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四十章、惊天秘闻!

第四十章、惊天秘闻!

    厉倾城一脸笑意地看着秦洛,直到对方很羞涩地转移视线时,才轻启樱唇,说道:“你真贱。”

    “彼此彼此。”秦洛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不懂商业经营,可是并不代表他是傻瓜。他知道,如果这种药粉真的能够上市的话,利润是惊人的。

    云南白药的市场价值都达上百亿,他这种能够制痛、消炎、快速促使人体表面肌肤恢复如初的特效药绝对更加的受公众喜爱。

    上帝给每个人一颗爱美之心,但却没有给所有的子民一张美丽的脸。仅仅计算世界上有多少人脸上有暗疮痘痕,就能够初步预测这块儿的市场有多大。

    哪个人希望脸上或者身上留下疤痕?

    就算给厉倾城三成的利润,也是非常恐怖的数字。当然,厉倾城自己也明白这点儿。不然,以她的精明,也不会答应这样的合作方式。

    “这么说来,我们算是英雄相惜?”厉倾城妩媚轻笑。

    “这是英雄难过美人观。”秦洛说道。他很努力的想把视线从她胸口开叉的位置移动,可是——-不经意间,眼神又自己移了过去。感情,每个色狼都是情不自禁?

    “这个答案我喜欢。”厉倾城端起面前的茶杯,对着秦洛举起,说道:“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秦洛举杯和厉倾城碰在一起。

    “在我发现我的腿伤没有任何痕迹时,我就有了想和你合作的想法。你知道美容业现在的市场有多大吗?华夏国就已经达到三千亿。”

    “如果我们的倾城美肤粉能够上市的话,我有把握至少能够快速的占领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五的市场份额。”

    “倾城美肤粉?”

    “我取的名字。好听吗?”

    “这个。它的名字叫做金蛹养肌粉。”

    “哦。这个更好。至少我听不懂。金蛹是什么东西?”

    “一种土生类昆虫。生长在云贵老林,极其罕见。”秦洛苦笑着说道。“这也是我们第一个要克服的问题。没办法量产。”

    厉倾城那细长浓黑的眉毛拧起,又很快的舒展开来。问道:“有替代材料吗?”

    “有。但是效果肯定不及金蛹粉好。”秦洛说道。

    “中华鳖精每年要销售上亿箱,哪里有哪么多鳖给他熬精?”厉倾城反问道。

    “———”

    看到秦洛低头喝茶,却不说话,厉倾城轻声笑了起来,用脚尖轻轻地踢了踢秦洛的小腿,问道:“帅哥,你就等着发财吧。赚钱后,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娶媳妇。”秦洛想也没想,就回答道。

    “———没出息。有了那么多钱,哪里还用担心这个?怕是到时候女人多的你想推都推不出去呢。”厉倾城鄙夷地说道。“除了这个呢?”

    “建秦洛希望小学。”

    “———-”这次轮到厉倾城无语了。她觉得自己认识了一个怪物。

    这个男人,或者说这个男孩子,并不似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天真无邪嘛。

    拒绝了厉倾城一起吃午饭的建议,他可不敢再和那群女流氓在一起厮混。长久以往的话,恐怕真的贞操不保。

    秦洛拦了辆车赶往医科大学,这个时候,林浣溪应该还等在门口吧。

    他原本想给林浣溪打个电话的,让她不要等了,自己先回去。可是,又担心她询问原因。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潜意识里,秦洛是不希望林浣溪知道自己和厉倾城在一起的。

    或许,那天晚上林浣溪的表情让他知道这‘冰*火二重天’组合其实是水火不融吧。

    出租车在学校门口停下,秦洛没有看到林浣溪的香槟色宝马,却看到王浩和陈晓雪两人正在门口争吵着什么。

    陈晓雪泪眼婆姿,想拉住王浩不让他走。王浩一脸厌恶的样子,一把甩开她的拉扯,钻进自己的银色奔驰扬长而去。

    “师父。跟上那辆奔驰。”秦洛对着司机喊道。

    “小兄弟。这事儿不太好吧?”司机一脸讪笑地说道。

    秦洛没有说话,掏了两张大钞递了过去。

    “嘿嘿。您放心喽。绝对丢不了。”司机一踩油门,就跟了过去。

    秦洛对燕京很不熟悉,甚至他自己都不清楚一共穿过了多少条街,转了多少立交桥,过了多少次红绿灯———当银色奔驰拐进一幢位于燕京郊区的厂房时,出租车在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多少钱?”秦洛问道。

    “一百九十五块。”

    “刚才给你两百。那五块钱不用找了。”

    “那不是小费?”

    “那是预付车费。”

    “————”

    司机调转车头,含泪狂奔。

    “美州奥佳医疗器材销售有限责任公司。”秦洛看着厂房上的金色招牌冷笑。国人崇洋媚外的心理还真是严重,什么玩意儿都要取一个外国人的名字。好像这样就显得更加有品味上档次一般。

    王浩的车子进去后,厂房大门又再次紧闭。这让秦洛更加觉得有些怪异。

    都说打开门来做生意,他大白天的把大门关上干什么?

    按照秦洛的了解,大门口肯定戒备森严。好在这位置处于郊区,也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目的选址,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

    秦洛沿着厂房院墙的墙角,一路向后边行走。

    当他扫视四周,没有发现人注意自己的时候,秦洛将长袍的下摆给提起来绑在腰间。后退几步,然后一个健步前冲,双脚在院墙上一蹬,人便攀登上这两米多高的墙身。

    趴在院墙上安静的等待,坚起耳朵倾听了一阵,听到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

    “二哥,老板最近又进了一批货吧?”一个年轻的声音问道。

    “是啊。还是从哪边进来的。”一个沙哑的声音回答道。说话的时候,还伴有轻微的咳嗽声,秦洛听的出来,他是抽烟过来,肺部疾病已经很严重了。

    “唉,真是造孽啊。老板也不是没钱,怎么就不能正正经经地进点儿原装货?”

    “李另西,你他妈的想死啊?这种话也是你说的?咱们这些打工的,管那么多干什么?谁给咱工资,谁就是大爷。咱们操这咸心干什么?”

    “二哥,我就是觉得心里难受。才和你说说。”

    “这话也就能和我说,其它任何人都不能说。不然的话,你得被活活打死。这个厂子里当领导的,那个和老板不是沾亲带故的?”

    “嗯。我明白。二哥,吃饭去吧。到钟点儿了。”

    “走吧。”

    声音停歇,脚步声渐行渐远。

    趴在墙头的秦洛把两人的话听的真切,更加确定这间工厂里面会有问题。

    抬眼看去,厂房里面一片宁静。除了远处有人活动的影子,这后院几乎没有人在。

    秦洛脚尖着地,轻轻地从墙头跃了下来。然后身如灵狐般的向厂房里面扑进去。

    厂房里阴森森的,还有一股潮湿的味道。

    以秦洛专业的眼光来看,仅仅这卫生环境就达不到经营医疗用品的条件。

    当然,这玩意儿在国内的企业中实在算不得什么。没有什么人真正的把它当做一个标准去卡人。

    只要有关系背景,就是在公厕里面都能做保健品。君不见深政电视台报道,一些无良的臭豆腐作坊为了让豆腐快速变臭,用粪汁来进行发酵吗?

    在华夏这个神奇的国度,一切皆有可能。

    地面上散乱地堆放着输液器、注射器、牙科器械、导管、手术用品等医疗用品,还有印有一家国际著名厂商商标的一次性皮质包装袋。

    看到眼前的东西,秦洛立即明白了王浩所做的一切勾当。

    好在秦洛最近学会了手机拍照,他对着面前的场景一阵狂拍,然后又揣了几种样品放进口袋里,这才偷偷摸摸地溜了出去。

    刚刚爬上墙头,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间响了。差点没让秦洛一头载下去。

    快速的落地,从口袋里按了接通键,这才按了接听键,不悦地问道:“谁啊?”

    “是我。”林浣溪淡淡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啊——林姐,你在哪儿呢?”秦洛问道。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恶劣。

    “我中午有一个接待任务,刚刚才得空出来。中午可能没办法回去吃饭了。”林浣溪解释着说道。

    “哈哈,没关系。我自己回去就好。”秦洛说道。

    “嗯。那就这样。”林浣溪说道。

    “再见。”

    挂了林浣溪的电话,秦洛快速的向主干道跑去。等了十几分钟,才乘坐一辆空车回到燕京。

    秦洛回到家里的时候,林清源正在阳台下看报。老头子提前退休的通知已经下来了,同时下来的还有马有才的院长任命书。

    马有才以前就对林老爷子把持医院不满,现在走到了上风位,自然是极尽打击之能事。大力的排除异己,提拔那些能够唯其马首是瞻的人物。

    林清源无力改变,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索性也不去医院了。

    看到秦洛回来,林清源放下报纸问道:“秦洛,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浣溪呢?你们没有一起?”

    “林姐说她有接待任务,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秦洛笑着说道。

    “哦。那咱们吃饭吧。”林清源说道。

    “林爷爷,我先给你看点儿东西。”秦洛笑着说道。

    “什么东西?”林清源问道。

    秦洛把口袋里收集到的医疗器材掏出来,递到林清源的面前。

    “这是什么?”林清源一脸迷惑地问道。

    “这是我找到的宝贝。有了它们,说不定你又能回去做院长了。”秦洛调侃着说道。

    (PS:你们的风骚我能懂。谢谢兄弟们的力挺。另外,昨天是母亲节,有句话忘记说了:祝愿天下母亲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