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九十四章、你凭什么不叫我妈?

第九十四章、你凭什么不叫我妈?

    秦洛在燕园门口等了一会儿,一辆挂着军牌的奥迪车便开了过来。

    秦洛猜测,可能这辆车就是过来接他的。

    果然,很快的,他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秦洛接通之后,电话那边响起一个男人尊敬却非常生硬的声音。

    “秦先生,你好。我是奉小姐命令来接你的。车子已经停在了燕园门口,请问你在哪里?”

    “在你身后。”秦洛笑着说道。举着话机对着那辆车子晃一晃。

    车门打开,一个剃着短寸的年轻男人下车,礼貌地帮秦洛拉开了后车车门。

    “谢谢。”秦洛笑着说道。

    “不用客气。”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秦洛知道,因为对方军人身份的原因,很多话都不能说,自己和他是没办法沟通的,也就没有特意的寻找话题。

    躺在柔软的靠椅上小憩一会儿,心里却在琢磨着今天的晚宴。

    王九九的父亲会不会在家?要是他在家的话,又应该和他谈些什么样的话题?

    他在电视上看到,军人的脾气都是又臭又硬,自己不会说错什么话吧?

    要是惹恼了他要把自己给拖出去枪毙了,要不要把闻人老爷子给搬出来救命?

    嗯。肯定要搬的。什么东西也没有生命重要啊。

    多吃饭,少吃菜。不喝酒,少说话。

    为了避免出现问题,秦洛暗自在心里给自己定下了今天晚上的行事基调。

    这个司机虽然不怎么讲话,但是开车的技术还真是不错。又快又稳,几乎都感觉不到车子在运动着。

    大半个钟头后,车子在一所戒备森严的大院门口停了下来。

    大门两边各站着两个持枪士兵,一脸严谨地盯着过往车辆。

    站岗士兵对着车子立正行礼后,这才跑过来查看车子里面的情况。司机也非常配合,打开车窗方便他们查看。

    士兵没有发觉异样后,再次砰地一个立定敬礼,车子才缓缓进入。

    “难怪九九说要派车来接,不然的话,自己还真没办法进来呢。”秦洛想道。

    “不过,全班那么多学生,他全部都派车来接的话,不是很耽搁时间吗?可能她只邀请了关系比较好的少数人吧。”

    秦洛还不知道的是,所谓的客人只要他一人而已。

    他到了,人便到齐了。

    车子驰进了院子里,穿过一幢幢整齐如豆腐块的小楼,再次经过一道关卡,才在最里面的一座小院门口停了下来。

    司机快速下车,帮秦洛打开车门。然后又转过身跑去敲小院的厚实铁门。

    铁门从里面拉开,王九九俏生生地站在门口,笑着说道:“秦老师,欢迎光临。”

    王九九穿着一条碎花的棉布长裙,露出性感的锁骨和白皙的脖颈。身高腿长,小腿没有用任何布料来束缚,就那么光洁耀眼的裸露在灯光下,裸露在秦洛的眼皮子底下。

    脚下是一双造型简洁时尚的亮银色高跟皮鞋,将她完美的小脚恰好包裹。脸上略施粉黛,娇艳而不媚俗。恰到好处地把她的娇艳处衬托的更加娇艳,妩媚处衬托的更加妩媚。

    廊下的光线折射在她身上,竟然有种温暖纯真的味道。

    就好像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深夜,哥哥外出晚归,在他给出一个约好的暗号后,家里的小妹妹偷偷跑出来为他打开院门一般——-

    “有这样一个妹妹还是挺不错的。谁要是欺负了自己,让妹妹去揍死他们。”秦洛在心里不知羞耻地想道。做为王九九的哥哥,他很有安全感。

    “九九今天很漂亮。”秦洛笑着说道。

    以前的王九九喜欢穿牛仔裤,帆布鞋,背单肩包或者手提袋。突然间换了一种风格,给人非常惊艳的感觉。

    “真的?谢谢秦老师。”王九九满脸喜悦地说道。今天晚上花费了那么长时间来打扮果然没有白费。看来,以后要走淑女路线了。

    “真的。非常漂亮。和以前的你有很大的不同。”秦洛点头。“其它人都来了吗?”

    “其它人?还有谁吗?”王九九佯装不知地问道。

    “不是说,还有其它的同学吗?”

    “我没说还有其它的同学啊。”王九九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无辜。

    “这——”秦洛想了想,王九九好像还真没有说要邀请其它的同学来参加她母亲的生日宴会。“只有我一个人吗?”

    “对了。客人只有你一个。”王九九甜甜地笑。

    秦洛的心一沉,然后在王九九耳边小声问道:“你爸在家吗?”

    “他啊?不在家。下部队了。一个月我都见不到他两回。”王九九笑着说道。秦洛的这幅样子在她眼里实在是有趣极了。

    这也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倘若你当真爱上一个男人,他所有的动作在你眼里都是那么的可爱。即便他当着你的面挖脚丫子抠鼻子剪鼻毛看A片,你仍然会觉得那是本性使然。

    秦洛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来。

    可是,很快的,他的额头冷汗嗖嗖,脸色再次变地煞白。

    只有一个客人,他的父亲也不在家——-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只有自己这个男人和王九九以及她的母亲这对母女花三人———

    秦洛想立即转身跑路了。这种情景要是让王九九的父亲知道了,还不把自己拖出去枪毙半个小时来解恨?

    “秦老师,你怎么了?”发现了秦洛的异常,王九九担心地问道。

    “九九,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个——-替我祝你妈生日快乐。我先走了。”秦洛苦笑着说道。

    王九九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充满杀气的女人声音就从客厅传了出来。“要走?没门。”

    秦洛双腿哆嗦,几欲狂奔。

    接着,那声音突然又变得甜腻无比。“小秦,既然来了。就先喝过我煲的汤再走嘛。哪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是啊秦老师。什么重要的事情啊?这么着急啊?无论如何,也要吃完晚饭再走啊。”王九九哀怨地说道,满脸期待地看着秦洛。

    和她的眼神稍一接触,秦洛心里就充满了愧疚感。

    自己已经欠下了这个女孩子好几次人情,KTV事件是她叫人摆平,王浩事件也因其帮助才没让罪魁祸首潜逃出去,自己被中医药学院解雇,也是她带领全班学生和系里做斗争——-还有每次课后那清香沁人的龙井茶——-

    自己怎么能够辜负她一次又一次的恩情呢?怎么能够拒绝她这小小的要求呢?

    就算是她想要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也应该豪不犹豫地给她才对啊。

    “既然来了,总要吃块蛋糕再走。”秦洛笑着说道。

    “就是。哪有门都不进来就要回去的道理?”王九九说道。“秦老师,进屋坐吧。”

    秦洛跟着王九九进屋,一眼就看到正在客厅忙活的王母张仪伊。

    粉蓝色的低胸V领长裙,露出大截如雪一般丰满迷人的胸脯。裙摆极低,及不到膝盖。好在,一条鱼网丝袜由下而上,遮掩住短裙无力企及的位置。因为是在自己家里,脚上只穿了一双可爱的棉布拖鞋。显得随意而性感。

    头发微卷,睫毛弯弯。正手忙脚乱地在摆在茶几上的蛋糕上面插蜡烛。

    说实话,如果不是知情者,完全不会把张仪伊和王九九当做母女。更多人会认为张仪伊是王九九的姐姐。

    因为保养得当,她又长了一张讨喜的娃娃脸。实在很容易让人误解。

    当然,秦洛知道,这也正是张仪伊所要的效果。

    女人怕老。她更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

    “女婿,来了啊。随便坐。”张仪伊对着秦洛甜甜地笑。

    女婿?秦洛一愣。

    王九九看到秦洛的表情,心里暗急,怒喝道:“张仪伊,你在说些什么呢?”

    “啊,我说什么了吗?哦,我问你问题呢。九九,你老娘多少岁了?”张仪伊拔掉一根蜡烛,愁眉苦脸地问王九九。

    “你十八。”王九九没好气地说道。这女人,差点儿就说漏嘴了。她还没有做好表白的心理准备呢。

    再说,就算要表白,也要明白秦洛心中是否对自己有情愫啊。

    做为军人家的子女,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情场上,都不打没把握的仗。

    “十八?”张仪伊表情扭捏,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有那么小吧?”

    “你年年十八。你都十八岁二十多年呢。”王九九说道。

    “你才十八岁二十多年呢。我有那么老吗?你看看?你再仔细的看看。我有三十多岁吗?三十多岁的女人有我这么漂亮吗?”张仪伊双手叉腰,一脸凶悍地和女儿对吵着。

    秦洛一头冷汗。

    难道王九九说她们母女俩经常吵架,谁家有这样一个极品老妈,也会争吵个不停。

    而且,这母女俩都是那么的好斗——

    “那你说你多大?拿你身份证出来看?”

    “我为什么要给你身份证看?你又不是查户口的警察?”

    “我是你女儿,我能不知道你多少岁?”

    “谁说你是我女儿了?我们做DNA验证了?你是我从大街上捡回来的,我怕你伤心,一直就没有告诉你这个残酷的事实——”

    “好。这是你说的。以后你别想让我叫你妈。”

    “不叫就不叫。谁稀罕?不对。就算你不是我亲生的,也是我一泡屎一泡尿把你拉扯大的。你知道进口奶粉多贵吗?你知道尿不湿多少钱一包吗?你这一进一出,比华夏移动的收费还贵——-我把你养大容易吗我?你凭什么不叫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