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二十九章、坏人都有记日记的习惯!

第二十九章、坏人都有记日记的习惯!

    做为一名帅哥,秦洛的生活压力一直很大。

    每次见到有人比自己更帅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上去在对方脸上揍几拳。

    不错,站在他们身后的男人确实是一个帅哥。浓眉大眼的,拉到台湾去拍偶像电影都不用化妆。

    可是,他的阴声冷洌,嘴唇微薄,给人阴险狠辣的感觉。

    “李清央,这是我们的事儿。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厉倾城挑了挑眉头,不悦地说道。

    “哟呵,大名鼎鼎的毒蜘蛛竟然会主动帮一个男人说话。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男人看着秦洛的眼神更加的不善,一脸讽刺地说道。

    厉倾城?

    秦洛四十五度的歪着自己的脖子,认真地起想了想,怎么觉得这名字很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这就是我的事儿了。和你也没有任何关系。”厉倾城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

    “当然和我没有关系。”李清央点了点头。“不过。你要换男人的话,也要换个好点儿的吧?这种货色好像满大街都是。”

    原本秦洛还想偷偷的走人呢,毕竟,他和对方不是很熟。他们是吵是骂甚至拿刀子对砍,都和自己没有关系。而且,林浣溪现在可能已经等在外面了。

    可是,这个男人突然间把矛头对准了自己。就让秦洛很不舒服了。

    都是爹生娘养的,你凭什么侮辱我?

    “喂,姓李的。我和她不是很熟。你们怎么吵不关我事儿。但是,别牵扯到我。我和这事儿没有任何关系。”秦洛看着李清央说道。

    李清央轻蔑的笑,指着秦洛对厉倾城说道:“这次找的男人也太差劲儿了吧?上了你的床,连点儿承担的勇气都没有?”

    “李清央,我再说一次。我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拒绝你,是因为我不喜欢你。整天摆着一张自以为是的臭脸,我没当着你的面吐就不错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翩翩浊世佳公子了?”厉倾城的火辣脾气上来了,双手叉腰地骂道。

    “你又是什么好东西?还不是人尽可夫的婊子?”

    “是啊。你连一个人人都可以上的婊子都泡不上,你还活着干什么?不如死了算了。”看来厉倾城很有应付这种场面的经验,面不红心不跳地回击道。

    “你——-贱人,你等着吧。看我怎么收拾你。”李清央脸上的肌肉严重扭曲。显然,他被厉倾城的话打击的不轻。

    “一个男人只会对女人说这种威胁的话,你还有脸活在世上?你怎么不去死?”

    “厉倾城,你就嚣张吧。总有一天你会对我求饶的。”李清央指着厉倾城骂道。

    他又转过头看着秦洛,用手指头点着秦洛的脸说道:“还有你。小子。你也等着被收拾吧。”

    秦洛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找了一阵子后,对着李清央念了一组号码。

    “什么?”李清央一脸茫然。

    “刚才念的是我的手机号码。”秦洛说道。

    “干什么?想求饶?”李清央冷笑着问道。

    “不是。我是怕你想收拾人的时候找不到。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你,你想收拾我的时候,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好配合你。”秦洛笑着说道。

    有位外国大叔说:当别人打完你左脸的时候,你要伸过去自己的右脸。秦洛觉得自己这方面做的很好。

    “你他妈的——-有种。很好。”李清央气得直哆嗦,指了指秦洛,转身离开。

    临走时的眼神满是仇恨,一幅不肯善罢干休的样子。

    等到他走远后,秦洛看着面前的妖艳女人,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弟弟,想问什么?只要你想知道的,姐姐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哦。看在你刚才帮我的份上,就算你想知道我的三围尺寸,也是没有问题的。”厉倾城笑眯眯地看着秦洛,一脸媚惑地说道。

    “你是厉倾城?”秦洛问道。视线微移,努力不去看她那几欲滴水的眸子。

    “是啊。”厉倾城坦率地承认。

    “我听说过你。”秦洛说道。好像每次有人谈论林浣溪的时候,总是会伴随着厉倾城的名字。而且,两人还是一个什么‘冰火’组合。

    “是不是经常听到姐姐的绯闻?他们都怎么议论我?”女人好奇地问道。这个时候的表情,倒像是个天真的孩子。

    “都是不太好的。”秦洛含蓄地说道。

    “嗯。是不是诸如厉倾城是个婊子,每个星期都要换男人,一年要和很多男人上床之类的?”厉倾城一脸调侃地问道。

    “———差不多吧。”秦洛愕然。这女人什么都知道嘛。

    “那你愿不愿意做我新的男人呢?经历了那么多的男人,我的床上功夫可是很不错的哦。”女人故意咬着嘴唇,说道。

    “——-我们不适合。”秦洛咬牙切齿地说道。

    最恨别人诱惑自己了,每当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的内心都会左右摇摆。

    他讨厌做选择!

    “还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不适合呢?我会很配合你的呢。”厉倾城笑嘻嘻地说道。她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傻乎乎的,挺好玩的。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忙。”秦洛不敢和这女人继续说下去了,转身就走。

    “嘿,小弟弟,记得你还欠我的东西。”女人在后面喊道。然后肆无忌惮的笑。

    秦洛身体一哆嗦,快步地跑了起来。

    都市的女人是老虎,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啊。

    **********************************************

    秦洛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林浣溪的香槟色宝马已经等在哪儿了。

    原本秦洛想避开别人视线的,可是他忽略了林浣溪的魅力。在学校门口的商店里、饭店里、公车车站牌边都等待着无数的医科大学生。他们假装很忙碌的样子,却时不时地将视线投向坐在车里安静等待的林浣溪。

    林浣溪身陷‘学生恋’事件门,正是学校里风头最健的人物。她这个时候开着豪车等在门口,每个人都觉得后面有故事可挖。

    果然,当秦洛硬着头皮走过去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声音突然间嘈杂起来。

    无数的人在张嘴议论着什么,还有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又有人掏出手机在对着他们拍照———

    秦洛突然有种很骄傲的感觉。那些大牌明星也不过如此吧?

    “等急了吧?”秦洛笑着问道。

    “没有。”林浣溪摇头。发动了车子。

    如果不是和秦洛约好了等在这儿,她早就开车走人了。被这么多人当着国宝一般的围观,实在不是她的性格。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愣是没有打电话去催促秦洛,或者说另外约一个相见的地点。

    “自己的心态在变呢。林浣溪在心里想道。

    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恋爱、结婚、生子——-这样的生活真的适合自己吗?或者说,自己真的能够接受?

    可是,为什么看到那些男人的时候,还是那么的厌恶?为什么每次和他们说话的时候,都有种很烦躁的感觉?

    林清源正在院子里浇花,他的秘书陈雷站在一边侍候着。

    陈雷见到秦洛,笑着打招呼,说道:“秦洛,你回来了。听说你当了老师。恭喜你了。”

    “谢谢。”秦洛拍拍陈雷的肩膀。他还是很喜欢这位‘雷人’兄弟的。

    等到陈雷的视线转到林浣溪身上时,脸色就‘唰’地一下子红了,结结巴巴地说道:“林姐,你——-回来了?”

    “嗯。”林浣溪冷冷地答应了一声。

    看到林浣溪和秦洛一起回来,林清源笑着说道:“秦洛,你们回来了。”

    “林爷爷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秦洛一脸疑惑地问道。

    平时医院里都很忙,林老爷子都是工作到很晚才回来的。

    而且,林老爷子的脸色不是很好。就算在笑的时候,也是极其的勉强。这种表情变化自然瞒不过秦洛的眼睛。

    看来,林清源在医院里出了什么变故。

    “呵呵,年纪大了,浇浇花,种种菜,不也是一种福气吗?”林清源笑着说道。可是语气里,还是有着很明显的不甘成份。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秦洛走到林老爷子面前问道。

    “唉。还是你这小子机灵。”林清源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花洒丢在花盆上,说道:“今天部里领导找我谈话了,让我提前退下来。”

    “退下来?这样也好啊。可以浇花种菜嘛。”秦洛笑着说道。

    “我也明白这个道理。我不是贪权,我的年纪大了,也是应该退下来的时候了。可是,我不甘心啊。”林清源一脸气愤地说道:“要是把院长的位置交到其它人手里,我也认了。可是要交到马有才手里,我就是不放心。”

    “马有才做院长?”秦洛诧异地问道。怎么这个小人阴魂不散啊?总是在后面兴风作浪的。怎么拍都拍不死。

    “唉。之前上面也找我谈过话,有主动劝我退下来的意思。可是我不想把这位置交给马有才,就一直不松口。那时我刚刚因为你的援助立了功,他们也不能为难我。”

    “这一次,也不知道他搬动了哪尊大神,事情的结果已经讨论出来了,上面的任命都快要下来了。”林清源叹息着摇头,有种无法改变即有事实的憋屈。

    “看来他在上面很有关系啊。”秦洛苦笑着说道。

    “是啊。不然,凭他的能力能当上院长?”林清源鄙夷地说道。“一个官油子而已。根本就不能称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医生,是要有医德的。他有吗?”

    “那就想办法不要让他当院长。”林浣溪在旁边冷冰冰地接了一句。

    “能有什么办法?”林清源摇头。“对于这种级别的人事任命,我只有推荐权。没有任何决定权。再说,我就算推荐,上面也不见得会听我的。”

    “林爷爷也不要着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秦洛安慰着说道。“现在坏人也有记日记的习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曝光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