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四十四章、双娇争艳!

第四十四章、双娇争艳!

    厉倾城还真不知道秦洛和林浣溪之前会有什么联系,一个自己无意间撞上的可爱男生,怎么可能和学校的‘冰山’有什么交际?

    再说,和自己臭名远扬一样,林浣溪的怪癖在学校也是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她是石女,还有人说她是喜欢女人,厉倾城也亲眼目睹过她对男人的态度。

    在一次教育系统内部的生命医学研讨会后酒宴上,一个外院系的老师多和她说了几句话,她脸上的厌烦便藏也藏不住了。在那个老师还在喋喋不休的时候,她索性转身走人。让那个男老师一脸尴尬地端着盘子站在原地。

    至于后面学校里炒地火热地林浣溪和秦洛师生恋的新闻,她根本就没有听人说过。

    因为她的性格另类,在学校里也属于没有朋友的人。没有人会告诉她这些事情,她自己也不会在意。她是一个活地很自我的人,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

    可是,厉倾城感觉的到,林浣溪对秦洛的紧张不是假的。她这么骄傲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在乎一个人的话,是不会这么的和自己这种声名狼藉的女人针锋相对的。

    甚至,她们以前见面时根本连招呼都不会打一声。

    “都说林老师洁身自好,和所有男人保持距离,看来传闻并不属实嘛?”林浣溪没想到对方真的拿出证据,自己输地莫名其妙。又不想就这么认输,只得从别的方面打开突破口。

    “我也听说厉老师换男人的频率胜过换衣服,而且口味繁杂,看来传闻不虚。”林浣溪毫不避让的反击。

    “过奖过奖。不过,我还真是喜欢上了秦洛呢。”厉倾城看着秦洛,咯咯笑着说道。

    “客气客气。可是我却没有让给你的义务。”

    “哦。这么说来,秦洛要有福气喽。我可不会放手的。”

    “你来晚了。”

    “胜负末分,怎知早晚?”

    “已分早晚,还用分什么胜负?”

    —————

    一个笑魇如花,一个冷若寒潭,一冷一热两个性格迥异的女人唇枪舌剑,针锋相对斗地不可开交。

    秦洛这个当事人,也就是两个女人嘴里的主角却站在旁边插不上嘴。只是听着两人说话,觉得这天气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像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中午我请客。我们去吃饭吧?”秦洛终于鼓足勇气打断两人的辩论,出声说道。

    “不用了。”两女齐声回答。

    “———-”秦洛一脸讪笑,难得这两女人那么有默契。

    “秦洛小弟弟,姐姐先闪了。晚些再来找你。记得我们的约定哦。”厉倾城对着秦洛妩媚的眨眼,笑嘻嘻地说道。

    说完,伸手招了辆出租车。然后钻进去跑得没影儿了。

    秦洛面对林浣溪狐疑的表情,尴尬地解释着说道:“我们没什么约定。就是——-”

    “你们的事儿,不需要让我知道。”林浣溪说道。转过身,向自己的宝马车走去。

    秦洛愣了愣,赶紧跟了过去。

    一路无语,林浣溪板着脸不说话,秦洛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像这种事儿越涂越黑,他干脆也不解释了。

    两人回来别墅时,客厅里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好像家里来了客人。

    走进客厅,屋子里的三个男人全都将视线投了过来。两老一少,两个老人是林清源和汪老,另外一个相貌俊朗,面带桀傲之色的年轻人却不认识。

    林清源笑着说道:“回来了。家里来了客人。”

    汪老站起来,走到秦洛面前,说道:“养心啊,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太乙神针传人秦洛。你们都是中医界一时之俊杰,认识一下吧。”

    王养心被林浣溪的资色所倾倒,视线一直被站在秦洛身边的冷艳女神所吸引。听了汪老的话,才把视线转移到了秦洛身上。看了他那张年轻的脸后,立即就变地轻视起来。笑着说道:“老汪不是骗我吧?他真的是太乙神针的传人?”

    他和秦洛的年纪差不多,但是却出声称汪老为‘老汪’,两人同辈论交,可见其在中医界应该是很有些地位的。

    “我骗你做什么?我亲眼见到过他使出太乙神针的烧山火。很多人都可以做见证。林老当时也在场嘛。”汪老笑呵呵地说道。

    王养心这才站起来,上下审视了秦洛一眼,伸手说道:“王养心。”

    “秦洛。”秦洛伸手和他握了握。他不喜欢面前这个家伙。

    他打量人的时候,总是一幅居高临下的表情。好像别人都是他奴才似的。这让同样骄傲的秦洛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你会太乙神针?”

    “会一些。”

    “当真?”

    “信就有,不信就没有。”秦洛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我会不会关你屁事儿?

    “能否当场表演一番?”王养心嘴角上扬,笑着说道。

    “表演?”秦洛像是看傻瓜似的看着王养心。“我为什么要表演?”

    “不行吗?还是不会?太乙神针堪称一代神针妙技。失传百年而没有传人。是真是假,一窥便知。”王养心说道。他以为秦洛不愿意表演是因为他自知技拙而怯场了。

    “不是。我想你没搞明白一个问题。”秦洛摆手说道。“我会不会太乙神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太乙神针是以气运针,我吃饱了撑着,要在你这无关紧要的人面前表演?”

    秦洛最是厌恶这种家伙,自觉得自己手里有两招绝活,便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平时他们不轻易出手,见死不救也是经常干的事儿。把那两招儿当成宝似的藏着,别说不外传,就是自己家女人生的小孩儿没有带把,他们也不传。

    可是遇到争强好斗的场合,他们的瘾头就上来了。一幅不把你干倒我就不是英雄好汉的架势。

    有这表演的功夫,他还不如跑去中医院救两个患者积点儿阴德呢。

    表演?我用得着给你表演吗?

    “你这人怎么这样?太没素质了。同行切磋,常有之事。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

    “我怎么样了?我不想表演。就这么简单。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秦洛冷笑着说道。

    “不知好歹。看来也就是一徒有虚名的草包之辈。”王养心甩袖冷笑。

    汪老原本以为两人会英雄惜英雄,惺惺相惜,没想到两人一见面就闹矛盾。赶紧站出来劝解道:“秦洛,养心,你们都不要动怒。咱们中医势弱,原来就应团结一致才对。你们这两个一见面就争执,可是让我们这些老人着急啊。”

    “是啊秦洛,年轻人火气盛,都压一压性子。我还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呢。”林清源也站起来说道。

    “老汪,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吹嘘说他的医术多好,又会一手太乙神针,我才愿意跟着你来看看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吗?我们针王世家都不会的针术,其它人也不见得能强到哪儿去。这冒牌的太乙神针不看也罢。我先走了吧。”王养心甩袖就要离开。

    “等等。”秦洛喊道。

    “怎么?你要证明自己不是冒牌的吗?”王养心回头看着秦洛,讥笑着问道。

    “什么针王世家?”秦洛问道。

    “连针王世家的名头都没听说过,还学什么中医。”王养心冷笑。

    “我只听说过中医八大流派,还真没听说过针王世家。来,给你个机会。你可以尽情的吹嘘。”秦洛笑着说道。

    “你——-我们针王的招牌还用得着吹嘘吗?”王养心指着秦洛暴跳如雷。

    汪老赶紧接过话茬,说道:“养心的爷爷是针王王修身前辈。修身前辈是满族燕京人。宫廷卸医第三代传人,8岁学医,14岁佐诊,严学苦练,以身施针,得秘传中医、针灸真功绝技,别具一格,独树一帜。”

    “修身前辈医道精深、医德高尚、医术高明,医治患者无数。所以,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杰为王修身题写了“神针王”三个大字。对此荣誉,同道均感实至名归。也是我很钦佩的一代中医大家。”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同行相忌,如果能够让同行也信服。那么说来,修身前辈的针术确实高明。”

    听到汪老的介绍,以及秦洛的夸奖,王养心脸上的骄傲更加的明显。说道:“那是自然。沽名钓誉只能瞒得了一时,可是瞒不了一世。总有一天会被人揭穿的。”

    “可是我就奇怪了。”秦洛看着王养心说道:“你有一个那么好的爷爷,你究竟学会了什么?就凭你这种为人处事的态度,就让针王的名字蒙羞。”

    “有些人就会说些大话。我会不会让针王蒙羞,同道之人自有公论。倒是你——却不知道学会了些什么东西。给人看的勇气都没有。还妄谈什么中医之道。”

    “我的医术是救人的,不是用来表演的。”秦洛笑着说道。“还有,我之所以不给你看的原因是,我觉得你不配。你不配看,也不配做我的对手。”

    秦洛扫了脸色剧变的王养心一眼,说道:“等我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会亲自登门拜访的。你爷爷王修身,他才会是我要挑战的人物。”

    “你———”

    “唉,说了那么多话,肚子都饿了。林爷爷,饭熟了吧?”秦洛已经懒得和这家伙纠察,摸着肚子朝餐厅里走去。

    (PS:三更完毕。求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