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五十八章、请把秦老师还给我们!

第五十八章、请把秦老师还给我们!

    朱老师被学生驱逐,给了郭主任很大的压力。他知道,如果自己出马再搞不定的话,那么,不用其它人再打来电话说情,他自己就得想办法把秦洛给请回来。

    不然的话,都没办法向学校交代。自己可以因为秦洛没有教师资格证书把他给解雇,厉永刚也同样可以以无能的借口来调整自己的管理分工。

    要知道,这两天厉永刚一直在为秦洛的事情奔波。据说还亲自跑到老校长家去说情。因为老校长心系孙子所受的委屈,还是黑着脸把他给拒绝了。两个人闹得很不愉快。

    郭主任很长时间都不再教课了,偶尔去给全年级讲一堂政治思想课程。

    这一次,郭主任决定亲自来教授《中医诊断学》这门课程。他要给那些学生一些威风。要把他们的嚣张气焰和反抗思想给压迫下来。

    不然的话,让他们的气势再增涨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难以收拾。

    郭主任来到722班级教室的时候,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教室里面坐地密密麻麻的。足有近百人,实到人数远远高于他手里捏的那份名单人数。

    这让郭主任原本想点名,好先给他们来个下马威的计划泡汤了,他又不能认清这些学生的每一张脸,就算偶尔有一个没有来的,其它的学生也会帮忙代答的。

    “奇怪,这和朱老师所讲的情况有些不符合啊。他不是说学生的情绪很激动,都不愿意听课吗?现在看来,他们很平静啊。”郭主任一脸疑惑的走上讲台。

    难道说,他们已经提前知道自己要来教课?

    想到这个可能性,郭主任的心里产生了一股无比强烈的满足感。

    “同学们,我是郭仁怀。”郭主任满面春风的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着说道。

    “院主任嘛。我们认识。”王九九扯下耳朵上的耳机,撇嘴说道。

    她没想到郭主任会亲自过来,以后的斗争会越来越艰难了。

    但是,为了秦洛,他们必须要坚持住。无论他们派来的是主任还是校长。

    郭主任看了座位第一排的女生,有种瞬间惊艳的感觉。笑呵呵地说道:“这位女同学说错了。既然我走进这个教室,那就说明我是你们的老师。我的责任就是要让你们学到真正有用的东西,至于什么主任的虚名大家就可以忘记了。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叫我郭老师。如果你们不乐意,也可以直接叫我老郭嘛。我知道,你们在下面都是这么叫我的。”

    不得不说,郭主任做学生工作还是很有一手的。一席话就拉近了自己的学生的关系。把学生背地里叫他‘老郭’的趣事讲出来,自爆家丑,更是让人对他产生亲近感。

    可惜,他这次面对的是722班的这群怪胎。

    “老郭。你把秦老师请回来吧。我们就要听他的课。”王九九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不是自己犯贱让人叫你‘老郭’吗?我满足你。

    郭主任的脸色一僵,差点儿就忍不住要发火。

    除了学校极少数的几个领导或者和自己同级别的其它院系主任,谁还敢当着自己的面叫老郭?

    更让人吐血的是,现在这么叫自己的还是中医药学院的一名学生。自己的学生。

    谦虚。那只是自己的谦逊。

    这些学生到底有没有智商啊?啊,连自己谦虚的话都听不懂?

    郭主任有种拍桌子走人的冲动,他终于可以理解老朱为何黑着张脸跑到自己那儿诉苦的心情了。

    现在,他都想找个长着36D大胸部的怀抱好好地哭一场。

    郭主任的脸色瞬息数变,由黑变紫,由紫变红。又由红变成正常。

    “呵呵,我想同学们还不了解情况。秦洛老师因为没有老师资格证书,也没有接受过医学院的正规教育。被上面点名批评。连我也被口头警告。唉,小秦是个好老师,我也挺喜欢他的。把他解雇,我心里也是非常的舍不得。”

    郭主任的视线扫视全场,笑着说道:“不过,好在他还年轻。很有发展的潜力嘛。走的时候,我和他好好地谈过一番话。让他去找一所学校去进修,毕业后考个教师资格证书。我们中医药学院随时欢迎他回来嘛。小秦老师自己也同意了。他说他会努力的。”

    “在秦老师回来之前,大家要做的就是安心学习。不要让你们的秦老师失望。”

    “老郭,我们觉得秦老师教的不错啊。他要是去做学校进修,谁还可以去当他的老师?”

    “就是。要是秦老师比他的老师还厉害。那不是让老师难堪吗?”

    “老郭,把我们的秦老师请回来吧。我们大家伙儿请你去喝花酒。”

    啪!

    郭主任抓着板擦重重地砸在讲台上,阴沉着脸吼道:“太放肆了。你们有没有一点儿学生样?你们还是不是学生?你们家人送你们来读书容易吗?是不是我要让人把你们的家长都请来?还是想着要我把你们都赶出去。”

    一院之长突然发飚,还是挺有威严的。学生们面面相觑,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顶撞他。

    “郭主任,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好老师而已。难道我们向学校提出这样的要求很过份吗?我不觉得其它人比秦老师更加优秀。”王九九可不会给他面子,即便对方处在气头上,她也是据理力争,一步不让。

    “在没有为你们找到合适的《中医诊断学》老师之前,一直会由我来代你们这门课程。我会竭尽所能,也请同学们对我有信心。”

    王九九的眼珠转了转,说道:“《中医诊断学》对实践性要求极高。要不这样吧。我们出三道题。如果郭主任全部都能答出来。我们就不再提出请秦老师回来的要求。你觉得怎么样?我们可不愿意接受一个庸师才误导我们。”

    “必须是《中医诊断学》课本里面的。”郭主任说道。

    “当然。”王九九点头。

    “好吧。你们来出题。”郭主任说道。虽然他好多年没有任课,但是,以他多年的教学经验,以及对学科的了解,这些学生出的题不见得能够难得到他。

    一个高明的医生会被患者的问题给难倒吗?这是极其微小的楖率。

    “郭主任,你背一遍《汤头歌》吧。”王九九说道。

    “《汤头歌》?”郭主任一脸错愕。谁会傻乎乎地跑去记这些东西?以前他倒是读过不少遍,可是早就忘光了啊。

    “怎么?郭主任背不出来吗?”

    “这么基础的东西,我平时还真是没有在意。我个人更加注重学生的实践,这些理论性知识我觉得没有必要死记硬背。了解了就好。”郭主任一脸尴尬地笑。脸上的肌肉都快要抽筋了。

    王九九转过身打了个响指,说道:“预备。起。”

    四君子汤中和义参术茯苓甘草比

    益以夏陈名六君祛痰补气阳虚饵

    除祛半夏名异功或加香砂胃寒使

    —————

    全班学生异口同声地背诵起这晦涩难记的《汤头歌诀》,声音洪亮,朗朗上口。

    更难得的是,连那些旁听的学生,在秦洛临走的时候提出希望他们能够背诵这首歌诀后,也耗费心思地熟记于心。

    背诵完毕,全班学生鸦雀无声。

    他们安静地坐着,一幅肃穆庄重的表情。

    “起立。”王九九喊道。

    哗!

    所有的学生都站了起来,他们将身体挺地笔直,视线聚集在讲台上的郭仁怀身上。

    郭仁怀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这群学生想要干什么?

    “鞠躬。”

    唰!

    所有的学生九十度鞠躬,而鞠躬的对象正是脸上带有恐惧表情的郭仁怀。

    王九九抬起头,沉声说道:“郭主任,你无法理解秦老师对我们而言所代表的意义。一个很好的大哥,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一个天才般的教师。我们相信,只要秦老师愿意教授我们。我们就能够成为最优秀的中医。”

    “郭主任。请把秦老师还给我们。”王九九说道。

    “请把秦老师还给我们。”全班学生说道。

    郭仁怀看着这群学生那一张张认真执着的年轻脸庞,轻轻地叹息一声,沉默地讲下讲台。

    原来,他越过的高度,别人已经难以攀登了。

    秦洛不知道学校此时正在发生的事儿,他正在和林清源下象棋。在秦家的时候,他也经常会陪着爷爷走几手。也算练就了一手好棋。

    恰好今天林清源休假,他也技痒。这一老一少就厮杀了起来。

    秦洛手里捉着只‘马‘,正准备踏了他的卒子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信息声音。一个陌生的号码,上面写着:“嘻嘻,猜猜我是谁。”

    从‘嘻嘻’两个字,秦洛就知道对方是女人。

    “隔壁家的王二嫂?”秦洛回道。他最是头痛女人玩的这种小把戏。

    “讨厌。我是思璇。”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哦。有事吗?”秦洛回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我是要感谢燕京之行的盛情款待。如果有时间,一定要来台湾玩哦。好了。不打扰你了。你忙吧。”

    “快走。快走。”林清源催促道。除了自己的孙女,他不喜欢看到秦洛和任何女人接触。

    “好的。”秦洛踏了他的卒子,也同样被他轰掉了一个卒子。

    刚走了两步棋,桌子上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来的是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厉倾城的号码。

    “秦弟弟。快来。我们这儿来了个大客户。人家点名要见你。”厉倾城在电话里面吆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