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七十四章、身份曝光!

第七十四章、身份曝光!

    看到秦洛跪下,一群人纷纷动容。

    王修身一把拉起秦洛,说道:“这大礼我可不敢受。做你的师父,我还不够格。我这五龙探凤针法也曾经传过养心。可惜,他没有这个悟性。”

    “秦洛,你是我见过天赋最好的年轻人,能够看过两遍学会这针法的,绝对是这世界第一人。我老了,这五龙探凤能够找到一个优秀的继承者。我很欣慰啊。至于师徒那虚名,就免了吧。”

    “一字即为师。这授技之恩秦洛不敢稍忘。如果王老不弃,就收下我这个徒弟吧。”秦洛固执地说道。

    他很清楚,王修身老人这样做代表着怎样的意义。

    要知道,中医界和武术界一样,有着极深的门户派别观念。

    武术界中,经常有这个门派跑去挑战另外一个门派,双方打地你死我活地情景。中医虽然没有那么激烈,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

    而王修身能够抛弃门户之见,传授绝技,这会在中医界带来极大的影响力。

    以后,大家不再是闭门造车,敝帚自珍。而是以敞开式的姿态彼此探讨,促进。

    中医不再是一门神秘的秘技,而会成为一门开放性的科学。

    人人学中医,人人用中医。中医才能够发扬光大,才有机会和西医一较短长。

    另外,秦洛更加清楚这五龙探凤的高明之处。

    肚脐也是人体命门之一,如果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这对出针的力度、速度、手的稳健度以及认穴的眼力劲儿都要求极高。这也是王养心能够三针齐发,却学不会这五龙探凤的原因。

    五龙探凤的效果不如太乙神针那般传奇,但是也绝对是学针者梦寐以求的绝技。

    太乙神针讲究以气用针,这对别人来说是一道天堑。整个国家也不见得能够找出第二个特例来学习这针法。

    但是,这对秦洛来说也非常的艰难。因为这实在是太耗费精力和体力了。这也是秦洛上次针治好了那三十几个得霍乱的孩子后,直接累地晕倒过去的原因。

    以后,在自己体力不支的时候,就可以用这五龙探穴针法来弥补身体上的缺陷。

    对秦洛来说,又增加了一手治病救人的绝招。

    王修身也坚决地摇头,说道:“秦洛,我不是不愿意收你这徒弟。而是因为我的医术根本就不如你。哪有师父比徒弟还要差劲儿的?虽然我比你长上一些岁数,咱们还是平辈论交吧。”

    “不称一声师父,我以后哪敢用这五龙探凤?”秦洛笑着说道。“师父,你就别再推辞了。”

    看到王修身还要推辞,旁边的一把抓老卓就说道:“老王,你就别再推辞了。还是收下吧。咱们这些一辈子钻进中医里面的老头子,临到老了能够收到一个这么有天赋的徒弟。求都求不来呢。你还要往外推?”

    “就是。如果你不要的话,我可是要抢过来了。我这手火罐也想找个继承人呢。”郭旭生笑着说道。

    连不苟言笑的顾百贤这个时候也是一脸笑意,说道:“收下吧。这样的话,我们今天就见证了一段佳话。”

    顾百贤不知道的是,他一语成谶。

    也正是有了今天王修身传授绝技这个引,才造就了秦洛以后成为博采众家之长成为一代宗师的果。

    而王修身传艺的故事也被人口口相传,经久不息,成为医林逸事。

    王修身看了看自己的好友,又看了看秦洛坚持的表情,心里颇为动心。

    见到有天赋的年轻人不收,犹如色狼见到极品美女却要被迫放手。那种滋味,实在是百蚁噬心,心痒难奈。

    “爷爷,你就收下吧。不然的话,后悔可就来不及了?”王养心看穿了爷爷的心事,也笑着劝道。

    秦洛能够拜在自己的爷爷门下,王养心也是极其乐意见到的。以后有机会的话,还能够向他多多请教。这对他个人的提高也非常有利。

    “好吧。那咱们就定个师徒名份吧。”王修身笑呵呵地答应了。“不过,我也就是这一手绝活,今天已经传授给你了。以后,我可没东西教你。”

    “王老教给我的东西已经很多,秦洛终身受益。”秦洛说道。

    秦洛心中,王修身不仅仅教了他医术,还传授了他医品医德。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就凭他突然传授针技这一手的广阔胸襟,就值得秦洛尊称一声师父。

    拜在了王修身的门下,也方便他婉转的把那神针王的牌匾送回来。反正都是同门切磋,外面的人也不好说什么闲话。

    王老为了他牺牲那么多,他自然想着投桃报李。

    秦洛的行事风格本就如此: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别人踩我一脚,我就砍断他的两只脚。

    “那我以后要叫你为大师兄了?”王养心拍着秦洛的肩膀,笑着说道。

    “我几时承认有你这个徒弟了?”王修身怒喝道。

    王养心大窘,旁观者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俩的师徒名份定下了。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一饱眼福了?”老卓有些着急地说道。

    王修身点了点头,对秦洛说道:“秦洛啊,他们几个老头子过来,其实主要还是想见见你那神奇的太乙神针。不怕你笑话,连我都很想看看。如果方便的话,你给我们演示一番?”

    “好的。”秦洛欣然答应。

    从针盒里取出一根银针,用酒精棉球消过毒后,随着他运用内劲儿到指尖,然后传导到银针针体,银针的前端便开始轻微的颤动起来。

    当然,这颤动非常的轻微。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如果眼睛近视的,甚至会以为那银针的弹跃是因为自己视力模糊的问题。

    “谁愿意试针?”秦洛笑着问道。

    王养心的眼睛转了一圈,说道:“还是我来吧。我这做师弟的,总要体现出来点儿作用。”

    秦洛点了点头,银针迅速的扎进了王养心的手腕上。

    “什么感觉?”

    “胀。”王养心说道。

    “现在呢?”

    “酸。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像是只蚂蚁在爬。——-有些痒,但是很舒服。冷丝丝的。”

    “这是透心凉。”

    秦洛猛然拔针,经过消毒后,又再次出招,这一针扎在了王养心的腰眼。

    “什么感觉?”

    “胀。”

    “然后呢?”

    “烫。有点儿烫。怎么会这么神奇?”王养心也是第一次亲身体会太仪神针的妙处,忍不住惊叫出声。

    “这是烧山火。”秦洛笑着说道。

    “太乙神针共有几针?”王修身问道。

    “共有五针。名为烧山火,透心凉,鬼见愁,观音手,以及传说中具有起死回生之效的太乙针。五针又有无数个延伸和变化,我只会前三针的十二个变化。观音手和太乙针没有针谱,我也没办法操作。”

    “叹为观止啊。”顾百贤一脸神往地说道。

    “心痒难奈。可惜,我们却没办法使用。”老卓很是遗憾地说道。

    “这样的绝学如果当真失传,实在是中医界的悲哀啊。好在,还有秦洛。”

    王修身拍拍秦洛的肩膀,说道:“秦洛,你前面的路,任重道远啊。”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我会努力的。”秦洛一脸郑重地保重。

    “很好。很好。”王修身连连点头。今天他都不知道说了多少个‘很好’。“只要是用得着我们的,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谢谢师父。谢谢顾老。谢谢卓老。谢谢郭老。”秦洛连声道谢。

    “谢什么啊。都是一家人。”胖子老卓摆手说道。“对了,过几天咱们中医界有个研讨会,到时候你也进入专家组参加会议吧?”

    “中医研讨会?在燕园召开的那个会议?”秦洛疑惑地问道。

    “是啊。就是这个会议。你听说过?”老卓笑着点头。

    秦洛一脸苦笑。他刚才在学校里和人争地头破血流,也没能抢到一个参会名额。没想到跑出来一趟,就有人主动邀请自己参加这个会议。

    而且,进入的不是最低级别的教师组。而是代表着更高级别的专家组。

    到时候,朱老师他们在大会上看到自己,会不会露出大吃一惊的模样?

    “刚刚听说过。”秦洛说道。他没脸告诉别人,自己在学校竞争名额失败的事情。

    “那更好。我准备和其它几个老家伙商量一下。我们专家组就由你来代表发言了。秦洛,你好好准备一下吧。”老卓说道。

    “———”

    秦洛很是无语。他想起了他的偶像唐寅在《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一句台词: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

    因为和林浣溪约好了,晚上要一起吃饭。所以,秦洛只能婉拒了王养心一起吃晚饭的邀请。

    几人刚刚下楼,就见到一群举着相机和话筒的记者冲了过来。

    “王先生,据说今天你要和太乙神针的传人比拼针术,这是真的吗?”

    “王先生,你认为你和太乙神针的传人谁更厉害?”

    “王先生,你能够透露一些神针传人的消息吗?他是男是女?年龄有多大?”

    秦洛没想到自己这么低调的过来,还被这大群记者围观,心里非常意外。

    走在最前面的王养心回头看了爷爷王修身一眼,见到他对着自己微微点头,就突然间指着秦洛说道:“他就是太乙神针的传人。秦洛。”

    (PS:今天三更完毕。明天继续。兄弟们再该给红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