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五十四章、致命诱惑!

第五十四章、致命诱惑!

    回去的路上,秦洛仍然沉溺在自己被陈思璇偷吻的事件中。和厉倾城说话也是一幅心在焉的模样,面对厉倾城的调戏时反应也不是那么敏锐了。

    甚至,在她言语诱惑的时候,秦洛甚至都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倒是开车的出租车司机被这妖精勾引的不行,车子一直在以S型路线行走。跟在玩飞车惊魂游戏似的。

    “魂儿被勾走了?要不,我们现在回去,给你买张去台湾的机票?现在追上去的话,大概还来得及。”厉倾城见到秦洛这幅痴呆的模样,狠狠地在他大腿上掐了一记。

    “啊。什么?”秦洛吃痛之下,这才反应过来。

    “我说,人都走得没有影儿了,你还要痴呆到什么时候。”厉倾城没好气地说道。

    “我没有痴呆啊。”秦洛说道。他一直很正常地在思考问题呢。

    “真应该把你刚才的傻样拍下来。”

    秦洛尴尬地笑着。任何人失去了第一次时,都会是他这种表现吧。

    他还算坚强了,你看电影里面的那些女人,哪个不小心失去了第一次不是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

    看到秦洛的表情,厉倾城的屁股朝秦洛身边靠了靠,大半个身子都躺在了他的身上,柔软的酥胸也不经意般的压在他的手臂上。厉倾城在他耳朵吹气如兰地说道:“被女人亲吻得感觉不错吧?”

    “嗯。”秦洛点头。突然间,他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陈思璇偷吻他的时候,她不是已经离开了吗?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难道说是陈思璇告诉她的?不可能啊。她没理由把这种事情告诉厉倾城。况且,她这个时候刚刚登机,怕是手机都不允许开机吧。

    明明说要离开,却又躲在一边偷看。这种行为太让人鄙视了。

    难怪有前辈教育我们: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女人那张破嘴。

    “别装了。我都看到了。”厉倾城嘻笑着说道。“小弟弟,你还真厉害啊。才和我们家思璇见了两面,就勾引得人家投怀送抱,主动送上香吻。还真是看不出来呢。”

    “我们只是朋友之间的道别。”秦洛心虚地解释。“就像美国人见面时就可以互相亲吻一样。”

    “是。是。我明白。你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厉倾城一脸认真地说道。

    接着,话题一转,问道:“你说,你们的孩子是叫我姐姐好,还是叫阿姨合适?叫姐姐吧,这样显得我年轻。阿姨会把我叫老了。”

    “————”

    这女人,说话总是那么的雷人。

    回到倾城国际,那群女人走得差不多了。只有冉钰和小逸在沙发上坐着聊天。

    见到两人进来,冉钰说道:“送走思璇了?我刚才打她电话还关机。她的案子审训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个女人是忆江南的一个小姐,受人雇佣跑来抹黑思璇。”

    “受谁的雇佣?”厉倾城拧着眉毛问道。

    “林三。”

    “这是什么人?”厉倾城一脸疑惑地问道。

    “一个小混混。说是求爱不成,就想报复思璇。”冉钰冷笑着说道:“切,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性。就他,还想向我们的美腿王后求爱?咱们秦洛上还差不多。他啊。没戏。”

    厉倾城摇了摇头,说道:“那个林三肯定是被人推出来的替死鬼。真正的幕后黑人应该是那个点思璇陪酒的混蛋。”

    “我也想到这一点儿。可是那个林三嘴硬的很。怎么审都不肯说。也只能把他当做主犯来罚了。”冉钰无奈地说道。“再说,就算能够问出幕后黑手又怎么样?道歉?或者说赔点儿钱?唉,女人出来做点儿事真是艰难。”

    “是啊。”厉倾城深有同感地点头。

    “你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啊。从来都是你占人便宜的,哪有人敢主动跑来送死?谁敢招惹你这毒蜘蛛,不死也要脱层皮。”冉钰笑着打趣。

    “我哪里有让人脱皮的本事啊?脱衣服还差不多。是不是哦,小弟弟?”情不自禁的,厉倾城又把战火引到秦洛身上。

    “我不知道。”秦洛赶紧摇头。

    心想,你要真拿刀架在我脖子上逼迫我脱衣服的话,我也会从了你的。

    和生命相比,贞操实在微不足道。

    “受不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娃。我和小逸约好了去逛街,你们俩呼风唤雨去吧。”冉钰笑骂着说道。

    “倾城姐姐,秦洛哥哥,你们俩好好玩哦。”小逸从沙发上跳起来,对着两人做鬼脸。

    “小逸,你少跟冉钰来往。不然早晚会学坏。”厉倾城对着她们离开的背景喊道。

    等到两人提着包包离开,二楼一直热闹喧哗的大厅只有厉倾城和秦洛两人了。

    厉倾城一步步地向秦洛走近,酥胸起伏,妖眸似水,用手臂碰了碰秦洛,问道:“小弟弟,现在就剩下咱们俩个人了。你不想干点儿什么吗?”

    “啊?”秦洛觉得自己的嗓子发干。说话都不太利索。“你想干什么?”

    “讨厌。我是女人。哪能干什么啊。”

    “————”

    厉倾城的双手如灵蛇一般的缠上秦洛的脖子,身体一点点儿的贴在他的身体上。除了中间那层薄薄的衣服,两人已经是贴身接触了。

    秦洛的心脏以七十码的速度飞快地跳跃,仿佛他只要张嘴,就能够蹦出来一般。

    他的额头出现细密的汗珠,手指也以细微的弧度在颤抖。他一步步的被厉倾城逼退,直到他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倒在沙发上。

    厉倾城的身体跟着前倾,丰满妖娆的身体重重地倒进秦洛的怀里。

    涂着黑色指甲油的纤纤玉手在秦洛的大腿上抚摸,艳如妖精般的精致脸颊一点点儿的向秦洛靠近。

    秦洛感觉的到,她的嘴唇触碰到自己的耳朵。

    厉倾城的声音酥酥的,氧氧的,小声地在秦洛耳朵边说道:“要不,我们——”

    秦洛快哭了。

    有你这么诱惑人的吗?人家也是男人好不好?小弟弟也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他的心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她提出那样的要求怎么办?

    答应吧?可他良心过意不去。

    他是个纯统的男人。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男人。是个对爱情充满纯真幻想的男人。

    他一直渴望着找一个真心相爱的女人,在新婚之夜,当她掀开自己头上的红纱——-不是,当自己掀开她头上的红纱,她解开自己的皮带时,自己才全心全意地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给她。那是多么美好而神圣的一刻啊?

    拒绝?他又心有不忍。

    拒绝一个女人,就是在伤害一个女人。他是个医生,一个继承中医文化正统医德的医生。他的职责是治病救女人,而不是去伤害女人。这样的选择,对他的职业是一种侮辱。

    更重要的是,厉倾城实在是一个很诱人的妖精。你看,她的胸部那么大,屁股那么圆,嘴唇那么湿润,长相那么好看———

    要是这次拒绝了,她一怒之下,以后再也不给自己机会了怎么办?

    秦洛红着脸,小声说道:“我们去三楼吧。”

    他知道,三楼是厉倾城的独立王国。有沙发,有床,还有足够两个人躺上去的大办公桌。到时候,她想在哪儿折磨自己都行。

    “去三楼做什么?”厉倾城问道。

    “我觉得,这里不太合适。会有人过来看到。”

    “过来看到怕什么?”厉倾城声音甜腻地说道。

    “可是———会不好意思。”秦洛想,难道这女人喜欢当着别人的面做这种事儿?真是特别的爱好啊。

    “不好意思?我们好好地聊天,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厉倾城狡黠地笑道。

    “聊天?”秦洛瞪大了眼睛。

    “当然是聊天了。你想做什么?”

    “这———”秦洛的额头直冒冷汗。他知道,他被这个女人给耍了。“我是说,我们可以去楼上喝茶。”

    厉倾城想了想,说道:“也对。那就上楼吧。”

    “不了。”秦洛连连摆手。“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儿事要做。就先回去了。”

    上帝啊,我还是赶紧消失吧。

    要不,你就让这女人消失。

    “别急着走啊。”厉倾城说道。松开秦洛的脖子,人也变得正常起来。正色说道:“我还有事儿要和你商量呢。”

    “什么事情啊?下次谈不成吗?”秦洛说道。

    “不成。必须这个时候谈。”厉倾城拒绝了。

    “好吧。”秦洛只得答应。

    “我已经把你写的药方拿去做产品,等到产品出来后,拿到相关批文后就可以投入生产了。我和思璇商量过,她说为了感激你的诊治之恩,她会免费做我们的形象代言人。到时候,就能够直接把金蛹养肌粉推向市场。”

    “不过,在这之前,我准备成立一家美容公司。专门用来经营这个产品的品牌。包括生产、推广以及渠道经营。你不是被学校开除了吗?干脆就不要去学校做老师了。我们俩合伙,我负责公司经营管理,你负责产品研发。”

    “只要你答应,以后你就是公司里二当家的了。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开最好的名车,玩最漂亮的女人。”

    厉倾城等了等,见到秦洛还稳坐钓鱼台,没有答应的意思,继续诱惑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哪天心情很好,或者说心情很不好的时候,说不定真的愿意陪你去三楼哦。那个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觉得怎么样?”

    (PS:红票过万了。感激。感激。十万分的感激。你们是如此风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