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二十六章、庸医杀人!

第二十六章、庸医杀人!

    如果不是看到第一排座位上王九九那张很引人瞩目的脸蛋,秦洛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教室了。

    他明明记得自己所带的这个班只有五十个学生,没想到今天突然间增加了近两倍。诺大的教室人满为患,连平时几乎没有人坐的前排也都坐满了人。

    “我在想,是我走错教室。还是台下的一些同学找错老师。”秦洛把课本丢在讲台上,看着下面的学生说道。

    哗!

    听到他幽默风趣的话,大家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秦老师,我在寝室说我们新来的老师在课堂上一下子指出所有人的身体问题,并且提供解决方案。我寝室的几个哥们不相信——-你帮他们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肾虚之类的毛病———”

    “秦老师,我们也不相信呢。你给我们也看看。“

    “嘻嘻,我不让她们来,她们非要来——-说要来看长袍帅哥——-”

    ————

    因为年龄相近,所以大家说话都没有什么顾忌。大家的理由五花八门,但是目地却很是明确。都是为了秦洛而来的。

    学生群体说大很大,说小又很小。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情,说不定很快就被全校的人知道。

    秦洛第一节课就一鸣惊人,让听课的学生一个个热血沸腾,不能自已。他高明的医术更是让这些学生惊为天人,回去之后自然会向自己的宿友或者亲近的朋友炫耀。

    有些学生不信,要过来见证。有些女生心动,要过来亲近。

    所以,就造成了现在的这种状况。

    秦洛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笑着说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也深感荣幸。”

    “但是,我觉得,读书应该是一件很严谨的事情。如果你们是真的喜欢中医,我很欢迎。并且,也乐意把自己所有的传授给你们。如果你们只是来湊热闹,那样的话——-我就对大家的做法保留意见了。”

    “秦老师,我们是真的喜欢中医。”有人吆喝着说道。又一次引起教室里的哄堂笑声。

    “秦老师,原来我不喜欢中医,但是现在喜欢了。”

    “对哦。我们的口号是:爱秦老师,爱中医。”

    秦洛苦笑,再一次打手势示意大家安静。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上课吧。希望你们能够在我的课堂上学到一些有用的知识,而不是坐在这儿白白浪费时间。”

    秦洛是半路出家的老师,所以没有备课教案,甚至学校发给他的那本教材他也只是打开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章节目录。

    秦洛现在的状态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高手,至于前面那简单的基础知识,在他眼里就是‘黑虎掏心’‘猴子摘桃’之类的下等功夫,他自然是极其熟悉的。甚至,他有信心比书本里解答的更加有效果。

    “我先问大家几个基础问题吧。算是对上节课的考核。”秦洛说道。“嗯。我的课堂上不用举手。我点到谁,谁回答就好了。也不用站起来。浪费时间。”

    “理实热症的表现是什么?”秦洛扫了教室一圈。点了点第三排一个男生,说道:“你来回答。”

    “身体高热、口渴饮冷、热汗不止、脉象洪数。老师,我都记在笔记里呢。”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虽然我不提倡记笔记这种学习方式,但是,如果能够在自己没有消化的情况下把重点记下来,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复习方法。”

    “危重病人,突然头额冷汗大出,四肢厥冷,属于什么症状?”秦洛再次提问。点了点第一排的一个女生,说道:“你来回答。”

    “亡阳。”女人一脸自信地回答道。

    “不错。是亡阳。这次提问你们一个难些的问题。”秦洛笑着说道。“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汤药法如何解决?王九九,你来回答。”

    王九九这次思考的时间比较长,因为之前的问题是理论基础,而针对她的这个问题已经是真正的在考核‘实战技巧’了。

    犹豫了一番,不确定地说道:“桂枝三两去皮,麻黄十八铢去节、石膏二十四铢、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

    “确定?”秦洛的视线注视着王九九粉嫩滑腻的俏脸,面无表情地问道。

    王九九想了想,改口说道:“好像是桂枝三两去皮,芍药三两、甘草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

    秦洛走下讲台看了看一位男同学手腕上的手表时间,说道:“已经晚了。病人喝下你配的汤水已经死了三十五秒钟。”

    “呃———对不起老师。”王九九粉脸通红,一脸尴尬地笑。其实,她更想哭。

    有你这么讽刺人的吗?

    啪!

    秦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视着王九九说道:“你还笑?你还在笑?对不起?你以为你说对不起就行了?”

    “我可以原谅你。可是那因为你的疏忽而死亡地患者也可以原谅你?死者的家属能够原谅你?”

    “你知道你的职业是什么性质吗?你知道你的一次疏忽代表什么吗?代表着一条生命的灭亡,也可能代表着你职业生涯的结束。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以后不会了。”王九九并没有被秦洛的暴怒所吓倒,而是勇敢地抬起头,固执地和他地眼神对视着。

    他强任他强,我以柔克刚。

    果然,秦洛的脸色缓和下来。可能他也察觉到了,和一个美女学生这么长久的眼神交流太暧昧了。

    秦洛轻轻地叹息,说道:“这次的疏忽不能怪你。因为最后的汤药问题涉及到《伤寒论》第五卷的内容,或许你还没有学到那里。不过,有件事你一定要记住。”

    说到这里,秦洛的表情再一次变地严肃庄重。

    “什么?”王九九出声问道。

    “在你的手下,已经折了一条人命。你要记住,你杀了一个人。”秦洛声音刻薄地说道。

    “你———”王九九敢保证,如果换了其它任何一个老师对她说这句话,她都敢张口骂娘。

    就这么随便的一次考核失误,就能算自己杀人?

    可是看到秦洛凝重的表情,她要脱口而出的话却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假如这不是一次考核,而是自己真正的在为病人开处方呢?

    想到这里,王九九突然间发现了秦洛对自己的良苦用心。

    “秦老师,我记下了。谢谢。”王九九点头说道。

    秦洛对王九九的态度很满意,脸色再次缓和下来,说道:“很好。你们要记住一句话,庸医误人误已。”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洛有片刻的恍惚。

    看着现在的王九九,秦洛想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当初,在他第一次开错药方时,爷爷也是这样严厉地训斥他的。那一次爷爷用竹鞭抽肿了他的手掌心的同时,也同样对他说了这么一席话。

    可以说,秦洛刚才的这席话完全是复制他们家老爷子的。也由此可见,当初的那一幕让秦洛记忆深刻,终身难忘。

    现在,他又用爷爷教育自己的方式来教育自己的学生。希望,他们能够真的明白生命无价的道理吧。

    下课后,秦洛刚走教室,王九九再一次追了上来。

    “秦老师。”王九九在后面喊道。容颜清秀、气质卓越,算得上是万里挑一的美女了。

    秦洛不知道的是,王九九本来就是学校中的校花级人物。

    “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吧?想来和我辩论?”秦洛笑着说道。

    “不是。我知道秦老师是为了我们好。”王九九笑着摇头。

    “那你来——-要电话号码?”秦洛问道。“哈哈,我刚好配了部手机。我把号码给你,你妈妈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

    “啊?配了?那好吧。”王九九眼里的遗憾一闪而逝。

    “嗯。不过我不知道我的号码是多少。你把你的号码给我,我给你拨过去。”秦洛很小白的说道。

    王九九看着秦洛手里的手机,报了一组数字。当包包里传来悦耳的手机铃声时,证明两人已经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有事给我电话。”秦洛说道。然后挥挥手,向行政办公楼走过去。

    看着秦洛的身影走远,王九九站在原地轻声叹息。

    从包包里取出一个漂亮的盒子,注视着盒子上面那银灰色的手机画面,心里的惆怅像是藤蔓一般疯狂蔓延。

    自己还是慢了一步!

    “不过,以后不会了。”王九九握着拳头对自己说道。

    王九九拨了个电话,等到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喂’声后,她对着话筒说道:“张仪伊,我杀人了。”

    哐铛!

    王九九听到那边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好像很混乱的样子。

    “真的假的?那人死了没?”那妇女也顾不得扮嫩了,说话的声音都哆嗦。

    王九九想了想,说道:“死了大概四十分钟。”

    “你这个死孩子,怎么从小到大都不让人省心呢?赶紧的。从地上抓把灰抹脸上,你太漂亮了,千万不能让人认出来。出校门,然后在学校门口坐出租车去火车站,我现在坐车过去和你汇合,咱们到你外婆家躲几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你爸知道,我怕他会大义灭亲——-”

    王九九捂着肚子狂笑,心想,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自己的老妈这么有干侦探的潜力呢?