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六十九章、名扬医界!

第六十九章、名扬医界!

    知道凌陨的关系和管绪更加亲密一些,所以李令西主动坐在了驾驶位。管绪和那个短寸男坐在了后排。

    管绪打量了一番这辆新款奔驰车,笑着说道:“令西,几年不见,开始走成熟路线了?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保时捷的忠实FANS。”

    把车子发动起来的李令西笑着说道:“管少,怎么着咱现在也是燕京城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开跑车就有些不合时宜了。再说,以前那么喜欢的车子,现在突然间就没感觉了。倒是凌笑他们这一茬的孩子捡起来了。你这次回来,凌笑肯定要拉你去飚车。”

    “凌笑?小姑娘现在已经长大了吧?”管绪转过脸看着凌陨问道。凌笑是凌陨的妹妹,都是凌家这一代比较活跃的人物。

    凌家以政起家,早些年也开始涉及到商业。短短几年,就取得了非凡成就。

    当然,在华夏国的实际国情是,只要掌握了政治资源,就是个傻瓜去操作也能够赚钱。

    “我没敢告诉她管少今天回来的消息,怕她连课都不愿意上了。她现在在燕京大学读国际金融。”凌陨淡淡地笑着,说起自己的妹妹时,表情十分的怜惜。

    “管少。凌笑现在可不是黄毛丫头了哦。已经成了咱们燕京城小有名气的美女。嘿嘿,她可是对你念念不忘。”李令西一边开车,一边打趣着说道。

    有他在中间活跃气氛,这些好几年没有见面的死党一点儿也不觉得陌生。

    “呵呵,凌笑小时候就长地可爱。可以想象她长大后必然是个美人胚子。凌陨,军队里面呆地还好吧?现在应该是校官了吧?”

    “前几天才升的中校。人家升一级得熬几年,凌陨升级跟喝二锅头似的。以后啊,咱们这些小商人就要靠凌陨罩着了。”李令西再次抢答道。

    “还真是快。前途不可限量啊。”管绪拍拍凌陨的肩膀,夸奖着说道。

    凌陨不容置否地笑笑,对管绪说道:“管少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短期居住还是准备在这边长期发展?”

    “呆在国外这么多年,月亮还是祖国的圆啊。这次回来,就不打算离开了。准备自己做点儿小项目。”管绪轻叹着说道。

    心里却有些担忧,自己这次回国所承担的责任实在是太重大了。能不能实现还真是个末知数。

    不过,还是值得冒险的。

    自己被奥墨研究室捉住了把柄,想反抗也不行。再说,他们开出的支票也实在是太诱人了。

    “什么项目?管少,有路子的话也要拉我们一把啊。”李令西很感兴趣地问道。他也经商,自然想找些有实力的人联手合作。

    对于管绪的能力,他一直是很有信心的。在他们这个小圈子里,他一直处于领导地位。无论是自己和凌陨,还是心高气傲的奥胖他们那一帮子人,都一直围拢在他的身边。

    就算他离开燕京那么多年,这个圈子还依然存在着。由此可见他的为人处事能力有多么的让人折服。

    “这就是人格魅力吧。学不来的。”李令西在心里暗自想道。

    “医药行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管绪扫了一眼李令西,笑着说道。

    “医药行业?这个好啊。连比尔盖兹都说过,在末来的几十年内,如果有人的财富能够超越我,一定是来自生物工程行业。”

    “有兴趣就好。到时候算你一份。”管绪笑着说道。很好。第一个助手出现了。

    “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凌陨面无表情地说道。

    “放心吧。到时候自然会找你帮忙。”管绪看了眼凌陨,点了点头。

    管绪刚刚下机,也不方便在车上谈生意上的事情。李令西笑着说道:“管少,听说你当初在哈佛大学有个漂亮的女朋友,还是咱们燕京的?这次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当时凌笑听说了这句事儿,还很是发了一通脾气。”

    “她啊?”管绪的眼神变地玩味起来。“我们好些年没有见面了。听说她回了燕京。”

    “哦。燕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后你们还会有见面机会的。”

    “也许吧。”管绪的两只手交叉在一起,像是要握住什么东西似的。

    自己看中的猎物,从来都没有人能够逃脱过。

    从来没有!

    ************************

    秦洛回到林家别墅时,听到里面有男人的说话声音,证明家里又有客人来访。

    林清源正在泡茶,王养心和汪老正在说着什么。他们的视线时不时地投向摆在客厅角落里的那块神针王的大匾上。显然,他们的话题与此有关。

    看到秦洛进来,王养心对着秦洛点了点头。想起第一次来拜访时自己的倨傲表情,心里百感交集。

    都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可是,怎么着也要让自己得意三十年啊。

    王养心在秦洛面前连三十天都没有得意到,就被对方上门击败。这种高空坠落的巨大落差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

    汪老站起来,笑呵呵地说道:“秦洛啊,我果然没看错。你使出来的是正宗的太乙神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才几天不见,就跑去把神针王的牌匾给摘回来了。”

    秦洛看了眼王养心,谦虚地说道:“是王大哥承让了。”

    王养心摆手说道:“我的能力我知道,我确实不如你。背负家族名誉,我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让人的。”

    表面上看来,他说的这番话倒像是发自内心。短短几个时辰,王养心倒是学会了点儿他爷爷的那种坦荡胸怀。

    “你的五龙针法也相当不错。我也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秦洛笑着说道。别人敬他一尺,他便敬别人一丈。

    别人若是欺他一丈,他便要还回去十几丈。

    王养心一脸苦笑,说道:“可惜的是,我根本就没办法学会你的太乙神针。说实话,直到你医治第五名患者的时候,我才发现你每次出针时针尖在微微颤动,那个时候,我才敢确定你用的是太乙神针。我爷爷当初给我详细地讲过太乙神针施针时表症反应,可是我却没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哈,你们俩都别谦虚了。英雄出少年啊。我们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还跟在师父屁股后面端茶倒水当学徒呢。来。都坐下吧。喝茶。”林清源心情大好。他一直把秦洛当做自己未来的孙女婿,看到他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心里自然为他感到骄傲。

    “是啊。我们老了。以后的中医界啊,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喽。”汪老也很为中医界能够有这样优秀的后起之秀感到高兴。

    “我来是想征询你一件事情。”等到秦洛在身边坐下,王养心出声说道。

    “什么事情?”秦洛问道。

    “有媒体想要采访你。还有很多同道想来拜访太乙神针传人。没有得到你的许可,我和爷爷就一直没有告诉他们你的确切身份和地址。你怎么看?”

    “采访我?为什么要采访我?”秦洛一脸疑惑地问道。

    “太乙神针传人入世的消息已经被人传播出去。还有那么多的患者可以做见证。自然会引起媒体和同行的关注。”

    “已经得到消息的媒体不下十家。还有媒体源源不断地赶来。我们的神针王门店里挤满了人,都是希望过来寻找你消息的记者和赶来拜会的同行。爷爷在接待他们,我是从后门偷偷溜出来的。”王养心一脸郁闷地说道。

    神针王在燕京鼎鼎大名,自然极其的受人关注。可是,今天神针王的牌匾却被人给摘走了。这就引起了无数人的猜测议论。

    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了有人挑战神针王,并且取得胜利赢走神针王牌匾的的事情。

    可以说,这件事在燕京的国医界引起了一场地震。

    先是一些医学性杂志和报刊的记者跑过来寻找消息,后来连《燕京日报》、《燕京都市报》等大型媒体也都赶了过来。可是王氏爷孙却推说不清楚秦洛的身份和地址,只是突然间上门挑战。

    那些记者自然不信,都耗在王修身老人那儿。希望能够得到些内幕。

    秦洛想了想,说道:“暂时我还不想接受媒体的采访。”

    如果他接受了采访,必然会上报纸、电视,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

    当然。秦洛并不排斥成为名人。可是,那样的话,势必给自己的生活带来许多不方便。

    而且,还有可能影响他正常的教书生活。

    “我知道你肯定会这么想。”王养心笑着说道。“不过,有一件事儿你可能没办法推脱。”

    “什么事情?”

    “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那些同行知道了你会在三天后和我爷爷比拼医术的事情。所以,他们都要求到时候能够在现场做个见证。爷爷没办法拒绝,只得答应了他们。”

    “那么说,我的身份还是要暴露了吗?”秦洛苦笑着说道。

    “差不多吧。”王养心说道。“从你摘走王家的神针王牌匾时就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以你的医术,想不出名很难。”

    秦洛认真地想了想,觉得他说地是正确的。

    有些人的好比那暗夜里的萤火虫,田地里的金龟子,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他的风骚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