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六十四章、五龙针法!

第六十四章、五龙针法!

    “挑战?挑战什么?”女迎宾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或者说,她明白眼前这个家伙是来踢场子的,可是她要确切地搞清楚这一点儿。

    “你觉得他什么地方最厉害?”秦洛笑着问道。

    如果她回答说老板的床上功夫最厉害,那他就没辙了。

    “当然是医术了。我们王总可是出身中医世家,在燕京鼎鼎大名呢。知道国际巨星陈龙不?他拍戏受伤都跑来找我们老板帮忙医治。还有咱们燕京市的副市长,亲自让人开车请我们王总过去呢。还有数不清的名人和政府官员,他们想要找老板看病还得预约呢”女人一脸自得地说道。

    看到女迎宾脸上骄傲的表情,秦洛心想,只要有真才实学,中医其实还是非常赚钱的。

    只听说过有饿死的书生,哪有听说过饿死的医生?

    再不太平的年代,医生也都能找到一碗裹腹的稀饭。

    “那你觉得,你们王总的医术那一块儿最厉害?”

    “当然是针灸了。我们王总的父亲是华夏针王,名气可了不得呢。王总也是家传绝学,被人称为小针王。”

    “嗯。我就是来挑战他地针灸的。”秦洛说道。

    女迎宾脸色不悦,再次打量了一番秦洛,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没病吧?”

    “我有病。这病从出身时就带着呢,没法根治。不过,这不影响我找你们王总挑战的的事情。”秦洛解释着说道。他体内的天生阳脉确实是件烦人的事情,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药引解决病根。

    “你到底是谁啊?我们王总没空搭理你。你快走吧。”女迎宾不客气地说道,转身要去接待其它的客人。她当秦洛是个没事找事的神经病呢。

    “是你们王总请我来的。不信,你打他的电话问问。”秦洛在后面喊道。

    “你既然有他的电话,干吗不自己打过去?”女迎宾鄙夷地说道。这样的谎言,能够骗得了我?

    “也对。自己又不是没有手机。”秦洛想道。他摸出口袋里的手机,照着名片上面的号码,拨通了王养心的手机。

    电话响了好几声后,才被人接通。

    “喂。你好。哪位?”从声音可以听出来,电话那头正是和秦洛有过两次接触的王养心。

    “我是秦洛。”秦洛说道。

    “怎么?准备什么时候过来切磋啊?”王养心的声音变地轻蔑起来。

    “我现在就站在神针王门口。”秦洛仰起脸看着楼上,他知道王养心就在这幢楼的某个房间里。

    电话被挂断了,没有和秦洛说再见。

    不过,两人很快就见面了。

    王养心脱掉了之前穿的那套用来把妹的骚包阿玛尼西装,身上穿着一套蛋黄舒美缎太极服,脚下是一双银色丝绸面料的圆口布鞋。这幅打扮的王养心还真有股大师的范儿。出去骗一些大爷大妈之类的人物,绝对是一骗一个准。

    他不是一个人出来的,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年轻人。有男有女,男人穿纯黑色太极服装,女人穿纯白色太极服装,胸口绣有一根银针和神针王的字体标志。

    不知道这些人和王养心是什么关系,看他们稍后两步的站位,更像是学生或者下属一类的人物。

    王养心一脸笑意地打量着秦洛,像是张网等待着猎物主动送上门的猎人。

    没有走下来和秦洛握手寒暄,而是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秦洛,笑呵呵地说道:“秦洛,你还真敢来了?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不过这样也好,由来我当众揭开你伪善的面目,也好让浣溪早些认清你的本质。”

    秦洛一脸笑意,没有因为他的言语攻击而生气。

    指着他额头上的牌匾,说道:“这块匾不错。我很喜欢。”

    王养心抬头看了眼那神针王的牌匾,冷笑着说道:“你知道这匾是什么来头吗?说出来吓死你。”

    “那你就说出来把我吓死吧。反正你这么恨我,不是一了百了?”

    “你——-”王养心没想到秦洛这么擅长词锋,差点儿被他给噎死。指着那木匾,说道:“这匾是整块的黄梨木做成的,这材料本身就价值连城。这字是一代书法大师启智禅师亲笔书写。这是前清时的一个王爷受了我们家的恩惠,亲自让人送过来的。你要是有本事把这块匾抱回去,就够你吃喝一辈子了。”

    “这么有来头?”秦洛笑着问道。

    “当然。”王养心倨傲地说道。

    秦洛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在我们的赌注上加上一条。如果你输了,把这块匾送给我?”

    “如果你输了呢?”王养心气愤地说道。这家伙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

    “我要是输了的话,你就算把这匾白送给我。我也没脸要啊。”秦洛说道。

    听了秦洛的赌注,王养心差点儿气得吐血。指着秦洛厉喝道:“姓秦的,你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吗?这样的小把戏在女人面前耍耍就行了,别在人前丢人现眼。如果你输了的话,就离开浣溪,不要和她有任何联系。”

    “一块破匾就想换我一个女人?”秦洛摇头。他觉得自己吃大亏了。

    这话王养心更不爱听了,怒骂道:“什么你们家的女人?姓秦的,说话留点儿口德。林浣溪和你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说成是你们家的女人?”

    “我就是说说而已。别生气。既然你这么要求,那就这么成交了吧。”秦洛笑呵呵地说道。

    从人品看医品,王养心这么容易被人激怒,看来,修为还远远不够啊。

    真正高明的医生,能够在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能够在最危险的地方实施救治手术。

    “如果你是来耍嘴皮子的话,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如果是来切磋医术的,那就跟我进来。”王养心在口头上吃了亏,脸色不善地转身回去。如果姓秦的敢跟进来的话,他会在医术上狠狠地把他击败。

    连他那群徒弟也脸色不善地盯着秦洛,然后匆匆地跟着王养心的身后上楼。

    秦洛笑了笑,也跟着迈进这古色古香充满药草香气的古典小楼。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人们的身体健康问题却越来越糟糕。十人九病,还有一个是亚健康。

    小楼里面的生意非常好,无数的人进进出出。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还等着长长地一排等待救治的患者。

    这些人穿戴不凡,都属于社会中的成功阶程及精领阶程。当然,一般人也不敢进这种店里来。那昂贵的诊金就把人吓倒。

    在王养心的带领下,一群人进入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里。

    房间里是各种医疗器械以及中医药材,墙上悬挂着巨幅的人体脏腑图和穴位走势图。

    还有几个人等在一边的沙发上,显然,他们是专程来找王养心治病的。

    王养心猛然间回头,看着跟在身后的秦洛问道:“你想比什么?”

    “据说你最擅长针灸,那就比针灸吧。”秦洛笑着说道。

    “你可以选择其它的。”王养心说道。

    心想,这个家伙还真是真知死活。竟然敢选择自己最强的一块儿来比较。他这么说的意思,是想告诉秦洛,无论他选择比拼什么,他都可以奉陪到底。

    他不仅仅擅长针灸,还会推拿、处方等各个方面。和秦洛一样,他也属于全能型的中医医生。

    “没关系。”秦洛摆手说道。“既然想摘走你那块神针王牌子。就从针灸这一块儿把你击败吧。”

    “哎,你怎么说话呢?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我们师父和你比,那是看得起你。你装什么大?”

    “就是。还没比呢,你怎么知道你会赢?我看,你给我们师父提鞋都不配。”

    “这年头,没钱人才充大款。想摘我们的牌子,拿点儿真本事出来吧?说大话有什么用?”

    这一次,不用王养心开口反击,他那些看秦洛不顺眼的学生就开始出声帮腔了。

    秦洛暗自后悔没把王九九那帮子人叫来。单挑,你不行。群战,我人多。

    比学生数量的话,王养心确实是不如秦洛的。

    王养心实在是受够了秦洛这个自大狂,他挥手制止了学生们越来越难听的辱骂攻击,冷笑着说道:“说再多的废话也没用。现在我们就开始吧。你睁大眼睛看好了。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针灸。”

    王养心走到一个矮胖的男人面前,问道:“什么地方不舒服?”

    “疗腰间盘突出症。王医生,你刚才帮我诊断过了。”矮胖男人看着王养心,说道。

    王养心点点头,转过身打开针盒,同时取出三根2.5寸的毫针捏在手心。动作无比娴熟的擦拭消毒,然后两手一分。左一右二,三根针分别捏在两手手指之间。

    “脱掉上衣。”王养心对患者说道。

    “王医生,会不会痛?”男人看到王养心两手同时捏三根针,脸色苍白地问道。

    “不疼。就像是蚂蚁咬一下而已。”王养心安慰着说道。

    听到王养心这么说,那矮胖男人这才脱掉他银光闪闪看起来跟个爆发户的格子衬衣。

    “躺下。不要动。闭上眼睛。”王养心吩咐道。男人一一照做。

    王养心深呼吸一口气,两手突然间同时出动。一上两下,平刺推进。

    那矮胖男人像是没有任何知觉似的,一动也不动,眼睛都不曾睁开下,被针刺的部位竟然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看到王养心施出这般高深的针法,秦洛眼前一亮,惊喜地说道:“五龙针法。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五龙针法。”

    (PS:本故事涉及到的医法针术虚虚实实,当不得真。如若模仿,算你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