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八十章、看到你装酷,姐只能低头!

第八十章、看到你装酷,姐只能低头!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厉倾城克我,我克谁?

    秦洛想,这女人一定是自己命中的克星。每次面对她的时候,都被她给收拾地服服帖帖的。

    她软硬不吃,油盐不侵。难怪会被人给起了个‘毒蜘蛛’的称号。

    秦洛像个小学生似的站在厉倾城的身边,一边看着她将自己精莹剔透的小脚塞进那双个性十足的黑色绑带高跟鞋子里,一边小声地道歉,说道:“我也不是有心要骗你。只是没想到会正好在这儿碰上你。”

    “是啊。如果不是正好在这儿碰上我,我就不知道你在骗我了。”厉倾城抬起头对着秦洛笑笑,然后对候在一边的专卖店工作人员说:“把我刚才看中的那款紫色拿给我试试。”

    “好的。请稍等。”女服务员诧异地看了秦洛一眼,跑过去给厉倾城拿鞋子。

    刚才厉倾城讲电话的内容她全都听到了,怎么也没办法想象,一个打扮如此时髦性感的女人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土包子。

    当然,这是顾客的私事。她也只能在心里猜测一下而已。更夸张的夫妻配她都见过呢。

    见到秦洛尴尬地站在哪儿,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样子。厉倾城不由得掩嘴轻笑,用手掌拍了拍旁边的沙发,说道:“过来。到姐姐这儿坐。”

    秦洛坐在厉倾城的身边,立即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那种蛊惑人心的香水味道。

    “我刚才说的报复方法你觉得怎么样?”厉倾城问道。

    “不好。”秦洛赶紧摇头。开玩笑,要是让厉倾城跑到学校这么一闹,自己以后还怎么娶媳妇?他还准备在学校泡女学生呢。

    “不好啊?那你给我讲讲怎么样报复你才好?”厉倾城歪着身子,脑袋微微向秦洛这边倾斜,两人的身体几乎要黏在一起。

    “不报复行不行?”秦洛苦笑。

    “不行。不报复你一下我心里不舒服。”厉倾城坚决地说道。

    “那我———”

    “你以身相许不就行了。小弟弟,厉美人的话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还听不明白,太单纯了吧?”不知道冉钰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趴在他们两人身后说道。

    “冉钰,就你嘴巴臭。”厉倾城转身骂道。

    “是啊。总是忍不住揭穿某些人的龌鹾心思,我也觉得我的嘴巴臭。”冉钰笑着说道。“好了,我就不在这儿碍眼了。刚才接到了一个姐妹电话。她又失恋了,说要跳楼。我赶去救场。每个月一次,比我来大姨妈还要准时。”

    又转过脸对秦洛说道:“小帅哥,我们的厉美人就交给你了。这女人姓‘贱’,你来软的不行,直接霸王硬上弓吧。祝你们春梦了无痕。”

    秦洛笑着和冉钰挥手,这些女人的嘴巴一个比一个毒,但是心肠还是非常好的。

    厉倾城试过了紫色的鞋子,问秦洛:“你觉得那双好看?”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都好看。”

    这倒不是假话,他说的是事实。

    但是,他并不是夸鞋子好看。而是因为厉倾城的脚实在是太漂亮了,无论穿任何鞋子都非常好看。

    当然,不穿鞋子的时候更好看。

    “好。把这两双鞋子都包起来。”厉倾城对女服务员说道。

    “好的。请稍等。”女服务员一脸喜悦地说道。这两双鞋子的价格可是十几万。她的提成都有好几千块。

    “我送给你吧。”秦洛掏出自己的信用卡,想帮厉倾城埋单。

    有位花中前辈说过:搞定一个女人有两种捷径。一是珠宝。二是床上功夫。

    珠宝暂时不适合送,床上功夫秦洛还不是太自信——-送双鞋子来赎罪是秦洛此时唯一的选择了。

    女服务员接过秦洛的信用卡满脸诧异,这个男人还真不像是如此轻易就能掏出十几万给女人买鞋的凯子。

    “等等。”厉倾城拦住秦洛。“你就那么讨厌我?”

    “没有。我只是想买双鞋子给你赔罪。”秦洛苦笑着解释道。女人的想法怎么都那么奇怪,根本就让人无法猜测。

    “难道你不知道送鞋子代表什么吗?”

    “代表什么?”秦洛摇了摇头。他只知道送玫瑰代表爱情。

    “代表你想把我送走。”

    “————”

    为了表示自己不舍得把厉倾城送走,秦洛只能收起自己的信用卡,在旁边看着厉倾城自己埋单。

    “走。姐姐请你喝东西去。”厉倾城说话的时候,顺手把两只袋子交到了秦洛的手里。

    “喝什么?我不会喝酒。”秦洛赶紧解释。

    他的酒量太差,号称一杯就倒。和厉倾城这个女流氓在一起,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厉倾城瞪了秦洛一眼,说道:“谁说要请你喝酒了?我们去喝咖啡。”

    因为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一条主干街道,所以,没走几步就找到一家咖啡店。

    厉倾城点了拿铁,又帮秦洛点了杯卡布其诺冰淇淋,然后身体舒适地窝在沙发里,看着秦洛问道:“现在可以把你惊天地动鬼神的悲惨故事告诉姐姐了。”

    “什么?”秦洛一愣。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今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吧?”厉倾城撇嘴笑道。“如果你敢那么说的话,你信不信我把咖啡泼到你脸上?虽说聪明的女人要善于相信男人的谎言。但是,你也不能把我当成是白痴吧?”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秦洛诧异地问道。这个女人的洞察力还真是惊人。

    “你正常的时候,走路喜欢东张西望看美女。不正常的时候才会专心走路,跟丢了魂似的。我这个大美女在橱窗里面对着你挥了半天手,你竟然毫无反应,那不是有问题吗?”厉倾城很不给面子地当场揭穿。

    “————-”

    “说吧。说不定我能帮你哦。”

    秦洛犹豫了一会儿,把自己困惑的问题给厉倾城讲了出来。

    虽然厉倾城的人品被外面的人传得很坏,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秦洛从来不觉得她讨厌,甚至,还觉得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如果秦洛有什么心事,也许他不会告诉林浣溪,但是,他会选择告诉厉倾城。

    “你喜欢她?”厉倾城听了秦洛讲述的他和林浣溪那并不悲惨的故事,硬梆梆地问了一句。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你喜欢她。”这一次,厉倾城直接给出了结论。

    “为什么这么确定?”

    “小弟弟,你可不可以不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你的脸上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是个傻瓜都能看出来你喜欢她好不好?你并不是觉得自己被人背叛,你是在吃醋。”

    “————”秦洛心里一惊。难道真的是这样吗?

    “不过,听你的描述,那个男人好像很优秀的样子?”

    “你见到他,说不定也会喜欢他呢。”

    “我呸。老娘见过的男人多着呢,能被我看上眼的还真没出现。”然后,她又一脸色相地看着秦洛,说道:“不过,你是个例外哦。既然你的林姐姐不喜欢你,那你就找厉姐姐怎么样?你看,我长地不比她差吧?”

    秦洛摇头。说实话,林浣溪和厉倾城的样貌还真是难分伯仲。一个冷艳如冰,一个热情似火。一个给人强烈的征服欲望,一个给人激烈的被征服感觉。冰与火的组合,实在是妙不可言。

    “我的胸部没有她的大?”

    秦洛认真地看着厉倾城特意挺起来的饱满,再回味了一番林浣溪的胸型弧度,再一次摇头。

    “我的腿没她的漂亮?”

    秦洛摇头。

    “那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我觉得我们不适合。”

    “靠,你还真是打击人。姐姐第一次主动向男人表白,竟然被人拒绝了。”厉倾城在那边娇笑着说道。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哪儿有卖房子的吗?”

    “你要买房子?”厉倾城稍微思考,便明白了秦洛的处境。

    如果林浣溪真的是旧情难忘的话,秦洛继续住在林家确实有些不太合适。

    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会把关系搞地越来越僵硬。

    “嗯。越快越好。”秦洛说道。

    “再快也快不过明天啊。”厉倾城笑着说道。上下瞟了秦洛一眼,笑着说道:“要不,你今天晚上跟姐姐回去?”

    秦洛一惊,连忙摇头。

    一个女人跟着一个男人回家意味着什么?

    一个男人跟着一个女人回家,也同样危险。

    “有什么好怕的?我还能吃了你不成?”厉倾城大怒。“再说,就算我要吃你,爽的也是你好不好?”

    “我还没准备好。”秦洛可怜兮兮地说道。

    “————”

    “到底去不去?”

    “不去。”

    “真的不去。”

    “男女授受不亲。我觉得我们同居一室不好。”

    “最后一次问你,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自己冻死在街头吧。”厉倾城拍着桌子说道。

    “去。”秦洛赶紧答应。他最怕别人威胁了。

    厉倾城满意地点了点头,调戏地说道:“放心吧。爷不会亏待你的。”

    “———-”

    这次秦洛抢着埋单,厉倾城没有阻拦。

    两人并肩走出咖啡馆,却没想到在门口又遇到一辆宝马车对着他们狂按喇叭。

    车窗按了下来,李清央的脸从窗户探了出来,扫了厉倾城和秦洛一眼,冷笑着说道:“上次没有整死你,算你走运。小子,你等着吧。咱们才刚刚开始呢。”

    如果秦洛身边站着的是王九九,李清央怎么也不敢说出这句狂话。甚至,有可能他直接把车子拐弯走人。

    可是他和厉倾城在一起,却又一次戳中了他的伤口。这个如海妖一般迷人的女人,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尤物啊。

    听了李清央的话,厉倾城的眼睛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你找什么呢?”秦洛疑惑地问。还以为她的什么重要东西丢失了。

    “砖头。”

    “找砖头干什么?这儿哪里有砖头啊?”秦洛笑着说道。

    厉倾城像是得到秦洛提醒似的,蹲下身子脱下脚下的黑色尖顶高跟鞋。

    用手拎起来,一脸无惧地跑到宝马车的车头前面。

    “你想干什么?”李清央看到厉倾城提着高跟鞋跑来,有些畏惧地问道。

    厉倾城对着他妩媚一笑,然后抡起鞋跟就往他的宝马车车前灯敲了过去。

    喀嚓!

    一声脆响,那脆弱的车灯就被她那尖细的高跟给敲了个粉碎。

    喀嚓!

    厉倾城走到车头的另外一边,再一次干净利落的出手。

    “你个贱人,你到底想干什么?”李清央从宝马车里钻出来,对着厉倾城怒吼道。

    厉倾城根本就懒得理会他,转过身走到秦洛面前,把手里的高跟鞋递到满脸呆滞的秦洛面前,笑嘻嘻地说道:“你不是心情不好吗?后面两个灯留给你。去敲吧,很爽呢。”

    看到你装酷,姐只能低头。

    不是被你迷倒,姐是在找砖头。

    疯狂起来的厉倾城,有种浸染到骨子里的妖艳

    这一刻,秦洛想,即便自己躺在她身下婉转承欢,也不是一件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PS:兄弟们放心吧。今天三更不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