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九十二章、 大阴谋家!

第九十二章、 大阴谋家!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看到来了两位大帅哥,燕园酒店的大堂服务小姐很是热情地问道。

    管绪展现出自己最迷人的笑容,眼神含情地看着女迎宾,笑着说道:“请问来参加华夏中医研讨会的专家们住在几楼?我父亲病了,想寻找一个名医帮忙看看。”

    迎宾小姐原本就被管绪那笑容给迷地云里雾里,再听到管绪是来为父亲寻找医生,更是被他的孝心所感动,小声说道:“大部份住在六楼。也有一小部份住在七楼。”

    “那就麻烦你——-在六楼给我们一间房间吧。”管绪笑着说道。

    “先生。很抱歉。六楼全部住满。”

    “那就七楼吧。”

    “好的。请稍等。请把你的身份证给我们扫描登记。”

    管绪笑着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女迎宾看了眼上面的照片,然后将‘单行书’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单先生,你的房间开好了。这是你们的房卡。”

    “谢谢。希望有机会一起喝茶。”管绪对着女迎宾笑笑,然后带着李令西向电梯口走过去。

    “管少,怎么用了张假身份证?”李令西疑惑地问道。

    “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不想用自己的真实名字。”管绪不动声色的解释着说道。

    “哈哈。管少真是个谨慎的人。”李令西赞叹地说道。

    打开房间门,来到他们刚刚开好的房间,李令西扫了眼房间里的摆放,闻了闻味道,说道:“这条件还真是够差的。国家那么有钱,应该把人安排在五星级酒店才对。”

    “是你要求太高了。你住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都住习惯了,哪里住得了这种规格的酒店?这里最多也就三星级。随便坐吧,委屈你一会儿。等到他们开完了会,咱们就过去挨个拜访。”

    “挨个拜访?我们不是要拜访上百人吧?”李令西吃惊地问道。

    “不会。只是拜访几个比较有名气的就足够了。我们用不了那么多人。”管绪笑着摇头。

    “管少,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你怎么突然间想起做中医了?这行有什么利润可赚啊?”

    管绪看着李令西,这个自己儿时的死党。几年不见,他变得成熟多了。而且,知道提出自己的质疑和意见。

    以前,他们可是对自己言听计从啊。

    连他都这样,其它人又怎么可能百分百地信任自己?如果得不到他们的信任,自己这次的燕京之行就会增加很多变数。

    希望,自己能够完成实验室交给自己的任务吧。

    管绪从口袋里掏出铁皮烟盒,丢一根烟给李令西。然后叼一根在嘴上,点燃抽了一口之后,才笑着反问道:“你这么不看好中医?”

    “我不是不看好。只是觉得——-没有成功案例啊。有几个人用中医赚到钱?”

    “我知道,现在最热门的就是房地产和高新科技了。如果进入这个行业,就算不能大富大贵,也不会饿死。可是,这两块的市场有多少人在抢?能分到你手里的又有多少?”

    “管少有没有一个成熟的思路?”李令西认可地点了点头。他们不是顶级地太子党,所以,他们没办法拿到最好的土地。

    而且,扣除他们拿地的成本和各方面的开支,他们所赚的钱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恐怖。

    当然,这对普通人来说仍然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可是,他们是普通人吗?

    “这就是我带你来拜访名医的原因。我准备一手圈牢华夏国最有名气的中医,然后成立一个华夏名医堂。”管绪笑着说道。

    “华夏名医堂?”李令西大是不解。“然后呢?”

    “我们先要炒热一个概念,就是‘中医无害’论。我们要不间断地告诉公众,中医是没有任何危害的。”

    “如果第一步成功,赚钱的方法就随我们来决定了。名家坐诊,名人讲座,名师讲学,研制中成药品和保健品,研发中药美容成品,开发中药家常用品。我们可以完全把中医一体化,系统化,我们有着最完整的供应链条。到时候,自然是财源滚滚而来。”

    李令西的眼睛亮了起来,说道:“对啊。中药保健品市场和美容市场是两块儿新兴市场,每年的市场份额都是成倍数的往上翻。如果我们能够做好了这两块,成为这两个行业的领头羊。想不赚钱都难了。就拿云南白药和王老吉饮料来说吧,他们也炒的是中药概念,每年的利润有多少?还有其它的什么华夏鳖精以及数不清的保健品名称,一年的市场不下五百个亿。这一块儿的市场越来越大,那么,我们能够赚钱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

    听着李令西在哪儿帮他自圆其说,管绪只是微笑地倾听。

    如果真的那么好做,他就不会想着走捷径了。

    再说,他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实验室肯定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不会愿意看到中医崛起的。西药垄断世界才是他们的利润之所在。

    “所以,在别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市场的暴利之前。我们要先抢占上游资源?”

    “是啊。如果我们今天要谈妥几个在社会上比较有影响力的名医。到时候,他们就是可以下金蛋的母鸡了。”

    “哈哈,管少这个比喻形象。我们什么时候去找他们谈?”

    管绪抬腕看了看表,说道:“再等半个钟头吧。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吃庆祝晚餐。虽然我在美国多年,但是,无论会议是否成功,都要举行庆祝晚餐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吧?”

    “不错。这个习惯怕是改变不了。成功了要庆祝,不成功的话——-不更是要庆祝一下来掩饰失败?”

    ******************************

    王修身今天非常的高兴,自己的徒弟在全国名医面前一鸣惊人,并且得到了所有医生的赞赏和认可。甚至连卫生部副部长蔡公民都在会议结束的时候以‘很庆幸,我们这次的会议并不完全是浪费时间。因为,我们出现了秦洛这样的黑马’来做结语。

    因为徒弟的杰出表现,王修身这个师父也是脸上有光。劝酒者不计其数,连蔡公民也特别过来敬了他一杯。平时不太喝酒的他今天彻底的放开了量,直喝了个昏天暗地。如果不是有人劝阻,怕是真的要喝地不省人事。

    “秦洛啊,你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对你充满了信心。以前,我对你能不能扛起这样的重担有些怀疑。现在,我一点儿都不担心了。如果你都做不好的话,谁还能做好?”

    “师父,你喝醉了。还是回房好好休息休息吧。”秦洛搀扶着王修身,笑着劝道。

    “我人醉了。可我心没醉啊。什么事情我都明白。”王修身摆手说道。

    “老王是高兴。我们也替他感到高兴。”老卓拍拍秦洛的肩膀,说道:“秦洛啊,做我们这行的。找个有资质的徒弟不容易。能够教出来个好徒弟更不容易啊。”

    “是啊。当时你发言完毕,蔡部长第一个站起来鼓掌,接着哗啦啦的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嘿嘿,我当时就想着,如果这徒弟是我老郭的多好?可惜啊,我那几手拨火罐的本事你看不上。”

    顾百贤拍拍秦洛的肩膀,脸上也带着微薰的醉意,面无表情地说道:“好好努力。”

    他是个有名的黑面包公,能够主动的拍一个人的肩膀,已经算非常的难得。

    “我会的。”秦洛认真地点头。

    秦洛扶着王修身正要进房间时,无意间在走廊里遇到了熟人。

    正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管绪,另外一个人秦洛也认识。当时在凯旋西餐厅时和管绪一起吃饭的家伙。

    这是中医界的盛会,他们俩跑来干什么?

    难道是凑巧住进燕园?

    正在和人寒暄的管绪像是有心灵感触似的,察觉到有人的视线投在自己脸上。

    顺着感觉看过去,正好和秦洛的眼睛对视在一起。

    管绪虽然脸上仍然保持着温和儒雅的笑容,心里却是有些疑惑。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来,不让李令西调查这个家伙的决定是错误的。千万不要阴沟里翻船了才好。

    管绪对着秦洛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去忙自己的事情。

    秦洛虽然心存怀疑,可是也没往心里面去。搀扶着王修身进了房间。

    两人的第二次交锋,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擦肩而过。

    因为王修身喝醉了酒,秦洛这个做徒弟的也不好丢下师父跑回去睡大觉。于是,晚上他也留宿在了燕园。

    担心林清源会担心,他又特意打了个电话回去说明情况。

    林清源以为秦洛不回去是因为和林浣溪在闹别扭,在那边苦口婆心地劝说,秦洛解释了好一阵子才打消了他的疑虑。

    第二天清晨,秦洛刚刚起床,房间里的酒店内线电话就响了。

    “你好,请问是秦洛先生吗?”电话里面的男声客气有礼地问道。

    “是我。”秦洛说道。

    “我是蔡部长的秘书明浩。蔡部长邀请你共进早餐,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好的。我立即过去。”秦洛说道。部长大人邀请吃早餐,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殊荣。

    (PS:为了支持中国队,老柳昨天晚上特意跑去看了世界杯。可是,中国队很忙,竟然没时间去南非。不看了,世界杯期间继续保持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