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七十七章、冤家聚头!

第七十七章、冤家聚头!

    凯旋西餐厅是燕京有名的烛光晚餐餐厅,无论顾客有没有要求,只要到了晚上的就餐时间,所有的桌台全部都会点燃蜡烛。

    看不清楚想用电灯?对不起,出门左拐。哪儿有家用电灯的餐厅。

    长期坚持下来,烛光晚餐就成了他们的特色招牌。不仅没有赶走客人,反而成为一些追逐浪费气息的高消费人群首选的用餐场地。

    燕京的一些女学生以及白领,都以能够去凯旋西餐厅吃烛光晚餐为荣。

    推开门口华丽漂亮的旋转门,秦洛一头就闯进了这间别具特色的餐厅里面。

    虽然还只是晚上七点多钟,但是这间餐厅的上座率却极高。

    不少桌子都亮着灯,一眼看过去,星星点点,非常温馨美观。

    音响里放的是班德瑞的轻音乐,和餐厅整体营造的气氛相得益彰。就连秦洛这个土包子跑进来后,都有种不想出去的留恋感觉。

    “有钱人还真是懂得享受。”秦洛在心里想道。

    “先生。请问你有定座吗?”一个上身穿白色制服打着领结,下身是黑色长裙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一脸恭敬地问道。

    “没有。”秦洛摇了摇头。他只是和林浣溪约好了在这里吃饭,哪里知道要定桌这回子事儿?

    “先生。对不起。我们这儿已经定满了。非常不好意思。”女服务员一脸歉意地说道。

    “满了?”秦洛一脸疑惑。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林浣溪的号码。

    “林姐,你在哪儿?”秦洛问道。

    “凯旋西餐厅。”

    “我也在凯旋西餐厅。可是她们的服务员说已经满了。”秦洛苦着脸说道。

    “一百一十六号桌。让她们带你过来。”林浣溪说道。

    挂断了电话,秦洛向女服务员说了台号。女服务员这才邀请秦洛进来,并且亲自带她到一百一十六号桌台。

    见到林浣溪的第一眼,秦洛就有种瞬间惊艳的感觉。

    一件浅白色的简洁连衣裙,腰上系着一条黑色双条细腰带。外面罩着一条流苏针织开衫,柔顺的长发披散在欲露微露的香肩上,让人感觉即时尚又性感。

    花饰简洁大方的黑色凉鞋,修长丰谀的美丽双腿叠加在一起,放在餐桌下面。像是隐藏在暗地里的宝藏,容易让人引入非非。

    在暧红色的烛光映衬下,林浣溪的眉、眼、额头,甚至秀发都光艳照人。

    春半桃花、丰神冶丽,这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坐啊。”林浣溪看着秦洛一脸呆滞的模样,嘴角微微一笑,声音清脆地说道。

    在那一瞬间,秦洛甚至怀疑坐在朦胧光影里面的女人不是林浣溪。

    她怎么会是林浣溪呢?

    以前的林浣溪衣着打扮偏向传统,中规中矩的,不超越,也不落伍。完全没有亮眼之处。

    这一点儿,和与她并称为‘冰火二重天’的火美人厉倾城实在相差甚远。

    她今天的衣着远远出乎秦洛的认识之外,虽然仍然不及厉倾城那般性感妖娆,但是也大有长进。

    更重要的是,她刚才竟然对自己微笑。

    而且,她微笑的样子还很妩媚——-

    “这女人发春了?”秦洛暗自在心里想道。

    “林姐?”秦洛不确定地喊道。

    “坐吧。想吃些什么?个人推荐这儿的黑椒牛排。”林浣溪指了指桌子对面,示意秦洛坐下来。

    秦洛这才确定,他没有看错人。

    这个状似发春的女人确实是林浣溪,虽然他到现在还没能进入林浣溪设置的这种状态。

    秦洛原本想点蛋炒饭的,既然林浣溪说那什么黑椒牛排好吃,他就决定去尝试一番。

    “那就黑椒牛排吧。”秦洛对站在一边的侍者说道。

    “再开瓶85年的红酒。”林浣溪说道。

    秦洛的心猛地一紧。

    完了。这下子完了。这女人竟然还点酒,看来她是想对自己图谋不轨了。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哪个男人想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时,都会先使劲儿的灌那个女人喝酒。

    同理可证,女人如果主动要和一个男人喝酒,那更是不怀好意。

    “林姐,我不太会喝酒。”秦洛说道。

    “没关系。红酒不醉人。”林浣溪说道。她根本就不明白秦洛话中的意思。

    秦洛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在心中认命了。

    做为一个二十二岁的处男,他生活的一直很有压力。

    见到秦洛不说话,林浣溪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的意思。

    单手托腮,眼神专注地转移到旁边的那双正开心用餐的年轻情侣身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以前。我也是这样。”林浣溪突然间开口说道。声音微弱,语调悠长,又是突然而至,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穿棱过来的一般。

    “什么?”秦洛放下手里的柠檬水,抬起头看向林浣溪。

    “以前,我也像她那样快乐。”林浣溪说道。说话的时候,她的视线一直放在斜对面的年轻女子身上。

    女人年轻漂亮,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小声地和对面的男人说着什么,时不时地掩嘴娇笑。

    秦洛明白了,林浣溪是从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人都是在快乐中成长,在磨练中成熟。因为经历了感情的巨大挫折,所以林浣溪对爱情失去了信心。

    可是,那些能够被爱情伤害的女人,反而对其视若生命。

    不珍惜爱情的人,又怎么会被爱情所伤?

    林浣溪现在的心境是极其矛盾的,这种矛盾连她自己都发现不了。

    她不再相信爱情,但是她渴望爱情。

    所以,在看到其它人的快乐时,她会露出缅怀的神采。

    “是不是这样的女人才是真的女人?”林浣溪脸带忧伤地问道。

    “不是。你这样的,也是真正的女人。”秦洛说道。他原本还可以进一步来证明这个事实,譬如说我摸过你的大腿,我趴在你的身上感受过你胸部的柔软——

    但是,这样的安慰或许换来的是女人冷洌的耳光。

    林浣溪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做女人应该是欢乐的,可我享受不到做女人的乐趣。她就不同了,她可以笑,可以哭。还能偶尔撒娇赌气。这些,我都不会。也忘记了。”

    听了林浣溪的话,秦洛的心开始变地心疼起来。

    徐志摩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

    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为了这个遇到,那些可怜的女人是否付出了太过沉重的代价?

    “以后会好的。一定会。”秦洛很坚定地说道。

    “他回来了。”林浣溪看了秦洛一眼,声音低沉地说道。

    “他?哪个他?”秦洛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见到她黯然的表情后,猛然间明白过来,问道:“管绪?”

    林浣溪讶然,说道:“没想到你还能记住这个名字。”

    “帮助过我的,我能记住。伤害过我的,我也能记住。”秦洛笑着说道。“虽然他没有伤害我。但是他伤害你了。我也应该记住这个名字。”

    “谢谢。”林浣溪感激地说道。

    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个人能够与你同喜同悲,那么,你的生活还不算太绝望。

    “他找过你了?”秦洛问道。

    “没有。”林浣溪摇头。“是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那么骄傲的人,是不可能主动去找一个人的。”

    骄傲吗?

    “那玩意儿我也有啊。”秦洛的心情有些低落。

    “那你准备怎么办?回去?”秦洛违心地问道。其实,他是不赞成林浣溪回去的。

    能够伤害一次,也能够再被伤害一次———

    林浣溪摇头,说道:“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去。”

    “嗯。就是。林姐这么漂亮,不怕找不到更好的男人。”听到林浣溪的回答,秦洛的心情一下子就开心起来。

    有些女人,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希望被其它的禽兽得到。

    其实,男人心中的醋意并不比女人少上许多。

    **************************

    “讨厌的管绪,怎么还不来?难道他不知道,和美女约会要提前五分钟到吗?”站在凯旋西餐厅门口的凌笑缩了缩脖子,一脸不满意地说道。

    深秋的燕京有些寒冷,而她穿地又实在是有些少。

    “哼,约好的是七点半好不好?是你先急着跑来的。就跟害怕自己嫁不出去似的。”宁碎碎反驳着说道。

    “本小姐当然不怕嫁不出去了。喜欢我的男人多着呢。我就是想嫁给管绪而已。”凌笑嘻笑着说道。

    “问题是,你想嫁给他,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拉着我陪你穿吊带?冻死我了。”宁碎碎的小脸上满是埋怨,双手抱胸紧紧地缩成一团。

    “哎呀,人家想在管绪面前表现身材嘛。谁让她以前说我是平胸公主来着?怎么样?我现在的身材不错了吧?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我不拉着你陪我穿吊带,我一个人穿不是怪怪的吗?嘻嘻,你是我的好妹妹,当然要帮我一次了。以后你喜欢上哪个男人,我也为你赴汤蹈火。”

    “哼,他还不来。我们干脆回去等好了。”宁碎碎说道。

    凌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还是不要了。他应该快要来了吧。男人都是很虚荣的,要是让他看到我这个大美女愿意在餐厅门口等他,他不是很有面子?”

    “唉。你的花痴病越来越严重了。”宁碎碎叹息着说道。

    凌笑正要反击,见到一辆银色的奔驰车缓缓地驶进了停车场。

    从车子里下来的正是凌笑望穿秋水的管绪,她正要迎上去时,就见到她的哥哥凌陨和李令西也从车子里下来。

    “他们俩怎么来了?真是讨厌。”凌笑撅着嘴巴说道。

    “嘿嘿,看来你的表白计划要泡汤了。”宁碎碎笑呵呵地说道。

    管绪仍然是光彩照人,即便走在同样优秀的凌陨和李令西身边,仍然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有些人天生就能够吸引公众的眼球,即便有一万个人在,别人的视线也总是能够最快的从人群中把他找出来。

    管绪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凌笑和宁碎碎,快步走了过来,说道:“笑笑,碎碎,你们来很久了?”

    看到两个女孩子身上的穿着,皱着眉头说道:“怎么穿这么少?冻坏了怎么办?来了就进餐厅等啊,我们几个大男人还会走丢了不成?“

    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凌笑的身上。

    “没关系。我们不冷。”虽然被管绪训斥,但是凌笑的心里像是吃了糖果般的甜蜜。

    他是因为在乎才这么说的。一定是这样。

    “令西,把你的外套脱下来给碎碎。”管绪说道。

    “嘿嘿,乐意效劳。”李令西说着,就忙着脱衣服。他喜欢宁碎碎很长时间,可是一直得不到进展的契机。管绪这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呢。

    “哼,我才不穿男人的衣服呢。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洗过了。”宁碎碎皱着鼻子说道,即便她说着拒绝的话,样子也仍然是那么可爱,让人不舍对她生气。

    见到自己好友又尴尬地把自己脱下来的衣服穿回身上,管绪也有些遗憾。看着凌笑问道:“定好桌子了吗?”

    “定好了。一百六十五桌。”凌笑笑着说道。

    “哦。一百六十五?那我们进去吧。”管绪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