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七十五章、华夏精神!

第七十五章、华夏精神!

    一石惊起千层浪!

    听到王养心的话,在场所有媒体记者的视线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移到了秦洛身上。

    更有些反应些的,已经对着秦洛按动了相机快门。

    喀嚓喀嚓!

    灯光闪铄,耀地秦洛连眼睛都没办法睁开。

    他是初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竟然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像是只受惊的兔子般,想把自己身形在人群后面隐藏起来。

    以前,他去拍照时,都是要付给别人钱的。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人主动愿意跑来给他拍照。

    做为明星,这是与普通人区别最明显的一个地方了。

    “秦先生,请问你真的是太乙神针的传人吗?”

    “秦洛先生,你刚才和针王王修身老人比拼过针术吗?你赢了吗?”

    “秦先生,你的师父是谁?太乙神针不是失传百年了吗?你是怎么学到这种神奇绝技的?”

    “秦洛先生,我是《华夏医学报》的记者,请问你能抽出时间接受一下我们的采访吗?

    ————-

    无数的问题像是汹涌的潮水般冲了过来,一个浪头就把他给淹没了。

    他只能看到眼前有无数男人女人的嘴巴张开又合上,但是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他却一句也听不清楚。

    虽然他长了一张明星脸,可是,他真地没有做好成为明星的心理准备。

    被王养心这么当众揭穿身份,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秦洛,请原谅我们的自作主张。我们古老的中医界是需要有人站出来的时候了,那个人就是你。”

    突然间,有人在秦洛的背后说话。

    秦洛听的出来那是他的师父王修身的声音,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一句话夹杂在其它无数抛向自己的问题里面,并没有和那些声音溶合在一起,而是独立的,清晰的,一个字一个字地传进秦洛的耳朵里。

    秦洛转过脸,苦笑着说道:“师父,看来你也知道这件事。”

    王修身没有否认,用力地拍了拍秦洛的肩膀,说道:“秦洛,我们老了。有心为中医做一点事儿,可是心有余却力不足。你有能力,有天赋,而且善于思考中医。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年轻人。除了你,我实在找不到其它合适的人选。”

    确实,从第一次见到秦洛起,王修身就动了这样的念头。

    推出去。要把秦洛推出去。

    如果能够把一个中医给推向全国,推向世界。那么,做为中医的代表,中医自然也能够受到全世界的观注。

    以前,他们也曾经试过要把中医整体的包装推广出去。可是,他们失败了。

    现在,他们要换一种方法。先推人,再由人推医。或许,这样反而能够收到奇效。

    在三天前秦洛摘走了神针王的牌匾后,王修身和孙子王养心谈了好久。

    王修身仔细地询问了王养心和秦洛比针的过程,并且确定了秦洛到底是否使用的是真正失传已久的太乙神针。

    为了进一步考核秦洛是不是他们所想要寻找的人,所以在今天提出了比拼三场的要求。

    断诊、用药、针灸。如果三者都能够顺利通过,那么,秦洛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幸运的是,秦洛的表现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而且,要远远超过他们所期待的程度。

    于是,他们就把提前守护在门口的记者召集在一起,并且当众揭穿秦洛的身份。

    从今以后,秦洛,代表着中医文化的秦洛,承担着拯救中医重任的秦洛,将会被他们推向一个前所末有的高度。

    “那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秦洛笑着问道。

    “表现自己。”王修身用力地说道。

    表现自己?意思就是说,让自己努力地风骚起来?

    很好。这正是自己所擅长的。

    秦洛跨前一步,独自站在了记者的最前面。

    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和蔼善意地微笑。表情淡定,任由记者们在自己的脸上浪费着菲林。

    等到大家照地差不多时,秦洛才挥了挥手,说道:“大家先安静下来。你们这样问我问题,我也没办法回答。大家一个个地来,好吗?”

    王养心见到秦洛同意接受记者采访,笑着说道:“各位媒体朋友们,我们的太乙神针传人已经答应接受各位的采访。这样吧,大家到我们的会议室,有问题一个个地来问,我们地神医一个个地来回答。这样行吗?”

    秦洛掏出他的诺基亚看了看,很有范儿的说道:“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

    他知道,名人接受采访都是要规定时间的。

    要是没有时间限制,跟他们坐在哪儿侃上大半个小时,不是显得自己太没有身价了吗?

    越是得不到的,也越是珍贵。秦洛很小的时候就明白这个道理。

    在王养心的带领下,秦洛、王修身、老卓、郭旭生以及一群媒体记者进入了神针王会所用来召开员工会议的会议室里。

    在王修身老卓等几员燕京鼎鼎有名的国医圣手的簇拥下,秦洛坐在了圆形会议桌最前端的位置。各家报社和杂志的记者们也分列会议桌两边。

    “谢谢大家的配合。现在大家可以自由发问了。”王养心兼职起了司仪的角色,对着蠢蠢欲动的媒体记者们说道。

    “秦先生,能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吗?我们和公众都想对你的资料知道的更多一些。”一个戴着眼镜的女记者率先发言。

    “秦洛。秦皇汉武的秦,洛水的洛。自幼学医,今始小成。”秦洛笑着说道。

    人能够拍马的屁股,可是马没办法拍自己的屁股。所以,人如果拍自己的马屁,也是会有些心理障碍的。而且是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秦洛也不好意思说地太离谱。

    “秦洛,你多大了?”另外一个女记者问道。好像女人对秦洛的兴趣更加浓厚一些。

    当然,也许是男记者没有找到发问的机会。

    “男人的年龄是秘密。”

    “——-看起来你很年轻。为什么就能够学会太乙神针呢?”

    “我一直认为,人的能力和年龄没有任何关系。有的人五岁便能出口成章,有些人五十岁了还只会念些三字经。至于我能学会太乙神针,我觉得这是因为天赋的原因吧。”

    “不是说太乙神针失传百年了吗?你是从哪儿学会这种绝学的?你师父是谁?是不是中间遇到过什么机缘?”一个男记者终于逮住了发问机会,一口气问出自己心中所想到的问题。

    “太乙神针不是失传百年,我们一直有密本流传在民间。但是,数百年来,一直没有人能够学会这种针法而已。”

    “我的师父是一个游方的道士,我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连法号是什么都不清楚。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拯救了我的生命,教会了我医术和做人行医的道理。对于他的恩德,我一直感念于心。不敢稍忘。”

    秦洛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王修身,对着记者说道:“同样的,王修身前辈也是我的老师。他也教过我许多东西。这些为了延续华夏文化,发扬传统中医国粹的人都是值得我尊敬和爱戴的。”

    听到太乙神针的传人秦洛也拜了王修身为师,记者们的视线一下子就转移到了王修身身上。

    “王老师,你和秦洛比拼过医术吗?你们俩谁更厉害?”

    王修身看了秦洛一眼,笑呵呵地说道:“我输了。比了三场,输了三场。”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他愿意拜你为师?”

    “这就是秦洛异于常人的地方。胜不骄,败不俀。谦虚恭敬,人品医品都让人称赞。虽然我输给他三场,但是,他却因为在比拼中从我这儿学到点儿东西,而自愿尊我为师。哈哈,我这个师父是很不合格的。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他。”

    “王老先生,你的意思是说,秦洛的医术要高于你了?”

    “远胜于我。”王修身毫不犹豫地说道。

    “王老先生,恕我冒昧。不会是你为了推崇自己的徒弟,而刻意的这么贬低自己吧?”一个脸颊消瘦的男记者出声问道。

    “我可以证明。”胖乎乎的老卓难得的一脸严肃。出声说道:“秦洛的医学也远胜于我。”

    “我也不如他。”顾百贤黑着张脸说道。

    “强我太多。”火罐王郭旭生也站出来做证。

    王修身感激地看了几个老伙计一眼,对着那位记者说道:“我可以赌上自己的一生名誉。难道,我能够连他们的名誉也押上去吗?事实如何,以后你们会看到答案的。”

    燕京四大名医同时站出来替秦洛做证,这个份量就足够的沉重了。

    要知道,文无第一,武为第二。这些在各自领域中堪称一代大家的人物甘愿在媒体面前承认自己医术不如秦洛的事实,可见他们是由衷的佩服秦洛的医技。

    王养心抬腕看了看表,说道:“好了。各位,我们的采访时间到了。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

    “还有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那个第一个站起来提问的清秀女记者着急地喊道。

    王养心转过头看向秦洛,见到他微微点头,就笑着说道:“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了。”

    “秦先生,你为什么穿长袍?要知道,在现代都市中,你的穿着会被人认为是异类。”女记者得到了允许,赶紧问出自己心中的问题。

    秦洛想了想,声音低沉地说道:“我们秦家有规矩。秦家所有的嫡系男人都要学中医,穿长袍,娶华夏媳妇。”

    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青色长袍,脸上不无骄傲的神彩。“别人忘记的。我们会铭记。别人抛弃的,我们会捡起。是不是异类或者会不会被人耻笑,这些我不在乎。”

    “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丢的。譬如中医。譬如汉字。譬如那延续数千年生生不息的华夏精神和民族骨气。”

    “我们是龙的子孙。我们为此而骄傲。以前是,以后也应该如此。”

    啪啪啪——-

    会议室里掌声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