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九十章、一鸣惊人!

第九十章、一鸣惊人!

    大会以太极拳、太极扇表演拉开帷幕。中医药学会秘书长刘震东博士和副会长明钰女士主持会议,常务副会长范磊向大家介绍了与会议嘉宾。

    一年一度的中医研讨会,国家还是相当重视的。

    不仅邀请了各国各地的知名中医专家学者和民间颇负盛名的医林国手,中医协会的会长江善水以及卫生部的一位副部长蔡公民也列度参加了会议。

    江善水是一位高瘦的中年人,穿着西装打着颜色暗沉的领带,给人颇为严谨的感觉。蔡公民和秦洛一样,也穿着藏青色长袍。只不过他的款式稍微显得老气一些。留着短发,满脸的英气,给人不怒而威的感觉。

    除了江善水和蔡公民在前排主席台就座,在燕京颇有名气的针王王修身,一把抓老卓、诊骨大师顾百贤也都有资格在主席台就座。这让秦洛再次对几个老头在中医界的地位有了重新的认识。

    《华夏中医》的总编辑何计天也坐在主席台上,还有一些中医学院的代表人物也在主席台就座,只不过秦洛大多都不认识。

    主持人宣布会议开始后,就由副部长蔡公民致辞。蔡公民的发言简短精悍,颇具特色。给秦洛的印象极佳。这是一个务实的领导,说不定以后能够有机会打交道。

    江善水的发言倒是显得冗长无趣,埋头念着准备好的发言稿,完全不顾下面的听众不耐烦的情绪。

    何计天也代表媒体发言,预祝本次大会完美成功。

    接着,便是与会代表发言。

    首先登台的是一个中医药学院的老教授,他给大家带来的是《中医与哲学的辨证关系》。

    老教授显然是非常重视这次大会的,准备的发言稿也颇为充分。一口气念了十几页发言稿,等到他发言完毕,竟然耗费了二十分钟。

    这让会议的组织者也颇为郁闷,明明规定了五分钟的发言时间,这老头怎得念了这么久?

    接着上台发言的仍然是一个中医老师,他发言的主题是《五行八卦与中医的密切联系》,虽然提出的观点很新颖,很有意思,可是,这样的主题仍然不能让秦洛提起丝毫兴趣。

    接着上台的是秦洛刚才认识的一位老者,洛阳五世冲。他发言的主题是《论针灸临床的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对方深入浅出的论述了针灸临床的整体观念、针灸临床上的辨证、针灸临床上的论治等几个大项。

    言之有物,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赢得阵阵掌声。这也给秦洛这个野路子出身的中医颇多启发。

    接下来的发言又陷入了理论性和思想性,还有一个老教授用古文写了篇发言稿:人者,上禀天,下委地,阴以佐之。天地顺则人气泰,天地逆则人气否——-

    秦洛不知道其它人是什么感受,反正他听了之后自卑地死去活来。

    这让他意识到,没有进入高等学府深造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连人话都听不懂了。

    秦洛的不友好同事,中医药学院的代表朱老师上天发言的时候,秦洛已经被这群猛人给折腾的昏昏欲睡。

    原本因为林浣溪的非礼事件,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今天又被这些鼓噪乏味的发言所催眠,他的精神实在是扛不住了。

    “尊敬的蔡部长、江会长,各位与会领导,各位同仁,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的朱自虚,我的发言主题是《内经》与我们生活的密切联系——-”

    “让我死吧。”秦洛痛苦的闭上眼睛。

    也不知道朱老师的发言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更不知道后面已经有了多少个人在发言。秦洛真的进入了深层次睡眠。

    “现在,有请专家组的代表太乙神针的传人秦洛先生上台发言——-”

    主持人麻木性地报幕,他也听地昏昏欲睡了。

    虽然他在中医业界工作,但是,并不代表着他喜欢中医。

    所以,听多了那些枯燥乏味的发言后,他也有些失去耐性了。

    原本以为和前面的人一样,他报过幕,然后当事人上台对着准备好或长或短的稿子念述一番。接着再下一个——-

    可是,这一次他报过幕后,下面竟然响起了喧嚣的声音。

    “太乙神针传人?真的假的?”

    “才几天看报纸看到有太乙神针传人入世,还正想上门一会呢。没想到今天竟然有缘相见。”

    “非也。非好。太乙神针是那么好学的吗?肯定是无知小人学会了一招半式,便拿这名头出来唬人——-各位都不是第一天入行,难道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吗?”

    —————

    秦洛就是在别人议论地最热闹的时候登台的,因为大家交头接耳讨论的正投入,除了少数的一部份人,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发言台的。

    秦洛扫了全场一眼,脸上带着狂傲自信的微笑,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说实话,我有些后悔来参加这种无聊的会议了。”

    哗!

    全场哗然。

    当众人从会场的大喇叭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何计天微侧着脑袋,小声对坐在他身边的王修身说道:“王老,你徒弟玩的是那一手?虽然我期待他的一鸣惊人,但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啊。事情可能要麻烦了。”

    王修身一脸苦笑地看着秦洛,也有些摸不准他的脉博。不知道他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这就是他的发言稿内容?

    可是,直到现在,他对秦洛还是有着莫名的信心。因为他很清楚,秦洛不是那种会以语言来博得眼球的浮澡之人。

    这一次,场下参会的代表再也不加掩饰了。激动的、愤怒的、鄙视的、期待的、冷嘲热讽的、落井下石的讨论着秦洛的发言。

    犹如铺天盖地的蜜蜂突然间冲进会场,全场都是嗡嗡的响声。

    中医协会的会长江善水重重地放下手里的茶杯,脸色阴沉地说道:“口出狂言。既然不愿意参会,以后就不要让他来参加好了。”

    倒是卫生部副部长蔡公民若有所思地看着秦洛,脸色表情地等待着他下面的发言。

    “就算每天开一个这样的会议,一年开三百六五十个。你们这些人也救不了中医。”秦洛干脆把坏人做到低了,说话更是尖酸刻薄。

    终于,他把全场的代表都得罪光了。

    “我们拯救不了中医,你能拯救吗?“

    “无知小子,口出狂言。不知道是不是就一江湖郎中。”

    “滚下台。让他滚下台。”

    ——————

    站在门口的保安一脸为难,不知道是不是要上去把秦洛给拖下台。

    因为主席台上的几个重要领导没有出声下命令,他们也只好按兵不动。

    秦洛摆摆手,说道:“不用你们请。我讲完几句话就自己下台。”

    秦洛侧过脸看了主席台上的几个领导一眼,笑着说道:“中医势衰,危在旦夕。我辈理应同心同力共同去寻找拯救中医的方法对策。可是,大家都在干什么呢?”

    “言之无物,满嘴空话。哗众取巧,抄袭古人。开这样的会议完全是浪费时间。刚才那个谁讲的《论中医与哲学的辨证关系》,有必要去研究这个吗?中医都要灭亡了,你研究这东西有个屁用?”

    “还有人发言说中医与阴阳五行有着密切关联,有关联又怎么样?中医与宇宙万物人类起源都有联系,可是,这又能够起到发扬中医拯救中医的作用?我们这些从业人员都听不懂,那些普通患者能够明白?”

    “至于那个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的朱老师所说的《内经》与我们生活的密切联系——-他所讲述的内容有一小部份是从《内经》选读的课本里面摘抄的,另外一大部份是从一些研究《内经》的著作中摘抄的。如果有心的朋友,可以要来他的发言稿,你一定能够找到出处——还有位老先生讲的古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前面一大部份是借用《华佗经》中的内容吧?”

    “如果我们想要听这些,完全可以自己去看书。可以去图书馆查找资料。我们有必要费财费时不远万里地从全国四面八方跑到这儿来?纳税人赚钱也不容易。”

    “原本中医是很简单的东西,一寒一热,一因一果。只要摸清楚了规律,是很容易就学会的。可是你们在做些什么?你们在把它复杂化,把它深奥化。到最后,连你们自己都听不懂自己在讲些什么了,还怎么让公众明白?还怎么让中医普及?”

    秦洛冷洌、犀利、出针见血的揭穿现在学术界的黑暗现象和中医界所走入的误区,场下的议论和攻击声终于停歇,所有人都诧异的,不可思议地张开着嘴巴,一脸呆滞地看着台上侃侃而谈的年轻人。

    他怎么敢把这些东西都说出来?

    “原本我准备的发言稿题目是《出针的十二要素》。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今天要发言的主题是《中医界的现状思考以及我们未来所应该做到的事情》——-”

    卫生部郚部长蔡公民问坐在身边的中医协会会长江善水,说道:“发言的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秦洛。太乙神针的传人。”江善水看着发言名单上的简介说道。心里还微微有些尴尬,毕竟,刚才他还给了他一个‘口出狂言’的评价。而现在副部长主动问起他的名字,显然是非常看好他了。

    “不错。很有想法的年轻人。”蔡公民点头说道理。

    (PS:很非常极度鄙视那些男扮女装加我Q的坏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