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九十九章、名媛之主!

第九十九章、名媛之主!

    秦洛的话丢进人群,像是往平静的湖面丢了一颗炸弹,引起了一轮激烈的议论。

    能够参加这种级别宴会的人,家里非富即贵。而有钱人或者有权人,他们不喜欢撕破了脸面当众争斗的。在他们看来,那是一件非常没品味的事情。

    他们更喜欢暗地里使用阴谋诡计解决对手,杀人不一定非要见血。

    而秦洛和王九九却完全没有一个有身份的人应该有的觉悟,他们觉得自己心里不舒服了,就挽起袖子想要和人打架。

    不过,稍有不同的是,王九九确实是想要和人打架。她学过几年军体拳和擒拿术,身术还算是不错的。一般人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而秦洛则是想要恶惩一下对方,譬如用银针刺一下他们的气门穴或者用手指头按他们腰间的膀胱经——-

    任何时候,都不要得罪一名医生。特别是一名中医。因为他们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管绪看到秦洛向自己走来,倒是豪不担心他能够给自己带来任何程度的伤害。

    无论是论个头,还是论体格,秦洛都不如他。更何况,他已经是跆拳道蓝带。为了完成奥墨实验室交代的‘屠龙’计划,他又经过一年的严格体能训练。

    他已经在脑海里想好了,要如何让这个狂妄无知的小子在人前丢丑。

    虽然这与他的本意不符,按照他的想法,他更想把他收买,拉他进入自己组建的华夏名医堂的。可惜,事情的发展已经让那种可能性降底为零。

    “让我来。”凌陨出声说道。他伸手拍着妹妹的肩膀,示意她站了起来。

    凌笑泪眼婆姿,一脸怨恨地盯着王九九。

    涉世末深,处于花季的少女总是容易被人利用。她是为了维护自己深爱的男人,王九九也同样是为了这样的目标。

    听到凌陨说他要出手,管绪就微笑着退让到一边。

    凌陨是现役军人,虽然打架可能对他有点儿影响。但是,他为了给妹妹出一口恶气。做点儿过激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背后的家族,也不是没有一点儿擦屁股的能力。

    虽然身穿裁剪合身的西装,但是仍然难掩凌陨的军人特质。

    表情冷酷,身材挺拔,剑眉飞扬,蓄势待发。他大步向秦洛走来,一脸无惧的样子。

    看到这个浑身上下充满着钢硬美感的男人,在场不少名媛淑女的身体就开始发软,下身开始变得湿润了。

    “他是谁啊?好MEN。”

    “挺不错。符合我的胃口。”

    “LILY,比你们家那个小白脸好多了吧?这样的男人才叫男人呢——”

    ———

    那些女人小声地交谈着,凌陨听到了些内容,目光如刀子般冷洌地扫了她们一眼,眉头却皱地更深了。

    “你应该道歉。”凌陨站在秦洛面前,说道。

    “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秦洛笑着问道。

    “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我只知道,你欺负了我妹妹。”

    “那就没办法谈了。我只知道,是你妹妹跑来欺负我。”秦洛耸耸肩膀说道。

    “既然没法谈。那就不要谈了。”凌陨说话的时候,突然一把抓向秦洛的肩膀。

    这属于军中擒拿术的一招,如果秦洛的肩膀被他扣住。他只需要一发力,就能够把秦洛给扛在肩膀上,然后像是丢沙袋一般的把他远远丢开。

    他的速度很快,秦洛却又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如何躲闪似的傻乎站地站在哪儿。

    于是,秦洛的肩膀被他抓了个正着。

    第一步顺利完成,当他的身体快速向秦洛移动。只要用肩膀靠近他的身体,就能够把他给扛起来。

    这个时候,秦洛动了。

    在宴会大厅那明亮的水晶吊灯的照耀下,只见秦洛的手心银光一闪。

    然后,凌陨搭在秦洛肩膀上的左手便闪电般缩了回去。

    秦洛乘势追击,银针再次扎向他的腰眼。

    凌陨这一次反应的快,向后连退三大步,才避开秦洛的银针。

    当他想要反击的时候,这才发现,他被银针扎中的左手竟然没办法举起来。

    甚至,他连拳头都不能握紧。

    像是得了中风症似的,那只手突然间就没有了知觉,不受他的控制了。

    “你——做了什么?”凌陨满脸惊疑地看着自己的左手,不可思议地问道。

    “哥,你的手怎么了?没事吧?”凌笑看到哥哥不再攻击,反而一脸恐怖的抬着自己的手看。他的左手也像是没有了神经似的,动也没办法动。惊慌地问道。

    再大的委屈,也不及哥哥的安全重要。

    “凌陨,你没事吧?”李令西问道。

    “怎么回事儿?”管绪担心秦洛再次出手,自己用身体挡在凌陨前面。一脸关心地问道。

    “我的手动不了。”凌陨说道。

    哗!

    全场哗然。

    大家之前并不看好秦洛和凌陨之间的战斗。一方是威风凛凛的战士,另外一方是身穿长袍脸色苍白看起来像是个病鸭子似的瘦弱男人。局势应该一面倒才对。

    可是,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仅仅只有一个回合,凌陨的一只手竟然就瘫痪了。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这些旁观者竟然没看清楚秦洛是如何出手的。

    “放心吧。没什么大碍。只是要麻上半个钟头而已。”秦洛说道。

    又把视线转移到管绪身上,眯着眼睛笑着,说道:“你要不要也试试?”

    不知道是不是受林浣溪的影响。秦洛对凌陨没有什么成见,对凌笑也只是觉得这女人说话太刻薄。而对管绪,却是发自内心的厌恶。

    “乐意奉陪。”

    管绪笑着点头。

    秦洛和凌陨的过招,他看地很清楚。他知道,秦洛手里的那根银针是他获得战斗胜利的主要原因。如果自己先下手为强,一出手就把他手里的银针抢走,或者说,根本就不给他发挥银针的机会。他还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两位公子先停一停,给烟媚一份薄面可好?”突然间,一声清雅风韵的女人声音从人群后面传了出来。

    接着,围观的人群向两边分开。一个身穿红色拖地晚礼服的女人像是检阅部队的女王似的,从容优雅地从过道中间走了过来。

    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

    这个女人的到来,仿佛让大厅顶端吊着的繁琐水晶灯具突然间变得灼眼起来。

    蓬荜生辉这个词语,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你是谁?”王九九警惕地看着这个烟视媚行的女人,出声问道。

    太漂亮的女人,总是让她没有安全感。

    允许你漂亮,但是,请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

    仇烟媚一脸玩味地看着王九九,笑着说道:“听一位朋友说你姓王?”

    “我叫王九九。”王九九说道。

    “不错。很有趣的女孩子。一定很让人喜欢。”仇烟媚笑着说道。

    “但愿如此。”王九九看了一眼秦洛,说道。

    仇烟媚像是一下子就了解了王九九地心事似的,点拔着说道:“在感情方面,有些男人是真傻。有些男人是装傻。无论他们属于那一种,只要你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必然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王九九倒是被这女人的话给搞糊涂了。她不清楚她的身份,却跑出来周旋他们的矛盾。她们素不相识,她却像是对自己很有好感似的,言语之间很是亲近。

    “你是?”王九九再次问道。

    “仇烟媚。从今天开始,名媛会将会由我来负责。以后,还要请大家多多支持。”仇烟媚的视线扫视全场,一脸笑意地说道。

    仇烟媚的话音刚落,充斥全场的议论声突然间停了。一瞬间,宴会大厅安静的有点儿诡异。

    对于在场不少聪明之士来说,这句话所带来的消息量非常丰富。所以,他们不得不静下心来好好思考。

    谁也没有想过,名动燕京的名媛会竟然是由来自南方的仇家秘密举办的。

    以前的名媛会老板身份扑朔迷离,从末在人前表示身份。现在,她们突然间高调亮相,这又代表着什么?

    那些不明底细的人却又震惊在仇烟媚‘燕京第一熟妇’的身份,没想到这个早已经名动京华的神秘女人会突然间现身。而且,还是名媛会的老板。

    “今天是为我上任所举报的庆祝酒会,也是烟媚想和大家见面交个朋友的欢庆酒会。几位能不能给烟媚一点面子。这件事就此揭开。如何?”仇烟媚那双漂亮的眸子像是会说话似的,一脸期待地看着场地中间发生矛盾的几人。

    “在别人的庆祝酒会上出现这样的冲突,实在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管绪呆会儿自罚三杯,还请仇小姐不要介意。”管绪一脸笑意地说道。

    仇烟媚的到来,算是在某种程度上帮管绪解了围。

    如果没有必要,他实在不想太引人注目。那样的话,对他的计划非常不利。

    再说,这个女人他也得罪不起。

    “谢谢管少的体谅。呆会儿我敬你一杯。”仇烟媚微笑着点头。

    “这位朋友,你怎么说?”仇烟媚又转过脸来看着秦洛。她看地出来,王姓女孩儿发飚完全是为了他。

    所以,解开这场争执的关键也就在秦洛身上了。

    (PS:端午节到了,祝兄弟们节日快乐。好好地陪家人过节吧。好好地给老柳投票。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