇烟媚在后面出声喊道:“两位请稍等。”

    秦洛和王九九回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仇烟媚。不知道这个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女人还要做些什么。

    刚才秦洛摆明了没有给她面子,难道她是来找麻烦的。

    这样想着,王九九情不自禁地又跨前一步,挡在了秦洛的前面。

    仇烟媚手提长裙向两人走来,丰腴有致的身体给人极度的诱惑感。在场不少自控力差的年轻男人看着她曼妙的身体都在偷偷地咽口水。

    “烟媚初来燕京,很高兴能够认识两位这样的年轻人。如果不嫌弃的话,还希望能和你们交个朋友。”仇烟媚说话的时候,主动向王九九伸出了自己涂抹着黑色指甲玉的纤纤玉手。

    秦洛倒是没有表现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性格特质。但是他刚才和人打架时不慌不忙,一切尽在掌握的镇定感给了她极深的印象。

    而且,能够一招致敌,想必这份身手也是非常不错的。

    至于王九九,她是越看越喜欢。这个女孩子的凌厉和倔强都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可惜,自己背负着家族的责任,跳进这个社会的大染缸里面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棱角和对爱情的执着。

    而她,却仍然是一块儿末经雕琢的璞玉。

    王九九愣了一番,还是伸手和仇烟媚握了握手。

    然后仇烟媚又把那只手伸到秦洛面前,笑着说道:“小帅哥,还末请教大名呢。”

    “我叫秦洛。”在周围一群人的嫉妒下,秦洛抓住这女人的手握了握。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京城新贵会主动结交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秦洛?哦,和我一个朋友同姓呢。有机会的话,你们应该认识一下。”仇烟媚笑着说道。

    “希望吧。”秦洛点头。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有朋友要招待。有机会的话,多多联系。”仇烟媚笑着说道。

    “好的。”秦洛和王九九点头。

    仇烟媚转身走了几步后,身体突然间定格,然后对着秦洛招了招手,说道:“秦洛,我有句话想单独和你说,不知道方不方便。”

    秦洛看了王九九一眼,说道:“没关系。很方便。”

    就算你说有件事想单独和我做,也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秦洛就是一头饥不择食的绵羊,为了能够早日摆脱处男的帽子,他已经不再挑剔对方是什么人了。只要是女人就好。

    秦洛走过去,仇烟媚的身体靠近他。他立即闻到一股馨人的香味。这种味道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是香水和女人体香的混合体。闻之不会让人沉醉,只会让人想入非非。

    “代我向你的倾城姐姐问好。”仇烟媚在他耳朵边小声说道。

    “倾城?”秦洛一愣。

    “厉倾城。”仇烟媚说完,再无停留地转身离开。

    秦洛一脸呆滞地站在原地。

    他终于明白刚才为何仇烟媚突然间要帮自己了,原来她认识厉倾城。

    可是,这不可能啊?

    厉倾城虽然也有点儿小实力,但是,她只是医科大学的一个教师,一家美容院的老板,一家美容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第一股东就是自己。

    在来的时候,王九九就向自己介绍过名媛会的背景和实力。

    这个仇烟媚是名媛会的新上任老板,后台背景想必是惊人的。她怎么会和厉倾城扯上关系?

    “怎么了?”王九九走到秦洛身边,低声问道。

    “没什么。她请我向一个朋友问好。”秦洛说道。

    王九九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回去吧。”

    “好的。”

    下了楼,王九九却没有去取车,而是说道:“秦老师,我们随便走走吧。我把车子留给虎妞了,晚上我准备回学校住。”

    “好的。”秦洛答应了。

    夜已深,天上没有一颗星星。空气有点儿闷热,阴沉沉地,像是快要下雨一般。

    但是,这并不能影响都市男女对夜晚的喜好。他们走过的地方灯火辉煌,他们所到之处欢声笑语。

    “九九,谢谢你。”秦洛笑着说道。今天晚上王九九再次站出来帮他出头,让他有种做小白脸的感觉了。

    “谢什么啊?以后不许和我这么客气。”王九九欢快地说道。只是和秦洛这么简单地并肩走在一起,她就觉得开心。

    “我是担心会给你带来麻烦。”

    “放心吧。你忘记我的身份了?虽然我爸对我管得不严,不能开漂亮的跑车,不许拎名贵的包包,不能刷没有限度的信用卡。但是偶尔揍几个不长眼的毛贼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她的嘴里,管绪之流就沦落成为‘不长眼的毛贼’了。

    “而且,我不允许他们欺负你。”王九九转身看着秦洛的眼睛,说道。

    女孩子执拗的眼睛里,有着某种让人迷醉的东西。

    (PS:今天在外面忙乎了一天。只写出来一章稿子。明天三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