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六十七章、我们的宝宝!

第六十七章、我们的宝宝!

    王修身不仅把神针王的牌匾帮秦洛摘下来了,还特意让人帮他叫了辆货运车。

    没办法,这块儿匾实在是太大太重了。出租车根本就没办法运送。也塞不进去。

    看到店里的牌匾被人摘了,店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跑了出来。还有跑出来看热闹的顾客,把神针王的店门口挤地人满为患。

    在四个工人的帮忙下,才把这大匾给抬进了面包车。

    秦洛走到王修身面前,很有范儿的拱了拱手,说道:“王老,等待着你大驾光临。”

    “哈哈,一言为定。”王修身爽朗地笑着说道。“我也很期待见证太乙神针绝技啊。”

    秦洛又向王养心点了点头,然后像个包工头似的坐在面包车的副驾驶室,对着外面的人摆摆手,便吩咐司机开车。

    等到小车的车影跑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中,王养心抬头看着空荡荡的门楣,心里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

    “爷爷,我们应该掏钱从他手里把匾买回来。”王养心对站在身边极目远着瞻的爷爷说道。

    王修身回头看了孙子一眼,叹息着说道:“唉,养心啊。你果然还是不懂。和秦家那小子比,实在是差地太远了。”

    “爷爷,让你失望了。”王养心愧疚地说道。这王家的镇家之宝是他输给别人的,心里自然是充满了歉意。

    “我确实对你失望了。”王修身说道。“我对你失望不是因为你技不如人输给了别人。而是你想用钱买回这神针王牌匾的幼稚举动。”

    “爷爷,这种事儿很快就会传得满城皆知。我们王家的名声——”王养心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他这么做,也是为了王家的名声着想啊。

    “养心,这神针王的名誉是要用钱买回来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神针王的虚名不要也罢。如果有本事的话,就用自己的真才实学把这块儿匾给赢回来。如果没有本事,这块匾理应拱手给人。挂在这大门口,我这老脸燥地慌。”王修身教育着说道。

    如果他还想不明白这一点儿,那么,他的成就也就到此为止了。

    “爷爷。我知错了。”王养心低头说道。

    “嗯。这不是坏事儿。”王修身说道。“刚过易折。顺过易骄。经过这件事儿的打击,也许能激发你们这些人的上进心。”

    “是。爷爷。我一定会努力的。”

    在秦洛的指挥下,面包车开到了林家别墅的门口。

    秦洛跳下车,吩咐随车而来的三名工人帮忙把匾搬进林家。

    林清源从里屋走出来,看到工人费力搬进来的大匾,说道:“这匾是从哪儿来的?”

    又用手摸了摸,惊讶地说道:“不错。是正宗的花梨木做的。这可是好东西啊。”

    秦洛让工人把匾在客厅摆好,掏钱付了搬运费后,才一脸神秘地对林清源说道:“林爷爷,说来话长。这匾可是大有来头。”

    “嗯。什么来头?说给我听听。”林清源用手仔细地触摸着这匾上的字,对它赞不绝口。

    只要是稍有见识的人,都能够看出来,这匾并非凡品。

    秦洛想了想当时王养心炫耀时的话,说道:“这匾是整块的黄梨木做成的,就这材料本身就价值连城。这字是一代书法大师启智禅师亲笔书写。这是前清时的王爷受了一个名医的恩惠,亲自让人做好送过去的。要是把这匾给卖了,估计够人吃喝一辈子了。”

    “这么珍贵?”林清源说道。“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这宝贝?”

    “和人比拼医术赢回来的。”秦洛笑着说道。

    “和人比拼医术?那个人是谁?”林清源的视线再次移动到了那匾上的字上面,惊讶地问道:“神针王?燕京能够被称为神针王的,也就是针王王修身了吧?”

    “确实是他们家的。不过,不是从他手里赢的。是从他的孙子王养心手里赢过来的。”

    “王养心?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林清源说道。

    “上次陪着汪老过来拜访过。”秦洛笑着说道。

    “哦。是他?你们后来又见过面?”

    秦洛点了点头,没有把他和王养心因为林浣溪打赌的事情给说出来。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探出头一看,就看到林浣溪的香槟色宝马缓缓驶进了小院。

    林浣溪下午没有课,完成接待任务后就赶了回来。提着包包走进屋,看到客厅里摆放的巨匾也是一脸惊讶。看着秦洛问道:“你真得去找他比试了?”

    “是啊。反正今天也没事儿。”秦洛笑着点头。

    看到这块巨匾,林浣溪不用问就知道,秦洛一定赢了王养心。

    “厉害。”情不自禁的,林浣溪地心里变地喜悦起来。

    他是因为自己才接受挑战的,并且取得了胜利。这种感觉很是让人欢喜。

    “岂止是不错啊。”林清源也一脸骄傲地说道。“王养心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人称小神针。秦洛能够战胜他,本身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

    林清源很清楚地知道,此子必非池中之物。秦洛摘走王家神针王牌匾的事儿很快就会在燕京传开,到时候,这小子想不出名都困难了。

    唉,可惜的是,自己的孙女还没能把他套牢。

    “那天晚上,自己要是不闯进去就好了啊。”想起那天秦洛和林浣溪倒在床上的情景,林清源的心里就充满了悔意。

    正在这时,秦洛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洛掏出来一看,是厉倾城这个妖女打来的。

    这让秦洛很是头痛,犹豫着要不要接通。

    接吧,他知道林浣溪对厉倾城在外面的坏名声没有好感。

    不接吧,不更是让林清源和林浣溪怀疑?

    再说,厉倾城那个女人的手段他也是领略过的。宁愿得罪小人,也别得罪小女人啊。

    “秦洛,手机响了怎么不接?”林清源看到秦洛捧着手机发呆,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哦。就接。”秦洛笑着说道。

    “喂。你好。”秦洛按了接听键,一脸正经地和对方说话。

    “小弟弟,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啊?是不是想要让姐姐打屁股?”电话那头,厉倾城那风骚入骨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本纯良,奈何现实逼良为娼。

    仅仅是一句话,林清源和林浣溪看着秦洛的眼神就充满了异样。

    他们都从秦洛的电话里听到了厉倾城说话的内容,自然开始把他和那个女人的关系想地很亲密。

    秦洛委屈地看了林浣溪一眼,说道:“有什么事吗?”

    “没事儿。就是想你了。想听听你说话的声音。”厉倾城娇滴滴地说道。

    “如果没事儿的话,我挂电话了。”秦洛说道。

    “等等。”厉倾城的声音终于恢复了正常。说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就这么讨厌接人家电话吗?我们的事儿你一点儿就不关心吗?给你半个钟头,立即赶到美容院来见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不许说下午有课,我刚刚才查过你的课程表。也不许说没空。我知道你现在很闲。快点儿来哦。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些出格的事情。”

    挂断了电话,秦洛发现林清源和林浣溪的眼神一直灼灼地盯在自己的脸上。

    “我们真的没什么。”秦洛苦着脸解释道。

    “我上楼了。”林浣溪说道。

    林清源看了孙女的背影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对秦洛说道:“我们当然知道你没什么。对你的人品,我还是有些理解的。”

    这句话,一下子就把秦洛以后出轨的路给堵死了。

    以后,要是秦洛和厉倾城有什么的话,那就证明秦洛的人品是很不可靠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

    秦洛坐车赶到倾城国际的时候,在前台小婉的带领下,直接上了厉倾城位于三楼的私人办公室。这也让秦洛少了许多麻烦,要是进了二楼,非要被那群女流氓吃些豆腐不可。

    “秦先生,厉总在办公室。你自己进去就可以了。”在厉倾城的办公室门口,小婉就停住了脚步。

    “谢谢。”秦洛笑着道谢。等到小婉转身离开,他才伸手敲响了办公室的房间门。

    “请进。”里面传来厉倾城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

    这女人正常的时候,还是很有威严的。

    看到推门进来的是秦洛,厉倾城刚才还一本正经地脸立即就变地妩媚起来,声音酥软地说道:“哎呀,还以为是下属来汇报工作呢。要是知道是秦弟弟的话,我就应该热情一些嘛。”

    “找我有什么事吗?”秦洛郁闷地说道。这个厉倾城好像是觉得自己好欺负似的,一见到自己就发‘骚’。偏偏自己还对她无可奈何。

    “讨厌。咱们是什么关系啊?找你就非要有事吗?人家——”

    秦洛转身就走,说道:“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回来。”厉倾城娇嗔着喝道。“呆子,连个玩笑都开不起。我找你有事呢。”

    “什么事儿?”秦洛再次问道。不来这一手硬的,这女人都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厉倾城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姿态优美地伸了个懒腰。

    她这么一来不要紧,那银色西装外套里面的白色紧身衬衣一下子就被拉扯起来。露出盈盈一握的腰肢和圆润可爱的肚脐。

    而胸部的那两座乳峰也在她双手的拉扯下,向上高高地立挺着。要是要把那束缚它们的钮扣给撑爆了一般。

    “姐姐好看吧?”厉倾城放下手臂的时候,发现秦洛呆滞的眼神,笑嘻嘻地问道。

    “好看。”秦洛重重地点头。他没办法昧着良心说假话。

    “嗯。你这么听话,就当是姐姐特意犒赏你的。”厉倾城眨了眨眼睛,一脸媚惑地说道。

    “———-”

    看到秦洛不敢再接话,厉倾城白了他一眼,说道:“没情趣的家伙。”

    拉开抽屉,取出一个造型精致典雅的白底青花的瓷器瓶子递给秦洛,说道:“你这当爹的也看看吧。咱们的宝宝已经生出来了。”

    秦洛的手一哆嗦,差点儿让手里的瓶子给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