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四十六章、暗贱伤人!

第四十六章、暗贱伤人!

    第一节《中医诊断学》课程结束后,秦洛来到行政楼,敲响了系主任的办公室房间门。

    “进来。”里面传来郭主任永远都是那么沉稳有力的声音。

    “郭主任。你找我?”秦洛推门而入,看着坐在办公椅上批改文件的郭主任问道。

    “嗯。是的。秦老师。先坐一会儿。我处理一个急件。”郭主任对着秦洛摆摆手,示意他在沙发上稍等片刻。

    “好的。”秦洛点头答应。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墙上的钟摆声和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秦洛安静地等待着,猜测着郭主任那么匆忙地叫自己过来的目地。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后,郭主任才合上面前的文件,丢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秦老师,要喝点儿什么?”郭主任问道。

    “茶吧。”秦洛说道。讲了那么长时间的课,又傻坐着等了几分钟,还真是有些口渴了。

    郭主任暗恼。心想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不懂规矩。

    之前他让办公室文员小敏去请他,他竟然以正在上课为由给拒绝了。完全置自己主任的威严而不顾。

    自已问他喝什么也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没想到他还真是顺杆子往上爬。让自己一个主任给他倒茶,他就不怕折寿吗?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郭主任帮秦洛倒了杯茶水端过来。脸上的表情却阴沉了好几分。

    “小秦啊,我这次找你过来是有点儿事情和你谈。”郭主任捧着自己的保温杯倒在沙发上,看着秦洛说道。

    “我知道。”秦洛说道。这不废话吗?没事儿你找我干吗?

    “是这样的。一直以来,我都对你的工作是很满意的。年轻人嘛,有干劲儿。就算工作中偶尔出什么纰漏,那也是工作经验不足所引起的。能包容的我们都包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洛做出一幅耐心倾听地样子,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转折。

    “可是,有个问题我们都忽略了。”郭主任看着秦洛说道。

    “什么问题?”秦洛问道。他知道,正戏开场了。

    “是这样的,有人向上面举报,说我们中医药学院任意聘用没有教师资格证书以及行医资格证书的老师来教学生,对学生的学业造成了很不良的影响。”

    郭主任一直在注意着秦洛的表情,见到他一幅老僧坐定无动于衷的表情,就有些生气。

    心想,你当真以为厉永刚就能保你一辈子安然无忧?

    “你也知道,要是其它的院系或者专业,没有这两样证书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任人为贤嘛。可是,咱们这是医学院,是培养以后能够救死扶伤的医生的专业院校。这样的学校,对任课老师的要求就要严格一些了。”

    “而且,你带的班级里还发生过学生转课事件。这在上面也是有备案的。所以,院方责令我来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对你的任课资历进行重新评估。你说说吧,有什么想法?”

    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把手里喝空了的茶杯放在茶几下,看着郭主任说道:“郭主任,你就直说吧。你的评估是什么?”

    “你坦白的告诉我,你有教师资格证书和行医资格证书吗?”郭主任打着官腔问道。知道他是厉永刚送来的人,他也不好得罪地太过份,落人口实。

    “没有。”秦洛说道。“我连幼儿园毕业证书都没有。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进过学校。”

    郭主任的脸色变了变,说道:“那我只能很抱歉地通知你,你被中医药学院解雇了。我们没办法聘请一个没有任何学习经历的教师去教学。这对学生的未来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也是对病人的生命安危不负责任。”

    秦洛摆摆手,说道:“没关系。你只需要对一些人负责任就好了。”

    秦洛知道,院系主任突然间对自己发难,那肯定是背后有高人看自己不爽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郭主任黑着脸反问。

    “算了。说这些也没有意思。”秦洛笑着说道。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在郭主任面前晃了晃,问道:“你知道这卡里面有多少钱吗?”

    “那是你的隐私。我怎么知道。”郭主任没好气地说道。这家伙傻了,问这么白痴地问题?

    “这张卡里面有一百万。而且,每个月至少会有人朝里面打一万。”秦洛说道。“我当初答应来教书的时候,学校给我开出的薪水是五千。也就是说,我要在学校干二十年才能赚到卡里的这些钱。”

    “你到底想说什么?”郭主任有些不耐烦了。

    “我是想告诉你,我根本就不缺钱。我来教课是因为兴趣。没指望着靠这个来养家糊口。如果你们以为把我赶走就是断了我活路,那么,我只能说,你们太幼稚了。”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谁要赶走你了?你自己没有证书怪得了谁?”郭主任的儒雅不复存在,面孔扭曲地指着秦洛质问道。

    “算了。不和你说这些无聊的话了。我还要去和我的学生告别呢。”秦洛站起来伸个懒腰,向外面走去。

    哐!

    郭主任把手里的保温杯砸在墙上,狠狠地骂道:“这个混蛋。”

    呼吸着校园里的新鲜空气,看着擦肩而过的那些年轻女生青春洋溢的笑脸,秦洛的心里还真是有些不舍。

    当你费尽心力去投入一件事情时,还没有到收获的季节,却被人一刀斩断。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不好受。

    他自从答应要来做一名中医老师后,他的心思就一直放在了教学上面。他没有任何私心,把自己受了那么多鞭子和苦楚学来的知识倾馕相授。

    有人说:教会了徒弟,就饿死了师父。他从来都不会这么想。当一个行业真正的茁壮成长起来,那些从业者才都能够有饭吃。譬如西医,有那么多的人从事西医,为什么每个人都能够赚钱?

    相比较而言,中医就实在太薄弱了些。秦洛迫切地希望,他能够带出来一群医学不凡的徒弟。等到他们毕业后,每一个都能够成为高明的中医。

    然后,他们利用所学的知识去治病救人,或者和自己一样,去授业解惑——-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那样,中医就永远不会灭亡。

    可是,努力了那么久,别人一句话就给否定了。

    “对学生的学习造成了很不良的影响。这对学生的未来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也是对病人的生命安危不负责任。”这样的评语,对心高气傲的秦洛来说实在是很受打击。

    可是,别人占据道德的至高点,以大义的名义说出这些话,秦洛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说地是事实啊,他确实没有教师资格证书。甚至,他连正规学校的大门都没有跨进去过。

    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带学生呢?

    秦洛走回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了好几分钟。学生们唧唧碴碴地在说笑着,见到秦洛走上讲台,赶紧翻出课本开始背那拗口晦涩的《汤头歌》。

    秦洛用板擦拍拍桌面,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背诵的声音由大至小,逐渐停歇。只有一张张讨好地笑脸看向秦洛,希望他能网开一面,再多给些时间。

    “大家都背会了吧?”秦洛笑着问道。

    “没有。”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我就知道你们没有背会。不过,只要你们用心记,还是很容易就记牢的。《汤头歌》是我们华夏中医的魁宝,是无数先贤智慧的结晶。如果能够背会,以后对你们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大有好处。”

    秦洛的视线从每一个学生的脸上扫过,仔细地打量着这些熟悉的笑脸,说道:“也许,我没有机会考核你们是否背会这首歌诀了。但是,就算我不在。我仍然希望,你们能够完成我布置的这项作业。如此,我当向大家说声谢谢。”

    听到秦洛这么一本正经的交代事情,学生们原本嘻笑的脸都消失不见,取代而来的是一幅思索和沉重的表情。

    他们都感觉到今天的气氛不对,虽然秦洛一直在保持微笑,可是他话中的内容却像是在——-告别。

    难道秦老师要走了吗?

    “秦老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没有考察我们的机会了?”王九九出声问道。

    “是啊。秦老师,就算这节课不考察,下节课也可以考察啊。怎么会没有机会?”

    “秦老师,你不会是要离开吧?”

    —————

    看着台下一张张着急焦虑的脸,秦洛觉得自己的付出还是值得的。

    至少,自己的学生很爱护自己。

    秦洛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道:“我欺骗了大家,其实我今天有两件喜事儿要告诉你们。第一件就是我终于学会使用QQ了,刚才已经告诉过大家。”

    “现在再告诉大家一件喜事儿吧。”秦洛说道:“我被学校解雇了。以后不能再逼迫你们去学一些枯燥乏味的东西了。你看,我把我的不开心给讲出来了。大家是不是开心一些?”

    “秦老师,别开玩笑啊。你说地真的假的?”李猛站起来问道。

    “是啊。秦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学校凭什么要开除你?”

    “除非他们让你去做校长,那样的话我没什么好说的。不然,就别想让你离开。”

    “秦老师,你可别吓我。我会哭的。”一个女孩子粉脸通红,眼眶湿润地说道。

    (PS:我错了。我有罪。我忽略了即将面临中考的兄弟们。也祝你们考出好成绩。祝老柳所有的兄弟身体健康,前程似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