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八十三章、气门穴!

第八十三章、气门穴!

    秦洛跑到学校门口,一眼就看到林清源坐地那辆黑色奥迪停在哪儿。

    看到秦洛过来,林清源的秘书陈雷快步打开车门迎了过来,笑着说道:“秦洛,好久不见。院长在车里等你。”

    “嗯。好的。谢谢。”秦洛拍拍‘雷人兄’的肩膀,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林清源的授意,陈雷没有再次坐回车里。而是去了学校门口的报刊亭翻阅起报纸。

    秦洛就明白了,林清源是有一些私密话要对自己讲,不方便被别人听到。

    “林爷爷。”秦洛笑着和坐在后排座位上的林清源打招呼。“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林清源摇了摇头,看着秦洛问道:“秦洛啊,你昨天有没有见过浣溪?”

    “见过。怎么了?”秦洛问道。难道是林浣溪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他刚才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明明看到她开车进入学校啊。

    “那你——有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对劲儿?”林清源看着秦洛的眼睛,一脸担忧地问道。

    “不对劲儿?”秦洛苦笑。自己的初恋男友回来,有些情绪反常也是正常的吧?

    “是啊。你觉得她有没有什么变化?”

    秦洛想了想,说道:“林爷爷,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林清源叹了口气,说道:“唉,但愿是我桤人忧天了。昨天下午浣溪给我打电话,说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要和你在外面吃饭。我自然是非常赞同的。年轻人嘛,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她和你在一起,我很放心。”

    从第一次和秦洛见面,林清源就存着想把秦洛给拉回来做自己家上门女婿的心思。

    “昨天晚上心情不错,多喝了两杯酒。早早地就睡了。睡到十一点钟的时候,就突然醒了。听到外面有汽车进库的声音,我以为是你们俩回来了。就趴在窗口看。结果,看到是浣溪一个人回来的。”

    “我担心你们俩吵架,就跑下楼去看看。我问她你去哪儿了,她说不知道。以前浣溪是从来不喝酒的,这次回来是满身的酒气,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车子给开回来的。燕京这样的路况,车子又多,想想我就后怕的不得了。”

    林清源侧过脸看着秦洛,说道:“我以为你会晚些回来,谁知道你整晚都没有回来睡觉。我知道,你们俩肯定是出问题了。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踏实,今天早早地就起床在院子里锻炼。浣溪起床的非常晚,起床后也不吃早餐,就直接开车要去学校。我喊她,说浣溪,你吃点儿早餐再去学校。”

    “结果,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去车库开了车就走了。”

    林清源心有余悸地说道:“直到现在,我还在想着她那眼神是怎么回事儿。总觉得浣溪出了问题。”

    “什么样的眼神?”秦洛的脸色也凝重了。

    “就是那种——-那种好像刚刚睡醒,里面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很茫然,像是根本就分不清楚我是谁的样子。要知道,经过你的治疗,浣溪的病情已经基本上得到了好转。虽然她的话仍然不多,但是,对我的态度还是不错的。进进出出的也会和我打个招呼。可是她突然间又变成那样,我很担心啊——-”

    看到林清源一脸担忧的表情,秦洛安慰着说道:“林爷爷,你先不要着急。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我晚些时候去找林姐,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再给你打电话。好吧?”

    “行。那就麻烦你了。秦洛啊,浣溪她这些年过得很苦,又没有什么朋友。如果有什么事儿做地不对的话,你就多担待一些啊。她那样的性子,我也很着急。可是,她在慢慢变好,以后一定会变得和以前一样好的。”林清源拉着秦洛地手说道。倒是有些托付的味道了。

    “我会的。”秦洛笑着点头。

    “行。那你回去上课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如果不忙的话,就尽快去找找浣溪吧。也早些给我个回信儿。唉,因为这事儿,我一上午都没办法工作。总是想着浣溪怎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林清源感叹着说道。

    “放心吧。放学后我就去找她。”秦洛说道。

    “你的采访我看过了。很好。很不错。”

    林清源用力地拍拍秦洛的肩膀,很是欣慰地点头。

    秦洛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声已经响了好几分钟了。

    在第一排靠近走廊的座位上,多了一个戴眼镜的圆脸女孩儿。哪儿原本是王九九的座位,却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秦洛的心里微微有些失落,每当他在讲台上慷慨激昂地讲台时,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瞪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你,满脸崇拜的表情,那是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想起刚才她追上去给自己送茶水,以及被电话打断的话,秦洛不由得想道:王九九不会出什么事吧?以前她可从来没有逃过课的啊?

    很快他又摇了摇头。以她那样的家世,哪里有人敢去招惹她?

    秦洛收拾了一番心情,对着台下的学生笑笑,说道:“我们上课吧。”

    秦洛已经站在生物工程学院的办公楼下等了十几分钟了,早就到了放学时间,学生也走地差不多了。连老师也都一拨拨地离开这幢大楼,可是,秦洛仍然没有等到林浣溪下楼。

    她那低调中展示着奢华味道的香槟色宝马还停在原来的位置,证明她还没有离开。

    可是,她为什么还没有下楼呢?

    每一个路过的学生都会对他投来注视礼,还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或拿出相机对着她拍照。更夸张的是,有几个穿长袍的男生跑过来找他要签名。

    很明显的,秦洛成了学校里的校园明星。

    陈晓雪穿着身香奈尔,提着LV包包款款下楼,见到秦洛站在下面,脸色一寒,冷哼一声就转过脸去。

    她的前男友王浩因为违法制造医疗垃圾而被判刑,她也早就丢掉了那辆红色的甲壳虫。现在换的是一辆银色的奔驰,和林浣溪的宝马档次不相上下。

    显然,她仍然没有死心。要在各个方面和林浣溪抗衡着。

    “喂,林浣溪还在办公室吗?”秦洛对着她喊道。他知道陈晓雪和林浣溪同在一个院系工作。他又不认识其它的老师,只能找这个讨厌的女人寻求帮助。

    陈晓雪满脸的厌恶,好像和秦洛说话就会脏了自己的嘴巴一般。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秦洛不以为意地笑笑,说道:“你们的办公室在几楼?”

    “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再说,我劝你不用去找了。她正在和其它的男人卿卿我我呢。你去了也白搭。整天装得跟个圣女似的,发起骚来谁也比不上。”陈晓雪说着,就发动了车子。

    这个女人的嘴巴不真是一如既往地恶毒啊,秦洛实在是对她没有一点儿好感。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面色蜡黄,肾经严重堵塞。如果不疏通的话,以后可能会有大问题。皮肤也会越来越差。”秦洛看着她的脸色,一脸认真地说道。

    陈晓雪踩着油门的脚一下子就停顿了,对着后视镜看了看,果然发现自己脸色蜡黄,眼窝深陷,眼里还布满了红血丝。即便她已经用了遮瑕霜了也没办法完全掩盖。

    “每个人腰上都有个肾经穴,叫做天机穴。你可以试着去按摩它。效果很不错。”秦洛说道。

    “在什么位置?”陈晓雪出声问道。如果是其它的问题,打死她也不会主动向秦洛开口询问的。可是关系到自己容貌的问题,就由不得她开口求人了。

    她刚刚搭上一个官二代,正使出全身力气的想把他给抓在手心。要是因为肌肤问题把人吓跑,那实在是得不偿失。

    “把手搭在腰上。最后一根肋骨下面。用手指慢慢地试探,哪儿有酸麻的疼痛感,就是天机穴了。”秦洛说道。

    听了秦洛的话,陈晓雪真的伸手在腰间摸索着。

    过了一会儿,她的眉头猛地一皱,说道:“找到了。”

    “嗯。使劲儿的按下去。有些疼,要忍住。”秦洛点了点头。

    陈晓雪稍一犹豫,便用力地按了下去。

    噗———-

    像是汽车轮胎放气的声音从陈晓雪的车厢里传来,接着,便有一股异常浑浊难闻的气味飘散在空气里。

    实际上是,陈晓雪放了一个又长又臭的屁。

    “忘了告诉你。天机穴又叫气门穴。通俗的说法就是:放气穴。”秦洛眯着眼睛说道。

    陈晓雪面如死灰,脑海里一片空白,大半边才反应过来。

    她真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丢尽了颜面,又是尿崩,又是放屁——-女人最难堪最难以忍受的事情她都做过了。

    这个阴险狡诈的混蛋!

    陈晓雪狠不得把脑袋给埋进车座底下,眼眶微红,眼里布满了杀气腾腾的仇恨,咬牙切齿地对秦洛说道:“我会杀了你。一定会。”

    说完,猛地一踩油门。那银色的奔驰便狂飚而去。

    秦洛无所谓的耸耸肩,举杯向这幢豪华的办公大楼走去。

    既然她不愿意出来,那我就直接上去找她吧。

    “同学,知道林浣溪老师的办公室在哪吗?”秦洛拦住一个女生,笑着问道,

    “四楼。靠近楼梯口的那间。”女孩子笑着说道。“她是我们老师哦。我知道你是林老师的男朋友。”

    “谢谢。”秦洛笑笑。心想,男朋友可不是自己啊。

    他沿着台阶而上,找到四楼靠近楼梯口的办公室之后,果然看到林浣溪正坐在窗口的位置上埋头写着什么。

    而她的对面,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正在讨好似地说着什么。

    (PS:高考第一天,为那些受苦受难的兄弟们祈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