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九十一章、背后捅人!

第九十一章、背后捅人!

    因为研究中医的人思想大多保守,吃不惯那些冷食糕点。所以,庆祝晚宴是以传统中餐方式举办的。

    在燕园的酒店大厅里,席开三十桌。所有参会代表十人一组共用一张桌。为了让大家在席上自由讨论,会务组并没有强制性给大家分桌。

    秦洛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却没想到他现在已经因为一次演讲成了全场名人,桌子上的几人立即主动和他打起了招呼。

    “秦老弟啊,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呆会儿酒菜上来,我非要敬你三大杯不可。”

    “是啊。年纪轻轻就能够有如此见地,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秦老弟,这是我的名片。他日如若经过广西,定要到我家落个脚。”

    “是啊是啊。如果秦兄弟到了广州,一定给我个尽一尽地主之谊的机会。”

    ————-

    有才华的人,总是能够赢得别人的尊重。秦洛当时站在台上的讲话虽然犀利伤人,但是,却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和信服。

    这样的话,他的那点儿小毛病反而被人给自动忽略了。

    秦洛微笑着一一和众人寒暄,并没有站在台上时那般的咄咄逼人。

    秦洛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这个时候再和这些人过不去,那就是给自已以后要走的路增加对手了。

    主办方倒也大方,每桌都上了两瓶五星茅苔。在座中人有不少善饮的,都力劝秦洛喝酒。秦洛再三解释,说自己喝酒过敏。一喝便会晕倒。

    众人看他脸色异常,也知其没有撒谎。最后做出退让,别人喝一杯酒酒,秦洛喝一杯果汁作陪。这样他都有些扛不住了,连续跑了两趟厕所。

    接着,便是主桌的领导们在蔡公民的带领下挨桌敬酒。

    转到秦洛这一桌时,蔡公民特意走到秦洛面前,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秦洛啊,你今天真正的给我们上了一课。讲得好啊。讲得非常好。不过,你有一点儿说错了。”

    “什么?”秦洛问道。

    “咱们开这个会议也不完全是浪费时间嘛。如果没有这个会议,我们哪里能够发现你这个人才?”蔡公民打趣着说道。

    秦洛没想到看起来非常严肃的老人竟然会开玩笑,微微有些诧异。而跟在蔡公民身后的那群人听到领导的笑声,像是有人按了遥控器似的,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世界最有趣的笑话似的。

    “部长过奖了。我只是把自己想到的话给讲出来而已。这些事也并不是只有我知道,稍微留心,都能明白。只是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揭开皇帝身上的这层新装而已。”秦洛笑着说道。

    他话中试探的意味非常明显,如果蔡公民能够接受的话,那么,以后就是一个可以借力的领导。如果蔡公民不愿意答复,那么,以后就可能会有很多阻力。

    蔡公民点头,叹息着说道:“是啊。这些道理是很浅显明白的。可是,没有人愿意说。大家都装作不知道,得过且过。谁都不承认自己闻到了臭味,这一坛子肉也就只能继续的烂下去。”

    秦洛心中一喜,如果蔡公民能够表态支持的话,以他的权势,中医拯救之路就多了很多助力。

    “以后会好的。”秦洛笑着说道。

    “是啊。以后会好的。你今天的很多观点让我茅塞顿开。那个建立中医公会,让内行领导内行的观点就非常的明确——-哈哈,现在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等到会后,咱们找个时间好好地谈一谈。来,秦洛,我敬你一杯。”

    “我不能喝酒。”秦洛苦笑着说道。

    “没关系。用果汁吧。”蔡公民宽容地说道。

    要是其它的领导要给下属敬酒,下属都是感激涕泠地喝上三杯。哪敢像秦洛这般的用‘不能喝酒’的借口拒绝?

    “我敬蔡部长。”秦洛端起果汁杯子,和蔡公民碰了碰杯。

    蔡公民身后的众人再次发现,他对这个秦洛很是不同的。

    之前他在各桌敬酒时,别人喝满杯。他只是湿一湿嘴唇。

    而这个秦洛用饮料和他碰杯,他却把整杯酒一饮而尽。

    “秦洛,我忘记问你了。你现在是在哪儿工作?”

    秦洛笑着说道:“我在首都医科大学的中医药学院做老师。”

    “哦。屈才了啊。不过,这次中医药学院倒是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很好的代表。”蔡公民笑呵呵地说道。

    秦洛冷笑,他才不会做给郭仁怀增添政绩的傻事呢。

    于是,秦洛一脸尴尬地说道:“其实,我之前也想过代表院系来参加这个会议。还努力的争取过名额。可是院系考虑到我年纪过轻资历过浅的问题,觉得我还不适合参加这种高规格会议。就把我刷下来了。”

    “是针王王修身前辈对我非常赏识,亲自跑到会务组给我要了一个名额。并且力劝其它的专家组成员同意,让我代表专家组上台发言。不然,我是没有机会站在台上的。”

    听了秦洛的话,蔡公民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块黑纸。说道:“中医药学院的领导考核人才的办法还真是大有问题。明浩,要给厉永刚校长打个招呼提一提这事儿。”

    站在蔡公民身后不远处的秘书立即答应。并且掏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把这件事情给记了下来。

    坐在秦洛旁边一桌的朱老师听到秦洛的话,惊地一头冷汗。

    这小子真是太阴险了。背后捅的这一刀实在够狠。

    如果蔡部长把这件事当真的话,郭主任的工作就非常被动了。

    “我们郭仁怀主任也有自己的考虑吧。”秦洛努力的替主任‘辩解’着。

    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郭主任的名字也给点出来。

    “哼。这种以资历和年龄取人的老观念早就应该丢掉了。他的思想很有问题。”蔡公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

    这个‘思想很有问题’,或许就能够判了郭仁怀的死刑了。

    蔡公民再次拍拍秦洛的肩膀,这才带着人去下一桌敬酒。

    中医协会的会长江善水也和秦洛碰了一杯,笑着说道:“小伙子很有前途。我看好你。如果有什么问题没办法解决的,可以打电话找我嘛。”

    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秦洛。

    秦洛虽然知道江善水对待自己的态度是因为蔡公民看好自己,可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也不好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表现在脸上。亲热地和他寒暄着。

    等到蔡公民他们离开,秦洛再一次的成为桌子上众人的焦头。

    每个人都可以预期,得到副部长看中的秦洛以后必当会飞黄腾达。

    于是,众人敬酒的更殷勤了。秦洛跑厕所的频率也变快了。

    朱老师也端了杯酒过来,站在秦洛面前满脸讨好地笑着,说道:“秦洛,以前我对你这个人太不了解,也经常用老眼光看人。有很多得罪的地方,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来,这杯酒我敬你。我们以前的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就此揭过吧?”

    秦洛眯着眼睛看着他,笑着说道:“我不会喝酒。”

    朱老师刚才就知道秦洛不能喝酒的事儿,连部长敬酒他都敢用果汁,自己也没办法托大,就笑着说道:“没关系。你也用果汁吧。”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果汁我也喝饱了。”

    唰!

    朱老师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像是烧红的云彩似的。

    他站在哪儿一脸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知道秦洛可能还对他有成见,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我先干为敬。”

    说完,自己把杯子中的白酒一口喝掉。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秦洛。

    秦洛看了他一阵子,轻轻地叹了口气,端起面前的果汁杯湿了湿嘴唇。

    “谢谢。”朱老师说道。秦洛这个细微的动作差点儿把他给感动哭了。

    如果他把酒干了,秦洛动也不动,那才是当着一桌子人的面活生生地打脸啊。

    秦洛点了点头,朱老师陪着笑脸,端着酒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

    一辆银色奔驰拐进燕园,在食宿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李令西推开车门,对晚一步下车的管绪说道:“管少,你不是说要和我谈业务吗?我们跑到这地方来做什么?”

    “到这儿才好谈业务啊。”管绪笑着说道。

    “到这儿来谈业务?这种地方有什么好谈的?如果管少想找地方消遣的话,咱们不如去心园。哪个新来的仇烟媚还真是个美人呢。说不定咱们有机会看到——凭管少的本事,做一回入幕之宾也不是没有可能。”

    “天大地大,赚钱最大。没有钱,一切都是短暂的。”管绪笑着说道。

    “管少何出此言?管少还会缺少赚钱的好路子?”

    “这不,我不是来找了吗?”

    “在这儿找?这儿有什么赚钱的路子?”

    “这儿正在举行一次全国性的中医研讨会。”管绪一边朝园子里面走,一边解释着说道。

    “中医研讨会?那和咱们要谈的生意有什么区别?”

    “那些参会的老头子,就是一座座巨大的宝矿。”管绪笑着说道。“只要我们能够把他们挖掘出来,就能够大发其财。”

    “管少,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这次回国要做的生意是中医吧?不是基因科技?”李令西满脸诧异地问道。心里还有着强烈的失落感。

    “怎么?看不起中医?”管绪回头问道,脸上仍然是那种云淡风轻的笑意。

    “不是。我只是觉得——-搞高科技才来钱快啊。而且,能够得到国家政策的倾斜。咱们贷款也容易——-”

    “你觉得我会打无把握的仗吗?令西。相信我的话,就跟进来。我会给你发财机会的。”管绪鼓动着说道。

    “哈哈,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李令西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基于小时候开始就对管绪的信任,还是跟着他向里面走去。

    他所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的跟随,让他一脚踏入了无尽深渊。

    并且,永无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