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三十七章、倾城有约!

第三十七章、倾城有约!

    出了金棕榈,秦洛原本以为要坐车回校的,没想到王九九却提议道:“秦老师,我们走走吧。好长时间没有在晚上逛街呢。你也没有体会过燕京的夜生活吧?”

    好不容易找到和秦洛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才不会放过呢。好男人是抢来的。女人,就要懂得为自己创造机会。

    秦洛原本是想要早点儿回去的,因为他还要给林浣溪做针灸排毒。可是王九九既然提出了逛街,还给了那么充分的理由,他也不好拒绝。就点头说道:“好的。不过我也是初来乍到,对燕京很不熟悉。你可不能让我走丢了。”

    “咯咯,放心吧。我给你二十块钱。你要是走丢了,就自己打车回去。”王九九一脸甜美的笑。左右两边深邃的酒窝,像黑洞一般能够吞噬男人的视线。

    燕京的夜晚是凉爽的,风虽然已有些凉意,但仍然让人觉得舒适。

    陪着一个不算熟悉的女人穿梭在燕京的繁华大街上,走那些陌生的街道,看那些匆匆而过又匆匆消失的人群,听着街边音响店里传来悠远空灵的‘蓝调北京’,以及其它的一些或悲腔或愤慨的老歌。

    这样的夜晚,真的很惬意!

    说实话,和美女逛街并不是件痛苦的事儿。光是周围男人那羡慕的眼神就让秦洛那瘦小的虚荣心得到瞬间的膨胀。

    虽然有时候也会听到有人骂‘鲜花插在牛粪上’一类的话,可是他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

    谁是牛粪了?你才是牛粪呢。你全家都是。

    “我是花瓶。”在心中,秦洛有着自己清晰的定位。

    王九九安静地伴在秦洛的侧边,脸上挂着微笑,跟着跟边的音乐轻声地哼唱。安宁静好,看起来像是一个极其容易满足的女孩子。

    当然,以她这样的家世,能够那么刻苦的去学习中医,每天都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无论你在任何一秒把视线投放在她身上,她都是一幅专心听讲的模样——

    当然,现在的秦洛还不知道王九九同学对他的暗恋。其实很多时候她只是被他在讲台上表现出来的那种风采和讲解中医案例时的知识渊博所着迷。

    难道你没发现吗?女人犯花痴的时候,看起来是很迷人的。

    “你很喜欢唱歌?”秦洛笑着问道。

    “嗯。唱歌能够让人快乐。我每次不快乐的时候,就要大声唱歌。”王九九笑着说道。

    秦洛转过身看向王九九,问道:“你也有不快乐的时候吗?”

    在秦洛的印象里,这个女孩子一直都是微笑着。又有着这样良好的家世,还有什么是她为难的呢?

    “有啊。很多呢。人活着,怎么会没有烦恼?”王九九笑道。

    我在想起你的时候会不快乐,在听到你和林浣溪绯闻的时候不快乐,看到你们上同一辆车的时候不快乐,在论坛看到你们的照片不快乐———

    她的那些不快乐,只能藏在心底,不能让他知道。

    “都是因为什么不快乐啊?”秦洛笑着问道。

    “小时候,我会因为张仪伊不让我叫她妈而生气。长大了,我又会因为她整天逼我叫她妈而气愤。”王九九笑着回答道。

    “哈哈,你妈真有意思。”秦洛笑呵呵地说道。他对王九九的母亲还是很有好感的,她们母女都是那种很容易能够带给别人快乐的人。

    她们真实,不做作。

    有时候特意的做作,又会让人觉得无比的可爱。

    就拿张仪伊刚刚走进金棕榈时的表情来说吧,刚进门时那个高贵啊那个优雅啊那个盛气凌人啊。可是当见到她女儿的那一刻起,立即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一阵小跑着走来,一边走一边对着女儿破口大骂——-

    前后判若两人,真是堪称完美的变脸。

    “嗯。她就喜欢扮嫩。”王九九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可是眼里的笑意还是流露出她心底的自豪。

    “每次我买件衣服回去,她都要试穿。如果觉得好看,就非要跑去买同一款。”

    “每次我们俩一起出门,当有人夸她是我姐姐时,她就乐不可支。恨不得掏心挖肺的感激别人。”

    “——-她每次出门前,打扮时间比我还长。每穿一件衣服,都要问我合适不。我说合适,她说只是合适啊?立即换掉。我说超级好看,她才满足地停止这种疯狂的自虐行动——-”

    谈起自己的母亲,王九九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件件趣事顺口捻来,让秦洛这个外人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她们的快乐和深厚的母女之情。

    “有这样的母亲,是你的福气。至少你们不会存在沟通阻碍。华夏人在这一块儿表现的不如西方国家,因为她们觉得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都不好意思向自己的儿女述说自己爱他们。有很多父母和子女表面上看起来,就跟仇人差不多。”

    突然,秦洛的眼睛眯了起来,声音也突然间停顿。

    他们现在正穿过一片高级酒店区,在一家名叫‘东皇大酒店’的

    酒店门口,他看到了马有才和王浩并肩从酒店里面走出来。

    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在停车场站着说了会儿话,然后才握手分别。

    “你认识他们?”王九九一直站在秦洛的旁边,自然发现了他的异状。

    “嗯。两个朋友。”秦洛笑着说道。

    确实是自己的两个老朋友了,和王浩是因为林浣溪而结仇。据说,因为自己当众让他的女友陈晓雪尿崩出丑,他觉得大失颜面,已经和陈晓雪分手。

    当时林浣溪向自己说起这件事时,还有些唏嘘,可是,你又怎么能奢望奸夫淫妇的爱情能够长久?

    他们本就不是为了爱情而来,也自然没有荣辱与共的心思。

    至于马有才,两人的矛盾更是激烈。先是婴儿感染事件中对自己的排斥,接着又抢走自己的功劳。后面又阴差阳错下和他的儿子发生冲突,被逮进警察局———

    一个是中医院院长,另外一个是医疗器材公司的老板,这两个人怎么勾搭在一起了?

    突然,一个可能性在秦洛的脑海中浮现。

    “那两个人不是你朋友吧?”王九九问道。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现在笑的好阴险哦。那两个人是不是要倒霉了?”王九九眯着眼睛狡黠地笑。

    “哈哈。走吧。我送你回学校。”秦洛笑着说道。

    或许,自己能够为林爷爷找到破局的方法吧。

    ****************************************

    第二天,金棕榈事件的处理结果就出来了。是王九九告诉他的。

    这让秦洛第一次对华夏国的公务员事务处理机构有了怪异的好感。

    当然,他也清楚这是高压下的结果。

    最悲剧的是陶然,因为他不仅是主要的行凶者,而且以前留下的无数案底也被一一揭开。警察叔叔要是认真起来,那是相当可怕的。

    更糟糕的是,警卫队在他身上还搜出了一只手枪。这更加坐实了‘首长亲属遭遇危险’的罪名。他不仅仅要遭受刑事责任,还有可能要被军队收押去另行判决。

    他的那群小弟也都是帮凶,或多或少都留下了案底。也分别被公安机关拘留。

    李清央倒成了幸运者,虽然有王九九告其非礼,可是没有人证物证,而且,他是受害者——-

    他确实是受害者。在厕所里想行凶的时候,被王九九给饱揍了一顿。

    等到高深带的警卫队赶过来时,他想开溜没有成功,又被叫进去狠狠修理了一番。从头到尾,他根本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一顿耳光煽下来,他很干脆地晕倒了。

    所以,他被送进了医院。经过家里人的一番活动,也就和这件事划清了关系。

    两节《中医诊断学》课程结束后,秦洛正准备回办公室坐坐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你好,哪位?”秦洛看到电话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问道。

    “你猜猜我是哪位?”电话里头是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秦洛的第一反应就是王九九的老妈张仪伊,因为她就经常这么装嫩。秦洛对她的声音记忆深刻。

    可是,张仪伊不可能有自己的号码。她也没理由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秦洛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

    “你个小坏蛋,占了人家的便宜就想拍屁股走人吗?”女人的声音无限幽怨地说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你是谁。”秦洛苦笑着说道。自己什么时候占人便宜了?

    谁是不是处女,他不清楚。但自己是不是处男,难道还有人比他更清楚?

    “讨厌。人家是倾城啦。”女人在那边咯咯地笑。

    “倾城?什么倾城?”秦洛问道。

    “混蛋。我是厉倾城。那个被你撞倒的美女。记起来了吧?我当时明明给你打过电话,难道你就没有把我的号码存起来?”

    “不好意思。我忘记了。”秦洛一头汗水的应付着。他确实没有存别人手机号码的习惯。

    “我知道你上午后两节没课。现在,你立即到学校门口等我。我要事儿找你。”厉倾城在电话那边吆喝道,她真是被这个健忘的男人给气坏了。

    美女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被人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